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天降正义!”+绿光幽幽套餐~
    嗵~嗵~嗵~

    一个奇怪的声音自卧室响起。

    卷成毛毛虫的芸小鹿一蹦一跳出现了,她揉了揉惺忪睡眼:“唔……你们都在啊,我还以为屋里进贼了,现在几点?”

    白愫看了眼手机,回道:“八点三十。”

    “那我再补两个半小时睡眠时间……”说完,芸小鹿嗵~嗵~嗵~地又蹦了回去。

    “嗯,十一点起床,扣掉八个小时……昨晚折腾到三点。”柳老师掰着手指,认认真真计算出某个在她心里不可描述的时刻。

    叶征:“……”

    “来自白愫的差评,呵呵呵渣男!”

    “来自柳颜的差评,禽兽!”

    “来自宋树航的好评,给师父递六味地房丸!”

    ……

    说是练气功,实际上是在背书。

    周六一早上的时间,柳颜老师和宋树航两人盯着时不时会消散的金色书页,牢牢背诵每一页的图文注解。

    用叶满口胡诌征的话来说,这种气功自古以来都是口口相传,绝不能留下任何纸质资料,以免被心术不正的人学到,扰乱社会安宁。

    听上去似乎挺有道理,但背书这事儿吧,看两人纠结的表情,叶征就十分理解这种脑壳巨疼的感觉……

    《爆裂长牙獠引气经》和《太微帝君二十四神引气经》有着巨大的区别,前者不似后者那般神奇,全背下来也不会产生任何气感,而是需要循着图解一一对照自己的身体,通过锻炼身体各部位发力来感受身体变化,等逐一锤炼过图解的部位以后,各部位同时向丹田发力,才可能以丹田来体会气感,这是《爆裂长牙獠引气经》修炼的第一步。

    在这本引气经的最后几页配了一套相应的引气拳法,来引导人锤炼身体各个部位,所以这本与普通引气经大相庭径的《爆裂长牙獠引气经》,居然出现了和叶征预想中的一模一样的效果……

    颜值g的柳老师打拳,香汗淋漓,波涛汹涌,然后自己眼珠子看的瞪出来……

    咳!

    今天当然是不可能了,只能想想。

    此时是下午一点整。

    望着一众久等多时的仙子姐姐和那个始终没有解释昨晚为什么又睡到他床上的三无少女,还有三无少女搬到天道院的一台古怪仪器,叶征不负众望掏出,引来一阵阵火热眼神。

    “天降正义!”头顶绿光的颜值套餐送上,随后干脆利落收到一颗c级灵石。

    “来自东方琳仙子的六个好评,晚上又要被折腾了呢~”

    窥探到私房小秘密的叶征捏了把冷汗,这种默不作声偷看小黄文的感觉,太刺激了……

    他目光游弋,偷偷打量了几眼那台长得跟街机差不多的古怪仪器。

    正义葫芦的绿光亮起以后,被绿光边缘照到、从仪器上延伸出来的一个银色金属球嗡嗡轻颤,仪器屏幕上骤然出现十几条不同波段的曲线,芸小鹿则端坐在仪器前,一丝不苟观测曲线的同时,双手运指如飞,噼里啪啦在笔记本里输入着相关信息。

    这场面就五个字——

    科技感十足。

    叶征冷不丁咬了下舌头。

    嘶!!!

    好疼,不是在做梦。

    所以我真是在修真吗?

    原来修真还要玩仪器的吗?

    仅仅三四秒后,银色金属球停止颤动,仪器屏幕上曲线消失,一片沉寂。

    “下一个,不要停。”芸小鹿皱眉道。

    叶征菊花一紧,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

    这是他第一次在芸小鹿脸上看到皱眉的表情,无形无质的三无领域全开,心灵上的压迫感登时爆表。

    脑海里莫名冒出这一段话后,他哆哆嗦嗦抓稳。

    “天降正义!”绿光幽幽套餐送给下一位仙子姐姐……

    ……

    三无少女,仙子姐姐,正义葫芦,古怪仪器……

    和谐又紧张的一下午过去了。

    努力用聚灵丹刷级的一晚上又过去了。

    总感觉自修真以来的印象里,很少有像今天过得这么快这么和平,唰!地一眨眼就到了零点。

    天道院下课时间。

    叶征心绪不宁地看了眼时间。

    11月5日,周日,0点02分。

    划重点,周日。

    周日是白愫跟陈博士离开苏城,去精神力研究机构的大日子。

    “今天不要坐车了,一起走走吧。”

    一出小黑屋,他就候在隔壁1班门口等白愫,故作轻松的邀约,成功收获一大波围在白愫身边恋恋不舍的同学们的差评。

    白愫在天道院的毕业手续早已办完,周六这晚是她待在苏城天道院最后一晚,也是其他同学刷好感度的最后机会。

    当然同学这两个字不区分男女,白娘娘自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属性,一向是男女通杀的。

    白愫眉眼弯弯,迈开修长无比的腿一步跨出人群,大大方方挽起他的胳膊:“走吧~”

    “来自吴星河的差评,怎么每次都有你!”

    “来自木沧沧的差评,放开我的女王大人!”

    “来自辰西的差评,我要当男主!”

    “……”

    ……

    默不作声看着白愫一路跟同学挥手再见,表情一如既往的轻松,仿佛她面临的不是即将毕业的离别,而仅仅是出门旅游,放松几天。

    这小祖宗自带口是心非的抖属性,将自己的情绪和心迹隐藏极深,似乎无时无刻不在给自己披着厚厚甲壳,对外在的形形色色都表现得轻描淡写。

    认识两年多,两人日常处在打趣状态,很少会看见她表露真实的负面情绪,而就算表露了,也大多是对他一些无关紧要的生气,这让两人之间始终有一层无法打破的隔阂。

    想起孤儿院神识战场里的一切,叶征突然生出恍若隔世的感觉,或许只有那时候不小心陷入惶恐、悲悯、怅惘种种复杂心境,最后却能挺直腰杆、直面内心最深处的恐惧的她,才是最真实最完整的她。

    那时候的白愫犹如一位披荆斩棘的女王,身上披着的不是束缚她心灵的厚厚甲壳,而是伴她独自征战的铠甲。

    不止那时,墨君遗迹里消失那次也是如此,所有人生死系在她一人身上,孤独前行。

    而自己呢?

    只能堪堪望见她的背影,纵然在神识战场最后伸出手杀死湘妃,揽上与墨君的因果,努力将两人之间的隔阂破开一条裂隙,却仍然没有取得与她并肩作战的资格……

    “你在想什么?”白愫素手轻挽,将垂下的发丝勾回耳后。

    叶征骤然回神。

    夜风习习,弥漫着水泽气息。

    两人离开天道院后,在突如其来的沉默中已经走到了环护城河步道,河对岸是灯红酒绿的风光,此时已过零点,却仍是传来阵阵喧嚣,乐声、碰杯声、聊天声、争吵声、车来车往声……

    隔着宽阔的护城河,不绝入耳。

    “我在想啊……”叶征捏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我在想要不要送点礼贿赂贿赂你,你以后若是在陈博士那里飞黄腾达了,我也好厚着脸皮来投靠你。”

    “有道理。”白愫也学着他捏起下巴,大眼睛眨巴眨巴,“那你准备送什么?钱能买到的我可看不上哦~”

    听苏城首富家的千金随口炫了一波富,叶征苦笑道:“你看我像是有钱买礼物的壕吗?”

    “你居然敢哭穷?你不是卖聚气丹赚了两百多万的……莫非你每天流连风月场所,打赏小姐姐打赏完了?”白愫调笑道。

    “都被芸小鹿拿走了。”叶心直口快征刚说完,瞬间后悔。

    白愫呵呵冷笑gif。

    “来自白愫的差评,呵呵呵竟然都让她管钱了!”

    叶征:“……”

    小祖宗跟白逞一样,差评不知不觉开始自带呵呵呵前缀,果然是兄妹……

    他头疼道:“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慢慢解释……”

    “我就不听……”白小祖宗双手堵住耳朵,随后又松开,“直说吧,准备送我什么礼物?”

    “看到白愫生气的情绪转瞬即逝,叶征暗自松了一口气,变魔术般摊开手,一颗糖豆大小的漆黑珠子躺在掌心:“就是这玩意儿,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用,拿出来给你试试……”

    “什么东西?真黑。”白愫皱了皱眉,大拇指和食指一拈,送到眼前细细打量。

    “心魔珠。”叶征:“这是我在玄猪遗迹里,用我的小秘密净化心魔后得到的东西,你可以尝试吸收看看。”

    原本他起名叫心魔球,但是从物品栏取出后,本以为应该有乒乓球那样的体积,却像颗糖豆一样小,他就改名叫心魔珠了。

    “又是小秘密……吸收吗?”白愫隐隐察觉到了这颗心魔珠的异常,犹豫了几秒,神识一动,心魔珠瞬间从指尖消失。

    静默片刻。

    感悟到二十四神第一神灵力提纯效率的提升,白愫目光渐渐惊讶,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叶征,忧虑道:“竟然能强化二十四神……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不留着自己用吗?你只有e级资质,对你的增益更明显……”

    “我?我不需要了啊~”叶壕气冲天征又一次摊开手,十几颗心魔珠挤满手心,“我早就吃到上限了,还有一千多颗呢,来来来,既然对你也有用,今天给你吃个痛快……”

    白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