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切片领域一开,唬住所有小朋友
    “树航啊~再来一碗~”

    “树航哟~还要一碗~”

    “树航咧~最后一碗~”

    “……”

    “买单吧树航~为师饱了~”

    望着桌上心满意足的叶征面前垒起半人高的空碗,宋树航偷偷将餐馆老板拉到角落:“老板,能打折吗?”

    老板满脸横肉颤动,目光不善道:“腿吗?还是胳膊?”

    宋树航:“……”

    彻底掏空钱包后,宋树航生无可恋地跟着叶征走出店门。

    “师父,你一顿吃了我十天的伙食费。”宋树航的表情如大姑娘般幽怨,上个月工资还没发,接下来等工资的日子里得吃土了。

    叶征微笑jpg:“怪我咯?年轻的宋树航哟,你缺的是这个切片套餐呢?还是这个开瓢套餐呢?”

    宋树航:“……”

    “来自宋树航的差评,能不能别玩河神梗了!”

    哟~

    叶征一乐呵,好久没收到来自宋树航的差评了,突然有点不习惯了。

    最近生命本质提升,他的饭量也大增了,若是光靠以前一个月的政府补贴,怕是没几天就得去吃土。

    向不堪一击的苏城一号群兜售完聚气丹以后,他现在好歹算两个百万富翁,穷比宋树航的肉疼他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树航,你缺钱吗?”他问道。

    “缺……”宋树航很老实。

    “那就好~”

    宋树航:“……”

    叶征一脸的谆谆教诲:“别误会,为师不是调侃你,而是真心觉得好~”

    宋树航莫名其妙道:“有什么区别吗?”

    “后者扎心扎得更深一点?”叶征一本正经道。

    宋树航:“……”

    嘿嘿嘿,叶征心中一阵坏笑,他铺了这么几句话,当然不是简单的为了扎宋树航的心。

    年轻的宋树航哟,为师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做来自假师父的关爱。

    叶征负手而立,慈祥道:“为师只是为了考察下你的心性而已,你虽然穷,却依旧懂的尊师重道,肯主动买单,为师很欣慰~”

    “嗯?师父是要打算传我那个了?”大街上人来人往,宋树航不便说出修真两个字。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这就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叶征连忙摆手道:“非也非也,那个还不急,为师只是觉得你生活艰苦,想给你点小奖励~”

    说罢,他做了个很社会的捻手指动作。

    宋树航疑惑道:“捻捻?钱?”

    一听不是修真,宋树航心里有点小失落。

    叶征点点头:“没错,为师追求大道,俗世的钱财早已无用,不如传给你一些,好让你改善改善生活~树航,一万够不够?”

    宋树航眼前一亮。

    一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多,好歹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够了够了,谢谢师父!”宋树航心直口快道。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师父太体贴了!”

    “等等,我后悔了……”叶征犹豫了下,“一万块有点拿不出手,五万够不够?”

    五万块?!一年吃喝不愁了好吗!

    宋树航连忙点头:“够够够!”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师父太太太体贴了!”

    叶征心中暗喜,又假装犹豫道:“不对,感觉五万块还是太少,十万呢?”

    幸福来得太突然,宋树航只顾着点头,十万足够他吃喝不愁的基础上再潇洒潇洒了。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师父你是我的偶像!”

    小说里说的果然没错,只要是个修真者,随手就能扔出十万八万的,自己叶征师父虽说看上去年纪比自己还小,但很明显就是那种能随手撒钱的土豪!

    叶征犹豫x3:“十万好像也有点少,二十万呢?”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我的师父怎么可以这么土豪!”

    叶征犹豫x4:“二十万听上去挺二的,五十万吧?不,六十六万呢?”

    宋树航:“……”

    等等,怎么感觉气氛不太对?

    师父说话反反复复的,总感觉是在忽悠我?

    这时,一部粉嫩嫩的手机递到他面前,账户余额两百万元整——

    叶征不要脸地微笑道:“唉~现在的我视钱财如粪土,这两百万粪土都给你了,够不够?”

    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的宋树航彻底懵了。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师父我爱你!”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师父我最爱你!”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

    “……”

    666!好徒弟!

    叶征眉开眼笑,宋树航这货简直是他的好评提款机,两眼放光状态持续刷着好评,不一会儿就将他的好评数提到了19、20、21……

    最终定格在了25。

    清楚已经暂时将宋树航给榨干了,叶征一个脑崩弹醒他,摇摇头叹道:“你心志如此不坚,简简单单就被金钱迷惑……朽木不可雕也……”

    纳尼?这难道是个考验?!

    宋树航一个激灵,大喊道:“不不不,我不要了!”

    得到了意想中的答案,叶征微微一笑,慈祥道:“孺子可教也,看来你心志很稳,是个好料子……”

    “师父,我这是……通过考验了?”宋树航状态有点混乱,他下意识将这事儿归为叶征师父对他的考验。

    只是由于最近实在穷过头了,现在脑子里仍在选两百万还是选修真中循环犹豫。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叶此时不装更待何时忽悠小萌新征勉强摇头晃脑背出一句新学的古文,随后意味深长道,“树航,切勿因为一时的成功而自满,时机未到,你我师徒缘分强求不得,你且再等几日,为师先去了~明日可别再出现在为师面前,懂?”

    “懂!路漫漫其修远兮……时机未到,强求不得……”目送叶征师父远去的宋树航喃喃重复。

    此时的叶征和宋树航内心同时在呐喊一句话——

    周不易,你丫的快滚回来!

    ……

    天道院,晚上七点。

    被挪进同一空间的天道院高中学生们有些不知所措。

    很明显,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在人群中没看到杨毅飞,叶征心下了然。

    片刻后,金丝边框眼镜出现在最前方……啊呸!是大佬林远舟出现在最前方。

    你大佬还是你大佬,林远舟只用了一个面无表情,瞬间就让空间里两百多学生全部平静下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被切片套餐支配过的叶征心思有点放飞。

    “诸位同学,今天有件事必须通报一下……”

    林远舟毫无情感起伏地开口后,叶征才稍稍回神,但并未多加在意。

    林远舟要讲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关于昨天的d级修真者余连城与天道院高三学生杨毅飞截杀自己、引发白愫失控状态下差点在闹市区渡劫一事,说出来算是给大家一个告诫。

    如今修真界天命当道,天道院乃是天命倾力组建,任何门派和散修都不准擅自对天道院的学生出手,学生之间有恩怨也需自行解决,虽说不忌讳竞争,但是禁止互相残杀。

    经过漫长的灵气枯竭期,华夏修真界元气大伤,整体实力十不存一,想要恢复到上古时期鼎盛时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而天道院的学生是华夏修真界未来的根基,有天命全方面的鼎力支持,为学生们打下坚实无比的修真基础,天道院学生在所有门派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怎么可以在修真界浴火重生的阶段中轻易折损?

    不知道为什么,叶征听着听着,总感觉有点出戏,要不是大家目光时不时聚焦在他这个关键人物身上,他只会觉得此刻林远舟讲的事跟他毫无瓜葛。

    相比已发生的事情,他似乎更关心的是林远舟大佬切片领域的灵活应用?

    比如他家楼下幼儿园小班刚开学的时候,哭声此起彼伏,一大早扰人清梦,如果那时候把林远舟大佬放进去,切片领域一开,所有哭泣的小朋友都瞬间变得面无表情。

    完美……个屁啊!

    我脑袋里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修个真为什么志向低到要去吓唬小朋友?

    林远舟的叙述干脆利落,一会儿就到了尾声。

    “索性昨天的事情没有酿成大错,人证物证齐全,天命的判罚已经到了。余连城、杨毅飞,意图谋杀天道院学生,判处混乱海域服役十年;白逞、辰西、陆青、徐冲冲,被余、杨二人蒙蔽,协助谋杀,扣除两个月资源配额;白愫,闹市区引动天劫,扣除半年资源配额,希望诸位同学引以为戒……”

    相比混乱海域服役十年,后面扣资源配额的惩罚只是小施惩戒罢了。

    华夏极西边界的混乱海域,又称为死亡之海,小国林立,自古就是华夏边界外三不管地带,犯罪者的天堂,灵气复苏以后形势更是鱼龙混杂,混乱不堪。

    同时由于地形的复杂,混乱海域也是境外修真者偷偷潜入华夏的最佳地段,与华夏修真界边境势力的冲突时有发生,去那儿服役,可以说是时刻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需要服役整整十年的余连城和杨毅飞,约等于凉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