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我也没看到,但是我还有机会!
    “来自白逞的差评,呵呵呵救命啊脑袋好疼!”

    连喊救命都要呵呵呵一番的白逞情况有些不妙。

    叶征版清明上河图脑补了点蜡烛的动作,默默祈福。

    白逞版炼丹炉的头盖骨,也就是丹炉盖子已经被一刀两分了,切面光滑如镜,可以看出云帅的佩刀极其锋利,同时也可以看出云帅是个近乎偏执的强迫症患者,两片丹炉盖子被完美地分割成同等大小。

    而其炉身也是伤痕累累,云帅正扬起一条精铁长鞭,孜孜不倦教他做炉。

    电视剧里鞭人的鞭马的都有,头一回看到鞭笞炼丹炉的,刺激……

    白愫给忧心忡忡的叶征版清明上河图偷偷传音。

    “妖怪!赶紧老实交代,谁是你妹妹?好消息又是什么?”

    啪啪啪!

    云帅挥舞着小长鞭,高声质问。

    白逞版炼丹炉一声不吭,差点烧穿屁股的青莲地心火都熬过来了,区区鞭笞算的了什么?

    只是丢掉头盖骨的脑袋疼了点,仿佛被僵尸开盖取脑了……

    炼丹房内除了云帅,还有湘妃和白愫版齐公子两人,其余参与今日朝觐的将军未曾跟进。

    湘妃的声音充满了疑惑:“云帅,你说这丹炉成精了?妾身用了那么久,为何一直没有发现?”

    主母你能发现那才有鬼了!

    听到炼丹炉讲话后,云帅认定了这丹炉是湘妃和齐公子传情的道具,难怪齐公子昨天会鬼鬼祟祟潜入炼丹房。

    只是妹妹是谁?好消息又是什么?

    难道是齐公子对主母的爱称?

    主君!

    属下失职,居然差点让齐桓那狗贼挖了主君的墙角!

    脑海里一浮现主君的英武身姿,云帅擦了一把汗,恼怒道:“主母莫急,且看我云氏七十二路游龙鞭法,定教这妖物开口!”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听着云帅挥舞长鞭的声音,居然听出了莫名的节奏感,叶征忍不住想跟着抖腿……

    啪啪啪啪啪一通鞭笞后,云帅气喘如牛,白逞版炼丹炉依旧坚挺。

    他鞭任他鞭,清风拂山岗。

    经过湘妃惨无人道的炼丹摧残,白逞版炼丹炉的忍耐力大大增强,被铁鞭鞭笞虽痛,可居然让他感到有点异样的舒坦。

    白逞内心大声呐喊,浑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湘妃:“云帅,是不是你的错觉?呃,错觉……”

    昨晚自己跑去炼虚炎丹的时候似乎也听到了什么异响,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难道真如云帅所说,这炼丹炉成精了?

    那自己一大堆羞死人的自言自语是不是被这炼丹炉听去了……

    湘妃捂住发烫的脸颊,突然娇羞。

    云帅:“……”

    呛!地抽刀声。

    云帅咆哮道:“大胆妖孽!愫愫招来,是不是齐桓指使你的!”

    “齐公子?……”湘妃一惊。

    这炼丹炉当初的确是齐桓所赠,自己经常对着炼丹炉说些羞羞的话倒还在其次,问题是偶然和夫君在这儿情不自禁发生的那些羞羞的事,如果都经由炼丹炉传进齐公子耳朵里……

    嘤!!!

    更娇羞了!!!

    云帅:“……”

    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刀锋一转,云帅吼道:“大胆齐桓,还不速速交代你跟这炼丹炉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结,否则休怪我刀下无情!”

    白愫版齐公子无奈道:“云帅说笑了,此炉主君也曾用过,莫非云帅认为以主君的眼力看不出丹炉有问题?若是云帅非要将莫须有的罪名加在齐某身上,齐某无话可说。”

    云帅冷哼一声,提刀指向炼丹炉:“妖孽,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交代,你的下场就跟这盖子一样了!”

    白逞版炼丹炉一声不吭,叶征却心有灵犀般能感觉到他的紧张。

    等了许久还是没反应,云帅冲炼丹炉比划了一下,缓缓举刀。

    叶征版清明上河图听出动静,又脑补了一根蜡烛,死道友不死贫道,继续祈福。

    “慢着!”白愫出言制止道。

    云帅近乎条件反射般怒斥:“大胆齐桓,你果然和妖物有勾结!”

    嘤!!!

    湘妃娇羞等级+1。

    “非也非也,既然云帅横竖都要砍,不如让我来砍?齐某也好自证清白,免得云帅一直说我和什么炼丹炉妖怪有勾结。”白愫版齐公子坦然道。

    “这……”云帅顿了一顿,将长刀递出,“那便由你来,必须一刀两分,可不要妄想在我眼皮底下耍什么花招。”

    铮!

    白逞版炼丹炉从中裂开,哐啷啷摔作两瓣。

    叶征版清明上河图已经开始脑补洒纸钱了……

    白愫传音。

    强……

    他又接着脑补了捏汗的动作。

    心疼白逞,演炼丹炉演到死都没看见湘妃小姐姐的真容,虽然我也没看到,但是我还有机会!

    ……

    小黑屋,医院空间。

    被白愫一刀两分后,白逞骤然惊醒。

    这里是?

    医院,手术台?

    “哟,你醒了啊少年~看来你失败了啊,神识战场的感觉如何?”陈博士肥脸堆笑,友好地冲他打了个招呼。

    “很烫,也很爽……”白逞如实说道。

    陈博士表情瞬间呆滞:“哈?”

    烫?爽?跟预期的不一样啊……

    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白逞赶紧闭上嘴,他打量了周围,问道:“博士,我妹妹呢?”

    “呃……”陈博士神情有点紧张,“她在隔壁病房躺着呢,别着急。”

    白逞哦了一声,正想下床,才发现四肢被牢牢固定,挣了两下没挣脱,疑惑道:“博士,为什么我在手术台?是我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

    少年,你终于意识到了啊……

    陈博士义正言辞道:“白姓少年,我观你骨骼精奇,年纪轻轻灵力跟体质已经小有所成,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修真人才,但是现代社会崇尚全面德智体美劳发展,我想检查下你有没有精神力方面的天赋!”

    “是吗……”白逞默默瞥了一眼陈博士指尖的寒光。

    检查精神力天赋,需要手术刀吗……

    “咳咳咳!”

    陈博士察觉到他的目光,将手术刀摆在一边桌上,慈祥地微笑道,“既然身在医院,我手上有把手术刀,这很合理吧?”

    “很合理很合理。”白逞连连点头,他仰起头,眼睛被白光刺得有点痛。

    检查精神力天赋,还需要开无影灯吗……

    啪!

    陈博士顺手关掉无影灯,继续慈祥地微笑道:“既然身在手术室,开个无影灯,这也很合理吧?”

    “很合理很合理。”白逞胸口略闷。

    咔咔咔咔!

    四肢的固定锁解除,陈博士慈祥地微笑x3:“走吧少年,带你去看看你妹妹。”

    他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幸好幸好,还没来得及下刀,不然真是百口莫辩了。

    刚看到隔壁手术室里林远舟解剖得很爽的样子,突然自己也想解剖个人玩玩……

    白姓少年,你很幸运哦~

    两人一路到了只剩白愫一人的病房,白逞将在神识战场的见闻叙述了一遍,说到被提早到来的云帅发现端倪,他懊恼道:“该死!要是当时我多确认一下就好了,如果妹妹出事,我一定饶不了自己,唉……唉!我……”

    喋喋不休的少年一脸失落,陈博士慈祥地安慰道:“别慌少年,没传递到消息也无妨,你可以试试在她身边循环大喊,尽你自己努力将消息传递给她,相信自己,只要足够有心,一切难事都会迎刃而解的。”

    白逞身躯一震:“这也行?”

    陈博士高深莫测道;“你试试?”

    “好!”白逞欣然接受了这个建议,随即目光转向白愫精致的侧颜,大声吼道,“妹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只要你给齐公子加上心地善良的人设!就可以……”

    既然是陈博士的话,肯定有用,一定要传递到啊,我的心,我的声音!

    身后的陈博士塞住耳朵,蹑手蹑脚退出门。

    门外是听到大吼大叫动静匆匆赶来的林远舟。

    听了陈博士一番关于神识战场情况的转述,望向病房里声嘶力竭的少年,林远舟面无表情道:“神识战场封闭六识,这样喊有用?”

    “如果有心就有用,那还修真干嘛?好歹让他有个心理安慰是不?少年人真是又单纯又激情啊……”陈博士感慨万千,肥脸上流露出追忆往昔的神色。

    林远舟机械地转头,面无表情.jpg。

    陈博士突然内心发怵,对上林远舟毫无人性色彩的目光,浑身自脚底板到天灵盖的所有部位无一不感受到危机——

    “老林,别这么看我,我这也是为他好……”

    “说真的,你再这么看我我翻脸了!你再看?你还看?”

    “有话好说!别举手术刀……”

    “幸好我皮糙肉厚嘿嘿嘿……我%¥#*!这也行?!”

    “别别别!切个片就行了,我脑袋已经够秃了!”

    “……”

    白逞听到门外细碎的嘈杂声,虽然听不清说了什么,但是心里暖暖的。

    两位大佬肯定在为他妹妹的事发生争吵,真是操碎了心啊,我白逞以后做牛做马也要报答这份恩情。

    现在的他,只能先给关爱后辈的修真界前辈们点个赞了~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