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私生子的私生子(求收藏)
    这一刻,叶征感觉自己突然晋入了某种玄之又玄的特殊境界,就类似于电影中子弹时间的慢镜头。

    狰狞大手抓下来的速度明明极快,可在叶征眼里变得缓慢无比,几乎是分解成了一帧一帧龟速靠近。

    或许是处在生死关头的关系,他的思维高速运转,如走马灯般闪过无数画面,闲暇间还想了许许多多事情,比如——

    “修真界真刺激,每天都有人打我。”

    “a级出手,我肯定逃不掉的,终于要死了吗?”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想不到我叶某人一世英名,居然最后死在鼎里。”

    “我的神识死了,身体还在猛前辈那里,希望她能好好安葬我……”

    “我才十七,我还是个chiwu……”

    “再回想一遍白愫的大长腿和柳老师的颜值g吧……”

    “水瑶前辈的颜值f很值得怀念啊,那个磨人的小妖精……”

    “呃,突然觉得芸小鹿的三无脸也别有情趣……呸呸呸!这种想法死都不能有!”

    “啊啊啊我死了绝壁是华夏修真界的一大损失,再也没有人能天降正义了……”

    想着想着,他混乱的思维停留在御虚和尚和周不易的孩子上。

    侏儒刚才说什么来着,那个男婴是什么人形灵物?

    为什么御虚和尚和周不易的孩子会是人形灵物,呆在墨君遗迹的这些日子里,他们两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事情?

    还有……

    御虚和尚和周不易从墨君遗迹出来了,意味着闭关结束,墨君遗迹的百万执念超度完毕,那么墨君呢?

    那个以百万众生为嫁衣,化作记忆执念综合体吞噬空间意志妄图重生,在神识战场中一掌鬼神辟易天地崩碎,威势远比面前侏儒的狰狞大手强上百倍千倍的不世强者,墨君呢?

    等等……

    男婴?墨君?

    刚才侏儒还说了什么来着,掌握了空间的力量?

    总觉得这其中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现在又不是想这事儿的时候,a级侏儒集血色砂砾化成狰狞大手即将落下……

    即将落下,将落下,落下,下……

    叶征:“……”

    你倒是给我落下来啊!

    重新打量天空,他这才发现不是自己晋入了什么子弹时间的特殊境界,也不是生死关头思维高速运转,而是狰狞大手真的一帧一帧动得非常缓慢,但从狰狞大手周围掀起的狂暴气流来看,其确实也在高速落下。

    这是一种令人错愕的矛盾状态,并不是有什么阻碍挡在了狰狞大手前面,仿佛狰狞大手与他们之间短短三四十米的距离,相对狰狞大手而言如三四十公里一般遥远。

    狰狞大手所处的空间,被扭曲拉长了!

    叶征目光逡巡,狰狞大手后方的a级侏儒面色凝重,但眼神中贪婪光芒更盛,不远处的枯瘦少年萨缪尔和壮汉道恩正在急退,生怕卷入交战。

    己方这边,秦球球御虚和尚周不易三人直面了狰狞大手的威压,此刻已经脸色煞白,既无力反抗,也生不出逃跑的心思,因为狰狞大手笼罩范围铺天盖地,根本无处可逃。

    而骑在御虚和尚脖子上的光屁股男婴,依旧好奇地打量着寄身在炼魔鼎的他,与男婴目光对上的一刹那,叶征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快融进男婴黑曜石般的瞳孔中去。

    “好好好!你越强才越好,哈哈哈!”天空中的青特等狂笑不止,似乎已经把掌控空间力量的男婴视为囊中之物。

    下一刻,狰狞大手自行分解,散成一大滩血色砂砾。

    青特等右手抬至耳后,手掌虚握,做准备投掷状。

    半空中,血色砂砾随着他的动作快速凝聚,化为一杆长满倒刺的血色长矛,矛尖隐约可以看到附着了一圈螺旋扭曲的念动力。

    “不就是空间吗,突破给你看!”青特等手猛地挥出,完成了这一次投掷动作,血色长矛随之电射而出。

    血色长矛所处的空间拉长状态只存在一瞬,矛尖的螺旋念动力轰然席卷,将前方空间钻出一个黑漆漆的孔洞。

    血色长矛通体射入孔洞,回到正常空间,无与伦比的速度倏然爆发,一瞬间洞穿了男婴头颅,矛身自男婴后脑透体而出,深深没入地底。

    “小墨墨!”周不易失声叫道,此时地底传来轰隆隆的响声,方圆两三百米区域顿时出现轻微地震,回应着这一矛的恐怖威力。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男婴天真无邪地冲他咧嘴笑笑,胖嘟嘟的小手拍拍自己额头——

    光滑如初,明明被洞穿了,却没有留下丝毫伤痕。

    青特等眼神错愕,随即这短暂的错愕再度被狂喜冲走。

    血色长矛刺入男婴头颅时,男婴额前和脑后的空间被折叠在了一起,看似血色长矛贯穿了男婴头颅,实际上矛尖在接触男婴额头的刹那,就是正在从脑后穿出的时刻,直接跳过头颅部位的空间,根本没有伤到男婴分毫。

    十分棘手,但若是能牢牢抓住这股力量,将人形灵物化为己用,日后他在空桑的地位必将扶摇直上,跻身至最高层次!

    地面。

    一直被打,男婴似乎有些不高兴了,口中咿咿呀呀含糊不清的叫喊几声,两只小胖手举过头顶,齐齐向前一挥,就像是朝侏儒青特等抛出了无形的元气弹。

    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天空中漂浮的青特等如同被什么东西给吞噬了,眨眼间消失无踪。

    御虚和尚摸了摸腰际的龙形环佩,微微皱眉:“放逐到遗迹里去了吗……”

    男婴这一下,直接将猝不及防的侏儒扔进了他和周不易刚离开不久的墨君遗迹,现在那个遗迹空间正在发生着不可逆转的崩坏,也不知道能困住侏儒多久。

    他清楚侏儒的去向,其他人却并不了解。

    “我x!”青特等一消失,对面的壮汉道恩忍不住怒骂一声,跟萨缪尔齐齐向远处夺命狂奔,最大的依仗突然不见,此时不跑,难道等着被削吗?

    “小墨墨,抓住他们!让他们瞧瞧我周大爷的厉害!”周不易还在侏儒强悍无比的余威中双腿打着颤,手却已经嚣张地指向萨缪尔两人。

    然而回应他的是一声扑通~

    男婴从御虚和尚肩头掉了下来。

    不过显然男婴并不是力竭没抓稳掉了下来,而是主动松开手脚离开御虚脖子,以自由落体的方式掉到地面。

    男婴爬起身,步履蹒跚,目光直勾勾盯着炼魔鼎,莲藕般嫩白的双臂展开——

    “爸……爸爸……抱~”

    叶征:“……”

    等等,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孩子,我是不是被车撞失忆过?

    唯恐天下不乱的秦球球发来贺电——

    “来自秦球球的好评,大佬私生子居然有私生子!

    眼瞅周不易和御虚和尚俩师徒偷偷眼神交流着什么,叶征郁闷道:“你俩的孩子乱叫爸爸也就算了,掉地上你们都不捡一下?有这么做父母的吗?呃……不对,父父?”

    御虚和尚摸了摸光头,扯着周不易一起悄咪咪往后退:“他不是我俩的孩子……呸呸呸!小子,你一天到晚想些什么玩意儿!他是墨君,墨君!”

    叶征:“……”

    “等等,你们别走啊喂,什么墨君不墨君的,解释清楚啊喂!给我回来啊啊啊!”

    无助的视线中,御虚和尚和周不易眨眼间退开二十多米远,秦球球见状,眼珠子惊恐地张望男婴几眼,也跟着蹭蹭蹭跑远。

    而那个被周不易叫做小墨墨,又被御虚和尚称作墨君的男婴,正跌跌撞撞向他走来……

    铛~~~

    走路还不熟练的男婴左脚绊到右脚,向前扑倒,稚嫩的额头磕在炼魔鼎上。

    叶征:“……”

    居然觉得有些心疼,这种情绪想想就很可怕,墨君啊,那是墨君!

    男婴捂着额头坐起,小脸涨的通红通红,胖嘟嘟的小手拍了拍炼魔鼎,表情迷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片刻后,男婴招招手,身前空间瞬息开合,一具僵硬的身体直直掉落,砸在炼魔鼎边上。

    “蛮龙铸身锤第二式,蛮龙……呃???”此时,远在小黑屋的猛前辈一脸懵比。

    七天前,当第一套蛮龙铸身锤施展完,她才发现叶小友的体质比预期中还要强悍许多,早就超出了她开发蛮龙铸身锤时的强度,体质堪比d级中期,这就导致蛮龙铸身锤的力度变相不足,因此她只能尝试多锤几次来帮叶小友淬体,结果一锤就锤了整整一个礼拜,而且至今还没到锤到极限……

    刚才第一式蛮龙升天后,她正准备接第二式,却发现叶小友被锤上天身体不见了。

    “空间波动,对面还有叶小友神识的气息,看来是有道友急着想帮他合体……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我也追不上……休息,总算能休息一会儿了。”

    猛前辈万灵锤松手,砰!地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倒在地。

    “累哭,从没想过帮一个学生淬体是这么麻烦的事,蛮龙铸个锤子啊!老娘再也不没事找事开发什么淬体锤法了,我发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