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魔改黑鹰Ⅲ型直升机
    “说实话,我有一点点惊讶。”

    青雀子前辈一发话,叶征顿时得到了某种奇怪的小满足。

    总算有前辈惊讶了,不枉我千辛万苦套路对方得到差评,才搞来这个死人名字……

    然而青雀子前辈只是口头惊讶一下,脸色分外平静:“但是想到东鹤是鼎剑宗的人,就不惊讶了。”

    叶征:“……”

    心塞,不能满足得太早……

    “为什么?”

    “此事得慢慢说起了……”青雀子前辈回忆道,“东鹤剑君的死本来就有蹊跷,当年传承混战中陨落过好几位强大的道友,他的死疑点最多。按理说东鹤跟风不羁实力不相伯仲,双方战况并不激烈,连拘束锁都没解开,纯粹以b级层次相争,怎么也不该落到自爆的地步。”

    叶征想了想,问道:“难道不是因为那个叫风不羁的大佬太强,东鹤剑君逼不得已自爆,想要同归于尽?”

    “用自爆来同归于尽?叶小友,你想的未免太简单了。”青雀子前辈伸出右手食指左右晃晃,“想同归于尽的话,他大可以解开拘束锁,短暂爆发从前实力,直接击杀或者逼风不羁解开拘束锁,自爆是最没用的招数了。”

    “我修真小说看的很多啊,自爆不应该是最后同归于尽的绝招吗?”叶征纳闷道。

    关爱后辈的猛前辈接了话茬,解释道:“叶小友你刚入门,不懂是正常的。连正面硬刚都刚不过对方,自爆有什么用?就一爆发全身灵力的范围攻击,没有任何技巧可言,看起来效果华丽,对俗世的破坏很大,但根本不会给同等级的对手产生多少威胁。”

    青雀子前辈点点头:“正是如此,所以我们一直认为东鹤剑君是用了什么特别的秘法,借自爆干扰风不羁,趁机遁走。其实吧,风不羁的实力也是疑点之一,表面上跟东鹤剑君不相伯仲,实际上没人真正探过他的底,都不清楚他到底留存了多少,毕竟能熬过灵气枯竭期的老怪物,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叶征:“……”

    青雀子前辈,你这老怪物三个字,在场的除了我都中枪了,连你自己也没逃掉……

    他思索片刻,抓住了自己的关注点:“那就没人去问过风不羁吗?”

    “你问到点子上了,那一战后,鼎剑宗举宗追杀身为散修的风不羁,外人都不敢跟他扯上关系,自然没人会去问。而大半个月后,鼎剑宗被太微观、小白剑门、不空禅宗合力压制,封闭了山门,风不羁才得以喘息。”

    说着说着,猛前辈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毫不掩饰对善于思考的后辈的赞赏。

    叶征:“!!!”

    猛前辈,我脆弱的肩膀好像又碎了……

    猛前辈完全没注意到他痛到扭曲的五官,继续道:“那场祸事,造成俗世死伤惨重的虽然是东鹤剑君,但风不羁也是始作俑者之一,当天命组建后,他主动自首,至今仍囚于天命的黄泉狱中,一来算是还天命一个人情,二来也等于暂求安宁,毕竟与鼎剑宗交好的门派不在少数。”

    叶征点点头:“我懂了,那位风不羁还真是厉害,东鹤剑君都已经这么强了,他居然能逼东鹤剑君自爆……”

    “这你就想岔了。”浮生六仙子摆摆手,打断道,“当时的东鹤剑君跟现在的我们也差不多,我们这些使用过拘束锁的人,想恢复实力,需要的是水磨工夫,绝非短短十年就能成功,刚才东鹤的实力比我们高出一个层次,实际上是用命换来的……”

    猛前辈叹道:“的确,我也感受到了,他命不久矣,每一剑都在透支着自己的精气神,天知道他为什么如此不惜命……”

    三七仙子冷笑道:“风不羁躲在黄泉狱,没天命谕令,他不敢进去。此番设计我,试图搅乱小白剑门,估计是想让自己最后阶段活的更有价值点吧。”

    “三七前辈何出此言?”文绉绉的话一出口,叶征突然觉得自己有文化了许多……

    三七仙子解释道:“鼎剑宗与我小白剑门同属上古七门,如今这七个上古超级大派仅存四门,但三门创始天命,鼎剑宗因为东鹤一事成为众矢之的,被排斥在外,一同执掌天命的九位命轮也没有鼎剑宗的人,其门派实力与其他三门虽说相差无几,可在华夏修真界的地位可谓一落千丈,不复往日荣光……”

    叶征恍然道:“他搅乱小白剑门,是想让鼎剑宗趁机上位?”

    猛前辈赞许地点点头:“很有可能,东鹤明面上死在天命成立之前,其灵气特质并没有记录在天命的注册信息中,属于黑户,再加上他那件隐蔽自己的特殊法器和不知从哪里修来的陌生剑术,没人会将他与鼎剑宗扯上联系,而你看到三处空间节点的蒙面人,肯定也是类似的黑户,虽说不知道放逐三七以后他们的阴谋是什么,但既然蓄谋已久,至少也会让毫无防备的小白剑门吃个大亏。”

    她目光转向三七仙子:“我们说了这么多,都是基于叶小友说来人是东鹤剑君的猜测,至于信不信,三七你自己回去后再考虑吧,鼎剑宗实力和野心一直摆在那儿,始终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谨慎点总没有错。

    三七仙子若有所思点点头,其实叶征刚说来人是东鹤剑君时,她就信了足有九分。

    灰衣人虽然掩盖了自己的灵力剑气特质,也使用一门陌生剑术,但她仍然潜意识感觉到熟悉,小白剑门和鼎剑宗从上古时期就不对路子,她和东鹤交手次数也不在少数,经过叶征这么一提,瞬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来人是东鹤无疑!

    不过……

    三七仙子忍不住问道:“叶小友,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知道他是东鹤的?你见过他?”

    叶征只是笑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猛前辈连忙劝阻道:“三七,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修真界窥人隐秘,无异于生死之仇,今日我们凑巧在这里化解了你的危机,也是托了叶小友的福,你可不要恩将仇报哦~”

    三七点点头:“是我多疑了,主要我看他只是e级的天道院学生……”

    浮生六仙子笑道:“所以你就觉得不应该有小眯眯,叶小友的小眯眯多的很哦~”

    “小秘密,第四声。”青雀子前辈又一次纠正道。

    “还有小秘密?”三七仙子诧异道。

    “东鹤妄图用来放逐你的遗迹已经变成叶小友的了,你觉得呢?”浮生六仙子一阵坏笑,看叶征的目光犹如在看一件稀奇的大宝贝。

    叶征:“……”

    浮生六仙子,再瞪下去可能会怀孕的。

    三七仙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他许久,说道:“是我唐突了,叶小友放心,我会替你紧守秘密……不过你最后得罪了东鹤,得小心为上,苏城的动向我们小白剑门会重点关注,你一个人别乱跑到其他地方。”

    “收到。”叶征比了个ok的手势,心里还是略塞。

    要不是时间仓促,花式仰慕东鹤剑君没能拿到好评,鬼才愿意得罪大佬来拿个差评……

    他想了想,又道:“对了三七前辈,那个昏倒的蒙面人叫剑十七。”

    三七点点头,默默记下,随后看了看其他几位前辈:“多谢诸位道友相助,他日我必定一一登门拜谢,今日时间仓促,我得赶紧回宗门商讨对策。”

    “举手之劳。”猛前辈摆摆手,“你也不必太过担忧,天命所辖,鼎剑宗不敢乱来。”

    澹台明灭附议:“同上。”

    浮生六仙子则是略微点头,青雀子前辈笑了笑:“鼎剑宗最近是有点跳,等我回了太微观,必定差人好好盯紧鼎剑宗。”

    而雪梨仙子笑眯眯的,比了个剪刀手:“两块a级灵石,拿来。”

    三七仙子脸色一僵:“一颗a级,三颗b级!”

    讨价还价突然继续。

    雪梨仙子摇摇头:“一颗a级,六颗b级。”

    三七仙子气道:“一颗a级,四颗b级,刚才都是我在挨打,你的功劳最多就值这么点了。”

    雪梨仙子笑笑:“最后的良心价,一颗a级,五颗b级。”

    三七仙子一咬牙:“不行,一颗a级,四颗b级,一颗c级。”

    雪梨仙子:“一颗a级,四颗b级,九颗c级……”

    叶征:“……”

    再还下去,怕是得有小数点了?!

    ……

    十分钟后。

    雪梨仙子的出手价格最终以一颗a级、四颗b级、五颗c级、五颗d级灵石成交,估计是三七仙子急着要走,并没有出现预料中的小数点。

    目送三无少女开着直升机带一群扑街和三七仙子飞走,叶征羡……

    等等,为什么是直升机?!

    什么魔改黑鹰3型,少女,你以为改个名字就能修真了吗?

    他眼角抽搐,等这架魔改黑鹰3型直升机遥遥消失在天空,他默默转过头,跟猛前辈等人打了个眼色:“前辈们,分赃的时候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