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不成功,便成仁!
    “周兄是不是吃春药了……”存在感薄弱的秦球球瞬间打破气氛。

    越过江城柳负春图的周不易一个踉跄,和道恩撞在一起。

    在萨缪尔和道恩轻松配合下,周不易瞬间又被压制住,道恩第二次抓住其脚踝,砰砰砰砰砰砰砰!

    打击感十足的抡地声回响,地面重新开始震动。

    秦球球双手抱胸,点评道:“事实证明,吃春药也没用。”

    “不自量力。”萨缪尔嘴角咧开残忍的笑意,饶有兴趣地看着叶征握紧银枪,认认真真作投掷状。

    两个少年简单的计划,无非是想让小黄毛试图抓住人,然后投掷银枪妄图偷袭的小把戏。

    先前掷出手枪能打凹道恩重铠,威力不可置否,但那是在道恩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旦有了防备,就是强者对弱者完全压制的时候,无论少年这次掷出的是什么,都不可能再伤到道恩。

    萨缪尔留了三分注意力在叶征这边,继续冲击起江城柳负春图,争取尽快耗完小黄毛灵力,在青特等回来前杀人夺宝。

    毕竟青特等可不清楚小黄毛身上这些宝物的存在,他和道恩的还没有产生忠心这种东西,宝物当然是先到先得了。

    当萨缪尔又一次冲向江城柳负春图时,叶征动了。

    他锁定道恩,右手臂肌肉鼓起,雷光电弧环绕握处,第一杆银枪暴射出去。

    “等着你呢!”道恩本来是想拎起手中周不易来挡的,但叶征找的时机极其刁钻,恰好在他将周不易刚掼入地面、旧力未竭新力未生之时,只得扬起另一只时刻防备着的手臂,手臂部位早已覆盖了九层重铠,乍看之下像一只巨大的蟹钳。

    银枪暴射的速度极快,比方才投掷手枪快上近乎一半,几乎连影子都看不见。

    道恩甫一抬手,银枪已经到了,枪尖刺破层层重铠,在第八层前终于停滞下来,巨大的冲击力让道恩身体为之一震,双脚犁出两道半米长的痕迹。

    道恩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他已经很高估少年的投掷威力,才布下整整九层重铠防御,想不到这杆银枪不仅一次性射穿了七层重铠,还将他整个人击退半米。

    这家伙真是萨缪尔说过的大半个月前只有f级的少年?!

    灰色流体涌入手臂,缓缓将银枪挤出,同时修复着重铠。

    这杆银枪的锋利实在是出乎意料,看投掷银枪少年惊讶的表情,显然连叶征也没想到一击居然能有此建树,道恩目光中流露出贪婪:“我收下……”

    “了”字还没说完,道恩瞳孔一缩,又是一杆银枪暴射而至,匆忙抬手,脚步也情不自禁迈开,想躲开这一枪。

    然而他身上重铠提供强大防御力的同时,重量也是非同小可,限制住了他速度的发挥。

    嗤!

    第二杆银枪刺破尚未修复完全的九层重铠,连带第九层都刺破近半,才堪堪停住,道恩已经能感觉到枪尖森寒的锋锐之意。

    第三杆银枪再至,这回道恩早已放下轻视,在银枪临身的一刹那将周不易挡在身前。

    “x!”周不易怒骂一声,银枪扎在他的面甲之上,枪尖距离左眼球不过两厘米左右,眼珠都能感觉到刺痛时瞬间弹飞。

    这已经不是惊出冷汗的问题了,而是小心脏都差点惊爆了。

    不过这也给了他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道恩不再抡他,借着这第三杆银枪的强大冲击力,他顺势贴在道恩身上,双手一抱,正好环住道恩的重铠头盔。

    虽然没力气给c级的道恩来上一发恩赐解脱,但遮住道恩的视线,让叶征找准重铠的脆弱部位扎一枪,就是这次眼神交流作战的最佳战绩了。

    “呵,做梦。”江城柳负春图近在眼前,萨缪尔突入之前,眼神充满着嘲讽,光凭这样就想击杀体质灵力都在c级中期的道恩,这两个小子未免太异想天开。

    如他所想,那边道恩一声巨吼,身上灰色流体涌出,转瞬间在迎向叶征的方向汇聚出一层厚重壁垒,遮住整个身躯。

    抱着要射穿这层防御的妄想,叶征这一次抓紧银枪,浑身令人惊惧的气势节节攀升,雷光电弧滋滋作响,自握手处向身体蔓延,右半身和后背衣物瞬间化为飞灰,露出完整的龙兽纹路,胸口睁开的金黄色龙眼仿若活物。

    与此同时,银枪上也遍布雷光电弧,威势甚是可怖,被电光包裹的枪尖森寒无比,尘封无数年的杀意仿佛在此刻被完全激发,不刺穿敌人誓不罢休。

    相连的手臂形似狰狞利爪,缓缓移至耳后,做出投掷的标准姿势。

    而在叶征蓄势的时间里,道恩已经布下三层壁障,防御力远不是之前手臂九层重铠所能比拟的。

    萨缪尔第一时间给出判定,不再关注战局,突向江城柳负春图,打定主意要尽快消耗完小黄毛的灵力。

    下一刻,叶征蓄势达到巅峰,然而他突然顿了顿,气势稍稍回落,继而这一杆倾尽全力的银枪倏然电射。

    这一枪居然是射歪了,射向无人的空处?!

    御虚和尚大惊失色,叶征顿了一顿不仅仅导致气势有所回落,连准头都失去了,这一枪射出,锁定的已经不是躲在壁障后边无法视物的道恩,而是没有任何人的空处。

    然而下一个瞬间,表情错愕的萨缪尔突然出现在了银枪激射的轨道前方。

    这里是周不易祭出江城柳负春图时萨缪尔和道恩所站的地方,在刚才每一次突入江城柳负春图隔绝的界限后,萨缪尔都会被转移回这个原地!

    原来,叶征自始至终就没打算冲着道恩去,哪怕银枪锋锐超出他的想象,能轻而易举刺破层层重铠,他也没打算针对道恩,全程无论是跟周不易眼神交流还是不断暴射道恩,他都隐瞒住了真正的意图。

    就在萨缪尔已经认为这一击无法穿透道恩防御,大意突入江城柳负春图、将转移却未转移的那一瞬,雷电裹携银枪,将所有人都骗过的倾力一击,雷霆万钧轰向萨缪尔即将回归的原地。

    机关算尽,再加上三分运气,七分实力,叶征彻底把握住了这转瞬即逝的时机。

    第四杆银枪暴射速度快逾闪电,比之前三枪快了近乎一倍,时机又恰如其分,早一瞬会直接错过,在萨缪尔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射离萨缪尔回归的地方,晚一瞬则会因为距离太远,容易被萨缪尔躲过。

    正对着离自己不过两米远泛着雷光的枪尖,萨缪尔几乎失去了反应时间,连抬手阻拦都做不到,全身灵力沸腾,凭借c级实力本能地微微一侧身,银枪已然临身。

    无与伦比的粉碎力碾碎胸骨、刺穿肺叶,透过脊背射出,将他右胸炸出一个碗口大小的空洞,同时附着的雷霆之力麻痹全身,伤口电出阵阵焦烟。

    萨缪尔不可置信地双膝跪地,两柄匕首脱手,齐柄没入地面,这一击摧毁的不止是他的战斗力,还有他一直以来盛气凌人的心志。

    他堂堂c级,拥有重生秘法、前途无量的强者,居然被一个初入修真界的小孩子成功设计了两次?

    实在是荒谬,荒谬!

    而隔着江城柳负春图,叶征单膝跪地,死死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这一枪射出,妖骨嘲风的力量消耗一空,金黄色龙眼紧闭,龙兽纹路悄然散去,连带着他的灵力和全身肌肉力量也消耗殆尽,前所未有的空虚感充斥全身,酸、麻、痒、痛……种种脱力的副作用如万蚁噬身,难受到了极点。

    和御虚和尚召出青身狮头佛陀一样,想对c级造成威胁,必须是倾尽全力的一击,一击过后,自己也战斗力全无。

    不成功,便成仁!

    当然,大部分情况下d级、即便是d级巅峰期的倾力一击,也顶多能和c级中期的普通攻击相当,像御虚和尚召出的青身狮头佛陀一样,很容易被对方化解。

    但这次叶征既拼尽实力,又殚精竭虑,明明是初出茅庐的小萌新,却如同经验最老道的猎人,一步步将猎物引入他设计好的圈套内,借助妖骨嘲风力量冷静地一击必杀,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萨缪尔!”道恩扯开抱头的周不易,将这个打不死的小强狠狠砸远,匆匆跑去查看萨缪尔的伤势。

    有云帅战甲保护的周不易落地,勉强挣扎着爬起,战盔下颚缝隙溢出一缕血迹,隔绝敌我的江城柳负春图缓缓收起,化作一幅普通的画卷坠落在地。

    周不易灵力有限,油尽灯枯了。

    叶征和御虚和尚目光交汇,齐齐变色,如今他们四人只剩下最靠不住的秦球球还有战斗力,无论如何都不是实力完好无损的道恩对手。

    道恩将萨缪尔小心翼翼平放在地上,叶征这一击将萨缪尔重伤,但只要及时救治,这条命还来得及救回。

    “是时候轮到你们付出代价了……”身披重铠的魁梧壮汉直起身,犹如上古魔神般笼罩而至,沉重脚步声如同催命战鼓,敲击在叶征等人心底。

    而此时,御虚和尚腰际的龙形环佩裂痕遍布,显示着墨君遗迹空间已经崩塌大半。

    其中,侏儒青特等状若疯魔般狂笑,血色砂砾化作一个密不透风的圆球,将奄奄一息的男婴包裹在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