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裁判,他当着全国人民的面作弊啊
    当距离陈博士等拥挤在一起的六位选手只有半米距离左右,伸手就可以摸到最后方女选手脚踝时,叶征浮上水面透了口气,随后再度下沉,准备一鼓作气从六人下方超越,再到前方露出脸,成功抢一波镜头。

    一秒后……咚!

    额头一痛,一只肥脚猝不及防踩在叶征后脑勺,把他踹到泳池底部。

    陈博士冷傲传音道。

    叶征:“……”

    这龙傲天式的台词,陈博士中二病晚期,无误!

    猝不及防下呛了几口水,叶征连忙浮出水面,此时陈博士六人已经接近泳道尽头,正准备第一次折返。

    他灵机一动,停在原地双臂划水,暗道:

    “我们可以看到陈博士和五位美女选手依旧你争我夺,贴身竞争,第一的名次在拉拉扯扯中轮流互换,谁也不让谁,好的!六人以微弱的差距第一次触壁折返了!咦?……”

    因为白愫精神力暗示干预,赛场主持又一次注意到了所有人镜头外的两位男选手,“泳道太过狭窄,六位领先选手即将先后和……和扳倒协会选手胡八一选手撞上……嗯?两位男选手充分发挥了绅士风度和体育精神,居然一起沉进水底,给领先的选手让道了!”

    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下去八一选手瞬间懵比。

    叶知道为什么突然沉下去征选手胸口特别闷。

    收到陈博士传音的那一刻,他又一次被定住,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无力下沉,等陈博士和五位美女选手从他头顶游过,这轮定身总算结束。

    抢镜第n次失败。

    叶征浮出水面,直立划水,内心有些绝望:

    “兄dei,一起加油啊,输给陈博士不丢人的~”乐观的胡八一选手也浮上水面,不放弃不抛弃,超过叶征触壁返身同时,激励了下这位因抢镜失败生无可恋的扳倒协会选手,随后向着陈博士六人奋力追去。

    观众席上,芸小鹿看了看在泳池中停下来思考人生的叶征,默默将手伸进口袋。

    下一刻,叶征突然觉得自己脑袋自动弯转九十度水平向前,仿佛有什么东西捏着他的脑袋,将他粗暴地摁进水底,随后脖子一痛,整个人被拉扯着脑袋不受控制向前冲去……

    “什么唔……东西!啊啊唔……啊!要死唔……了,要唔……撞墙唔……了!”

    叶征不顾水疯狂呛入喉咙,手舞足蹈着在水底惊叫起来,前方泳壁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撞个头破血流,捏着他脑袋的东西猛地来了个u型急转弯飘移,使得他身体方向调转,双脚堪堪触壁,向起点折返。

    “我们可以看到陈博士和五位美女选手依旧游得难分难解,第一的悬念……等下,水下有什么东西高速接近了!”

    赛场主持惊声道,“是扳倒协会选手!扳倒协会怎么可以游得这么快,目测接近十米每秒了,完全是非人类的速度,哦天哪!他超过了!他超过了!他在水底成功超过陈博士和五位美女选手,并且以一个u型急转弯完成了第二次触壁!这非人类的动作,他是怪物吗!”

    变故一生,全场哗然,所有人的镜头短暂离开了陈博士,对上水底那个看不见面容高速移动的身影。

    赛场解说继续:“不,不对,他头上好像顶着什么奇怪玩意儿,一直牵引着他向前,水底汹涌的水花……是微型螺旋桨吗?裁判,他作弊啊!为了胜利不择手段,居然在全国人民面前顶着螺旋桨作弊啊!”

    陈博士第一次对叶姓少年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抢镜行为感到震惊。

    叶征:“……”

    什么竹蜻蜓什么草的,现在的叶征头晕眼花,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头顶到底什么时候多了个帮他作弊的竹蜻蜓,只是听到芸小鹿三个字,似乎什么古怪事情都变得合理了。

    此时包括陈博士在内,泳池里其余选手都停了下来,和全国人民一起静静围观水底的少年头顶竹蜻蜓高速移动。

    第三次触壁,第四次……当第八次触壁前,也就是400米的终点近在眼前时,竹蜻蜓骤然失去动力,早就懵掉的叶头很铁征来不及挣扎,一头扎进泳壁。

    “裁判,他当着全国人民的面作弊啊!判他零分!不,负分滚出!”赛场主持表情愤慨,唾沫四溅,手指恨不得戳断扳倒协会选手的脊梁骨。

    不过当泳池里发出一阵沉闷撞击声后,少年的铁头没入泳壁,手脚抽搐,意识到问题的赛场主持眼皮狂跳:“内啥,恭喜扳倒协会选手这波作弊成功坑到自己!救生员,可以去救人了!救人!”

    ……

    “我是叶征。”

    “我从苏城来。”

    “我正在参加游泳邀请赛。”

    没发问就脑海里自答以后,叶征悠悠醒转。

    这次昏迷没有太久,铁头没入泳壁后十几秒,他就被救生员拔了出来,随后紧急送到医务室救治。

    这场比赛的预备医生一到身边,他立马惊醒了,前后昏迷不过五分钟。

    眼前尽是灰蒙蒙的弹幕,看不清医生面容,却能看见一身白大褂和闪着寒光的手术刀。

    “医生,我溺水而已,你为什么要掏出手术刀?”

    “e……掏一下出来看看,很合理吧?”医生的声音有些尴尬,随即收起手术刀,认认真真检查起他的脑壳,亮出小电筒照照。

    叶征:“……”

    一点都不合理好吗?

    要是我这波没醒过来,妥妥会被扎刀了吧?

    不一会儿,收起小电筒的医生惊奇道:“都把泳壁撞出洞了,居然没什么皮外伤……小伙子,你的头很铁嘛,有什么不适吗?比如头晕需要开瓢什么的?……”

    “没有不适,不头晕,不需要开瓢!”叶征连忙摆手,瞬间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一言不合送开瓢套餐,这是准备向林远舟大佬看齐的节奏啊。

    “哦,那就可惜了,我真想开开你的瓢看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医生失望道,“为了赢陈博士,你竟敢当着全国人民的面作弊,不得不说我很佩服你的勇气……”

    “医生我说我是被迫作弊的,你信吗……”

    “呵呵。”

    目送医生手摸着手术刀犹犹豫豫推门离开,他勉强透过疯狂划过的弹幕扫了一眼周围。

    一张病床,正前方墙壁上挂着电视机,左侧是白色帘子,右侧是窗和天空。

    打开系统,好评数量基本没有上升,差评记录直线刷屏……

    很明显,敢在和时代巨星陈博士的比赛中作弊,不仅没有露到脸,还成功收割了观看此次友谊赛上千万群众的差评。

    “女士们先生们,由于扳倒协会选手不要脸的作弊行为,本场友谊赛即将重新进行,陈博士等七位选手依次站上跳台……”赛场主持的声音从他电视机里响起,同时一大波差评铺天盖地,眼前灰蒙蒙的弹幕数量又上了几个量级。

    叶征揉了揉额头,恨恨道:“芸,小,鹿……我跟你没……”

    “完”字还没说出口,一个平静的女声传来:“没什么?”

    他瞬间一本正经道:“没……没什么好记仇的,咱俩谁跟谁呢是吧?”

    芸小鹿的三无脸从白色帘子后面出现,她哦了一声,面无表情坐在了病床边,手里把玩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竹蜻蜓。

    叶征摸了摸脑门,空荡荡的,看来芸小鹿在他昏迷时已经来过一次了。

    一分钟后。

    “你怎么不说话,你这样静静地看我,怪瘆人的……”叶征抹了把额头冷汗,目光别向窗外。

    “你的实力又突然提升了。”芸小鹿没头没脑冒出一句。

    叶征菊花一紧,浑身皮肤隐隐作痛,似乎有十几柄手术刀在身上轻轻摩擦。

    “放心,我不会直接问你的,通过自己的双手探索未知领域,才会显得比较有趣。”芸小鹿眼皮微抬,目光仿佛能直透少年内心。

    叶征:“……”

    你明明就是很想问好吗?

    “那就不提这事。”他指了指芸小鹿手中的竹蜻蜓,心有余悸道,“你什么时候给我装的?”

    一头撞进泳池壁里,伤倒是没伤到,就是那种普通人无法感受的滋味实在是……要命!

    “蛋碎的时候。”芸小鹿言简意赅,作轻抚狗头的姿势。

    “下次玩这么刺激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跟我讲一声?”

    “不能。”

    叶征:“……”

    意料之中的答案,如果芸小鹿说能,那才怪了……

    死腹黑!

    芸小鹿眯了眯眼睛,似乎能听到他的心声:“再吐槽也没有用……对了,告诉你一件事,白愫已经离开,所以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