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这条麒麟臂是单身多少年练出来?
    御虚和尚并没有理会叶征,他脑后佛光越来越耀眼,无暇他顾。

    “给,叶兄。”秦球球终于获得了久违的表现机会,从御虚和尚身上摸出了那柄自带子弹减速和拐弯效果的慈悲手枪。

    “我不想要这种……”叶征比划了一下,指了指被敌人抡的周不易,“我要那种长枪。”

    谈话间,对面萨缪尔或悬空或侧移,试图从各个方位破解江城柳负春图的防守,这幅画卷的状态十分古怪,明明看着极具实感,摸上去却没有任何触觉,形同虚幻,或者说是存在于另一个维度,凭萨缪尔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破坏。

    一旦他试图穿过画卷分割出来的敌我界限,就会被送回周不易展开画卷时他和道恩所停在的原地。

    “好东西……”萨缪尔目光中现出一丝贪婪,随即又被理性冲淡。

    青特等正在附近另一个空间和人形灵物战斗,他和道恩两人听从传音杀了个回马枪,是青特等为了让男婴分心刻意命令的,萨缪尔其实相当忐忑,生怕男婴突然摆脱青特等,他和道恩又得死上一次……

    不过富贵险中求,小黄毛祭出的这幅画卷,身上的战甲、长刀、银枪统统都不是凡品,如果能够夺下来,完全值得拼却这条命试试。

    下一刻,他内心突然警钟大作,向前看去,躲在画卷后方的和尚脑后佛光闪耀,让他再也挪不开目光。

    一尊十二三米左右的青身狮头佛陀自和尚身后拔地而起,散发着骇人的能量波动,光是以肉眼看去,就可以看见那源源不绝的能量波动,仿佛遮天蔽日一般,时而形成一朵莲花形状,时而形成佛门秘字真言,时而化为烟尘波荡四周。

    恢复到c级初期的他,居然感受到了毛骨悚然的威胁,再看和尚萎靡地囚倒在地,六个戒疤光芒同时暗淡,他瞬间就明白这是对方倾尽全力的绝招了。

    青身狮头佛陀迈开大步奔袭,越过江城柳负春图的敌我界限,于阵阵佛音梵唱中,巨大的双掌向萨缪尔接连拍下。

    萨缪尔冷笑,向后一错步,险之又险躲开拍击,刘海被掌风带起,露出光滑额头,随即再一侧身,躲过另一只手掌拍击。

    青身狮头佛陀双掌连续拍下,追着萨缪尔不放。

    萨缪尔一退再退,眨眼间便是百米,但凡他退开的地方,下一刻就会被巨掌拍得粉碎,泥石四溅,从叶征三人的角度来看,青身狮头佛陀犹如顺着萨缪尔的方向犁出了一条崎岖山路,轰隆隆震耳欲聋的拍击声急如骤雨,与周不易被抡的声音莫名相谐。

    但是瞥见萨缪尔身陷险境,壮汉道恩根本没有支援的意思,专注于抡人,他能感受到周不易的灵力正在飞速消耗,撑不了多久了,况且两人搭档已久,萨缪尔看似落了下风,实际上尚未发力罢了。

    这时,一柄金白相间的匕首穿过宽大指缝,正中青身狮头佛陀眉心,匕首上淡淡月辉突然暴涨,一轮皎洁的明月取代了佛陀狮头的位置,明月瞬息散去,佛陀脖子以上的部位被彻底侵蚀殆尽。

    不过即便失去了头颅,佛陀也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悍然拍击。

    萨缪尔眉头一皱,第二柄匕首射出,一轮明月侵蚀了佛陀腿部,独腿无头的佛陀轰然倒地。

    萨缪尔脸色有些苍白,但见那佛陀居然仅凭一腿双手诡异地攀爬过来,忍不住啐了一口,不得已再度退开。

    一名小小佛修施展的招式,居然破天荒令他感到了棘手,只能说对手相当厉害,但他实力未复才是主因,如果实力全部恢复……

    萨缪尔不由恶狠狠瞪了眼观战的叶征。

    “来自萨缪尔的差评,都怪你个狗崽子!”

    “不太妙啊……”叶征收到萨缪尔的目光和差评,赶紧矮身拍了拍就彻底虚了的御虚和尚,“和尚,那些骷髅将军的长枪都在小周那里吗?”

    御虚和尚盘坐着,面如金纸,浑身轻轻颤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勉强点点头。

    “你对这徒弟还真是好……”叶征无奈道,御虚自己身上都没有类似纳戒的储物空间,好东西全放在周不易那儿,对这个徒弟的看重可见一斑。

    他右手掂了掂御虚的慈悲手枪,牢牢握紧,神识闪电般沉入右胸那只紧闭的金黄色龙眼。

    暴虐气息瞬间直冲天灵盖,勾动潜藏在神识中的妖骨意志,与他的神识之光暂时融合在了一起。

    同时,他的整个背部有密密麻麻的淡紫色纹路渗出皮肤,颜色逐渐加深,只一个呼吸间便紫得发黑,描绘勾勒出古老而繁复的纹路——

    一只穷凶极恶的龙兽出现在他的后背。

    龙兽纹路一路蔓延至叶征右前胸,右臂全部,再到掌心,手指,指尖……

    似有一只足以撕裂长空的利爪,于此时完全取代了少年的右手。

    胸前,一直紧闭的金黄色龙眼霍然睁开,地火升腾,雷霆轰鸣!

    !

    浑身灵力此刻灼热无比,瞬息流转数十周天,仿佛在地火灼烧下不断沸腾,右掌雷光电弧噼里啪啦环绕,无时无刻不处在爆发边缘。

    叶征一个后撤步,脚与地合,腿与腰合,腰与臂合,臂与力合,身如弯弓满月,以右手为箭,将慈悲手枪暴投出去。

    这一击快似闪电,直接穿破风声,直接砸在壮汉道恩抡人的手肘关节,深深的凹陷出现在重铠表面。

    剧痛自手肘传来,道恩闷哼一声,手掌不由自主松开,一直擒着的小黄毛登时挣脱。

    “小周快回来!”叶征大喊道。

    其实不用他喊,周不易脱离道恩的手掌心,人一落地就立马在往回跑,被当成沙包疯狂地抡,痛倒是不痛,感觉却有点刺激过头了。

    壮汉道恩怒吼一声,另一只大手呼啸着拍过去,迎向的却是周不易仓促横起的锐利刀锋,大手忌惮地顿了顿,失去了留下周不易的机会。

    而萨缪尔此时已经重新抄回两柄匕首,正在解决残破不堪的青身狮头佛陀,无法分神帮他。

    一越过江城柳负春图划出的界限,周不易气喘吁吁扑倒在地,以毫无形象的滑行姿态滑到叶征面前。

    “枪给我。”叶征拔了拔他背负的银枪,纹丝不动。

    “好,好……”周不易喘着粗气,哆哆嗦嗦将背上银枪摘下。

    云帅云墨澜的战甲武器是成套的,不经主人同意,外人很难取下刀枪两种武器。

    叶征轻轻碰了一下枪尖,手指便出现一道细小伤口,如果刚才投掷出去的不是慈悲手枪,而是这杆银枪,想必壮汉道恩已经被贯穿了。

    江城柳负春图的另一边,道恩和解决掉佛陀的萨缪尔两人汇合,有灰色流体涌至被手枪砸出的凹陷,不断修复着道恩的重铠。

    “还有吗?应该不止这一杆吧?”叶征问道。

    周不易听话地扔出了一大捆银枪,同时目光透过覆面战盔,打量着叶征右手臂的妖异纹身,这突然出现的纹身覆盖了整条手臂,仿佛将叶征右手变做栩栩如生的兽爪。

    “叶大爷,你这条麒麟臂是单身多少年练出来的?”大敌当前,他还没心没肺地调侃了起来。

    叶征嘿嘿一笑:“十七年而已,羡慕吗?麒麟臂都没练出来,是不是觉得你自己白白单身了那么多年?”

    周不易丢出的这捆银枪,不用数也知道和骷髅将军的数量等同,整整28杆,够用了。

    “羡慕……”周不易已经是d级小佬级的修真者,自然能感受到纹身中令人战栗的力量。

    他将目光投向萨缪尔和道恩,两人正开始持续冲向隔绝敌我的江城柳负春图,然后不断被送回原地,每一次江城柳负春图发挥空间转移作用,都会消耗他一小股灵力。

    “自己补充灵力。”叶征将十几颗聚灵丹抓出来,送到周不易手心,聚灵丹回复灵力的效果对周不易作用不大,但总比没有的好。

    见周不易开始嗑药,萨缪尔和道恩冲击江城柳负春图更为频繁。

    “小周啊,身为一个d级小佬,你学会了什么能束缚人的法术吗?”叶征小声问道。

    “呃,还没有。”周不易摇了摇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在遗迹里面除了超度就是超度,根本没时间学什么……”他看看散落一地的银枪,又想起刚才解救自己时砸开道恩的手枪,瞬间明白叶征准备做什么。

    叶征揉了揉眉心:“你学坏了,以前你不会阿弥陀佛的……”他拾起云帅的那杆银枪,“那请问是你的战甲防御力强,还是这杆银枪破坏力强?

    周不易缩了缩头,意识到叶征产生了什么新想法:“银枪是制式的,比这身战甲低了一个品阶,师傅说过,没b级实力别想着破坏这身战甲。”

    “确实如此。”旁边盘坐的御虚点了点头。

    “那我就放心了。”叶征用枪尖点了点萨缪尔和道恩,“他们两人的左脚似乎都不太好,你可以试着抓下机会,你懂的。”

    周不易深深吸了一大口气:“我懂。”以刀拄地,缓缓站起身,一身黑色战甲披挂,宛如真正历经百战的将军,气势陡然上升。

    “这就要上了?”叶征诧异道,本以为周不易会抗议下,毕竟他们两人眼神交流的计划实在是称得上莽撞。

    “杀!”

    回应他的是周不易一声暴喝,犹如滚滚惊雷,在此间义无反顾炸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