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给自己揽点麻烦
    “能不能换句台词?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叶征故作轻松道。

    身处自己小时候的场景,还听到了不为人知的血腥秘密,他在揉头抚慰白愫的同时,自己内心也是无比沉重。

    人心毕竟是肉长的,不管当时那些对外宣称被领养、实际上殒命在黑暗利益链中的孩子是否欺凌过他,他也早就懒得计较。

    如今听到这事,更多的是同情和后怕,自己竟然也曾陷在黑暗旋涡之中而不自知。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如果当时的自己有现在这份超凡脱俗的力量,势必也会如白愫所做的,杀死那个表面和蔼可亲,内心则是一片漆黑的李院长吧……

    “懒鬼!”萝莉版白愫拉住他退了两步,关上了这扇曾经通往地狱的门。

    她深吸一口气,牵着他上楼,向阳光明媚处的窗边走去,随后说道:“你知道为什么陈博士会看中我,一直催我去他的研究机构吗?”

    “因为……”阳光倾泻,叶征顺着阳光中眉头逐渐舒展的精致小脸往下看去,“因为大长腿?”

    萝莉版白愫:“……”

    啪!

    叶征猛地缩手,连走路都揉着白愫小脑袋的手掌心如遭电击。

    萝莉版白愫小脸微红:“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好好修真懂不懂?”

    冤枉啊小祖宗,是陈博士亲口说的……

    “懂……”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可不敢在这场合这时候顶撞小祖宗。

    萝莉版白愫满意道:“你知道华夏修真界第一位e级的觉醒者是谁吗?”

    “2019年9月11日,华夏第一位e级觉醒者出现在魔都,将其引入修真界……”

    最近背书背得太熟,瞬间就脱口而出了,背完后他摇摇头,“只知道是魔都的,不知道姓甚名谁,呃……魔都?这么近,难道那个e级觉醒者就是你?”

    “你想多了……那位e级觉醒者是速度系的,明面上是他,而实际上……”

    萝莉版白愫指了指自己粉嫩嫩的鼻子,“的确是我。”

    叶征:“???”

    萝莉版白愫自嘲道:“我虽然不强,可我才是第一个e级的觉醒者。八年前,也就是我杀死你们李院长的时候,觉醒了e级强度的精神力,获得存在感的觉醒能力,才侥幸躲过一劫,否则当时死的肯定是我。”

    “那时候灵气稀薄,觉醒者基本不存在,我也没遇到我的光头师父,还没接触修真界,因此我精神力觉醒者的身份一直隐瞒了四年多。两年前我在帝都巧遇了陈博士,被他看穿觉醒时间长短的问题,他就赖上我,想拉我过去做研究喽……”

    听到这里,叶征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那你为什么一直不去他那里?你一年半以前就完成所有学业了,却待在苏城,真的是因为……”

    “对,就是因为你。”萝莉版白愫大眼睛扑闪扑闪,与叶征四目相对,莞然道,“其实也就是因为这个孤儿院的事情,即便今天不在这个神识战场里,你约我去平河广场时,我也要将当年孤儿院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说着说着,她突然一愣,若有所思道,“噢~~~!难怪已经弱到极点的她会选这里做神识战场,原来不是异想天开想置我于死地,而是看到你在帮我,故意临时搭了这个场景,想卖个情面借此求饶?有意思……”

    “白娘娘,话题歪了……”叶征提醒道。

    “e,先把她放一边吧,晚点再处置她……”

    萝莉版白愫胜券在握,回忆道,“进入一中时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认出你是当初那个遭雷劈的小孩,是你让我发现了潜藏在这座孤儿院里的黑暗。这里毕竟是因我出生而建,才导致后面这一系列不为人知的罪恶……”

    “你不该把这些事揽在自己身上,这是他们的罪恶,人心叵测,没看穿他们真实的大人们形形色色,这件事因和果都来自于他们,跟毫不知情的你没有任何关系。”叶征打断了她的话。

    “已经揽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白娘娘一如既往的霸气。

    他心底没来由生出一丝火气:“你……”

    “别打岔,听我说完。”

    萝莉版白愫伸出小手捂住他的嘴,又闪电般缩回手,耳畔处泛起不易察觉的潮红,“当时我又记起了孤儿院的事情,不自觉将那些遭到毒手的孩子与你重叠在了一起,把你当成了补偿对象,想弥补我揽下的因果。”

    “结果呢,却发现你这人安于现状,没多大追求,压根找不到什么真正需要补偿的地方,我就杠上了,千方百计想挖出你闷骚的内心看看到底有什么追求……”

    就因为这?!

    难怪当初才进一中几天,白愫就莫名其妙和自己搭上了线,还以为是偶然的臭味相投,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叶征嘴角抽搐:“你这样说,让我感到我很咸鱼的样子……”

    萝莉版白愫龇了龇小虎牙,笑眯眯道:“对呀,你就是这么咸鱼,所以害我一年半前我已经到达毕业标准了,依旧死磕在这件事上,你说吧,怎么补偿我?”

    叶征:“……”

    “等等,怎么就突然转阵营了,明明是你补偿我好不好?”他一阵无语,话虽如此,补偿两个字已经是玩笑话了。

    听得出现在白愫算是放下这一番心思,至于放下的契机……

    “那天你跟御虚和尚尝试让我觉醒,想把我引进修真界,就是因为这钻牛角的事儿?”他心思通明,瞬间想通了其中关窍。

    “对啊,我软磨硬泡好久,才让我师父答应这个办法,刺激刺激你这条咸鱼,看看修真界能不能让你有点追求……如果再不行,我就准备放弃补偿,随便扔个千八百万让你自生自灭吧。”

    叶有钱人的世界无法想象傍了个壕气冲天的朋友征:“……”

    “其实我觉得吧,你就应该扔个千八百万让我自生自灭比较好……我现在能选择现在退出修真界,接受那千八百万吗?”

    萝莉版白愫嘿嘿一笑:“不了不了,你现在不是适应得好好的嘛~修真界成功激起了你这条咸鱼的兴趣,我也算如愿以偿,不用再死磕。”

    叶征微微一怔,听出了她的去意,顿时失落道:“那……即便我不催你去陈博士那里,你也准备启程了吧?”

    萝莉版白愫又顺手给了他一个脑崩:“聪明,最近开窍不少嘛~修真还是有点好处的~”

    弹脑门弹上瘾了这是!

    叶征疼得眼泪汪汪,使劲揉揉自己额头:“哎……你一早就应该去了,那里有更好的前途,而我要是早有那千八百万,也美滋滋~~~”

    听到这话,萝莉版白愫摇摇头,怅然若失道:“前途?那是什么?绝对的力量吗?小征子,你要知道一件事,实力层次越高,才会越发现自己的渺小啊……”

    “修真界包罗万象,即便如今站在最顶端的那些人,可能也不明白自己苦苦修得那么高高在上,到底真正所求为何?如何才能让自己彻底圆满,不再有所求有所欲。所以吧,我不明白修真到底有什么用,修来修去,无非是换了个圈子,七情六欲,尔虞我诈,跟普通社会又有什么差别?想想就觉得麻烦……”

    叶征:“……”

    这振聋发聩的一席话,让人又耳熟又懵比,他赶紧伸手摸摸萝莉版白愫的额头,发现没什么发烧的迹象,松了口气道:“你是不是跟辛老师走太近,怎么也快变成修真咸鱼了,以后千万要远离他,明不明白?”

    萝莉版白愫:“……”

    心疼莫名其妙背锅的辛老师……

    萝莉版白愫没有应声,眯着眼晒了一会儿太阳,拉起正太版叶征的小手:“走吧,去解决那个处在矛盾状态的湘妃,结束这里的一切。”

    “矛盾状态?”

    “是的,一心求死却不得死的矛盾状态……上个神识战场中齐公子的那段记忆,其实在当初墨君施术将齐公子化为执念状态时就已经解封过一次了,因此她当年才会自杀,可是墨君最终保全了她的头颅,让她化为执念状态苟延残喘下去,还给她施展了永世不可求死的诅咒。”

    萝莉版白愫长叹一声,心情沉重道,“在遗迹中的漫长时光极端痛苦,现在遗迹中齐公子执念体被度化,上个神识战场中我们又圆了她的遗憾,她已无所欲求,死亡才是她最好的归宿,却又因为墨君不可求死的诅咒只能继续与我战斗,苦苦挣扎,甚至不惜做出求饶姿态来保命……我想,是时候让她解脱了。”

    正太版叶征握紧小拳头:“你的意思是,墨君在用这种方法折磨她,报复她的背叛?而不是真心想和她一起熬过灵气枯竭期?”

    萝莉版白愫嗤笑一声:“谁知道呢?我只看得到湘妃的心意而已,虽然在遗迹空间里我答应墨君保全她,可现在看到了真相,我突然想任性一回……”

    两人回到一开始叶征的小房间,李明河满脸是血,正蹲坐在墙边喘息,看到两人回来,目光极其平静,似乎在等待解脱的那一刻。

    沉默。

    叶征想起黑云大手落下的那一掌,鬼神辟易,天地崩碎,如果墨君的实力真有如此强大,白愫却因为任性,违背和墨君的约定让湘妃解脱,以后新生的墨君出关……

    “你在担心墨君找我麻烦?”白愫玲珑心思,轻而易举看出了他的担忧。

    “不是……我只是想给自己揽上一点麻烦,成为你的共犯。”

    在萝莉版白愫猝不及防的目光下,他闪电般伸出稚嫩双手,扣住曾经让他有过切切实实亲近感的李明河头颅——

    “恩赐解脱!”

    “来自白愫的好评,突然有了好感度的设定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