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闷油瓶同款小鸡裤衩
    “叶牛牛,你醒了啊……”

    叶征:“……”

    醒你麻个鸡啊!

    缓缓睁眼,叶征揉着无比胀痛的额头,痛苦呻吟了几声。

    他做了一个很长和可怕的梦。

    在青青草原,他和喜牛牛与灰太娘度过了数不清的日子,每天就是周而复始着被灰太娘捉住,然后又跟喜牛牛等牛一起打跑灰太娘,似乎这种噩梦般的日子只有重复,没有尽头……

    世界上最可怕的果然就是《喜牛牛与灰太娘》,身处青青草原那种冰冷的世界中,仿佛只有手背贴着的圆润还有点温度。

    等下,手背贴着的圆润是什么玩意儿?!

    他躺在床上,僵硬地扭动脖子,向自己右边看去。

    “我¥#@*!我一定还没睡醒,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突然语无伦次,他赶紧闭眼,再一睁眼。

    还是原样。

    身边睡着一名肌肤如雪的短发少女,弯弯柳眉下是长长的睫毛,随着温热的鼻息一颤一颤,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撩拨他的心弦,樱桃小嘴微微上扬,似乎梦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而他的右手,此刻正搭在少女的脸颊上,触感无比温软……

    他手不受控制地翻了翻,捏捏少女婴儿般嫩滑的脸颊,然后对上少女缓缓睁开的双眸。

    叶征:“!!!”

    “早,早啊……”他猛然坐起,心虚地偏开目光,打量起了四周。

    不对啊,这里是我的床,我的家啊?

    少女,你怎么在这里啊少女,你不是开魔改黑鹰3型直升机回家了吗少女?!

    没错,此时睡在他双人床另一侧的少女,正是昨天在玄猪遗迹中遇到的小白剑门弟子、占据半本《华夏修真界特殊法宝录》的无聊发明家、三无少女——芸小鹿。

    “手拿开。”三无少女揉了揉惺忪睡眼,随即耷拉着眼皮,面无表情盯着他。

    叶征这才如梦初醒,闪电般缩回手:“我不是故意的,醒来就在了!”

    “呵呵。”三无少女打了个滚,卷走被子,顿时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秋意微凉。

    叶征目光重新和卷完被子的少女对上,脑袋一片空白。

    内啥,少女,你和衣而睡,但我睡觉从来只穿一条裤衩啊!

    三无少女目光下移,眼皮始终耷拉着:“你这个纹身,很有创意……”

    叶征:“!!!”

    他唰!地一巴掌捂住以小点点为瞳孔的独眼纹身,脸颊阵阵发烫之余,心底不由生出些许惧意。

    三无少女芸小鹿眼光毒辣,既然能看出他眼镜有问题,会不会看出他左胸这个独眼纹身的异常?

    独眼纹身是他遭雷劈以后获得好评系统留下的印记,如果被她盯上了,会不会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不过好在三无少女的目光没有多加停留,而是继续下移,直接盯上了他的闷油**同款小鸡裤衩,然后留下两个字:“呵呵。”

    将自己卷成毛毛虫以后,似乎睡意又起了,她睫毛一颤,合上眼,呼吸瞬间放缓,重新开启了睡眠模式。

    叶征:“……”

    呵呵是什么意思?

    还有,这是我的床,我的家啊!你到底是怎么来的?

    他有许多话想问,可一到嘴边,又下意识吞了回去,总觉得叫醒三无少女以后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是他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而且,三无少女睡颜还挺可爱的,嘿嘿~

    他记起捏脸时的温软触感,不由心神一荡。

    下一刻,叮咚~~~

    粉嫩嫩的手机响了。

    他瞅了眼时间,11月3日,周五,11点28分。

    居然睡了这么久,连大早上的闹钟都没叫醒自己?!

    还有……

    来自白愫的新消息x3。

    来自班主任的电话x5。

    来自柳小颜重两吨的消息x2。

    一早上的课又翘了,给自己点蜡……

    班主任的电话肯定是来问自己为什么没去上课了,而柳老师的消息——

    时间10点13分,柳小颜重两吨:

    时间10点26分,柳小颜重两吨:

    叶征:“……”

    居然要来我家一趟?

    再看看白愫的消息——

    时间9点01分,白愫:

    时间10点24分,白愫:

    时间11点27分,白愫:

    叶征:“!!!”

    等等……

    目光机械地移到三无少女可爱的睡颜,他已经能听到楼梯间的脚步声,掏钥匙的碰撞声,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完了,白愫有他家门的钥匙。

    此刻的他完全丧失了一切思考和行动能力,呆若木鸡坐在床上,听着门被推开,白愫不断出声道:“小征子,柳老师来了,接客啦~~~”

    “咦?没反应?应该在啊……”

    “柳老师,他的房间是这个……”

    房门砰!地被推开,狠狠撞在墙上反弹了两下,白愫笑着探出俏脸,嚷嚷道:“好啊你,柳老师快看,他果然在……在……”

    白愫:“……”

    柳颜:“……”

    叶征:“……”

    他下意识一手捂胸,一手遮住自己的闷油**同款小鸡裤衩,和白愫柳老师两人目光同时汇聚在少女可爱的睡颜,然后迎来了死一般的寂静。

    “来自白愫的差评,呵呵呵呵呵呵呵!”

    “来自柳颜的差评,呵呵呵呵呵呵呵!”

    两位,请听我解释!

    ……

    “不管你们信不信,她真的是我表妹……”

    一阵悉悉索索后,成功穿上衣服的叶征开始日常胡诌,然而不止并没什么卵用,反而适得其反了。

    “所以,她是你表妹……”柳颜老师笑笑,“你的意思是,你连自己表妹都敢下手?”

    “来自柳颜的差评,满口大谎话的色鬼!”

    “来自白愫的差评,呵呵呵继续编!”

    叶征:“……”

    最常用的谎话已经用掉了,遇到这种尴尬的场合到底该怎么解释?

    在线等,急……

    “快醒醒,你自己起来解释一下啊……”他来回推着裹成毛毛虫的三无少女芸小鹿,床嘎吱嘎吱作响,可三无少女装死似的,怎么推都没有醒过来。

    白愫探了探芸小鹿的鼻息:“还有气,没死……也不是在装睡,真睡着了。”

    她眯起眼睛,透露出危险的讯息:“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下药了?”

    “你居然敢下药?!”柳老师失声惊叫道。

    “来自白愫的差评,呵呵呵禽兽!”

    “来自柳颜的差评,禽兽!”

    叶征:“……”

    人家是d级修真者,我被下药还差不多好吗?

    “唔……”兴许是柳老师惊叫太响,三无少女嘟囔着发出迷糊的声音,睁眼了。

    她眼皮耷拉着,扫了一眼三人后,问道:“几点了?”

    叶征连忙答道:“11点38分,你赶紧起来解释……”

    “再睡22分钟,你们说话轻点声,昨晚折腾到四点,每天八小时睡眠必须保证……”三无少女声音越说越轻,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白愫如剑般锐利的目光狠狠扎在他身上:“昨晚折腾到四点?”

    “呵!”柳老师目光尤其意味深长。

    “来自白愫的差评,呵呵呵渣男!”

    “来自柳颜的差评,渣男!”

    叶征:“……”

    有杀气……

    “你醒醒,快醒醒!”他疯狂地推起了三无少女芸小鹿,来回翻滚,整张床嘎吱嘎吱快散架了,却怎么也摇不醒她,鬼知道是装睡还是真睡。

    突然从楼下传来了更年期的大吼:“大白天办事轻一点!每天嘎吱嘎吱的吵死人了!”

    每天,嘎吱嘎吱的?

    白愫和柳颜老师的杀气瞬间凝成实质……

    咚!

    叶征练习已久的最标准下跪姿势终于派上了用处:“我冤枉啊啊啊啊!”

    ……

    12点整。

    当时针分针秒针重叠在一起时,三无少女芸小鹿准点睁眼,然后旁若无人地翻滚一圈,散开被子。

    普普通通的休闲装束,浅色九分裤,长袖单衣,仿佛是亭亭玉立的邻家小姑娘……当然,是不看脸的情况下,如果看到她一脸三无,对人对事都提不起丝毫兴趣,所有人都会感受到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情绪。

    她眼皮微抬,打量了几眼坐在床边的大长腿:“白愫。”

    目光又转到波澜壮阔的颜值g,随后才略微上移,定格在知性美女的脸庞:“柳颜老师。”

    最后她盯上了被五花大绑的少年:“叶征……唔……”

    她打了个哈欠,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叶征:“……”

    这话是你该问的吗?!

    这是我家,我的床!

    不过他连嘴都被塞住了,只能拼命挣扎,发出“唔唔唔”的声响。

    白愫和柳颜老师目光交汇,白愫皱了皱眉,出声道:“你认识我们?”

    芸小鹿摇摇头:“不认识,我昨晚查了你们的资料而已。”

    柳老师神情一呆:“我们的资料?什么资料……”

    叶征脑补了扶额的动作,耿直的三无少女啊,白愫倒是无所谓,但柳老师是个普通人,该怎么解释……

    “上面派我来保护他,我肯定得先了解他周围人的资料,就是这样。”三无少女芸小鹿平静道。

    “哦!”柳颜老师点点头,懂了,不能说的国家神秘组织!

    而她发现白愫并没有任何诧异,似乎白愫清楚芸小鹿在说什么,看来白愫也是国家神秘组织的知情者了?

    叶征:“……”

    不可思议。

    看到柳老师神神秘秘的眼神,他就明白这事居然被芸小鹿给圆了……

    居然,被芸小鹿给圆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