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全宇宙最一帆风顺的狗
    叶征觉得自己附身了一条全宇宙最一帆风顺的狗。

    威严男修带着的一大家子,其实也就一门只有十四个人的扶摇派,他是副掌门,还有一名更威严的掌门,两名有点威严的长老,十名普通威严的弟子,说不出的寒酸。

    就在那天,叶征终于明白威严男修离开前的“懂了”是什么意思……

    这十四人居然在大妖犬削平的那座山头重新建起了宗门,将站在群山之巅沐浴雷霆的大妖犬奉为护宗神兽,一日三炷香不说,每月还派弟子前来供奉一些可食用的天材地宝。

    原本大妖犬有些嫌吵闹,可一见了天材地宝,立马和颜悦色,对扶摇派的动作不再计较起来。

    天材地宝同化雷霆石头灵性融合,趴着变强的大妖犬愈发神异。

    而日后在此过往上古修真者们瞧见神威凛凛的大妖犬,无一不是停留下来拜会有此护宗神兽的扶摇派,扶摇派的名声也因此打响,来此拜会的修真者络绎不绝,扶摇派门下弟子也渐渐多了起来,除了大妖犬削平的山头,另外又开辟了七十一座山头供弟子修行。

    相貌威严的扶摇派十四人在短短三百余年时间内变成了相貌威严的两万人,一脉传承的威严传遍四方,扶摇派俨然已经变成能够独当一面的修真大派,但面对实力深不可测的大妖犬依旧敬若神明,每月供奉的天材地宝数不胜数。

    大妖犬从从刚来时卡车大小,已经变成六层楼房左右高大的体积,而其吞下的石头内无数年累积、差点孕育出仙胎的灵性尽数消化殆尽,同化雷霆淬炼躯体的效果也到了极限,扶摇派供奉的天材地宝几乎罕有成效。

    大妖犬的实力提升总算到了**颈,但已经足够叶征羡慕的了……咸鱼式修行,难道不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吗?

    不过如果大妖犬的咸鱼式修行仅仅到此**颈就结束,还称不上全宇宙最一帆风顺的狗。

    为了与大妖犬强行拉近关系,大妖犬蹲在群山之巅险地守望的形象被扶摇派雕刻在每一栋建筑的檐角,对外宣称护宗神兽有辟邪效果,一传十十传百,引得无数普通人争相效仿,竟成了一种约定成俗的潮流。

    以扶摇派为中心,方圆数万里内的宅邸基本上都会在檐角雕上大妖犬的形象,这时候便有一种玄之又玄的奇特力量产生——气运。

    于是在大妖犬到达**颈的一年又零三个月后,气运加身,它水到渠成突破了……

    羡慕,咸鱼式修行的模范代表……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除了羡慕,叶征一般都是冷眼旁观,很少会动其他念头。

    比如每次扶摇派弟子带着天材地宝前来供奉时,叶征会感同身受,有一种自己才是大妖犬,受到万人膜拜的满足感,但这种感同身受只存在一会会儿就会消失,重新回到冷眼旁观状态。

    又比如沐浴雷霆时,那种藐视天威的强悍也会令他感同身受,仿佛才是自己直面雷霆的大妖犬,所有的实力提升都加诸在他身上,但这种感觉同样只存在短短一瞬,便被他下意识摒弃了。

    叶征苦苦思索许久,给自己找了个合理理由。

    这个理由,可以说完全贴合实际,歪打正着了……

    ……

    玄猪遗迹。

    沙浴中的秦球球和玄猪真君仍旧一脸享受,一人一猪身边多了冰阔落和冰雪必,眼戴墨镜,连遮阳伞都竖起来了。

    玄猪真君时刻关注着叶征入主妖骨的动静,此时正啧啧称奇。

    “球球啊,你这个小兄弟真不简单,我明明感觉妖骨一直在诱惑着试图同化他,可他神识欲迎还拒,表面受着诱惑,实际上心志坚韧,完全不为所动,这第二道劫难根本没有撼动他分毫,厉害了。”

    “那是,我叶兄就是这么牛批啊。”秦球球哈哈大笑,仿佛玄猪真君夸叶征是在夸他一样。

    咔嚓咔嚓!

    乐呵的秦球球得意忘形,啃起了猪肉脯,顺便扔了一袋给玄猪真君。

    玄猪真君:“……”

    ……

    扶摇派重新立宗四百年后,大妖犬一成不变躺着练级的生活终于迎来了终结。

    相貌威严的扶摇派十四人当初举宗迁移,万里迢迢傍上大妖犬这条巨腿是有缘由的,即便是高高在上、在世人眼里人人宛若神明的修真界,也脱不开恩怨情仇四个世俗到极点的字。

    当年扶摇派差点被仇人灭门,如今仇人丝毫不忌壮大后的扶摇派,再度聚众寻上门。

    扶摇两万,敌人三万,双方合计近五万名修士,在扶摇派如今占据的七十二峰之间厮杀。

    法术光辉到处闪耀,剑芒冰寒,血光滔天,染红了连绵群山,扶摇派七十二峰护山大阵崩溃后,山峰接连崩塌,一栋栋檐角雕刻着大妖犬雕像的建筑不断毁去,主场作战的扶摇派处于明显的劣势,但身为护宗神兽的大妖犬却始终无动于衷,眯着眼注视一切,似乎有些不喜面前的喧嚣。

    而前来攻打扶摇派的修真者们,极有默契地不去招惹大妖犬,甚至还结阵阻截妄图前来向大妖犬求援的扶摇派弟子,一场异常惨烈的绞杀战在大妖犬前方五里之处进行着。

    终于,最早见到大妖犬的威严男修,也就是扶摇派的副门主苦苦杀穿防线,满身血污,在敌人的虎视眈眈中狼狈跪倒在大妖犬面前:“前辈!还望念在多年供奉,救我扶摇于危难之中!”

    大妖犬冷着眼,平平静静扫了一圈始终不敢欺近的扶摇派敌人。

    一个突兀的声音自叶征脑海里响起,这个声音是属于懒癌晚期的大妖犬的。

    下一刻,叶征只觉神识一重,瞬间有了掌控身体的实感,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强横感充斥全身,似乎只需挥挥手,眼前攻打扶摇的三万修士就会灰飞烟灭——

    一念之间,便由他主掌了能左右战局的大妖犬身躯。

    叶大妖犬征来不及细细品味这份强大,如今扶摇派风雨飘摇,危在旦夕,没留下多少思考的余地。

    他看了眼惨烈的战场,便摇摇头回道:“你走吧,我不能出手。”

    “为什么?”威严男修双目血红,歇斯底里叫道,“前辈,我扶摇四百年悉心供奉,难道您都忘了吗?为什么?为什么!”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叶大妖犬征声音一出,激战中的双方也默契地短暂停手,等着这明面上庇护扶摇派四百年、在最危难时刻却选择袖手旁观的大妖犬说出理由。

    “当初你第一次见我之时,除了将你拍飞,再削去山头警告你离开,我可有对你说过一字半句?我亲口允许你当着我的面开宗立派了吗?”

    “这……难道不是前辈暗示……”威严男修惶恐道。

    “是不是暗示,你心里难道没点数?”

    叶大妖犬征冷笑道,“无非是看我性子温和没有取你性命,而你扶摇派走投无路,索性舍命搏一搏尝试借我之势……当然你很幸运,勉强被你搏对了一次。”

    “前辈……”威严男修连连叩头,脑袋狠狠撞地,没两下就磕出血来。

    既然心思早就被看穿了,他也没有辩解,而是边磕边哀声道:“是我乱耍小聪明,但还望前辈看在这四百年的供奉……”

    “四百年供奉?”叶大妖犬征冷冷地打断了他,“这四百年来私自借我之势,将你扶摇派壮大至此,难道不足以抵消你那点供奉?”

    “这……”威严男修哑口无言,只能额头死死抵在地上,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卑躬屈膝一些,“前辈,我向天发誓!日后无需借前辈之势,只要我扶摇派在世一日,便举宗悉心供奉您,绝无二心!还望前辈出手相救……”

    “你倒是个聪明人,没有辩解,甚至还想着将扶摇派绑在我身上,我很欣赏你对宗门死心塌地的归属感……但是别以为我没注意到你的野心,一百七十三年前,你扶摇派宝库添置了大批枷锁类法器,又是做什么用的?”叶大妖犬征质问道。

    这段扶摇派购买枷锁类法器的信息,是他刚才入主大妖犬身体时接收到的,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大妖犬给他这段信息的缘由。

    威严男修此时身体剧烈瑟缩,跪伏着根本不敢吭声。

    叶大妖犬征继续说道:“借我之势没问过我的感受也就罢了,还妄图将我当做你扶摇派的私有物,若不是我实力提升速度远超你的眼界,想必那批法器早就套在我身上了吧?”

    威严男修颤抖得更厉害了,显然是承认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叶·大妖犬·征厌恶道:“贪心不足蛇吞象……滚吧,别扰我清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