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演个龙套居然要加这么多戏!
    “尹潇,你在做什么?!”一名中年美妇惊怒交加道。

    下一刻,她红衣猎猎,莲步虚空一踏,穿过蜂拥而至的心魔,踩进千字真言符范围。

    袁华和龙套师弟a手中的树苗栽到一半,顿时喜上眉梢。

    “师尊”

    “三七师尊!”

    来人正是小白剑门三七仙子,也正是这些同门师兄弟的师尊。

    “三七师尊。”尹潇弯腰拾起长剑,目光躲躲闪闪,不敢直视三七仙子的眼神。

    三七仙子检查了下扑街状态的龙套师弟bcd,望向笑容满面的雪梨仙子 :“真是好久不见,雪梨,你怎么也在这里?”

    “你猜。”雪梨仙子眉眼弯弯。

    三七仙子冷哼一声,目光转向自己的大弟子:“尹潇,你来说说。”

    她从前和衔月山雪梨仙子的确是有过不浅的交情,后来却因为向衔月山采购了几次酿酒的灵果,自动疏远了。

    个中纠葛简而言之——

    穷比遇到奸商,天敌!

    就拿她第一次去采购冰炎果来讲,费尽口舌杀价杀掉一半,结果买完后往外一比较,发现雪梨仙子给她的五折居然跟市场价齐平?!

    上下颠倒着来一句wwb已经不足以平息她内心山呼海啸的崩溃。

    尹潇遇到三七仙子,就如同老鼠见了猫,脸色有些发白:“师父,我们在帮雪梨前辈种树,然后莫名其妙来了一堆心魔,三位师弟就中招了……”

    “我看到了,他们俩在种树,你在干什么?”三七仙子对自己大弟子避重就轻的简单回答十分不满,“我可没听说过大河天剑还有种树功能的。”

    “我……”已经被三七师尊看到,果然躲不过去,尹潇索性豁出去了,“我在浇水……”

    “呵呵,晚点再收拾你!”三七仙子面色不善,大声道,“雪梨,你居然让我门下弟子用大河天剑替你浇水?我堂堂小白剑门的面子往哪搁,你……”

    “有什么不行吗?”雪梨仙子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浅浅笑道,“要不你替他们还灵石?”

    这一句话像是踩到了三七仙子的尾巴,三七仙子美目圆瞪,尖声道:“灵石?!尹潇,你们还欠这奸商灵石了?”

    “三七,你什么时候能学学我,稳重点,都四十好几的人了,动不动就大叫啊尖叫,表情浮夸了啊。”雪梨仙子笑道,“几张千字真言符而已,你准备替他们付钱了吗?”

    “明明你比我大一百七十九岁,小不点!”三七仙子气呼呼回道,她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

    这一摸,更气了,还特别后悔。

    上古修真者们经历的岁月漫长,光从容貌上是根本分辨不出的年龄的,容貌只是修行到一定境界后,可以自主选择固化在某个年龄层的具现。

    当年三七仙子从小在小白剑门长大,天天闭关年年闭关,直到二十岁都没怎么接触过外面的花花世界,相处最久的就是自己容貌成熟的女师父,于是依葫芦画瓢,偷偷将自己老化二十年,选择了四十岁年纪的容貌。

    后来到外面游历时,发现绝大多数道友都将自己容貌固化在年轻时的模样,顿时悔不当初。

    明明都是同境界同年龄的道友,可偏偏自己长得像对方阿姨,这滋味谁尝谁知道,更不用说那些年长许多的前辈高人都比她长得年轻了……

    雪梨仙子借此补了一刀后,没有回怼。

    过了片刻,三七仙子冷静下来,问道:“小鹿呢?她去哪里了?”

    尹潇将先前被澹台明灭吊打的事情说了一遍,三七仙子皱了皱眉:“青丘剑宗……青雀子也在……看来还有几位老朋友呢,尹潇,我们去追,我先发现的遗迹,怎么可以被她们给抢了!”

    袁华和龙套师弟a对视一眼,顿时急道:“师尊,我俩呢?”

    三七仙子指了指扑街的龙套师弟bcd,吩咐道:“你们两个,留下来照顾他们……顺便种树。”

    袁华:“……”

    龙套师弟a:“……”

    我俩到底造了什么孽,要在这沙漠里种树还灵石……

    三七仙子冷冰冰道:“雪梨,两个人够了吧?”

    “够是够了,谁来浇水?”雪梨仙子问道。

    三七仙子一指龙套师弟a:“他修的大河天剑。”

    龙套师弟a:“……”

    师尊,刚刚您还说用大河天剑浇水,我堂堂小白剑门的面子往哪搁呢?咋一谈到灵石就变风向了?!

    “等等,两个人也太便宜你了。”三七仙子一只脚刚踩上飞剑,突然就后悔了。

    她身形移位,一把拎起袁华,往千字真言符范围外一扔,顿时成片成片的心魔将袁华包围。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包围的袁华,扑街。

    三七仙子勾勾手,飞剑出击,自动抡了一圈驱开心魔,将被心魔侵体的袁华载了回来。

    “区区心魔而已,我小白剑门的弟子有什么好怕的。”她毫不留情地吩咐龙套师弟a道:“你一个人种树加浇水,卖力点。”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落单的龙套师弟a:“???”

    三七仙子心情舒畅。

    心魔侵体听着可怕,但相信以她弟子的心志,完全可以当成一次特殊的磨砺,反正横竖都在烧千字真言符,只护住三名扑街弟子有些亏,再扑一个袁华,将己方利益最大化才是正经事,千万不能让雪梨白白占了便宜。

    种树浇水还债,修大河天剑的龙套师弟a一人足矣。

    望着自觉占了便宜得意洋洋离去的三七仙子,雪梨仙子瞅了瞅表情凄苦的龙套师弟a,笑嘻嘻道:“看来你师尊也学乖了呢,你可要一个人干满两个人……不,是三个人的活哦~否则我就把你埋了当肥料。”

    龙套师弟a:“……”

    心疼自己,演个龙套居然要加这么多戏!

    ……

    另一边。

    飞了近十分钟后,才到达猛前辈所说的下一处所在。

    “里面有东西。”猛前辈指着前方。

    叶征一行人落地,遥遥望着不远处黑压压如沙尘暴般的景象,都是吃惊不已。

    入目是数不尽的灰雾状心魔在涌动,数万,十万?!

    浮生六仙子烦躁地揉捏着手里的六相衍形骰:“怎么养了这么多心魔,那位无聊的大能到底想干什么?”

    这么多心魔,可没有她出场的机会了……

    蚂蚁多了也是能咬死大象的,现在的她根基腐朽,实力萎缩,面对数以万计打不死的心魔大军,根本束手无策,只能退避。

    “可能就是闲着无聊。”芸小鹿从没见过这种骇人场面,情绪起了些许波动,竟回应了浮生六仙子。

    某叶姓少年暗中观察ing……

    这时,察觉到她们前来,心魔大军分出一小团约莫上千只灰雾状心魔,整齐划一地包围过来。

    青雀子前辈祭出千字真言符,密密麻麻的金色古篆字将己方六人护住。

    袭来的心魔不断撞击千字真言符笼罩边缘,金光阵阵。

    猛前辈连连皱眉:“心魔在无灵气状态下会被最大程度压制,看它们的气息,应该是沉睡已久了,是我们的进入惊醒了它们吗?”

    澹台明灭宗主摇摇头:“并非如此,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雪梨用来浇水的灵泉惊醒了它们,它们困在这里无数年没尝过灵气的滋味,只需要一丝灵气气息,就足以让它们疯狂了。”

    “原来如此。”猛前辈若有所思。

    话虽如此,两人都没有什么怪罪的语气,反正在这遗迹里探索,惊醒心魔是迟早的事。

    名侦探叶征开动了脑筋,发觉事情并不简单,下意识脱口而出道:“宗主,有一件事情我想不明白,它们惊醒后聚在这里,而不是循着灵气散发的源头去围攻雪梨前辈,这又是为何?”

    “叶小友你说错了,它们不止围攻了雪梨,也围攻了我们啊。” 浮生六仙子纠正道。

    “但围攻我们的就那么点……”叶征有半句话咽了回去——

    还不够黑洞塞牙缝的……

    相比这里数以万计,甚至数量可能超过十万的灰雾状心魔,围攻他们的三四百只心魔根本就是小儿科。

    “的确有些古怪。”浮生六仙子道。

    “前面有东西被这群心魔彻彻底底包围了,干扰太多,我看不清是什么,它们舍弃雪梨,就是为了前面的东西……”猛前辈道。

    “唔,有东西?莫非它们是为了守护里面的东西,不让我们夺走?”叶征得出了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你想错了。”三无少女芸小鹿开口道,“正确的解释应该是它们想要摧毁里面的东西,派出小部分的心魔围攻我们,只为了拖延我们的脚步,不让我们干扰到它们的目的。”

    很明显,三无少女给的解释更为合理,还获得了四位前辈的点头肯定。

    “连久违的灵气都能放弃,首要目标是摧毁里面的东西……”青雀子前辈罕见地沉思了片刻,随即摇摇头,“我可想不到里面会是什么……”

    “难道是那位无聊大能的肉身?”浮生六仙子猜测道。

    “不清楚呀,要不进去看看?”青雀子提议道。

    浮生六仙子苦恼道:“怎么进去,以我们的如今的实力,有些困难啊……”

    听浮生六仙子拉长了调,叶征心头警觉地一跳。

    浮生六仙子,青雀子前辈,你俩的唱的双簧好像意有所指啊?!

    这时青雀子前辈又道:“不如……”

    声音戛然而止,场面突然安静下来。

    叶征:“……”

    等等,你们全都看着我干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