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智障和尚,有枪吗?(求收藏)
    “这……”

    当自己身体突然出现时,叶征整个人都是懵的,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见识到厉害了吧?不愧是从先天空间中诞生的空间之子,循着神识气息就能捞来你的身体……”御虚和尚感慨道。

    虽然不清楚叶征的身体原本在哪,但是他看到了空间瞬息开闭的情景,自然清楚其中意味着的强大。

    炼魔鼎里,叶征神识宛若被一言惊醒,顿时大叫道:“不不不!我不是懵这个!”

    “哎,叶兄你别害羞了,萌萌前辈可是上古修真者,什么鸟没见过,你这……嘿嘿嘿……”秦球球安慰着,突然嘿嘿嘿笑出了声,笑声甚是荡漾。

    叶征身体被蛮龙铸身锤锤了一个礼拜,衣服早锤没了,现在跟男婴一样光着屁股……

    “丫的,我也不是害羞!”叶征欲哭无泪,还没等他再说什么,神识突然被无可抵御的力量扯出炼魔鼎,随后顺着天灵盖钻入身体,轻飘飘的感觉消失,一瞬间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

    他爬起身,好奇地握了握拳,力量感爆炸,明显今非昔比,居然生出了能一拳打爆地球的狂妄自信。

    猛前辈的蛮龙铸身锤没有将他锤成肌肉猛男,而是给他塑造了一副匀称的体魄,一改往日瘦削,皮肤光泽内敛,展现着金属般的质感,胸肌、腹肌、人鱼线、手臂肱二头肌、大腿等等各部位肌肉线条初显,清秀面部也多了几分刚毅的棱角,令他看上去像是个钢铁直男。

    掐灭内心莫名其妙出现的小火苗,哭丧着脸摸了摸脑袋,他不是被男婴的实力震惊了,也不是因为全裸而感到害羞,而是……

    他变秃了,头顶一根毛都没有,风吹过,直接从头顶凉到心坎。

    古人诚不欺我,变秃才能变强……

    身为察言观色能力爆表的存在,周不易嘴角勾了勾,安慰道,“叶大爷,光头是最考验颜值的,你现在依然很帅,冷静。”说完,从纳戒里取出一套衣服扔给叶征,才十几天不见,这货居然连纳戒都有了。

    “随便吧……”叶征45°角望天,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悉悉索索开始穿衣。

    后悔是没有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去找找有什么合适的生发剂,比如霸汪,脏光101什么的。

    “爸……爸爸,抱抱……”身前的男婴嘟囔着嘴,又一次展开双臂。

    叶征身体顿时僵硬,瞅了瞅地上粉雕玉琢的小胖娃,抱也不是跑也不是,赶紧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周不易和御虚和尚。

    “阿弥陀佛……”御虚和尚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一脸得道高僧的慈悲相,“墨君应该是在空间意志诞生新我的过程中出了些岔子,现在不止变成小孩模样,记忆也全失了,我看他喜欢与你亲近,你不如就此结下这缘份……”

    叶征:“……”

    御虚和尚这副表情明显是在说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否则可能会被男婴打死……

    周不易的表情则是有些纠结:“叶大爷,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爸爸气场?我怎么教他都不肯叫爸爸,一见到你就叫了……”

    周不易的人生信条之一——有便宜不占的都是狗。

    即便面对自空间意志中诞生的男婴,明知男婴是不知道为何失去了记忆的墨君,他也忍不住想占占便宜,然而变着法子教来教去,男婴都不肯叫爸爸,现在反而便宜了叶征。

    但无论御虚和尚和周不易说什么,叶征都不想占这个便宜,男婴与他亲近,或许是本能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因果,而这份因果——

    如果他想的没错,应该是他在墨君遗迹和神识战场两度拧死了湘妃……

    日后男婴要是恢复身为墨君的记忆,那他肯定会瞬间凉掉的,不,更多的可能是会吃上一百种半凉不凉的酷刑……

    “爸爸……抱……”男婴一直得不到回应,天真无邪的双眸水汽氤氲,表情格外委屈。

    叶征:“……”

    救命啊,谁来拖走这孩子!

    谁都没有注意到,先前血色长矛没入地面时扎出的无底深孔,此时正渗出些许宛如活物般游动的血色砂砾。

    “爸……”当男婴“抱”字正要再度说出口,深孔中的血色砂砾瞬间拱破地面,喷涌而出,化作一条钢筋般粗长的绳索,拦腰团团捆住男婴,将猝不及防的男婴拖入地底。

    “你准备的战场,还不错……赫……”青特等阴测测的声音自地底传出。

    下一刻,地底哑然无声,除了被拱破的地面,没有血色砂砾,没有男婴,也没有强大的a级侏儒,仿佛刚才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小墨墨!”

    “不好!”

    周不易和御虚和尚同时惊叫一声,御虚和尚腰间龙形环佩咔嚓轻响,龙尾处裂开一道细痕。

    “他们一起进到墨君遗迹了……”御虚和尚蹙眉道。

    想不到侏儒实力远远超乎他的想象,借着血色砂砾定位,有那么一瞬已经从墨君遗迹里脱困,并且偷袭抓住了男婴,但男婴被拖入地底的时候,又连带自己一起和侏儒送进入遗迹空间,两人如今将墨君遗迹作为战场,加剧了遗迹空间的崩坏。

    “小墨墨打得过他吗?”周不易担忧道。

    “不知道。”御虚和尚摇了摇头,“他新生不久,没有任何战斗经验,完全是凭借对空间的本能掌控在进行战斗,那个侏儒看着身经百战,胜负难料……”

    他打量了一眼忧心忡忡的周不易,颇为欣慰,在墨君遗迹真正的相处了一段日子后,才发现自己这个小徒弟面恶心善……

    “那两人一起挂了就完美了。” 周不易补了一句。

    御虚和尚:“……”

    “他们两个谁会挂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可能要挂了……”叶征从男婴被心想事成拖走中缓过来,一脸苦涩。

    秦球球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我¥#%@!”眼神惊恐,情不自禁爆了个粗口。

    察觉到男婴被侏儒卷走后,枯瘦少年和魁梧壮汉正在快速接近,秦球球在刚出玄猪遗迹时就感受过这两人威压,至少都是c级!

    “小子,为了欢迎我们出关,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送我们一份大礼吗?”御虚和尚黑着脸,慌忙掏出手枪朝着两人射击。

    魁梧壮汉道恩奔跑时,身上有不知名的灰色流体涌出,瞬间在全身罩上了一层形似古代重骑军样式的铠甲,两米高的魁梧身材仿佛推土机般轰隆隆在前开路,御虚子弹打上去叮当作响,渐起几簇火星,根本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枯瘦少年版本的萨缪尔双手露出寒芒,各持一柄金白相间的匕首,和当初在小黑屋事件中叶征看过的那柄匕首如出一辙,身上淡淡月辉笼罩,子弹射入月辉,仿佛被吞没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两个c级,这怎么打!”一通子弹打完,御虚和尚也看出了对方修行等级,脸瞬间铁青。

    周不易眼神发亮,跃跃欲试道:“照打!”说话间,手向前一挥,一幅长达十米左右的瑰丽画卷徐徐展开,横亘在敌我双方之间——

    青山碧水尽相望,熙攘人群入城墙,街头小巷走马车,亭台楼阁飘华帐。

    萨缪尔和道恩瞳孔连连收缩,忌惮地对视一眼,在距离众人不过四五十米的地方停下脚步。

    叶征神情微怔,这张图……

    骷髅儒生,也就是齐桓齐公子的江城柳负春图!

    他神识战场中寄身过这张图,知道这张图如果展开全部威力,足以将整个苏城都笼罩在内,但以周不易现在的手段,似乎只能达到勉强震慑对方的效果。

    再回过头注意到周不易时,才发现他已经披上了纹路和样式精美繁复的黑色战甲,战盔覆面,腰悬长刀,背负着一杆狰狞银枪。

    云帅云墨澜的战甲、长刀、银枪,一整套装备齐全,武装到了牙齿,而周不易右手中指多出的纳戒里,还不知道藏了多少好东西。

    果然,待在墨君遗迹里超度百万执念的御虚周不易师徒,如叶征猜想那般获得了其中真正的宝物。

    羡慕……

    人生赢家周不易。

    趁着萨缪尔和道恩犹豫着尚未开战,叶征连忙摸了摸眼镜。

    御虚和尚没什么变化,综合实力473,比之前的463略有长进。

    周不易——

    精神力:f,灵力d,反应力f,体质e,资质:c,颜值,a。

    综合实力:410。评价:头顶染黄不如染点绿。

    本以为自己练级奇快无比,周不易这货一出关就是d级灵力,而且集齐了全套装备,还让不让人当主角了?!

    再看萨缪尔——

    精神力:f,灵力c,反应力e,体质d,资质:b,颜值,a。

    综合实力:1241。评价:恢复度54%。

    壮汉道恩——

    精神力:f,灵力c,反应力d,体质c,资质:d,颜值,c。

    综合实力:2781。评价:恢复度100%。

    萨缪尔明显是重生后实力未复,但是那个覆盖灰色重铠的壮汉道恩居然也有恢复度这个设定?难道他也能重生?!

    场面紧张,由不得叶征继续多想。

    “揍他丫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完全没意识到实力差距悬殊的周不易居然率先发起冲锋,御虚和尚仓促一拉,手指堪堪与他擦肩而过。

    秦球球士气一振,兴奋地高喊道:“周兄威武!”

    嗙!!!

    全套装备的周不易气势如虹,一举越过隔绝敌我的江城柳负春图,和身披重铠的壮汉道恩双拳悍然对撞,随后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在众目睽睽之下倒飞出上百米远……

    御虚和尚:“……”

    秦球球:“……”

    叶征:“……”

    给点力啊哥们!

    “呵,还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原来是来搞笑的。”在道恩身侧准备补刀的萨缪尔表情微妙,轻松掂了掂手中匕首,“道恩,华夏有句古语叫来而不往非礼也,该我们上了……”

    “等下。”壮汉道恩横手拦住萨缪尔,灰色重铠将他的脸完全罩住,看不清表情,却明显能听到他咝咝倒吸凉气的声音。

    和周不易对轰的另一只手,手铠关节部位凹陷进去,灰色流体从铠甲缝隙涌出,汇聚在凹陷位置,一眨眼将其修复如初。

    “哎哟,不错哦~”被轰飞的周不易爬起身,完好无损跑回了己方阵营。

    “小心点,他的战甲比较高级,长枪和刀估计都是这样,也不知哪里弄来的……”道恩叮嘱道。

    萨缪尔舌尖舔舐匕刃,眼神中流露出嗜血的光芒:“那也得他摸得到我才是。”虽然谈论的是周不易,但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叶征身上,并且持续发送着一**类似弄死你的差评。

    周不易嗤笑一声,突然拍了拍屁股挑衅道:“说的这么牛气,有种来打我呀~”

    叶征秦球球和御虚和尚三人面面相觑,总感觉周不易过度自信了。

    秦球球身上没有可以用来制作爆破型道具的东西,原子爆破技能触发率极低,对敌战斗力就一普通的e级学生而已,在这种场合一点都派不上用处。

    御虚和尚不知道为什么实力只提升了一丁点,也没掏出战甲什么的玩意儿武装起来,但明显不会是两名c级的对手。

    而叶征……右手正不动声色摸向矗立一旁的妖骨。

    对面的道恩和萨缪尔对视一眼,身形暴起,眨眼间越过三四十米的距离,回到了原地。

    没错,回到了原地。

    “又是空间?”萨缪尔皱眉道,随即冷笑连连,“以你的实力,这种法器又能支撑多久?”

    看到祭出江城柳负春图有效,周不易松了一口气,语气略显急躁:“不需要支撑多久,只要打死你们就行了!”

    话音刚落,周不易抽出锋锐无比的长刀,又一次越过江城柳负春图保护,向两名c级悍然发起冲锋。

    萨缪尔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戏谑:“果然如我所料……先解决他,驱动这些东西都需要灵力,他撑不了太久。”

    如果光凭一幅江城柳负春图可以撑住,以周不易的精明肯定会选择缩着,他此时灵力确实在飞速消耗,撑不了太长时间,冲出去是想仗着装备优势,速战速决解决敌人。

    但周不易毕竟没经历过真正残酷的修真界,战斗经验极其匮乏,并不清楚d级和c级之间的差距,与敌人一接触便被彻底压制,啪啪啪单方面挨揍。

    当周不易冲入敌阵,与萨缪尔和道恩迎面撞上时,御虚和尚口中念念有词,六个戒疤同时亮起,向敌方激射出道道金光,战斗力低下的秦球球则只能急得团团转,而叶征,一丝神识之力沁入了妖骨……

    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他的时候,手底的妖骨自下而上渐渐化作齑粉,灼热的力量源源不绝涌入体内,同时一道暴虐意志顺着手臂直入脑海,融进神识之中。

    下一刻,他如同置身在了一个地狱般的世界。

    苍穹有无数的雷霆降临,天威浩荡。

    地面有熔岩地火升腾,焚尽一切。

    而世界正中心,龙首狮身的妖兽仰天大吼,暴虐气息席卷,撼天动地!

    一段记忆碎片突然闪现——

    “扶摇之于我,或许只有赋予我的名字,尚能算是一桩差强人意的因果吧,少年,牢记吾名……”

    “吾名……嘲风!”

    当妖骨全部消散时,叶征右胸多出一只金色的龙眼纹身,不同于左眼得自好评系统的妖异眼睛纹身,这只金色龙眼纹身始终闭着眼,仿佛正等待被唤醒。

    “叶兄的气势变了。”秦球球第一个注意到妖骨消失,同时察觉到叶征身上正在发生着说不清变化。

    御虚和尚完全顾不上分心关注,他的徒弟周不易正在被当成靶子围殴,而他戒疤金光的伤害微乎其微,悉数被敌方月辉和重铠挡住。

    这时,周不易毫无章法的一刀劈空,反而被道恩握住手腕,灰色流体自道恩手掌处侵袭,渗入周不易战甲缝隙,萨缪尔两柄匕首也以极其刁钻的角度插进周不易腰腹处的关节缝隙,月辉也同样渗了进去。

    对付战甲类的防御法器,这种专攻关节缝隙的打法最为有效。

    “太天真了,这就是c级的渣渣吗?老子可是武装到裤衩的!”周不易嚣张地大笑,丝毫没有因为战甲内渗入了灰色流体和月辉有所不适。

    道恩此时又抓住了周不易另一条手臂,想以撕扯的姿势将他撕开,然而任凭道恩如何用力,也无法扯坏周不易分毫,反被周不易一脚踹在裤裆,顿时气急败坏道:“我x!防御力这么变态!你%¥#@!”

    云帅的黑色战甲虽然没加强周不易的攻击,但防御力强大无比,只要持续供应灵力,对方就算再怎么打,也伤不到周不易身体,连扭曲他的关节都做不到,不过由于实力差距太大,他也挣脱不了道恩c级的恐怖巨力。

    萨缪尔恨恨抽回匕首,尝试夺过周不易手中长刀和背负银枪,但这两件武器仿佛贴在战甲上生根了一般,纹丝不动。

    对这种武装到裤衩的作弊流选手,除了想骂人,还是想骂人。

    萨缪尔月辉涌现,阻挡住一波御虚和尚戒疤激射的金光,眼珠子转了转,支招道:“抡他!看他能坚持多久!”

    道恩哦了一声,抓住周不易一条腿,狠狠掼在地上,砰!地一个大坑,反向抡个半圆,砰!地又是一个大坑,砰砰砰砰砰砰!左右开弓,抡得不亦乐乎。

    这情况就和当初叶征抡同步者312差不多,只是道恩抡的力量更足,速度更快,秦球球御虚和尚两人隔了三四十米距离,都能感觉到强烈的震感。

    “师父放昂昂昂昂心,我哦哦哦还活哦哦哦着呃~~~啊啊啊~~~”周不易高喊道。

    看着被抡的很疼,实际上除了灵力消耗加剧外根本没受到什么伤害,连点震荡都没有。

    云帅战甲的避震效果,靠谱!

    眼见萨缪尔得了闲暇,正在研究怎么破解江城柳负春图的空间防御,御虚和尚揉了揉太阳穴,喃喃念道:“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脑后一轮佛光普照,照得光头越来越亮,准备放个远程大招试试。

    这时,叶征的声音突然响起——

    “智障和尚,有枪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