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又被腹黑捅了一刀
    “吸收不了了……”白愫捏了捏手中的心魔珠,放回叶征手心。

    她的表情彻底麻木了,本来还以为叶征说一千多颗是在唬自己,让自己安心吸收,结果犹犹豫豫吸收了十几颗,他双手齐齐一摊,两只手都有十几颗……

    心魔珠这东西吧,磕着磕着就流水线工作一样,嗑麻木了。

    “480颗。”叶征报出了一个整齐的数字。

    480颗心魔珠,意味着将二十四神强化了二十轮,比自己当初吸收的数量一样,不过自己当初提升了两倍左右的提纯效率,如果白愫也是两倍,那就有点……恐怖了?

    看了眼白愫依旧没回过神的麻木表情,他问道:“你提纯灵力的效率提升了大概多少?能估摸出来个数吗?”

    “哦,提升……”白愫甩了甩头,表情恢复正常,感悟片刻,“大概有一半左右吧。”

    叶征顿时纳闷了:“才这么点?”

    “才?呃,你先收起来……”白愫指了指他手心剩下的心魔珠,眼神打量四周,有些紧张。

    见心魔珠消失,她舒了一口气,不再说话,而是改为传音:

    叶征点点头。

    a级资质的提纯灵力效率比b级资质高了四分之一,而白愫现在直接提升了一半,意味着她的资质已经超过a级了?

    白愫似乎明白他心中所想。

    叶征皱了皱眉:“难道不是?”

    咚~~~

    “嘶!!!”

    他泪眼汪汪地捂住额头,吃了一记突如其来脑崩。

    白愫传音道。

    “懂了。”

    话音刚落,又是咚~~~地一记脑崩。

    白愫眼神有些恨铁不成钢。

    叶征:“……”

    捂住嘴,连连点头,心疼自己。

    白愫叮嘱道。

    叶征张了张嘴,又缩回舌头,点点头。

    白愫目露担忧,继续传音道:

    叶征识趣的点点头。

    收费这事儿,还要感谢姑射仙子的公平交易原则了,他现在天道院学校家里三点一线,揣些灵石做个小财主,应该不会出什么篓子……

    而且就算有人来抢,大大方方把自己送给对方,然后趁机逃走,完美~

    白愫情绪渐渐低落下去:

    叶征:“???”

    那个老是捅我刀子的腹黑?

    什么叫单纯想研究我但是没有恶意,这说法不觉得很恐怖吗?

    没得到白愫的允许,他不敢出声,只得乖乖点头。

    白愫传音道。

    叶征摇摇头。

    只要心魔珠有用就好,如果没有,他就送出……好吧,好像没什么可送的了,他只剩下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实力到达d级渡劫层次的白愫根本用不上。

    “那咱们明天早上天道院再见了~”白愫恢复正常讲话,不再使用传音。

    “嗯,早点睡……”叶征关心的话刚开口,突然双眼一瞪,咝!地倒吸一口凉气,“要骨裂了要骨裂了!白娘娘求放过!哎哎哎救命!”

    习惯性遭罪的脚骨又一次被大长腿碾住。

    白愫梨涡微陷,勾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今晚你睡沙漠,听到没?”

    “来自白愫的差评,今晚不睡沙漠就咔嚓了你!”

    ……

    滋滋……滋……滋滋……

    叶征浑身酸麻。

    他是被一阵滋滋的轻微电流给电醒的。

    叶征:“……”

    等等,这什么醒法?!

    他困顿地坐起身,检查了下身体,除去一条闷油**同款小鸡裤衩,什么都没有。

    再看看周围,他的房间,熟悉的摆设,没有比平常多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有地上一团的凌乱的被子,似乎有人匆匆离开时将它无情抛在地上。

    “怪了,刚刚那阵电流哪里来的……”他揉了揉眉心,苦苦思索,“不对,不应该是电流的问题,现在是……”

    他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11月5日,周日,7点31分。

    还算早,九点要去天道院跟白愫汇合,时间很充裕。

    “我可能要回忆一下,昨晚到底发生什么……跟白愫分开以后,我一路走回家,拿出钥匙开门,然后……”他做了个拧开门锁,推门而入的动作,“我好像摸到了一层暗淡的光幕?不对,那应该是法术防护罩吧……”

    阿西吧!

    为什么不止玄猪遗迹的沙漠里,连家里都有法术防护罩?

    “嗯,然后我就被一阵强大的电流给电晕了,那感觉相当畅爽……”

    双手仿佛有条件反射的记忆般,无意识一阵颤抖。

    他注视着自己的手掌心,心有所悟地点点头:“没错,就是这样了。”

    叶征:“……”

    我这认命的语气是闹哪样?!

    “芸小鹿,你跟我出来!你在我家搞了点什么玩意儿?!”

    哗!地拉开抽屉,门户般大小的空间裂隙显现,他猛地一头钻了进去。

    下一刻。

    咔咔咔咔咔咔!……

    金属摩擦声中,密密麻麻的固定炮台同时转向。

    黑洞洞的炮管仿佛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瞬间锁定了他的身躯。

    一地冷汗顺着脊背滑落,浸湿了闷油**同款小鸡裤衩的边缘。

    刺耳的电子音接连传入瞠目结舌的叶征耳中——

    叶征瞬间头皮发麻,体内无处不在的危机感轰然爆发。

    意识到突然处在生死关头,他思维近乎停滞,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提醒他赶紧撤离。

    双腿膝盖本能微屈,身体唰!地如炮弹般向后激射,比钻进空间裂隙时的速度快了将近五倍!

    然后——

    砰!!!

    哗啦啦……

    由于惯性太大刹不住车,亡命窜出玄猪遗迹的他,一头顶穿卧室墙体,半个脑袋直接来到了卫生间。

    叶铁头娃征眼冒金星,两只手一上一下撑住墙,缓缓将脑袋从墙里拔了出来。。

    莫名其妙经历了一次劫后余生,刺激……个屁啊!

    玄猪遗迹的沙漠里面,不应该只有一堆古怪仪器吗?

    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固定炮台是什么玩意儿?!

    一百台?两百台?还是三百台?!

    是准备去参加1999年那场惨烈的救世战争吗?

    他揉着灰扑扑的脑袋,哗!地一巴掌推上抽屉,空间裂隙消失。

    玄猪遗迹里面没有芸小鹿。

    “到底谁才是玄猪遗迹的真正主人,这里又是谁的家……”他苦恼地自言自语,“反正不是我的了……”

    “醒了?”手机里突然传来平静的声音。

    叶征手一哆嗦,目光转向床头亮起的手机。

    这声音,芸小鹿?!

    什么时候通的电话,贼诡异……

    他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我刚打你电话了?还是你打过来的?”

    “哦,你给你改了个强制接听我电话的设置。”芸小鹿解释道。

    叶征一阵沉默:“还有呢?”

    “还有,七点半准时电醒服务的设置,防止你误了今天的事。”芸小鹿道。

    叶征情绪稳定:“还有呢?”

    “昨晚布置了家里的防御措施,入侵者会被电晕……放心,你昏迷的时候已经给你开通进出权限了。”

    叶征脸立马黑了。

    放心,我很放心……

    “还有呢?”他揉头的手不小心力道重了点,立马一阵无声的龇牙咧嘴。

    这三无少女就是条牙膏,挤一下才会说出来一段。

    “没了。”芸小鹿回道。

    两人同时沉默了一分钟。

    芸小鹿率先打破了寂静,隔着手机也能感受到她的面无表情:“我想起来了,玄猪遗迹你先别进去,里面布置了一点点防御措施,忘记给你开通进出权限了。”

    几百台固定炮台,叫一点点措施?

    还忘记了?

    你丫这遮遮掩掩的台词,明显是听出我已经进去过才告诉我的好吗?

    又被腹黑捅了一刀,我的人生一片灰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