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没准她只是想被我嘿嘿嘿呢?
    依旧是第十一日/一个月。

    墨君府邸的每日朝觐雷打不动,砍完炼丹炉后,没抓到把柄的云帅、娇羞无限的湘妃、手刃丹炉自证清白的齐公子回到了厅堂之内。

    “主母,就十一城的安抚或是出征一事,云某想请诸位将军再表决一次,此事若无定论,云某寝食难安。”

    二十八位将军日常工作报告结束后,云帅突然提议了。

    白愫传音入密道。

    我不清楚啊……

    我说不了话也不会传音,请默默感受我的心意吧小祖宗……

    叶征版清明上河图开启了祷告模式。

    湘妃沉默了片刻,将此事抛给白愫版齐公子:“妾身并无异议,齐公子以为如何?”

    白愫版齐公子一拱手:“此事不妥,容齐某……”

    “不妥?”云帅冷笑着打断了她的话,“齐公子说笑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先前是你提议我二人不参与此事决策,交由诸位将军和主母决断,莫非后悔了?昨日一策,今日一策,明日又一策,反反复复何时到头?”

    白愫版齐公子连忙补道:“齐某并非否决此事,而是……”

    “没什么可而是的。”云帅语气相当强势,又一次打断了她的话,“齐公子若是如此难堪大任,实在是有损主君英明,休怪云某拔刀了!”

    话说到了这份上,云帅打定了主意要让诸位将军再次表决。

    不妙的预感……

    白愫欲言又止,表情颇为犹豫,又传音商量道:

    我还是不清楚啊……

    我说不了话也不会传音,请默默感受我的心意吧小祖宗……

    叶征版清明上河图持续祷告中。

    “云帅,莫要为此事伤了和气。”见齐公子吃瘪,湘妃赶紧出声打圆场,“齐公子,朝令夕改,确实难以服众,就由妾身做主,请诸将代为表决吧。”

    爱慕归爱慕,她倒也没偏袒齐公子,防范于未然、提前灭去十一城的策略虽然是齐公子提出来的,但引出此策她也参与了,说明其实她内心早就有过定论。

    心系十一城百姓不假,但她毕竟位高权重,如今代墨君掌控这个空间的一切,必须杀伐果决,引领众人前行,眼界自然不能放在简简单单的人命得失上,都城乃是整个空间底蕴所在,在灵力逐渐枯竭时延长都城存续一事必须放在首位。

    乍一想都是理,可她没察觉到自己仍是习惯性把黑锅扣在齐公子头上,导致好感度升升降降……

    连湘妃都这么说了,白愫版齐公子只得回道:“那便一切照旧吧……”

    反正她本来就倾向于方案一,让云帅出征三日,然后趁机与湘妃单独会面,然后嘿嘿嘿,然后一切水到渠成……完美~

    没有发言权的叶征版清明上河图略心塞,白逞版炼丹炉被砍成两半一事刚刚过去,他得引以为戒,绝不能步了白逞后尘。

    云帅抚掌笑道:“那便开始吧,秦将军?”

    每次都排在第一的秦将军有些崩溃,瞅了齐公子半晌,没领会出齐公子刚才意图反复是个什么情况,只能说道,“秦某依旧同意齐公子所言,防范于未然……”

    秦将军语毕,下一位将军开始表决,下下位,下下下位……

    一轮表决结束后,白逞版齐公子迎来己方势力一次涨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云帅阵营的林玄将军突然改变前几日态度,同意了齐公子的提议,转而投靠齐公子,导致对十一城的策略表决成了13比15,防范于未然、提前灭去十一城的策略被真正敲定。

    在湘妃的记忆中,云帅将在明日出征,以金水城起始,三日内将连灭四城……

    ……

    齐公子府邸。

    白愫两手交叉撑着下巴,眉头纠结道:“没想到透露出改个策略的意向而已,云帅居然这么大反应,一日都不肯多等,直接亲自说服林玄投靠我,总感觉这剧情在强迫我一定要按原剧情进行的意思……好郁闷啊,这可不是我决定的哦小征子,是他们强迫我的。”

    叶征脑补自己微笑.jpg。

    别装了小祖宗,方案一开始,你有机可乘,乐得都快笑出猪声了好吗?

    “别高兴得太早,没准他出征就是一行字幕,人还待在这里当电灯泡呢?”

    白愫邪魅一笑:“你想多了,我有十足的预感,明天就是我推倒湘妃嘿嘿嘿的日子,羡慕吗嘿嘿嘿?”

    羡慕!羡慕哭了好吗?

    我连真容都没看到呢,你居然已经要推倒湘妃小姐姐了……

    叶征强忍内心悲痛,认认真真分析道:“她构筑神识战场就是为了战胜你,从而获得你身体的控制权,甚至你说她应激解封了这段你没见过的齐公子记忆也是为了战胜你,如果一切真如你想的那样水到渠成,十一城被灭,你轻易攻略了她……那这个神识战场存在的意义呢?”

    “意义?”被嘿嘿嘿冲昏头脑的白愫嘿嘿嘿笑道,“没准她只是想被我嘿嘿嘿呢?”

    叶征:“……”

    心好累,跟现在满脑子污画面的小祖宗无法交流了。

    ……

    第十二天/一个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和白愫两人处于无话状态的时候,他总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仿佛有人趁他一不注意就拨动时钟的指针,睡眠也就脑补一睁眼一闭眼的事情,像是简单走个过场,根本无法缓解连日来不断动脑的疲惫。

    其实他的感觉完全没有问题,神识战场的时间与外界相去甚远,明明两者处于同一时空中,待在神识战场中一整天,外界却只相当于八分钟左右,因此在外面的人看来,八分钟演绎一整天的神识战场说是瞬息万变也不为过。

    以叶征内视都无法做到的弱小神识,时时刻刻都处在将一天的信息压缩在八分钟内处理的超负荷运行状态,感到疲累实属正常。

    这就类似于当初他动用,一瞬间洞悉整个小黑屋空间和墨君古城空间的一切,信息疯狂涌入,神识超负荷运行到了他难以承受的地步,才会以飚鼻血的状态具现出来。

    咚咚咚!

    叶征回神。

    此时的场景位于东城外的郊野。

    声势浩大的擂鼓声中,一艘山丘般巨大的狰狞仙舟缓缓升起,船头龙首所向,高悬古老的墨字旗,驶入叶征和白愫两人一直无法通过的神识战场边界的迷雾之中。

    或许是符合原剧情的关系,云帅居然一声不吭领军两万,真的出征离开了,而不是简简单单送来一行粗制滥造的字幕。

    修真者的战斗贵在精不在多,其实十一城的战斗力与这座都城有着天壤之别,最强的也就一位和二十八将军等同实力的修真者,光靠云帅一人就足以扫灭所有城池。

    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云帅此番带着两万士兵出征,一来是为了壮声势,给自己喊666,二来则是为了练兵,磨砺驻守都城的修真者大军,这也是为什么后面七城将由二十八将军领军出征的原因了。

    军队若是没经历过战场上血与火的磨砺,永远都是纸上谈兵,没资格成为墨君座下所向披靡的无敌之师。

    ……

    墨君府邸。

    送别云帅之后,众人才开始了今日的日常朝觐。

    二十八位将军照常报告工作结束,随后湘妃准备单独留下齐公子商谈。

    只不过期间出了个点小岔子,六位五官清晰可见、行动模式与正常人无异的将军对湘妃单独留下齐公子一事颇有微词,或多或少透露出不妥的意思,拖拖拉拉不肯离去。

    而其他脸罩在迷雾中、行动模式单一的将军,似乎根本没感到有什么异常,径直离开了。

    白愫版齐公子语气不善:“六位留在此处,莫非对齐某有什么教诲?抑或是对主母的意思有什么不满?”

    六位中,有四位是属于齐公子阵营的,包括齐公子的心腹秦将军,却依旧都对齐公子单独觐见主母持有反对意见。

    “属下不敢……”

    “齐公子,此事着实不妥……”

    “是啊,齐公子你单独觐见主母,云帅若是知道了……”

    “……”

    白愫版齐公子冷笑道:“试问有何不妥?云墨澜知道了又如何?我齐桓行得正坐得端,若是你们信不过我的为人,那便留下吧,只是我和主母商谈之事乃是机密,若是日后泄露出去,呵呵……”威胁之意跃然。

    不就是想撩妹吗,机密你妹啊!

    叶征版清明上河图疯狂吐槽。

    “这……齐公子言重了。”

    “罢了罢了,我等信任齐公子为人。”

    “只是云帅……唉……”

    “……”

    一通威胁之后,六人总算不再纠缠此事,匆匆离去。

    跟云帅时时刻刻监视齐公子动向、并且察觉到两人有点小暧昧不一样,地位悬殊,其他六人根本没敢往污的方面想,就算觉得齐公子单独觐见湘妃不妥,却也说不上哪里不妥,顶多觉得不太符合朝觐时约定成俗的规矩……

    机会终于来了!

    \s* .. 全文字v手打,v更新v更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