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十几天不见,你俩孩子都有了?
    人来人往的苏城街道上,或嬉笑或惊叫的声音仿佛潮水般,从街道的尽头渐次传递到这一头。

    在路人惊奇的目光中,有一只黑白相间的小香猪四蹄撒开,正在拼命狂奔。

    “哼哧~哼哧~想不到球还有这一手。”玄猪真君停下来辨认了一下方向,寻找去往苏城天道院的路。

    其实身为一名曾经牛气过的上古修真者,他早就该注意到秦球球肚皮的神奇,哪有可能在身上藏了这么多阔落雪必牛肉干猪肉脯,却依旧是个灵活的小胖子,从外表根本看不出端倪的?

    秦球球揭示的真相只有一个——他是精神力和空间双系觉醒者。

    难怪会拥有感知物体在三维空间存在点这种奇特的觉醒能力,纯粹是精神力和空间双系结合的产物,而除此之外,秦球球还有一个构筑定点空间通道的觉醒能力,一直没有对外公开过。

    简单的说,秦球球的肚皮能打开一条空间通道,定点连接在家里存干粮的地方。

    由于秦球球空间能力相对于精神力而言十分弱小,这个空间通道只有碗口大小,勉强能容玄猪真君的小香猪体型钻出去求救,至于叶征神识寄身的炼魔鼎大了一圈,过不去了。

    不过叶征也没想过留秦球球一个人呆着,萨缪尔三人是冲他来的,如果留下秦球球跑掉,导致秦球球出事的话,肯定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自己。

    弄清方向,玄猪真君继续狂奔。

    打给辛元和凌无艳的电话都在服务区外,明显是蹲在小黑屋里隔绝了信号,现在只能靠1111路跑过去通知他们。

    奔跑中的玄猪真君还有一个最大的顾虑——

    “只有凌萌萌一人,怕是留不住对方啊,哼哧~”

    ……

    萨缪尔内心特别舒坦。

    青特等以碾压姿态击败狂霸魔君,甩脱华夏魔道追兵后,居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迂回绕到华夏边界,借助空桑在华夏修真界布下的暗子悄无声息潜入苏城,意图神不知鬼不觉掳走那个扫了空桑颜面的少年。

    很明显,青特等此举既是为了替下属报仇,发泄心头之恨,也是为了收买人心,让萨缪尔和道恩对他死心塌地。

    入境时萨缪尔和道恩都身处青特等的随身空间,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从哪段边界入境的,也不清楚空桑的暗子是什么来历,居然能轻轻松松将少年的住处调查出来。

    青特等外表看似暴躁,实则是个心思缜密、性格极为谨慎的人,这次他不打算去接近天道院,而是直捣少年住处守株待兔,以免被天道院察觉,生出不必要的事端。

    意外的是,当一行三人抵达少年住处时,竟然发现少年卧室里有个敞开的空间节点。

    但他们并没有贸然进入,以青特等的眼光自然能看出空间节点外隐匿阵法的不凡,如果他们进入这个空间节点或者毁去隐匿阵法,都会被布阵者察觉,无异于打草惊蛇了。

    可能是风水轮流转,这回他们三人的运气爆棚,才在少年卧室等候了半小时不到,一头小香猪从空间节点里钻了出来,随后是一个小胖子抱着一尊小鼎走出来,小鼎里装的明显是那个令他几度抓狂的少年神识。

    虽然没搞清楚少年为什么会神识离体,但这就已经足够了,神识在则人在,神识亡则人亡,此仇一报,皆大欢喜。

    只是青特等暂时不急着杀死少年,先不说少年会不会存在本命魂牌魂灯之类的东西,一死就会被人知晓,他可是精神力方面的大能,等回了空桑,有无数种折磨神识的方法等着少年,胆敢折了空桑颜面,就得做好生不如死的觉悟。

    而之后的举动,可以看出青特等完全是个做大事的人,气定神闲收走一人一猪一鼎一骨,目标达成后,看也不看敞开的空间节点就带着他们离去。

    华夏修真界水太深,布置隐匿阵法的必定是位强者,青特等宁可抛掉眼前可能的利益,也不愿意节外生枝。

    然而……

    “青特等,这似乎不是离开华夏的方向?”萨缪尔小心翼翼问道。

    离开少年住处大概十分钟左右,青特等突然转向,带着他和道恩向苏城西边急速飞去。

    萨缪尔和道恩眼神交汇,谁都没有理解青特等的意思,苏城以西是深入华夏的方位,明明青特等前十分钟朝着的东南才是离开华夏的正确方向。

    “我知道。”青特等眼神流露出贪婪的光芒,方才收走少年等人时果断离开的镇定气度不复存在。

    萨缪尔犹犹豫豫,勉强鼓起勇气:“那我们为什么不赶紧离开……”

    他本能地不想在苏城待着,这地方简直是他的噩梦,夺取小黑屋的时候,魔都和锡城都轻而易举攻克,偏偏在苏城绊住,导致行动失败,而自己重生一次后身份根本没暴露,却被少年突然拧死,抱上空桑大腿杀死少年的计划又失败了,实在是……

    莫名其妙,对,莫名其妙!

    “你瞎了?没看到前面是什么吗?!”青特等一脚狠狠踹在萨缪尔腹部,性情暴虐的一面展露无疑。

    萨缪尔闷哼一声,身子顿时弓成虾米,他强忍着痛楚,目光汇聚向西。

    天边,一大团七色云彩不住翻腾,时而凝成莲花状,演绎着绽放和凋零的生命过程,时而氤氲出亭台楼阁,有虚幻的龙形穿梭其中,异象频生。

    当萨缪尔目光注意到云彩时,耳边传来无数的奇怪声音,那声音庄严、神圣,并非由人发出,似乎是云彩附近天地在无形的嗡鸣。

    “那是什么东西?”他和道恩对视一眼,俱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惊奇。

    “天降祥瑞,大道共鸣,明显有先天至宝出世,但具体的我也知之不详,那都是上古时期记载的事了……灵气复苏后,除了众生武具出世,还没有出现过类似的宝物,这次居然能被我撞上……你们两个可真是我的福将,哈哈哈!”

    青特等大笑,飞行速度节节攀升,已经顾不上是否会被华夏修士注意到,身后留下一道划破长空的白色气流,阵阵空爆响彻云霄。

    “这件宝物,我要定了!”

    青特等对宝物是志在必得,当他暴露身形,急速向先天至宝出世的方位飞去时,并没有感应到附近有什么强者存在,顶多几个e级d级的小虾米,根本无法和他抗衡。

    他只需趁着华夏修真界没反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先天至宝,再隐匿身形联络暗子,从一开始入境的地方离境,绝对万无一失。

    因此当他欣喜若狂抵达苏城以西那座有先天至宝出世、名为三山的岛屿,却看见一个秃驴、一个小黄毛、一个男婴这种奇葩组合早就待在那里时,整个人懵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交出先天至……嘎?”天空中,青特等气急败坏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血丝遍布的眼珠不可思议地瞪圆,目光直勾勾钉在光溜溜的男婴身上。

    男婴肌肤如雪,四肢如莲藕,双眸闪耀着黑曜石般的光芒,男婴疑惑地歪了歪脑袋,肉嘟嘟小手对着天上的青特等一抓。

    骨碌碌~

    男婴面前凭空滚出个怀抱小鼎肩扛肋骨的小胖子。

    秦球球:“???”

    “周不易?智障和尚?你们怎么在这?”叶征懵比的声音从炼魔鼎里传出来,顿了顿惊叫道,“我去!才十几天不见,你们俩孩子都有了?!”

    “来自御虚的差评,贫僧是出家人好吗!”

    “来自周不易的差评,老子剑未出过鞘好吗!”

    没错,出现在这里的秃驴和小黄毛正是许多章没出镜过的御虚和尚和周不易,还有一个叶征没见过的光屁股男婴骑在御虚和尚脖子上,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炼魔鼎,似乎在思索这玩意儿为什么会发出声音。

    而青特等口中天降祥瑞大道共鸣、有先天至宝出世的地方,便是在这位于三山岛的墨君遗迹入口。

    “这孩子……说来话长。”周不易揉了揉一头杂乱的小黄毛,蹲下身拍拍炼魔鼎,“你是叶大爷没错吧?你怎么想不开变成个鼎了?”

    “这个鼎……说来话长。”故地重游,相见故人,叶征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两人相顾无言,同时沉默了。

    此时天空中,青特等盯着男婴的眼神渐渐发亮,禁不住喃喃自语:“原来先天至宝就是你,居然是人形灵物,人形灵物……掌握了空间力量吗,难怪能直接把我随身空间囚禁的人抓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愈加癫狂,他随手将萨缪尔和道恩抛开,无数血色砂砾自衣物缝隙内涌出,化作狰狞大手抓下:“你是我的!”

    狰狞大手遮天蔽日,弥漫着无边血气,干枯斑驳的皮肤和纵横交错的掌纹栩栩如生,指甲如剑般锋利,还未真正攻至,秦球球周不易御虚和尚三人呼吸齐齐一窒,浑身刺痛,令人绝望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反倒是最虚弱的叶征神识有炼魔鼎护着,没遭到太大的威压冲击,但光看着狰狞大手罩来的威势也足够惊悚了。

    青特等这一击倾力而为,力求能一举拿下面前千载难逢的人形灵物,根本顾不上下方三人一鼎的死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