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能撩到她,算我赢!
    骷髅2娇嗔道:“齐公子,你的心思妾身还不清楚嘛?墨君未归,不如……”

    后面的意思,很明显大家都懂的……

    叶征一脸懵比,不对,他现在压根没有脸这个东西的存在,只能说是无脸懵比。

    这突如其来的是什么展开?天寒地冻,懂事的妃子给墨君送一顶绿帽挡挡风?

    只是白愫的声音显得十分平静:“主母若无要事,齐桓先行告退了。”

    为什么!不要怂啊白大小姐!推倒她啊!都送上门了还不动手,是不是男人!

    光听骷髅2的声音就已经被降服的叶征内心不断咆哮。

    “呵,不逗你了。”骷髅2意兴阑珊道,“你私下的建议我已经引出来了,难道只能出此下策吗……”

    白愫语气恭敬:“主母慈悲,此事由我二人完成便是,明日再敲打敲打众将,将此事趁早定下,早日灭去乱臣贼子,是也不是,云帅?”

    “哈哈哈,齐公子所言极是,此举既能斩草除根,震慑诸将异心,又可将十一城资源尽数归于本城,令我等支撑更久时间,等候主君归来。”那位云帅云墨澜竟然去而复返,朗笑着从门口走了进来。

    我了个去,除了给帽子送温暖的,还有听墙角的?

    果真是人心叵测,他原本以为这位云帅正气凛然,替十一城百姓着想才持有异议,想不到居然和白愫版齐公子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逢场作戏,齐公子只是大大方方推自身出来做个心狠手辣的背锅侠而已。

    上位者生杀予夺,随口就给十一城百姓定了生死,叶征心头泛起阵阵不忿。

    骷髅2似乎还良心未泯:“如果只是放他们出去呢,虽然无法封闭空间,只要抬出夫君威名,震慑外界的宵小之辈,再尝试联络夫君……”

    “主母,此事切莫再提!”

    白愫的声音响起,强硬地打断了她的话,“如今外界局势远比我等想象中更乱,灵气已经稀到无法修行,任谁都无法查出原因,也没听说哪个空间能侥幸逃过此劫。”

    “为了避免被乱世席卷,那些名门大派纷纷关闭山门,紧守资源,我们又怎能轻易暴露?主君遨游诸天,行踪无法推算,如果一时没能联络到,反而引来外人觊觎,后果不堪设想。”

    云帅附和道:“还请主母三思,静候主君归来。”

    “唉……”

    骷髅2叹息声颇为无力,静默良久,才说道,“妾身有些乏了,你们退下吧……”

    “遵命!”

    “遵命!”

    云帅和白愫版齐公子齐声道。

    叶征的视线脱离椅背上升。

    哇哇哇,终于要转身了,要转身了!一旦白愫背对,立马就能看到小姐姐的盛世美颜,人生即将圆满!

    叶征:“???”

    “来自白愫的差评,能看到小姐姐算我输!”

    小祖宗,别玩这种骚操作好吗?

    片刻后。

    云帅:“齐公子,为何要横着走出来。”

    白愫的声音显得分外舒爽:“无他,随心而已。”

    云帅夸赞道:“齐公子真乃妙人也~”

    ……

    齐公子府邸。

    白愫的声音:“怎么?不服气?”

    然后是一阵天旋地转。

    一路倒退着来到厢房,叶征总算转换了视线,从白愫版齐公子的后方来到了正面,被搁在桌子上, 与白愫版齐公子四目相对。

    不对?哪有什么白愫版齐公子,这不还是白愫的脸吗?!

    “不敢不敢。”来到这个神识战场后,叶征总算能够真正说话了。

    “嘿嘿,谅你也不敢,想看盛世美颜?门儿都没有~”白愫对他的了解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一早就封死了看小姐姐任何机会。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是演的齐桓齐公子吗,怎么还是原来的脸?我为什么视线一直是平的,什么都动不了?”叶征吐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白愫大眼睛扑闪扑闪:“先告诉我,你怎么进来这里的?”

    叶征气道:“不,应该你先告诉我,当时突然渡天劫了又是什么鬼?怎么还迷失神智了?很危险的懂不懂!”

    “渡劫啊,因为我变强了呀~湘妃的记忆里有太多好东西,我不小心修炼太快,精神力暴涨,神识种子发芽速度也加快了呗~”

    湘妃?原来骷髅2叫湘妃……

    白小祖宗丝毫没有反省的意思,反而异常兴奋,“之前我到了平河广场那里发现没人,又感觉到你那儿有异常的灵力波动,就跑来看看喽,场面太火爆了,一时没忍住点了个赞,被发芽的神识种子所趁,你懂的……”

    “我不懂。”叶征想做个摇头动作,可惜无能为力。

    白愫说的轻描淡写,实际上呢?

    提升实力过快,是真的对力量充满渴望,还是因为神识种子的原因不得已而为之?

    后面什么点了个赞,明显是看到我快被杨毅飞的小拳拳捶死了,一发念动力攻击绞得杨毅飞生活不能自理,导致她自己也压制不住已经发芽的神识种子,心神失守了。

    她柔弱的肩头到底承担了多少东西……

    叶征满是心疼,又说道:“跟墨君的交易居然连我也一起骗,下次不准这样了听到没?要是再犯,我就……”

    说到这里,台词匮乏的他竟卡壳了。

    “你怎么?”白愫依旧装作满不在乎道。

    “我……我就请你吃小皮鞭!”

    白愫:“……”

    “来自白愫的好评,谁给谁吃小皮鞭还不一定呢~”

    叶征:“……”

    完了,怎么脱口而出了,白愫抖m的人设根深蒂固,一时没忍住就作死了……

    “噢?”白愫嘴角含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皮这一下很开心?”

    “小的不敢了!白娘娘求放过!”

    叶?秒怂?征。

    白愫突然扑哧一声,杀气消散:“本宫大人有大量,懒得跟你计较,说吧,你怎么进来的?”

    “是陈博士……”叶征将陈博士送他的神识进入神识战场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突然记起一件事——

    抢戏的龙套呢?不不不,白逞呢?!自己变成了不能动弹的古怪状态,一起进来的白逞又去哪了?

    “哼!你们胆子还真大呢,不怕有来无回?”白愫一手支颐,气呼呼道。

    “不怕不怕,有白娘娘罩着,就是龙潭虎穴我也敢闯一闯。”

    跑来救场的叶征画风调转,将沉重的话题也说得轻描淡写。

    “小征子,你今天特别皮哦……”白愫声音变得柔和起来,“我先让你看看你自己变成了什么~”

    白愫暂时离开了他只能平视的视线范围,过了十几秒钟再度出现,手中举了一面铜镜。

    叶征呆若木鸡.jpg。

    这熟悉的卷轴造型,我变成当初骷髅儒生背上那副画卷了?

    骷髅儒生追击他和白愫时还展开过背上那副画卷,山城水柳人尽在画中,长得就跟山寨版的清明上河图差不多。

    当时骷髅儒生展开画卷时,他还生出了一种会被吸进去的成为画中人的晕眩感,幸亏白愫免费送了一发精神力木鱼才把他给拉回来,现在自己变成画卷,是传说中躲不过的宿命?

    “能打开我让我照照镜子吗?”自己的造型跟普通的画卷无异,没有眼睛耳朵嘴巴什么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使用这些感官能力的,他就想看看画卷内部是不是也跟骷髅儒生打开时一样。

    “好。”白愫一招手,他直接不受控制地悬浮起来,然后本能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向两侧扩张。

    好奇妙的感觉。

    铜镜之中,瑰丽画卷徐徐展开。

    青山碧水尽相望,熙攘人群入城墙,街头……

    “等等!停停停!赶紧把我卷回去,卷回去!”才展了一小半,叶征连忙叫停。

    “怎么了?”白愫疑惑道,画卷重新收起,恢复成卷轴模样。

    他松了一口气:“我不喜欢这种暴露的感觉,感觉像是正在脱我衣服。”

    自己明明只是一副山寨版清明上河图,画卷里不断展开的风景也没什么异常,可刚才就是慢慢展开的时候,总有一种被渐渐剥光了展示给别人看的羞耻感。

    “哦,这样啊……”

    白愫若有所思,然后……

    叶征:“!!!”

    “小祖宗你做什么!停手!别!耍流氓啊非礼啦!”

    无力反抗的叶征版清明上河图瞬间被全部展开,长达十米的画卷横亘在厢房两头,画卷内容一览无余,全部走光了。

    “没什么特别嘛,没劲!”白愫打量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又重新将他卷起。

    叶征:“……”

    特别是没什么特别,但偏偏这种全身**的感官实在是太令人羞耻了!

    小祖宗,你得负责的,我还是个chiwu……

    “认真点,不要开小差懂吗?”

    白大小姐一脸无辜,“既然神识战场的设定陈博士都跟你说了,正如你所看见的,这座古城是湘妃以她小部分的记忆构筑的主场,残缺很严重,所以大多数将军的脸你都看不清楚,交战规则也是她定的,我目前仅限于自身活动,勉强将你和哥哥藏起来,余下都得按着规则走。”

    叶征赶紧划出重点:“交战规则是什么?”

    “交战规则……”白愫眼神火热——

    “在灭去十一城的这一个月内,能撩到她,算我赢!”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