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湘妃掀开了你的头盖骨
    你丫这是在逗我?!

    我跟你哥悍不畏死冲进来帮你,就是为了帮你撩妹?

    咱俩自己还没着落呢……

    叶征心塞道:“喂喂,能不能说得详细点?”

    “你看我在神识战场里代入的齐桓这个角色,我获知了湘妃记忆中齐桓应有的举止语言,别看我还是自己原本的样子,但是在其他角色、包括湘妃的认知中我就是齐桓齐公子,与云帅云墨澜同为墨君的左臂右膀……”

    “……”脑壳疼,什么跟什么?

    “听不懂了吧,嘿嘿~说通俗点了,强度差不多的神识交战时,谁能瓦解对方的心理防线谁就可以取胜,而我熟知她能用以构筑神识战场的小部分记忆,我与她的神识交战我是占据了绝对优势,所以我才大胆采取了进攻态势,主动进攻她的神识。但一开始我也一头雾水,为什么在这个神识战场上我会代入到齐桓这个角色来,过了好几天我才明白过来……”

    “等等,好几天?”叶征又一次划出重点。

    “神识战场玄之又玄,你现在认知中时间和外界不一样,别看你已经在这里面呆了这么久,外界估计也就一两分钟的事啊,我说的一个月期限,其实已经过去六天了。”

    白愫不耐烦道,“好了好了,别打岔,你这张山寨的清明上坟图。”

    叶征:“……”

    是上河图啊小祖宗!

    白愫神神秘秘凑近道:“偷偷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这几天代入齐桓这个角色,发现……墨君可能被ntr了~”

    ntr,简称……戴绿帽。

    叶征再次无脸懵比:“被谁?”

    “还能有谁,被我啊~你没看出来湘妃对本公子有意思吗?”白愫得意道。

    “哦,齐公子!”叶征恍然大悟,想起之前对话中数次提到墨君未归,难不成湘妃忍不了独守空闺的寂寞,所以……

    大佬们的私生活真可怕。

    虽然不知道齐公子的真人到底是何模样,但其他将军角色明显都是大老粗的人设,云墨澜表里不一惹人生厌,齐公子的儒生气度放在里面,一大堆绿叶衬托,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湘妃对他青睐有加也是正常。

    “齐公子就是我,我就是齐公子。”白愫这是彻底入戏了,“其实无论是我上次被同化时还是我窥探湘妃记忆修炼精神力,都没有发现过湘妃对齐公子有什么别样心思,可在这个神识战场莫名其妙的规则里我却发现了不同,湘妃明显是对齐公子有好感,不知道是碍于身份还是好感度没有满的关系,无法真正表露心迹。”

    “如果在她的其他记忆里交战,熟悉她小部分记忆的我赢面极大,但是偏偏这一段构成神识战场的记忆极其特别,我曾经看过这一个月内灭去十一城的剧情走向,却没看到湘妃对齐公子的特殊记忆,要么是潜藏在了湘妃记忆角落里被我忽略了,要么就是……被墨君封印过,现在为了应对我神识进攻的危机破封而出了,明显后者可能性比较大。”

    叶征脑壳巨疼:“哈?封印???”

    “你想想当初在遗迹空间的推理,如果湘妃真的对墨君情根深种,怕拖累墨君的重生才自杀,现在又怎么会有这种试图给墨君送绿帽的记忆?我怀疑湘妃的自杀另有隐情,或许就和我齐公子有关,所以墨君才会封印她这段和齐公子有关的记忆,令外人一直无法窥视。”

    “她神识融合记忆片段化为此处神识战场后,神识战场自行运转,我和她都只能在她设定的规则里行事,府邸里的湘妃是这个神识战场里代表她存在的棋子,真正的湘妃其实已经化作整个不可逆转的神识战场、防御我此番进攻的所构筑出来的堡垒了。”

    “由于在府邸里的湘妃认知中,我就是真正的齐公子,她并没有对我的记忆和敌意,但是可能会本能地对我进行试探。像云墨澜在外听墙角就是她对我的试探之一,如果我迎合她,在好感度没有满的情况下直接表露出不轨的企图,等于是破坏了规则,刚才云墨澜第一时间就冲进来捅死我了。齐公子毕竟是墨君的下属,撩湘妃的图谋若是被其他人发现,此举大逆不道,肯定会被群起而攻之。”

    “而我在她对齐公子怀有情意的前提下,必须通过合乎规则的手段攒满好感度,攻略她,如果一个月时限到了还没成功,我的神识会被这处神识战场绞杀。所以我现在如履薄冰呀,既要维持一个月灭去十一城的剧情走向,又要让人找不到借口来杀我,通过各种手段撩到她,瓦解她的心理防线,才算是破局得胜。”

    叶征快疯了:“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爱就爱不爱就滚,有话不能好好讲清楚吗?绕这么多弯欲拒还迎的,你们女人真是太太太太可怕了……话说……对齐公子的情意?这露出的破绽也过于显而易见了,不是吗?”

    “这段封印过的记忆是她最有可能战胜我的机会所在,可能是为了引我入瓮故意露出的破绽,如果我观察到她布置的神识战场完美无缺,我是不会主动进来的。当时就是看到这神识战场中灭去十一城的记忆我见过,而她的布置明显有缺,我才直接进攻,代入了齐桓齐公子这个角色,接受了一切设定。”

    “不过,这也可能是她的宿愿吧……”白愫大眼睛一黯,长长的睫毛耷拉下去,“或许是她无力改变记忆里的结局,只能借神识战场这种罕见的机会,让我演一出齐公子,如果成功撩到她了,我赢了她也内心圆满,如果我没撩到她,我输了,那她赢了自然赚。”

    心机婊!

    由于无法动弹,叶征只能假装自己举手了:“我有个问题,那个十一城一定要灭掉?”

    “对呀,在原本记忆中,灭掉十一城的事情本来就是齐公子主导的,如果连维持原本记忆的剧情都没做到,也算我输咯,这是规则之一。我先前就说了,在灭去十一城的这一个月内,能撩到她算我赢,取胜其实就这么简单。”

    哪里简单了!你丫这是在挖墨君巨佬的墙角好吗?

    叶征总算对这个所谓神识战场有所了解了,等于是湘妃以自己神识和记忆为蓝本设置了一个游戏副本,这个副本的时间为期一月,白愫既需要扮演齐公子角色,跟着明面上的剧情走向灭掉十一城,又要抓住隐藏剧情,利用湘妃对齐公子的特殊记忆成功攻略她,双管齐下,才能取得最终胜利,否则就是game over……

    他又问:“那你演的齐公子对她也有意思吗?”

    “应该是有的,而且两人互相都有点了解对方的情意了,阻碍重重才没有真正表露出来。”

    突然心塞……

    叶征脑补了自己捂胸的动作:“你们俩演的这相爱相杀的剧情……为什么我突然想撂担子走人了……”

    白愫噘嘴道:“你本来进来了就没什么用啊,你看你,要不是我将你藏在画里,你进来的时候就被绞杀成渣了,现在只能动动嘴,有什么用啊?”

    “我可以帮你出谋划策攻略湘妃小姐姐啊,别看我这样,好歹也是一代情圣~”

    “哦?情圣?”

    白小祖宗意味深长的目光十分危险,他连忙辩解道:“友情的情!”

    “呵呵。”

    毫无反抗能力的叶征保住了性命,他连忙转移话题道:“对了,白逞呢?”

    “他呀,他虽然比你进来得早点,但当时我也已经身处墨君府邸,为了防止他被神识战场绞杀,只能匆匆将他藏好……希望湘妃不要又突然生出炼丹的念头吧。”

    “等等……你是说?”

    “就是你猜的那样,他成了那只我们见过的炼丹炉……”

    叶征:“……”

    “不对啊,陈博士说过,只要我们不轻易触犯规则,就不会被神识战场绞杀,一般进入时也会以本体面目出现,怎么我俩动不动就要被绞杀,只能靠你庇护?难道陈博士在骗我们?”

    他平视白愫的躲躲闪闪的眼神,顿悟道:“是不是你在骗我们?你是故意把我们变成物体的对不对?”

    “没有。”白愫默默偏过头去。

    “来自白愫的差评,谁让你们过来给我添乱子!”

    “没有你为什么要偏着头说话,看着我说话啊喂!”

    白愫选择保持沉默,并发送了弹幕——

    “来自白愫的差评,打扰我撩妹,活该!”

    卖队友啊这是!

    秦qq式怒摔!!!

    ……

    墨君府邸。

    嘎吱推门声后,白逞觉得自己头盖骨好像被掀开了,然而他的视线只能平视墙角,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佛心果……醉龙草……玉骨花……腐骨灵花……”

    伴着黄莺般空灵婉转的美妙声音,他空荡荡的脑袋里接连塞进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

    随后……

    屁股热热的,越来越烫……

    不行,妹妹说一定不能出声,不能暴露,否则会死的!

    我忍!

    我忍!

    我忍!

    估计是因为自己现在的异常状态,明明他清楚地知道有火在屁股底下燎,痛感却不甚强烈,尚在忍耐极限中。

    过了许久。

    他的头盖骨好像又被掀开了……

    “咦,还没成型……哎呀,好像火候不对呢~得加大火力~”

    白逞:“!!!”

    妈妈,我要挂啦!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