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六,您老人家说话还真是耿直……
    荒唐,实在是荒唐!

    剑十七麻木地挥舞长剑,叮!地一声,长剑顿住,然后习惯性被踹上几脚。

    麻个鸡,还能有比这更荒唐的吗?

    堂堂d级巅峰期的高手,居然被一个e级的小学生举着刀娘疯狂玩百分百空手接白刃?

    而他的所有袭向少年的攻击,无论是脚是拳是剑,是法术是剑气是符咒,都被痞帅傀儡师仙子各种匪夷所思的扭曲动作给招架住。

    先前迫不得已爆开铜灯法器,作为大招爆发出的火莲,痞帅仙子竟然撑开了法术防护,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防御,作弊啊简直!

    痞帅仙子,你这个防御强无敌的雕像状态,是纯粹故意逗我玩的?!

    你丫就是有被e级小学生当成大刀挥舞的怪癖吗?

    叮!!!

    “啊啊啊!老祖,我不玩了!”又一次被百分百空手接白刃以后,他怪叫一声,撒手弃剑,一头钻进空间裂隙里。

    “来自剑十七的差评,百分百空手接你妹的白刃啊!”

    剑十七选手心态彻底崩了。

    叶征啧啧两声,瞅着一连串崩溃状态的差评送到,他没阻止,也阻止不了剑十七进入遗迹。

    浮生六妖刀姬傀儡师仙子的雕像状态只有本能防御功能,除了足够坚硬能当刀娘使,没有适合攻击的手段。

    劫后余生,总有些不切实际的感觉,他居然在d级小佬手里活下来了,还把对方给打得心态崩掉,等浮生六仙子恢复正常,一定得好好感谢……呸!还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吧,如果浮生六仙子知道有人拿她当刀娘使,下一个心态崩掉的肯定是他了。

    他将目光转向逐渐安静的战场,丝毫不担心剑十七钻进遗迹后会给芸小鹿等人造成危险,光是里面那堆厚厚的法术防护,剑十七可能三天三夜都破不掉……

    满目疮痍,附近的山林草木被各种攻击轮番摧残,犁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焦味阵阵,空气中弥漫的气息无比混乱。

    跟剑十七打的太紧张,完全无暇关注大佬之间的战局,现在只能听到零星的两三声炸响。

    分出胜负了吗?

    他忧心忡忡。

    敌人似乎只有剑十七口中的老祖一人?

    猛前辈等人的实力他都见识过了,那个老祖居然以一敌五,该是何等的强大?

    “咦,叶小友你怎么出来了?”身边突然有人开口了。

    “……”叶征身体僵硬,“浮……浮生六前辈。”

    浮生六仙子终于从投到六点的雕像状态恢复正常,她捏了捏手里六点朝上的骰子,郁闷道:“今天运气好差,老是投到六点,唔……叶小友怎么了?感觉你看到我很紧张啊?”

    叶征冷汗涔涔,心虚道:“我只是看到五位前辈和敌人激战,内心有点澎湃而已。”

    幸好刚才一打完就把浮生六仙子放下了,如果抓在手里,怎么都说不清了,时间卡得真悬……

    “哦对!”浮生六仙子打了个响指,目光投远。

    过了片刻,她挑了挑眉毛:“嘿,还没轮到我出手,居然休战了?”

    “休战?”

    “是啊,休战。对手好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一打五居然能和无艳他们打个平手……不过就算我现在过去,也还是得休战了,毕竟拼个鱼死网破,对谁都没好处。”浮生六仙子凝重道。

    叶征想了想,脱口而出道:“拘束锁?”

    “哎?你还知道这个,见识不错哦~”浮生六仙子目光赞许,“我们六人随便谁解禁下拘束锁,都可以碾杀对方,但对方肯定也有同样手段,胜负难料,双方却必死无疑,打下去也没意思了,呃,你等等……”

    浮生六仙子皱了皱眉,说道:“原来如此,雪梨刚传音给我,说是三七被设局了,本来对方想通过这个遗迹空间放逐三七,引起小白剑门内乱,可惜没料到我们在这儿,如果只有三七一个人,今天就有点悬了……”

    “对方是谁?我听刚才的蒙面人喊了句老祖。”叶征问道。

    浮生六仙子摇摇头:“不清楚,对方身上有件遮蔽气息的法器很特殊,连灵气和剑气的特质都能改变,打了这么久,雪梨她们居然都没弄清对方身份,厉害!”

    身份不明……

    叶征神情微怔,顿觉如鲠在喉,几位前辈带自己来刷本,结果打乱了对方的部署,她们以后会不会被不知底细的敌人暗中针对?

    “你说的那个蒙面小子呢?休战是我家青雀子提出来的,对方的条件是要带走那个蒙面小子。”浮生六仙子问道。

    “里面。”他手不自觉一哆嗦,指了指空间裂隙。

    浮生六仙子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总觉得在自己雕像状态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为何对方的蒙面小子进了遗迹,叶小友却跑外面来了?

    但现在不是想这事儿的时候,一尊大敌在外,赶紧解决正事吧。

    她飞身掠入遗迹空间,然后一脚踩到了软绵绵的东西。

    浮生六仙子:“???”

    脚下正是那个蒙面人,此时呈扑街状态倒在空间裂隙边上,而芸小鹿一众小白剑门弟子则是好好地待在层层叠叠的法术防护内,扑面而来的壕气,一看就是青雀子的手笔。

    她纳闷地提起剑十七,抬头问道:“小鹿,你打倒他了?”

    三无少女芸小鹿默默摇头:“他进来以后,扫了我这儿一眼就昏过去了。”

    “怪了……”浮生六仙子喃喃自语,提着剑十七又穿回外界,“叶小友,他进去看了小鹿那儿一眼就昏过去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叶征愣了一下,然后疯狂摇头。

    他隐约能猜到可怜的剑十七到底遭遇了什么——

    在被疯狂地百分百空手接白刃以后,剑十七的心态已经崩到极致,结果一钻进遗迹,发现还有敌军待在厚得跟城墙般的法术防护里,他更加撼动不了,顿时气急攻心,昏了过去……

    完美~

    一个即将被敌方大佬带走的剑十七,已经无法透露浮生六仙子化身成浮生六妖刀姬傀儡师仙子的一幕了……

    眼看浮生六仙子提着剑十七准备带上休战前线,叶征突然叫道:“浮生六前辈,能带我一起过去吗?”

    “你?很危险的,对方虽然答应休战,但难保不会反悔,再打起来,我们不一定能护得住你。”浮生六仙子为难道。

    “不怕,我辈修士,何惜一命,如果缺乏勇气,连面对强者都做不到,日后又怎么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他振振有词道。

    好吧,嘴上说得这么好听,其实心里怕的要死,但是有件事情,他不得不做……

    “你很不错。”被叶戏精征欺骗的浮生六仙子竖起大拇指。

    “来自浮生六仙子的好评,复兴华夏修真界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一张飞毯飘飘。

    叶征一只脚刚踩上去,白皙的手伸了过来,一抬头,正好和浮生六仙子痞痞的笑容对上。

    从这个角度看,让我搭手的浮生六仙子好帅气!那英俊的脸庞,那深邃的眼神,那嘴角勾勒出的完美弧度!

    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好想尖叫啊~~~

    叶征:“……”

    等等,我这个内心戏是发生了什么?!

    我是直的!

    ……

    从高空看战场,远比在地面更为触目惊心。

    这一场六位强大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延绵二三十公里,山林草木倒伏无数,一路坑坑洼洼,如同被巨大兽爪犁过的痕迹比比皆是。

    有些地方正在燃烧,浓烟滚滚,染的天空一片灰黑,浮生六仙子飞过时,顺手施展降雨的法术,做了一回消防员。

    这一场大战幸好是在深山老林,如果发生在城市里,后果不堪设想。

    不多时,此次的目的地到了。

    被夷为平地的树林中,泾渭分明站着两拨人。

    一方正是猛前辈、青雀子前辈、澹台明灭宗主、三七仙子、雪梨仙子,而百米开外的另一方,则立着一名周身空间不断扭曲的灰衣人。

    叶征瞳孔微缩,只一眼,就感受到了无可匹敌的威势——

    一人一剑,可挡千万军。

    那位老祖!

    “他只是昏过去了。”浮生六仙子拎着叶征跃下飞毯,再由飞毯将剑十七送到灰衣人身边。

    “有劳浮生六仙子了。”灰衣人说话彬彬有礼。

    “连我也认识?”浮生六仙子皱眉道,“你到底是谁?”

    “行将就木之人,不足挂齿。”灰衣人一剑轻轻巧巧挑下剑十七,飞毯悠悠飞回。

    浮生六仙子冷哼一声,目光如电,不断在灰衣人身上逡巡,想看穿其在扭曲空间笼罩下的真容。

    同时,她们几人正开启小范围传音,连叶征也囊括在内。

    猛前辈:

    内啥,猛前辈,见光死好像不是这么用法的。

    心理活动一结束,叶征愣了愣,发现自己不会传音,连回答猛前辈的资格都没有……

    浮生六仙子道。

    猛前辈关切道:

    浮生六仙子:

    叶征:“……”

    e级的渣渣……

    浮生六仙子,您老人家说话还真是耿直,呵呵呵呵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