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遭雷劈的倒霉孩子
    “为什么我的小房间会出现在你的记忆里?”

    叶征脑海内瞬间涌出无数记忆片段。

    孤儿院,他从记事起就一直呆在这座孤儿院中,直到九岁时孤儿院倒闭了他才离开,转入一所寄宿制学校,小学初中连读,其后成绩优异考入了苏城第一高中,由于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强,福利机构经过调查,特意替他申请了临时居住房和每月补贴。

    而他遇到白愫也就是在考入一中以后,白愫记忆里怎么会有他九岁前待的小房间?

    萝莉版白愫犹豫了半晌,双马尾随小脑袋晃了晃:“你想听真话假话?”

    “先说说假话吧。”他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萝莉版白愫显然没想好台词,懵了一小会儿才说道,“我窥探了你的记忆。”

    正太版叶征心有余悸摸摸额头,动不动就窥人记忆,总感觉这不太像假话啊……

    “再说说真话吧?”

    萝莉版白愫嘻嘻一笑,两颗小虎牙露出,萌得他一脸血。

    “你是我见过唯一一个遭雷劈的倒霉孩子,小时候的我就好奇地来你房间里探险喽~”

    叶征:“……”

    扎心是扎心了点,这个理由可以说是很充分了。

    上上周日获得好评系统时,是他人生中第二次遭雷劈,而他第一次遭雷劈是在八岁左右,当时没发生任何事情,只是让完好无损的他成了孤儿院的传奇。

    想不到,遭雷劈还带来一出他不知道的引狼入室……呸呸呸,是引小祖宗入室。

    “等等,你怎么会在我们孤儿院的?”叶征揪住了疑点,“你又不是孤儿。”

    “你待的孤儿院是我家建的啊~还是老爹为了纪念我出生才建的,小时候我经常会去玩,也就你性格孤僻一直缩在屋子里,才不认识我喽。”白愫解释道。

    叶征:“……”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跟上个礼拜辰西说这栋教学楼是我家捐钱建的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原来他不止进一中以来欠了她不少情,从小还是吃她家的粮食长大。

    他遥遥记起当初在孤儿院的确有白愫那么一号人物,据说有个土豪家的小姑娘,有事没事就带一大堆零食来看望他们这些孤儿,在他们这些孤儿眼里是观音菩萨般的存在。

    只不过他倒也不是真的孤僻才缩着,而是因为一直被大孩子欺凌,不敢多出去走动。

    他心塞道:“但是我的小房间跟神识战场有什么关系?难不成这个神识战场跟我遭雷劈有关?”

    “不是的,跟你的事情没什么关系。”

    萝莉版白愫小脸一黯,继续道,“当时听别的孩子说你被雷劈了,我遥遥看过你几眼,又趁你不注意偷偷摸到你的小房间里,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秘密,结果发现了另一个大秘密……”

    砰砰砰!

    突然传来一阵仓促敲门声,力量极大,门槛和天花板被震得瑟瑟作响。

    “是谁!”叶征一惊,脊背处无端端冒出一股凉气。

    “是我,藏在里面可不是好孩子哦,快点开门……”熟悉的沙哑声音传来,他却记不起外面是谁。

    “他来了……这一局的神识战场很简单,杀死他就可以了,你记起他的名字了吗?”

    “是谁?”叶征茫然道,小时候的记忆本就模糊,他又一直想忘记在孤儿院不甚愉快的日子,一时记不起来人是谁。

    “你们孤儿院的院长,李明河。”

    萝莉版白愫说出了他熟悉的名字,轻轻一叹,“湘妃窥探了我的记忆,想以他为破绽来击溃我的心防,但这个神识战场特别弱,而我也早已经想开那段事情,无非是再杀他一次罢了……她输定了。”

    “李明河?”叶征神情愣愣,骤然记起了某个和蔼可亲的脸庞——

    李明河,孤儿院的院长。

    他九岁时孤儿院之所以突然倒闭,据说是因为李明河院长因病去世,导致孤儿院的经营无以为继,不得已只能倒闭了。

    无非是再杀他一次罢了?

    他喃喃道:“你是说,是你杀了李院长?他不是因病去世的?”

    “赶紧开门,开门!赫……赫……”问话间,门外的声音不耐烦起来,从敲门声变成了乒乒乓乓的撞门声,撞击力量极大,只三下就已经把门框撞变形了。

    萝莉版白愫目光冰冷,死死盯着门口回道:“还记得你前几天在天台背书那次,我说过我也杀过人吗?”

    叶征点点头,随即恍然:“你说杀的就是他?难怪你当时欲言又止,想和我说什么,只是……为什么?”

    院长李明河,在他小时候待在孤儿院的日子里是少数几个能给他亲近感的人,当时听到院长因病去世的消息,他还偷偷埋在枕头里哭过好几次,可是现在……

    眼里的白愫突然陌生起来。

    萝莉版白愫冷笑道:“他该死。”

    哐!

    木制的门框自锁头处断开,把手在墙壁上撞出一个凹痕。

    门终于被撞开,神情愤怒的中年西装男子狞笑着走入,正是叶征记忆中的李明河院长。

    “终于找到你了……咦?小征也在啊,帮我把这个小女孩抓住,她一点都不乖哦。”

    叶征摇头道:“我相信她,肯定是你有问题。”

    纵然现在白愫的状态有些陌生,亲口承认自己杀了孤儿院的院长,可他依旧毫无理由地选择相信她。

    无他,直觉而已。

    “你受了她的迷惑,她是魔鬼!”李明河面目狰狞,快速逼近。

    叶征一步踏出,张开双臂挡在白愫身前。

    “谢谢。”萝莉版白愫吐了吐小舌头,身后整张铁丝床悬浮而起,随后轻喝道——

    “呀!”

    铁丝床呼啸着飞出,轰地一声,整个房间都震了一震,扑上前的李院长上半身被拍进墙里,生死不知。

    叶征:“……”

    好,好暴力……

    “所以我说这个神识战场特别弱啊,连完全压制我的实力都做不到,我还留着e级巅峰的精神力呢~她以为光靠一段当初差点让我崩溃的记忆就能击败我,太天真了……哼!这次我要打得她心服口服!”萝莉版白愫叉着腰霸气道。

    叶征小心翼翼道:“他就这么死了?”

    “还留有一口气呢,别急,他一死,这个神识战场就彻底崩溃了,既然你也进来了,有个地方我想带你去看看,唉……”

    白愫目光微沉,似乎有些不愿意回忆,“这也是我当初在你房间里偷听到他和孤儿院另一名老师的讲话才发现的大秘密。”

    说话间,两人越过瘫倒的李院长,向门外走去。

    一路前行,熟悉的走廊,熟悉的门窗,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各种摆设……

    无数记忆纷至沓来,变成正太的叶征百感交集,望着前面引路的小白愫,似乎真逆着时光回到了当年的孤儿院。

    “这里就是我发现的大秘密,我听到他们交谈以后,偷偷摸摸亲眼来求证的。”

    两人站在一处阴森森的地下室门口,萝莉版白愫一凝眉,门锁瞬间扭曲脱落。

    “这里……”叶征苦苦思索,“我记起来了,这里是孤儿院的禁地,好像说是会闹鬼,没什么孩子敢来,连老师也不敢。”

    “借口而已。”

    嘎吱。

    萝莉版白愫推开门。

    正太版叶征耸了耸小鼻子,里面十分昏暗,有着扑面而来的浓郁血腥气……

    萝莉版白愫轻轻踮脚,小手啪嗒按开了地下室的灯光。

    叶征:“……”

    满眼的马赛克……

    不,迷雾。

    根本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

    萝莉版白愫伸出小手摁进迷雾里,然后完好无损缩回手,无语道:“粗制滥造到这种地步,怎么击溃我的心防……”

    刚吐槽完,她又自言自语道,“唔,估计她也不喜欢这里的场景,不想构筑出来吧……”

    “这里面有什么?”叶征好奇地问道。

    萝莉版白愫冷冷一笑:“有很多身体零件,新鲜的,想不想看?出去以后我具现给你看看,很刺激哦~”

    叶征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小时候没发现孤儿院隔三差五少人吗?”

    “唔……有是有,都说是被领养……等等,你是说?……”叶征闻着扑鼻的血腥气,记起电视上看到的许多阴暗新闻,突然有点反胃。

    “对外声称是领养罢了,其实……以李明河为首的孤儿院管理层,在这里做着高价的人体器官交易买卖,我偷偷摸摸发现这里时,里面刚处理了两个孩子,所以你会闻到这么浓郁的血腥气……”

    “呕……”光听着描述,叶征脸色发白,忍不住干呕起来。

    萝莉版白愫神情异常平静:“以前有一个和我玩的很好的小女孩消失后,我还循着领养信息去找她,结果一直没什么下落,后来才知道……唉……”

    “当时发现这里的我彻底吓傻了,甚至还不住尖叫,正好和听到动静的李院长撞上,然后我就杀了他……就因为这件事,小时候的我蹲在家缓了大半年才缓过来。”

    看着萝莉版白愫轻描淡写的表情,叶征苦笑道:“原来如此,承你的情,我算是逃过一劫……”

    可能一直受到其他孩子欺凌,又或者是对小时候的记忆太过模糊,他心中愤恨归愤恨,但依旧像是个局外人,心思十分透彻,他揉了揉萝莉版白愫的小脑袋,柔声道:“可是你当初那么小,怎么杀死他的?”

    萝莉版白愫扬了扬小手,却没舍得拍开叶征的手,又垂了下来——

    “你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