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接受来自我三七的怒火吧,少年!
    面前四位前辈,似乎对自己解决心魔的手段过度自信了。

    叶征稍微感受了下,面对外界大批量的心魔,体内最上层那颗黑洞震动更强烈了,释放着想吃吃吃的情绪。

    黑洞哥,吃这么多你不怕胖吗?

    他对上四位前辈期盼的眼神,勉强应道:“我试试进去看看吧……但我不保证进去以后我还清醒着……”

    不就是无限循环《喜牛牛与灰太娘》嘛,只要能不断刷经验,提升体内二十四神的修行速度,忍了!

    他随即转向三无少女芸小鹿:“内啥,你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芸小鹿面无表情指了指自己:“我?没有。”

    “好吧……”他有些失落。

    总觉得如果三无少女给他点安慰,会安心很多的样子,似乎三无少女比四位前辈靠谱多了。

    他又问道:“话说我怎么过去?前辈你们谁载我一程?”

    “我来。”猛前辈回道。

    果然还是猛前辈最可靠。

    虽说猛前辈总是御个锤子,而他却比较想坐坐澹台明灭宗主酷炫的飞剑,但是,现在不是想这种无关紧要事情的时候,御个锤子就御个锤……哈?

    头下脚上,他脚踝一紧,瞬间视线颠倒过来。

    叶征:“……”

    “等等,凌前辈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被单脚拎起的熟悉姿势,顿时让他想起当初小黑屋空间里的何愁大佬给他的威慑。

    猛前辈声音突然变得不可靠了:“放心叶小友,我用力很巧,会扔出完美的抛物线,找准落点的。”

    叶征:“……”

    还有这种操作?

    敢情锤子都不御了,准备直接把我扔进心魔大军中间?

    呼!

    他的视线天旋地转,以猛前辈的胳膊为圆心上下绕了一圈。

    “叶小友,这个力度抡你过去,吃得消吗?”

    “吃……吃得消。”

    叶征:“……”

    我在说什么?!

    怎么突然就接受了要被抡过去的设定了!

    吃得消个屁啊,能不能给我换个锤子?

    他刚张嘴准备拒绝,顿时呼呼的风灌入,将他话堵了回去。

    视线飞速地天旋地转起来。

    一圈,两圈,三圈……

    大风车呼啦啦的转~

    他这个人体大风车的旋转速度不断改变,或快或慢,渐渐趋于微调。

    心中生出了些许明悟。

    猛前辈在寻找最完美的抛物线,力求精准地将他抡到猛前辈感应到的东西边上。

    二十圈,二十一圈,二十二圈……

    叶征:“……”

    有完没完了!

    不行了,头好晕,再转下去要出人命了。

    惨无人道的三十四圈过后。

    “叶小友,要起飞了哦。”猛前辈终于找到了感觉,调整到这个速度和方向,正好合适。

    此时叶征的脑袋已经转成了一团浆糊:“猛……猛前辈,赶紧……”

    第三十七圈又十分之三圈。

    猛前辈眼光骤亮,就是现在!一松手,喝道:“叶小友,走你~”

    “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人影大喊着飞出千字真言符的范围,划出一道的优美的抛物线,坠入不远处黑压压的心魔之中。

    已经生活不能自理的叶征在飞翔时,满脑子不是即将被《喜牛牛与灰太娘》支配的恐惧,而是在思考一个相当哲学性的问题——

    明明自己一个快成年的男子汉,被女性单手抡着脚转起了大风车扔走,却丝毫没有产生违和感,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

    没毛病……

    如果缺乏这种理所当然的效果,就不是他认识的那个猛前辈了。

    望着叶姓少年消失在心魔大军里,来自帝都的凌无艳前辈突然皱了皱眉,回忆片刻,转头问道:“奇怪,刚才他叫我什么来着?猛猛前辈?萌萌前辈?”

    青雀子:“……”

    澹台明灭:“……”

    浮生六仙子:“……”

    愚蠢的叶小友哟,我们仨反正是听懂了,要不要告诉无艳真相……

    ……

    青青草原。

    喜牛牛:“叶牛牛,你醒了啊,灰太娘……”

    叶征:“灰你麻麻……”

    入侵神识的灰雾状心魔:“嘎?”

    被胸口最上层的黑洞一口吞走……

    借着下一个心魔排队涌上来的间隙,叶征睁开眼,勉强看清了身前的情景。

    猛前辈丢的落点极准,他现在离猛前辈说的东西不过一米距离,从拥挤的灰雾状心魔缝隙中隐约可以看到几道古朴花纹,只需要拨开眼前一只灰雾状的心魔,就可以看到了……

    下一刻,排队的心魔又一次入侵了他的神识。

    等等,我还没看清啊心魔大爷!

    子曰你!

    青青草原。

    喜牛牛:“叶牛牛,你醒了啊,灰太娘……”

    叶征:“灰你爸爸……”

    入侵神识的灰雾状心魔:“嘎?”

    被胸口最上层的黑洞一口吞走……

    心烦意乱。

    他伸手拨开眼前的灰雾状心魔,手刚要摸上花纹。

    青青草原。

    喜牛牛:“叶牛牛,你醒了啊,灰太娘……”

    叶征:“灰你爷爷……”

    入侵神识的灰雾状心魔:“嘎?”

    被胸口最上层的黑洞一口吞走……

    清醒过来的他抚上花纹,还来不及搞懂眼前的东西是什么,又一次开始循环《喜牛牛与灰太娘》场景。

    如果现在有外人能看到他,大抵上就是往前动一下,卡壳,手摸一下,卡壳,抬头看看,卡壳,往左边移动一下,卡壳,摸一下,又卡壳……

    周而复始,仿佛在跳popping。

    循环了不知道多少次《喜牛牛与灰太娘》后,叶popping宗师征终于搞懂了眼前这玩意儿是什么。

    这应该是一根很粗的石柱,经过他频繁卡壳移动的测量,至少直径在二十米左右,上方则被拥挤的心魔遮住,根本看不清高度。

    而周围的灰雾状心魔都在疯狂冲击这根柱子,哪怕数万只心魔的轮番冲击根本撼动不了它,却依旧飞蛾扑火似的不断撞击,像是看到了生死仇敌。

    柱子上的花纹繁复,妖异的光华在纹路中流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隐隐吸引着他的神识。

    当又一次从《喜牛牛与灰太娘》场景脱离后,他趁着心魔排队空隙,尝试调动神识,通过掌心认认真真感悟着这根古怪的柱子。

    这时,整根柱子花纹纹路中光华流转,转瞬间汇聚在他手掌位置,一丝光芒刺入他的掌心,直通神识。

    一个机械的电子音突兀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叶征大惊失色,还没开始思考,电子音又出声道——

    一、

    二、

    三、

    叶征:“……”

    选个屁啊,这一二三选哪个有差别吗?!

    不选了!

    什么薪火之柱的传承,放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养心魔的空间里,明显不像好东西。

    叶征:“……”

    听着脑海里的电子音倒数,他顿时慌了,但身体怎么也动弹不得。

    排着队入侵他的心魔此时也彻底哑火了,没有入侵他的神识,而是只到他胸口处,就被最上层的黑洞源源不绝直接吞入,跟流水线一样,吃进去的是心魔,吐出来的是个球。

    心魔球轮番强化二十四神,一路涨经验,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眼睁睁听着电子音倒数到了,随后——

    下一刻,薪火之柱光芒大盛,瞬间将周围黑压压的灰雾状心魔齐齐迫退百米,纹路中的光华顺着叶征的掌心不断涌入。

    电子音开始持续响起

    无数信息纷至沓来,他顿觉脑海里翻天覆地,被强迫着塞进去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脑袋涨得生疼。

    哔了灰太娘了,有没有谁帮我拔了薪火之柱的网线!

    猛前辈,救命啊!!!

    然而缺乏驱散心魔手段的前辈们并没有听到他内心的呼救,电子音继续——

    突然,啪!地一声。

    他手腕处一疼,手掌硬生生被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抽开,脱离了薪火之柱。

    薪火之柱纹路中的光华失去传承目标,没头没脑地乱窜,渐渐熄灭。

    传承,被打断了。

    “呃?!谢谢前辈!”终于有前辈来救自己了,叶征不由泪流满面,连忙睁开眼。

    一袭红衣踏着飞剑,映入眼帘,而在她身后一跃而下的,则是被雪梨仙子留下来帮忙种树的尹潇。

    “???”叶征满脸问号,“前辈,请问……”

    红衣美妇冷声道:“小白剑门,三七。”

    哦!

    尹潇和芸小鹿等人的师尊?

    难怪载着尹潇过来了,但看情况出手打断传承,似乎并不是救他,而是来者不善?

    “你就是那个姓叶的修二代?”三七仙子声音寒意横生,她一路御剑时不仅听到尹潇的叙述,更是和芸小鹿传音搭过线了,对此处发生的情况十分了解。

    叶征点点头,然后愣了下,又摇摇头。

    修二代是什么鬼?!

    三七前辈,不要学秦球球一样给我扣个大佬私生子的帽子行不行?!

    三七仙子望了一眼薪火之柱,呵呵冷笑道:“居然是传承?敢抢我门下弟子机缘,你好大的胆子,接受来自我三七的怒火吧,少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