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前辈,你是指引我的明灯
    “几位仙子,既然本君小辈已经送到,今日就此别过吧。”

    虽然灰衣人所处的空间十分扭曲,可明显能感觉到他笑了,“三七,算你好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打不过就想跑,你麻辣个#@¥%*¥#@!”三七仙子突然骂街,飚了一大堆脏话。

    灰衣人呵呵一笑:“看来你的援兵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可惜,来不及的。”

    多日的谋划毁于一旦,他理应心情不爽才是,可刚才以一敌五一场畅快淋漓的大战,竟让他沉寂已久的内心澎湃起来,生不出任何气急败坏之感。

    “鬼鬼祟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是男人光明正大再打一场,你六爷我还没出手呢!”浮生六仙子叫阵道。

    “浮生六仙子,你们再怎么激我也是徒劳,本君并非迂腐之人,岂会拘泥于区区脸面二字。”灰衣人淡然道。

    叶征:“……”

    第一次听到有人把不要脸说的这么清新脱俗,古代人真有文采!

    他推了推眼镜——

    666!

    难怪能以一敌五,原来是连能力眼镜都测不出深浅的巨佬!

    “那你想让小白剑门内乱,求的是什么?”雪梨仙子质问道。

    “求的什么?了结陈年旧怨罢了,小白剑门当初做过的龌龊事情有多少,莫非三七仙子心里没数吗?”灰衣人冷笑道。

    雪梨仙子点点头:“辩解的那么快,肯定又在瞎扯,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名侦探雪梨判断别人说慌的方法简单有效,往往一语中的。

    但灰衣人好歹是一根老油条,只是意味深长地冷笑,并不多加辩解,态度反倒让己方几人更加难以揣摩。

    他一手提起剑十七,洒然转身。

    己方小范围传音继续。

    猛前辈征询道:

    澹台明灭宗主:

    青雀子前辈:

    雪梨仙子:

    浮生六仙子:

    雪梨仙子拒绝道。

    三七仙子一锤定音。

    猛前辈:

    澹台明灭宗主:

    青雀子前辈:

    雪梨仙子:

    浮生六仙子:

    六人传音交流极快,一眨眼就敲定了结果。

    不过,有一个少年没有参与商讨,他心中自有计较。

    “前辈请留步!”

    被所有人忽略掉的叶征出声了。

    灰衣人顿了一顿,转头道:“你是在呼唤本君?”

    “正是。”叶征点点头。

    猛前辈急忙传音。

    浮生六仙子:

    “猛前辈,我不做什么。”不会传音的叶征口头回道,“我只想表达一下对这位前辈的敬意。”

    猛前辈、青雀子前辈、澹台明灭宗主、雪梨仙子、浮生六仙子、三七仙子:“???”

    “哦?”灰衣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他真挚道:“刚才远远观看到前辈的无双风姿,我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自觉寻找到了让我能坚持修真的方向和人生的奋斗目标,我对前辈的敬仰便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海枯石烂,天崩地裂,永不变心……”

    猛前辈、青雀子前辈、澹台明灭宗主、雪梨仙子、浮生六仙子、三七仙子:“……”

    猛前辈问道。

    浮生六仙子道。

    雪梨仙子:

    澹台明灭宗主:

    叶征:“……”

    “澹台前辈,别!”他连忙出声道,“我还想再表达一会儿对前辈的敬意……”

    “小辈,你也想拖时间?”灰衣人声音冷酷。

    “不是不是,前辈您误会了,我是真的对您心生敬仰,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前辈能给我留下一字半句的箴言,当做指引我的人生的明灯,让我在日后修真时能够时时瞻仰……”

    “呵呵。”灰衣人冷笑一声,继续踏步离去。

    叶征伸手向前空抓,唤道:“前辈,您别走啊前辈,你是指引我的明灯,我人生的方向……”

    浮生六仙子:

    雪梨仙子:

    澹台明灭宗主:

    “等下,澹台前辈!”眼见澹台明灭宗主嘎啦啦捏起了头,而灰衣人离去的速度似快非慢,转瞬间就要消失在山林里,他顿时急了眼,“前辈,我还有最后一句话!你麻辣个……”

    “哔——————”

    猛前辈、青雀子前辈、澹台明灭宗主、雪梨仙子、浮生六仙子、三七仙子:“……”

    灰衣人:“……”

    一道玄黄剑气激射而出,直奔他的面门。

    “小心!”澹台明灭宗主一声轻喝,青丘剑术千幻云雾出手,薄雾氤氲,将那道只是警告意味的玄黄剑气绞碎。

    灰衣人已不见身形,唯有威严的声音遥遥传来:“狂妄小辈,今日暂且留你一条狗命!”

    六位前辈面面相觑,一阵无语。

    浮生六仙子竖起大拇指:“叶小友,牛批!我还真以为你要投敌了,骂的好,痛快,哈哈哈!”

    “要不是他怕小白剑门援军赶到,你已经凉了。”青雀子前辈忧心道。

    澹台明灭宗主附议:“同上。”

    “叶小友,你没事干招惹他干什么?嫌自己活得不够久?”猛前辈眉头直皱,在她看来,叶征最后突如其来的骂街爽是爽,但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三七仙子和雪梨仙子则是时不时看看他,似乎在私下交流着什么。

    叶征不断抚着胸口,心脏扑通扑通狂跳,刺激得都快跳出来了:“他已经走了吗?”

    “走了啊。”浮生六仙子回道。

    “真的走了?”他追问道。

    “叶小友,你想说什么?”猛前辈意识到他似乎想说些什么。

    “他不会听到我们这里讲话吧?”叶征又一次追问。

    “青雀子,隔音……再加些防护。”猛前辈叮嘱道。

    青雀子前辈爽快道:“好。”

    一叠符咒不要钱似的丢出,又是层层叠叠的法术防护,就算站着让方才的灰衣人砍,至少也得两下才能破开。

    “你想说什么?现在绝对安全了,他要是敢回来,今天就等着被留下吧。”猛前辈盯着他的眼睛,斩钉截铁道。

    她看得出来,叶征再三追问灰衣人的行踪,显然是发现了些特别的东西。

    得到猛前辈的承诺,叶征表情郑重,缓缓道:“我想,我知道他是谁。”

    脑海里正调出系统的好评记录,他看着最下方一条灰衣人临走前留下的差评,惊魂未定之余,内心满是疑惑。

    猛前辈等人霍然色变。

    三七仙子失声道:“你说真的?他是谁?!”

    “叶小友,说谎的人不止要吞千针,还要下拔舌地狱的哦~”雪梨仙子瞪着眼威胁道。

    叶征:“……”

    雪梨仙子,你的画风能不能不要突然变得这么诡异?恢复笑眯眯的不好吗?

    他收了收吐槽的心思,认认真真道:“希望六位前辈替我保密,能知道他的名字,其实只是因为我有特别的小秘密而已。”

    猛前辈目光扫了一圈,用力捶了捶自己胸口:“我保证替你保守秘密,这里都是可以信得过的,小秘密你自己保留,只需要告诉我们他是谁就可以了。”

    其余五人眼神交错,“同意”两个字接踵而至。

    他舒了一口气,六位前辈不纠缠在他的小秘密上面,那便再好不过了:“其实说出来你们可能不太信,他的名字是……东鹤剑君!”

    系统里最后一条差评——“来自东鹤剑君的差评,无耻小辈,找死!”

    不过他没有收到预料中的“不可能”三个字,六位前辈俱是若有所思,仿佛都在考虑这个名字存在于此的合理性。

    叶征愣了愣:“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那位东鹤剑君,明明……”

    “明明早就死了是吗?”浮生六仙子接话道。

    他下意识点点头,纳闷道:“等等……浮生六前辈,我说了明明早就死掉的人的名字,为什么你们一点都不惊讶?”

    他清楚地记得《修真界新历大事纪》记载过:公元2014年1月25日,鼎剑宗东鹤剑君与散修风不羁战于钦州北野,东鹤剑君不敌,自爆而亡,波及钦州普通民众五千九百余户,伤亡者九千三百六十七人。

    正是这件在席卷华夏的传承混战中对俗世民众影响最大的事情发生,才导致当年太微观、小白剑门、不空禅宗三门联手,逼鼎剑宗暂时封闭山门,不得自行出世,然后顺势成立了天命。

    现在宣告死亡的东鹤剑君突然活了,前辈们就真的一点都不惊讶吗?

    这贫乏的表情演的和剧本不一样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