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我帮你买个房吧?
    还以为三无少女不懂得为人处世,容易弄糟事情,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但是……

    “唔唔唔!”他努力挣扎起来,眼神楚楚可怜,期盼着能早点洗脱冤屈。

    白愫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不为所动:“保护要保护到一张床上吗?”

    “家里就一张床。”芸小鹿面无表情道,“下午我的床就运过来了,今天开始,我们要同居了。”

    “来自白愫的差评,呵呵呵呵呵呵!”

    “来自柳颜的差评,呵呵呵呵呵呵!”

    叶征:“……”

    等等,同居是什么意思?!

    我才十七,我还是个chiwu……

    嘶!!!

    一条大长腿狠狠碾在他的脚背上。

    “唔唔唔!”

    小祖宗,要骨裂了,骨裂了!

    柳颜老师迟疑道:“男女授受不亲,就算保护,也不用到这种地步吧?而且你竟然也这么小……”

    她顿时对所谓的国家神秘组织生出了一些反感,就算再神秘,也不应该让小孩子抛头露面吧?少女正值花季,难道不应该好好享受同龄人应有的乐趣吗……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芸小鹿面无表情扔出这八个字,没有继续说下去。

    666!

    看到柳老师犹豫着沉默了,叶征忍不住给芸小鹿刷了一波游艇。

    三无少女话虽然不多,却基本上是句句都是绝杀,只是绝杀的是队友还是对手,就另当别论了……

    忽地,白愫拍拍手说道:“柳老师,你能不能稍微离开一下,我有点小问题想问问他们,事关机密。”

    “机密……好~”柳老师爽快地答应了。

    她彻底认定白愫也是清楚国家神秘组织存在的人了,甚至认为白愫对国家神秘组织的了解比她更多。

    这实在是一个不修真但很异能的误会……

    咔~~~

    门轻轻带上,脚步声远去,为了给国家神秘组织避嫌,柳老师走出大门下楼了。

    “好了,老实交代吧,你到底是谁?”白愫面色不善,其实打从一进门,她就发觉床上的少女是个修真者。

    芸小鹿也不啰嗦:“小白剑门,芸小鹿。”

    “小白剑门?”白愫目光一凝,见叶征连连点头,她将堵嘴的毛巾扯出,“说吧,怎么回事?你怎么招惹了这笔情债?”

    叶征:“……”

    情债个球啊!

    我才十七,我真的还是个chiwu……

    ……

    十分钟后。

    叶征长话短说,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尽数吐露。

    其实昨晚从遗迹出来后,他收到了辛元和白愫的消息,也稍微提过一些了,只不过为了处理空间节点的事情,时间仓促,没来得及详细解释。

    “空间节点就在这里……”他一拉抽屉,顿时有一个房门大小的空间裂隙出现在三人面前,“凌前辈帮我设置了隐匿法阵,得由我亲自输入灵力拉开抽屉,这个节点才会显露……呃……”

    “又发生什么了?”察觉到叶征突然僵住,白愫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感受到了雪梨仙子种树的用意……”他心口涌起一股暖流。

    在他对三千三百三十三个空间支撑点的感知中,他们最先进出那个已经被抹除空间节点周围长着大片大片的绿色植被,而且这绿色植被在昨日雪梨仙子的灵泉浇灌下,有自行扩大的趋势,一夜不见,植被范围已经比昨晚见到时扩大了十倍。

    植被的根已扎下,他以后只需要悉心照料,就可以持续改造这个空间的茫茫沙漠,让其化为生机勃勃的地方。

    虽说一开始雪梨仙子种树时并不知道这个空间会变成他的,但他依旧莫名地感动,修真界的前辈们,果然靠谱!

    这时,他将目光转回,打量起芸小鹿:“话说,我掌握这个空间的事情三七前辈是知道的,你没什么表示倒是正常,但柳老师的事情是哪位前辈给你的消息?”

    他打算教柳老师气功的事情不算机密,但如果真能查资料查到,那就有鬼了……

    莫非是凌前辈跟林远舟大佬半夜通气,被她知道了?

    不过事实并非如他所想,芸小鹿面无表情jpg:“我和浮生六前辈赌了一把,我赢了。”

    叶征:“???”

    我不管你们赌了什么,反正意思就是浮生六前辈就把我给卖了?

    他心塞道:“难怪都说临江门烂赌成性,一点也不靠谱,少女,你这一手下得可真是又准又快又狠……”

    而此时白愫的关注点在别的地方,她默默插话道:“所以,芸小鹿你说同居的意思,是准备住在这遗迹空间的沙漠里?”

    芸小鹿摇摇头:“我住在房间里。”

    “不行,你住得在沙漠里。”白愫杀气腾腾道。

    芸小鹿平静道:“我住在房间里。”

    叶征:“……”

    等等,你们看着我做什么?!

    “小征子……”白小祖宗似笑非笑,成吨成吨的杀气碾压过来,“你决定吧,她应该住在哪里?”

    “嗯,你决定吧,我应该住哪里?”三无少女芸小鹿眼皮耷拉,冷淡的目光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件死物。

    “来自白愫的差评,敢让她住在房间里我就恁死你!”

    “来自芸小鹿的差评,…………。”

    连三无少女芸小鹿都罕见地发过来差评了,虽然没有任何字眼,但毕竟是个惊悚的差评……

    这道送命题答不好,下一刻我就凉了吧?

    不行,我还年轻,我不能凉!

    为了保命,我可是能一瞬间掏出千万种方案的男人!

    叶征思绪百转千回,刹那间找出了解决当前难题的最优方案:“我……我住在沙漠里!”

    “这还差不多。”白愫收回持续碾碾碾的大长腿,目光赞许。

    芸小鹿照常面无表情:“可以。”

    叶泪流满面今晚得睡沙漠征擦了擦额头冷汗。

    活,活过来了……

    白愫嘴角勾笑,满意道:“好了,正事讨论完,我们能听听你的真实来意了吗?小白剑门,芸小鹿?”

    正该如此,小祖宗最懂我!

    昨晚跟三无少女单独相处一分钟他都做不到,忙不迭逃出遗迹撞上了剑十七,更不要说日后得跟她同居,朝夕相处了。

    他骂了东鹤剑君、变相得罪鼎剑宗不假,但是小白剑门派三七仙子门下的小师妹芸小鹿来贴身保护他,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他很有趣,我就自作主张过来了,就是这样。”三无少女言简意赅。

    白愫呵呵冷笑:“哪里有趣了?”

    三无少女耷拉着眼皮想了想,回道:“闷油**同款小鸡裤衩?”

    “来自白愫的差评,呵呵呵有趣的渣男!”

    叶征:“……”

    少女,回答问题能不能认真点?别有事没事捅我一刀啊!

    “还有他说的眼镜店。”三无少女补充道。

    白愫疑惑道:“眼镜店?那是什么?”

    叶征取下自己的能力眼镜,递给白愫:“她说我这副眼镜有异常,想去我配眼镜的店里看看……”

    白愫四下捏了捏,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她一脸怀疑地将眼镜递回,不相信道:“就因为这个?”

    芸小鹿慢吞吞接话道:“还有,他的正义葫芦。”

    挤一段回一段,你是牙膏吗少女?

    叶征正吐槽着,忽听白愫回道:“那个的确有趣,你要是研究出什么结果,记得马上告诉我。”

    芸小鹿沉默地点点头。

    叶征:“……”

    “等下,怎么说着说着你们俩就达成某种奇怪的共识了?这么想挖掘出我的小秘密吗?”他连忙道。

    突然化敌为友的白愫与芸小鹿对视一眼,齐齐点头。

    ……

    三分钟后。

    在芸小鹿嘴里实在套不出更多的东西了,白愫示意他重新隐藏起空间节点,将在外避嫌的柳老师喊了回来。

    “柳老师,练气功的事情咱们放到明天早上吧……”白愫和芸小鹿都是柳老师国家神秘组织谎言的知情者,他也就不需要避讳什么,当众提了此事。

    柳颜老师一口答应,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练气功这事她是被外公柳风骨套路来的,可毕竟能学到当今科学认知外的神奇东西,窥见不一样的风景,激动实属情理之中,任谁都无法免俗。

    “下午我要去找辛咸鱼,晚上见……”跟班主任磨了阵嘴皮子请完假后,他又将下午的动向交代给了白小祖宗。

    刚才聊天的时候,辛元发来信息,天道院又聚着一群慕之名而来的女修,需要他正义的帮助。

    白愫点头表示理解,并回赠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小征子似乎正在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开始融入修真界,不需要她多加操心了……

    闲聊几句后,白愫和柳老师各怀心事,一起离去。

    叶征拉开抽屉,蛋疼地将自己的床搬进茫茫沙漠,随后问道:“你下午就准备在家等你的床?”

    芸小鹿“嗯”了一声,自顾自坐着思索什么,没有下文。

    他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完全没掌握跟三无少女聊天的技能。

    沉寂片刻,背后冷汗一顺溜滑落到股沟里,哇凉哇凉的。

    不行!

    总感觉这三无少女会趁他不注意就掏出一堆手术刀,救命啊~~~

    默默擦汗的他突然一拍脑袋,暗道:

    拒绝的念头刚起,瞬间就被他自己给否决了。

    沉默中,又是难熬的半分钟过去……

    冷汗涔涔,后背湿了个通透。

    不行了!

    再这样下去会被自己吓死的!

    他瑟瑟缩缩道——

    “内啥,芸大佬,我帮你买个房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