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进化版本的心魔侵体(求收藏~)
    “叶牛牛,你醒啦?”

    叶征:“……”

    “年轻的叶牛牛哟~你掉的是这个金手办呢?还是这个银手办呢?”

    叶征:“……”

    青青草原,白云依依。

    此时他正站在牛村内的一座小桥上,面对着一只从河里浮上来的喜牛牛,喜牛牛左手一个金色的陈博士泳装手办,右手一个银色的陈博士泳装手办,关切地注视着他。

    良久不回话,河神版喜牛牛笑眯眯道:“怎么了?你不选吗?不选的话灰太娘就要来吃掉你了哦~”

    叶征生无可恋jpg:“请吃了我,谢谢!”

    不出所料,陈博士泳装手办果然成了他的心魔,而且和《喜牛牛与灰太娘》完美结合在了一起,进化到了最新版本。

    这次心魔侵体并不是被玄猪真君压制的十万心魔作祟,而是叶征神识钻入地底时,由于那根化作围栏的妖骨经年累月圈住心魔,沾染了浓郁的心魔气息,导致他神识想尝试入主妖骨时,率先接触到了心魔气息。

    既然如此……

    哧溜哧溜~~~

    不出所料,伴随他神识一同离体的黑洞又一次发挥了作用,最上层那颗黑洞哧溜哧溜吸走了附着在围栏上的心魔气息,瞬间将他从心魔侵体状态拉扯出来,但这回黑洞没吐出心魔珠之类的东西,而是直接将心魔气息吞噬殆尽。

    围栏上,暴虐、灼热的气息逐渐显露,隐隐能听到狂躁的嘶鸣声。

    “叶小子还挺有一手的,我上次输的真不冤,哼哧~”玄猪真君平静道,感受到叶征吸走心魔气息,露出妖骨围栏的本源气息,他定了定神,默念道,“万化为一,有化为无,一切有形之物,皆归为本初……哼哧~”

    秦球球:“……”

    这喃喃念诵的法诀逼格奇高,可偏偏到最后发出一声哼哧的猪声,实在是有些煞风景,心疼玄猪真君……

    玄猪真君这一句法诀是解除围栏化形状态用的,随着他的念诵,地底叶征神识所见处,原本造型和猪圈栅栏无异的围栏飞速缩水,最后在刺目的法术光辉中化作一根半人高的森森肋骨。

    妖骨!

    雷火气息交织,天然对心魔有着克制作用,暴虐与灼热气息互相纠缠,隐隐可以窥见其本体的强大,而且据玄猪真君所说,这根妖骨的威力早就随着时间流逝万不存一,这才敢让他这个只有神识内视强度的弱鸡前来入主。

    但即便如此,入主这根妖骨也是凶险万分,动辄有性命之虞。

    失去围栏束缚的心魔再次躁动,不过在玄猪真君的压制下,复归平静。

    叶征神识停留了一会儿,终于是下定决心,一往无前冲入妖骨之中。

    轰~~~

    如同一叶扁舟驶入了惊涛骇浪,无数危险和信息纷至沓来,一念之间将其神识彻底淹没。

    ……

    刚听完面前国字脸的郝启介绍了新的c级同步者由来,消失了好多章的白愫秀眉微蹙。

    郝启放下青蜂二等后,扳倒第六研究所七位身着白大褂的精神力觉醒者连声谢谢也没有,就一拥而上,将昏迷的青蜂二等围得水泄不通,仔仔细细观察着同步者和觉醒者之间精神力的不同之处。

    郝启苦笑着被研究者推开。

    陈博士下辖六个研究院的人都这尿性,但凡看到些什么特别的就会急哄哄冲上去研究,很少顾及旁人感受。

    这大概也和觉醒者很难提升实力有关,同步者是一种开发精神力的特殊方式,如果能从中找到点什么互通之处,用以提升精神力,那可真是受用无穷。

    “**怎么了?是对这类研究不习惯吗?”郝启贴近白愫,悄声询问道。

    刚才说话时,他就看到白愫皱眉,如今也没随着其余人一起冲上去观察同步者,要是让这位被陈博士钦点为助手的白大小姐因为研究同步者的事情对精神力研究产生什么恶感,那他肯定会被陈博士给扒掉一层皮。

    白愫摇了摇头:“并不是这种事……郝启大哥,你在苏城天道院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比如?”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刻在小征子神识内的精神印记消失了。”白愫担忧道。

    在杀死同步者312以后,她也和叶征坦白过精神印记的存在,并且获得了对方表示无所谓的谅解,因此一直没有解除。

    她的精神印记极其特殊,一般的精神印记都是刻印在身上,她下的精神印记则是直接刻印在神识,也只有叶征这种完全信任她的人,才能够坦然承载她的精神印记。

    与之相对的,一般精神印记会被空间等力量轻易隔绝感知,但她下的精神印记除非是隔绝在了极其高等的空间,或者被人刻意封印和拔除,否则最多只会削弱感知,依旧能获悉对方大致方位。

    然而就是在刚刚,她居然无法感应到刻在叶征神识内的精神印记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郝启顺手拨了叶征电话,片刻后,“不在服务区,看现在时间,应该是在小黑屋里修行吧。”

    这句话猜对了一半,叶征的身体正在小黑屋挨锤,手机信号确实被隔绝了。

    “难道小黑屋里有能隔绝我精神印记的空间吗……”白愫喃喃道,美目中流露出一丝迷茫。

    关心则乱,第一天离开苏城就出现这种之前没有过的事情,由不得她不担心。

    郝启拍拍手,笑道:“安啦安啦,那小子贼得很,运气也是一流,你指望他出事,还不如指望别人遇到他不要出事呢~你看看一死一活的这俩同步者,本来好端端的潜伏在魔都,就突然接了倒霉任务遇到他……”

    他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字里行间已经表露了对某叶姓搞事精的看好。

    而此时七位精神力觉醒者也暂时放弃了对青蜂二等的研究,转而齐刷刷盯着他,颇有些毛骨悚然的意味。

    “你说的那个他,不只是招惹了空桑的同步者,而且还被芸小鹿盯上了是吧?”其中一位大背头梳得一丝不苟的中年人目光灼灼打量着郝启,又看了看白愫。

    “贺博士,是的。”郝启回答的有些拘谨。

    这位贺权贺博士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脑领域研究专家,同时也觉醒了c级的精神力,在第六研究所的话语权比b级强者还管用。

    “芸小鹿,芸小鹿……”贺博士自顾自重复几遍名字,似乎对那位三无少女极为上心。

    “所以……”白愫突然出声道,“贺伯伯,你觉得我晚饭时的提议怎么样?可以接触芸小鹿哦,你不是一直想研究研究她嘛~”语气里不乏循循善诱的意思。

    贺博士还没回答,郝启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陈博士肯定不会答应的。”

    开玩笑!先不说白愫提议的事情相当麻烦,苏城最近因为叶姓少年的正义葫芦,来来往往的修真者太多,那种事根本不适合在这时候展开好吗?

    等等……

    郝启一愣,正义葫芦……怎么又是那个搞事精!

    “芸小鹿……”贺博士又念了一遍名字,捏了捏下巴沉思片刻,回道,“我答应了,你再去说服研究所的其他人吧。”

    白愫嘴角勾出一抹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意,俏生生唤道:“谢谢贺伯伯~”

    余下六位精神力觉醒者面面相觑,随后同时点头。

    “我也答应。”

    “同上。”

    “同上1。”

    “……”

    “哈???”虽然明知这六人是贺博士的忠实簇拥,可一听到众人突然表态,郝启直接就懵比了,“喂喂!你们听我说话啊喂!陈博士肯定不会答应的啊……”

    “安啦安啦,郝启大哥,贺博士既然这么开口了,其他人那里我来说服吧,包括陈博士~”白愫背着双手,笑颜明媚,大眼睛眨巴眨巴,宛若一个单纯无暇的初生婴儿。

    郝启内心没来由一颤,白愫这几句话,竟直接动摇了他对自己那句“陈博士肯定不会答应”的信心。

    刚加入扳倒第六研究所半天,就能把贺博士的心思给拐跑,这小妮子远不似表面那么简单啊……如果陈博士也被说服,促成了她口中那件事……

    麻烦!贼麻烦!麻烦透顶!

    郝启内心不住咆哮。

    说白了,都怪那个叶姓搞事精!搞事精!!!

    ……

    大海之中。

    “区区过气魔修,拿什么和我斗?”青特等血色砂砾形成的风暴席卷,轻而易举撕裂了狂霸魔君投射出的魔影。

    被撕裂的黑暗汇聚,逐渐再现出可怖形状。

    这已经数不清是魔影第几次成型了,魔影在摧毁和再生中越来越小,从初时的摩天大厦般雄伟,变成现在普通人般瘦小,这次还未彻底成型,血色风暴席卷,直接将其扯得支离破碎。

    “不解禁拘束锁吗?看来你是死也想留个全尸,和逍遥门那位印飞星一样……”青特等言语连讥带讽,但狂霸魔君始终没有回应。

    此时魔影被彻底卷入血色风暴,如何挣扎也无法脱离风暴中心,其中隐藏的黑暗正在磨灭。

    不多时,黑暗归于虚无。

    远处,于天空上方盘旋的海鸟群中,突然有一只海鸟向下急坠,传出痛苦的闷哼声。

    侏儒身材的青特等咧开森森白齿,眼神流露出一丝嗜血的狰狞——

    “找到你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