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年轻的宋树航哟~~~
    叮咚~

    循环播放了第十七遍电话访谈录音的妖星儿嘿嘿坏笑,打开了一条新消息。

    叶征:“妖星儿前辈,你这样做不厚道啊!”

    少年,你太天真了,还没看出来我是反派角色吗?只要能让姑射小贱人不痛快,我就痛快啊~

    哟呵呵呵~

    她侧过头看看肩头漆黑小蛇,一人一蛇,一模一样的两双眼睛对上:“六六,厚道是什么?能吃吗?”

    漆黑小蛇六六人性化地摇摇头,配合默契。

    妖星儿愉快地笑笑。

    叮咚~

    叶征划开新消息,身边窥屏的白愫噗嗤一声,差点笑场。

    妖星儿:“怪我咯?”

    “来自妖星儿的差评,有种怪我试试?”

    叶征:“……”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只能选择不回。

    不,是不敢回,怕自己凉了……

    简直是哔了墨君了,以前看娱乐绯闻时特别起劲,通过各种流言蜚语来yy男女主角关系,想不到有朝一日落到自己身上,才懂得什么叫做百口莫辩。

    我还是个修真界小萌新,怎么可以莫名其妙被套上出卖色相傍大佬的人设!

    叮咚~

    正在和西合仙子讨论秦朝冻带鱼冷藏方法的姑射仙子不耐烦地点开一条新消息。

    叶征:“姑射前辈,能挽救一下吗?”

    之前东离山主给他发视频后,说过姑射仙子也知道这事了,但他左等右等都没等到姑射仙子有什么反应,只能亲自来问了。

    他是个修真界小萌新倒是无所谓,问题是姑射前辈那样的b级大佬,会不会比较在意名声……

    叮咚~

    wuli姑射:“习惯了,让她闹。”

    她,自然指的是妖星儿。

    叶征:“……”

    看到“让她闹”这三个字,似乎能脑补姑射仙子一脸的宠溺表情……

    而且还习惯了?

    姑射前辈这是直接放弃挣扎,任由妖星儿前辈为所欲为?

    修真界大佬们相爱相杀,小萌新遭殃,心疼自己三秒。

    本着还想挽救一下自己纯情人设的意图,他默默编辑了新消息。

    叮咚~

    叶征:“姑射前辈,能不能稍微稍微稍微挽救一下我的人设?我还没在修真界出道呢,就背上一个傍大佬的名声,有点太刺激了……”

    wuli姑射:“怪我咯?”

    “来自姑射仙子的差评,有种怪我的冻带鱼试试?”

    叶征:“……”

    哪来的冻带鱼,为什么这么出戏……

    不对!秦qq式怒摔!!!

    两位大佬会不会聊天?如此同步,用同一句话梗死自己两次!

    相爱相杀无误了。

    叮咚~

    似乎察觉到叶征此刻的无力,东离山主发来了安慰的消息。

    西合的东离离[语音消息]:“叶小友冷静,最近《今日修真》的新主编胡哥上任,内容越来越低俗,为了博眼球不知下限,修真界的道友们都不会轻易当真的,之前他们还编造说,我和西合感情出现裂痕……”

    纳尼?难道没裂痕?

    叶征一脸的不信,没裂痕偷偷摸摸来借什么正义葫芦,忽悠小萌新呢?

    叮咚~

    接着上条,西合的东离离[语音消息]:“的原因都在我偷看f级小姐姐,我呸!!!明明是西合痴迷吴彦组搞僵的好吗?这锅我东离不背!”

    叶征:“……”

    山主,讲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很膈应人的懂不懂?

    权衡了片刻后,不敢回妖星儿和姑射仙子信息的他顿时认清了现实。

    总之,澄清绯闻这方面,澄清是不可能澄清的,这辈子不可能澄清的。

    顶着妖星儿的压力和姑射仙子的冷漠,要他自己去澄清根本不敢好吗?

    能写出“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这种无耻标题的小编,肯定良心被狗吃了,如果自己去澄清,没准下一个标题就变成——

    “小鲜肉为何急于和过气b级女修撇清关系?人气女修妖星儿为何亲自声讨渣男?穿越到秦朝的冻带鱼为何裸死街头?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本网站独家电话专访,为您揭露渣男的前世今生……”

    修真时遇到这种莫名其妙飞来的锅该怎么办?

    在线等,急……

    ……

    十分钟后。

    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什么新进展,只等到了放学的铃声响起。

    准备搭白愫顺风车去天道院的叶征如愿以偿收到了由辰西和李阳刚领衔的一大堆差评。

    相比姑射仙子的毫无温度的冻带鱼差评,这些送给他渣男设定的差评反而让他倍感亲切。

    和白愫并行走出校门,突然有一人风风火火迎了上来,一言不发,却满脸期冀地望着他。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师父父咱们真有缘!”

    事儿真多……

    叶征揉了揉眉心:“你怎么又来堵我了?不是让你等周不易回来再说吗?”

    宋树航立得笔直,甚至还敬了一个礼:“师父,我等不及了!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你懂的~”

    叶征:“……”

    能不能你妹的能不能!

    你丫以为我就等得及了?

    我恨不得立马去遗迹里把周不易和御虚抓回来给你烫六个戒疤好不好?

    白愫嘴角勾笑,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光头青年:“这位就是我师弟的朋友?”

    她已经听叶征提起过宋树航的所有事情,两人一交谈,她就明白面前的小光头是怀揣修真聊天群梦想的山寨流选手宋树航。

    “呃,师弟?你是?……”

    宋树航早就注意到这位胸大肤白貌美腿长看上去还很有钱的小姐姐了,要不是目测她跟叶征师父关系匪浅,以他的性子肯定是一番不要脸的死缠烂打。

    自己站得笔直,也是因为长腿小姐姐在侧,想表现得正直一点!

    叶征解释道:“她是周不易的师姐,也可能是你未来的师姐,你提前认识认识也好。”

    虽说打定了主意要将宋树航扔给御虚和尚,撇清和自己的关系,但毕竟也算相识一场,让他在白愫面前留个好印象,日后在两禅寺一门也算有个照应。

    “哦~等等,我有些乱,未来的师姐?”

    宋树航皱了皱眉,表情有点纠结,“我是你的徒弟,那我未来的师姐肯定也是你的徒弟,我未来的师姐的师弟也是你的徒弟,师父,所以原来不易也是你徒弟?那你之前还一直瞒着我……”

    叶征扶额。

    夭寿,下意识就说漏嘴了。

    宋树航还不知道他过段日子肯定会被自己抛弃,扔进一堆大光头里面吃斋念佛,从此过上再也无法没羞没躁的生活。

    这家伙什么时候脑子转这么快了,直接认个师姐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叶征双手后负长叹一声,假装失望地摇摇头:“唉,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说了等周不易回来再跟你解释,你偏偏如此急躁?连这点时间都等不起的话,心志和耐心都堪忧,朽木不可雕也……”

    他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似乎只要宋树航再继续纠缠下去,他下一刻就要用这个借口将其逐出师门。

    宋树航果然中套了,顿时急道:“我错了师父!我等!我等还不行吗!”

    叶征微笑点头,高深莫测道:“孺子可教也~”

    嘿嘿,机智如我,怎么可能连一个光头都打发不掉呢~

    全程围观一个修真界小萌新装腔作势成功唬住另一个小萌新的白愫,似笑非笑道:“我的确不是他徒弟,当然了,其实你提前叫我一声师姐也是可以的。”

    御虚师父挂名弟子多的是,不多宋树航这一个,也不少这一个。

    以宋树航和两禅寺未来注定会大放异彩的周不易的关系,御虚师父收宋树航入门,随手点拨他一些简单的修真手段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她提前认了这个师弟倒也并无不可。

    “呃……”

    因为叶征一直没说透,仍旧理不清现状的宋树航突然眼前一亮,暗道:

    自作聪明的他挤出一个晚辈般孺慕的笑容,唤道:“好的,师娘~”

    “……”白愫表情瞬间呆滞,“你叫我什么?”

    宋树航甜甜一笑:“师娘~”

    叶征:“……”

    光头,你光秃秃的脑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你要凉了知不知道?

    白愫笑眯眯扭头,大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住叶征,眼神里似乎有利剑刺出,不断扎在他身上。

    她缓缓道:“这两个字,是你教的?”

    “来自白愫的好评,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我!”

    叶征:“……”

    光头,你连累我也要凉了知不知道?

    他急忙辩解道:“我……”

    “闭嘴,晚上自己走去天道院,我今天保镖来多了,没你位置。”表里不一的白愫微笑jpg。

    “来自白愫的差评,有种否认试试?”

    杀气,有杀气!

    有整整九百八十七万六千五百四十三斤二两一钱的杀气!

    选择默默目送白愫上车离开的叶征,慈祥地将目光投向他心目中已经彻底凉了的光头:“年轻的宋树航哟~~~你缺的是这个切片套餐呢?还是这个开瓢套餐呢?”

    宋树航:“……”

    师父突然好可怕啊!师娘别走,救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