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主母请自重!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视线轻微的上下颠簸,稀稀拉拉的脚步声,叶征打量着前方。

    他只能打量前方,不知道自己到底处于何种状态,没有任何身体结构,无手无脚无头,不能动弹,只能凭借不知道怎么得来的视线平视前方。

    两侧景象匀速倒退,我这是在后退?

    “啊……”他发现自己居然能出声。

    居然是白愫的传音,赶紧听话地闭起了嘴。

    “什么声音?”粗犷的声线从后方传来。

    “什么?有声音吗?”白愫的声音近在耳边,似乎与他后方紧紧贴着。

    粗犷的声音:“齐公子没听到吗?难道是在下的错觉?”

    白愫回道:“秦将军,有句话齐某人不知当讲不当讲。”

    等等,好古怪的对话,白愫,齐某人?齐公子?为什么白愫的语气酸腐味十足,像极了电视剧里演的那些老学究?

    粗犷的声音:“齐公子满腹经纶,能指点在下一二,在下感激不尽。”

    酸腐味白愫:“非也非也,指点无从说起,秦将军,主君府邸,切莫多心。”

    静默刹那,粗犷的声音有些唯唯诺诺:“齐公子教训的是。”

    两人无话。

    主君府邸?

    虽然视线只能平视,但两侧的景象依稀眼熟,凭借使用时对遗迹空间的了如指掌,叶征终于认出了此地——

    他曾经和白愫来过的墨君府邸!

    所以我现在的视线有节奏地轻微颠簸,又和白愫的声音这么近,是随着白愫在走路?

    这后退的视线……敢情我还是在白愫背上?

    名侦探叶征瞬间掌握了部分情报。

    这就是陈博士口中的神识战场啊,以记忆执念等等复杂因素的构筑,什么样的场景都有可能出现,古城,墨君府邸,这第一个神识战场很明显就是骷髅2构筑的,规则肯定也是由骷髅2来定制的了。

    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不知道这里的交战规则是什么?

    白愫传音道。

    叶征不知道怎么回复她,只能选择沉默,跟着白愫一步步走。

    后退着转过一条长廊,原本安静的周围稍微有些嘈杂,衣物摩擦声,茶杯磕磕碰碰,夹杂着金铁碰撞的声音。

    “齐公子来了。”

    “见过齐公子。”

    “齐公子……”

    随着嘈杂的请安声,他的视线转了一圈,然后停止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这里是……

    墨君府邸的厅堂。

    刚刚那一圈视线明显是白愫故意转身给他看的,让他掌握这里的情况。

    这极其宽敞的厅堂最里面是两把主座,两侧则是各分一排十五之数,正朝中线整整齐齐的三十客座,厅堂内陈设相当简单,并无多少冗杂点缀,却无端端透着一股肃杀气息,仿佛来到了军帐之中。

    主座暂时无人,客座则是满满当当坐满了黑甲装束的将士,面容大多都诡异地罩在迷雾里,五官不甚清晰。

    白愫的位置在最里的右侧客座,最靠近主座,正对面的客座上那人与其余黑甲装束的将士不太一样,同样是黑甲,纹路和样式都更为精美繁复。他五官棱角刚硬,仿若刀刻,是少数能看清面容的存在,像是统领在座众将的元帅。

    见鬼了!

    这些熟悉的造型,丫的不就是二十八位d级骷髅将军和那位c级的骷髅元帅吗?

    至于白愫声音的什么齐公子角色设定,难道是那位c级骷髅儒生?

    等等,脑子有点乱,白愫附在了骷髅儒生身上,还以她自己的声音与人交谈,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而我明明是来帮白愫的,为什么附在白愫背后无法动弹?

    心好累啊,修真怎么这么烦人,天天玩推理游戏……

    端庄的脚步声缓缓传入,略显嘈杂的厅堂内瞬间安静下来。

    哗啦啦一阵战甲碰撞声,他的视线升高,超过了椅背,看来是众人一齐起身了。

    “见过主母。”

    “见过主母。”

    整齐划一觐见声,叶征虽然因为视线卡在了椅背上什么都看不到了,但他明显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墨君妃子,骷髅2到了!

    对于这位数度交锋的骷髅2,他心中百爪挠心,充满了好奇。

    刚刚二十八位将军和一位元帅的五官他只能看清七人,其余都罩着迷雾中,不知道这位骷髅2的面容到底能不能看清。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当初控制住白愫时的一颦一笑,在他心底留下了无法磨灭的深刻印象,连附在辛老师身上时回眸一笑,都能展现其无双风韵……

    阿弥陀个佛!好好的脑补什么回眸一笑辛老师,还嫌活得不够基吗?

    “诸君请坐。”

    骷髅2出声,犹如黄莺出谷,婉转之余却不失雍容大气。

    哗啦啦,叶征视线降低,重新卡在椅背上。

    啊啊啊!请转个身啊白大小姐,让我看看这位小姐姐的盛世美颜!

    可能是感受到他的请求,白愫狠狠往后一靠,他的视线被卡得一片黑暗,如果叶征现在有脸的话,整张脸肯定已经被糊在椅背里了。

    骷髅2又开口:“齐公子,云帅,最近都城事宜杂乱,劳烦二位了。”

    白愫对面的传来稳重的男声,显然是那位骷髅元帅说话了:“主母严重了,分内之事。”

    白愫版齐公子同样应道:“云帅所言极是,为主母分忧,是我等下属理所应当的。”

    “唉……”骷髅2轻叹一声,光听声音的叶征竟不由自主生出了怜惜,“如今天地间灵气渐稀,我们所处的空间也受到波及,你主久久未归,其余十一城的动静如何?”

    云帅犹豫道:“尚在掌控之中,只是……”

    “云帅但说无妨。”骷髅2声音中尽显上位者的风范。

    云帅:“灵气过少,已然引发恐慌,主君未归,我等难以安抚人心,怕是再过不久,会生出大乱。”

    “迟早生乱吗……”骷髅2顿了一顿,又道,“云帅以为如何?”

    云帅:“还望主母出巡,能亲自安抚十一城民众。”

    “不可。”白愫终于发声,字里行间俱是文绉绉的,“主母三思,此举乃是饮鸩止渴,若是出城,不止主母的安危难以保障,就算安抚得了一时,日后动乱爆发,情势只会更烈。”

    骷髅2回道:“齐公子所言极是,若不然打开空间放他们出去?他们认为天高地阔,灵气减少只是此处空间的异常,便放他们出去亲自看看。”

    “万万不可!”这次是云帅出声了,“主母,我等缺乏封闭空间的手段,若是打开空间放他们出去,只会暴露主君空间的坐标,平白招惹祸事。”

    “这也不可,那也不可,到底该当如何?”骷髅2似乎有些愠怒。

    满堂静默,落针可闻。

    过了许久,骷髅2征询道:“云帅?”

    云帅歉声道:“属下不知。”

    骷髅2又问:“齐公子?”

    白愫的声音:“主母,不如早做决定,防范于未然。”

    骷髅2:“什么决定?”

    白愫的声音异常冷酷,像极了反派角色:“既然云帅说十一城迟早生乱,不如以雷霆手段,趁早灭之……”

    啪!

    似乎是云帅重重拍了一下椅子扶手,怒道:“齐桓!你此举包藏祸心,是想让主君人心尽失吗!”

    白愫嗤笑一声:“迟早要杀,早一点晚一点有何区别?妇人之仁,云墨澜,你心中大义如此迂腐,无非是自欺欺人罢了。”

    云帅:“你……”

    “两位稍安勿躁,此事暂且放下,明日再议……”骷髅2打了个圆场,又道,“余下诸君,各自述职吧。”

    “遵命!”

    除了云帅和白愫版齐公子,其余二十八位将军齐声应和。

    “主母,西线……”一开始和白愫对话的秦将军率先出声,叶征听了一会儿,意识到这是在进行工作报告呢,什么修缮城墙啊,军费开支啊,都是一些琐碎小事,瞬间没了多少兴致。

    除了想看骷髅2的盛世美颜,他的另一个关注点就在刚刚的对话中了——

    其余十一城。

    这是意味着除了他们探索的那个古城,这方遗迹空间在上古时期别有洞天,有着额外的整整十一座城池,当时他使用时,由于空间本身的意志萎靡,空间并未完全恢复,他只能看到古城外尚未完全展开。

    不过就算空间彻底展开了,想必那十一座也早就不复存在了吧……

    墨君的术法是以一座古城内百万众生为基石,其余十一座城根本没有其存在的价值,况且依照现在这番可能是蕴藏在骷髅2记忆中的对话,那十一座城估计早就在齐公子的提议下被灭了……

    过了许久,二十八位将军格式化的工作报告终于结束,骷髅2宣道:“今日便到此吧,诸君各自安歇,恕不远送。齐公子,你且留下。”

    云帅失声道:“主母不可,齐桓妖言……”

    骷髅2冷哼一声,显露出不喜,云帅顿时没了下文,只是长叹了一声,匆匆离去。

    嗯?

    叶征内心一喜。

    好机会!单独相处了,白大小姐快站起来随意转身一下,让我看看小姐姐的盛世美颜好吗!

    一众将帅尽皆退去,四下无人。

    这时他后方极近处传来了骷髅2柔媚的娇哼声,白愫后背猛地向后靠了一靠,他本来已经颇为敞亮的视线又深深糊在椅背里,似乎……白愫代入的角色齐公子被人从正面推了一下?

    白愫版齐公子:“主母请自重!”

    纳尼?发生了什么?!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