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我们什么都没听见,真的!
    身披重铠的魁梧壮汉一步步走向周不易。

    出乎意料,周不易竟怡然不惧,盘坐着喃喃诵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明明灵力已经枯竭,可是随着熟练的诵经声,他浑身居然散发出阵阵金光波动,刹那间笼罩了在场所有人。

    那金光无比柔和,伴随梵音入耳,仿佛能够洗涤心灵,祛除一切潜藏心底的污秽。

    壮汉道恩脚步一顿,疑惑地低头看了看双手,这阵金光范围太广,瞬息笼罩全场,避无可避,但他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痴儿,悟了吗?”周不易这一刻有如正在训诫信徒的得道高僧附体,冲着道恩当头棒喝。

    金光在他身后具现出一整条街道的古建筑,错落有致,看不清面容的行人来来往往,恍若传说中的海市蜃楼。

    熟悉墨君遗迹的叶征顿时愣住了,这条街道正是当初在墨君遗迹救下周不易地方,周不易具现出这玩意儿干嘛?难道他还有大招?

    壮汉道恩强行吃了一记当头棒喝,此时表情更愣:“悟了什么?”

    “咳,他在忽……忽悠你,这些是……是没什么用的功德之力……”萨缪尔虚弱的声音传来,然后是一阵咳嗽,嘴角不断溢出血沫,他的右肺被叶征击穿,封闭脉络后勉强能说上几句。

    “¥#@%!”道恩怒骂一声,“这些佛修就是喜欢装神弄鬼,受死!”

    “阿弥陀佛……”周不易盘坐的身体一哆嗦,手掌挥向道恩,“代表月亮超度你!”

    整条金光街道砸过来,毫无阻碍地穿过道恩身体,没有产生任何作用。

    功德之力是鬼怪心魔的克星,但是对于正常的人类,功德之力仅仅有一些心灵上的净化效果,当然,有时候还有唬人的效果。

    这时,啪~~~

    道恩信手一拍,一杆银枪打在他的手铠上,斜斜插进地面。

    秦球球小脸煞白,手中另一杆银枪呛啷落地,瞬间双手抱头蹲防:“大佬,刚才不是我扔的!”

    叶征:“……”

    好不容易看到秦球球能鼓起勇气对敌,居然扔出一枪就秒怂了。

    其实也不能怪秦球球怂,这种场合他的战斗力约等于零,灵力还不够强,无法将地上那些材质高级的银枪打造成爆破型,原子爆破技能更是没用,先不说能不能碰到道恩,就算碰到了,以他的运气想用原子爆破来爆死道恩,还不如去买彩票……

    能对着c级敌人投出一枪,已经是小胖子这辈子鼓起的最大勇气了。

    道恩也有点无语,他早看出这个小胖子构不成威胁,先弄死全套装备的周不易才是正经事。

    道恩一步蹬地,魁梧身躯高高跃起,阴影遮住了太阳,一记泰山压顶向周不易轰下,周不易呼吸一窒,被这股悍然威势所慑,喉咙边的惊叫声竟不由自主咽了回去。

    轰~~~

    以道恩为中心,烟尘和震动同时波荡,地面深深凹陷下去。

    “阿弥陀佛,徒弟……”御虚和尚脸色惨白,两禅寺好不容易收了一个资质不错的徒弟,又有超度百万执念的绝世机缘,居然一出关就扑街了。

    叶征和秦球球目眦欲裂,尤其是秦球球,心底突然生出无边自责,如果他刚才不是抱头蹲防,而是拼尽全力冲上去阻拦敌人……

    好吧,那现在肯定一死死一双了。

    “不愧是我的学生,怂的可以。”一个沉稳的男声突然传来,众人仰头望去,辛元一手抱猪,一手并指掐诀,踏着飞剑盘旋落地,“球球,你就不能给我长点脸吗……”

    御虚和尚:“……”

    秦球球:“……”

    叶征:“……”

    不对,这是辛元辛老师吗?

    辛元不是只有d级吗,为什么会御剑,还摆了一副世外高人的风范?!

    “哈哈?我没死?!”周不易的声音从众人左侧传来。

    再看过去,一个枯瘦道士的身影傲然而立,脚下是惊魂未定扑倒的周不易。

    “萨缪尔,好久不见。”枯瘦道士目光如电,深邃的眸子死死盯着躺倒的萨缪尔。

    萨缪尔顿时面若死灰,苦涩道:“何愁……”在何愁救下周不易的那一刻,就有十余柄虚幻小剑落在他身上,将他身体牢牢定住,明显是防止他像小黑屋事件一样突然自杀。

    深坑中,道恩僵硬地转过身,一言不发,明明看到了唾手可得的胜利,却在瞬间落入绝望地狱,这种滋味任谁尝到都不好受。

    面对b级的上古修真者,他根本生不出反抗之心,b级修真者已经拥有道的雏形,踏上寻道之路,实力与c级犹隔天堑,根本不是d级c级之间差距可以比拟的。

    “辣你个紫菜鱼皮,好险好险……小子,妖骨效果还不错吧?嘿嘿,看你用的挺趁手的,哼哧~”玄猪真君一跃从辛元怀里跳下,艳羡地拱了拱叶征。

    辛元则是赖在飞剑上没有离开,继续摆着世外高人的风范,何愁挑了挑眉,飞剑一阵剧颤,将借机装腔的辛元抖落下来。

    “呃……等下。”千钧一发之际出现援兵,叶征本来还挺激动的,结果一听玄猪真君哼哧,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辛元:“刚来……”

    玄猪真君:“来了一会儿了,恰好看到你射完一枪差点精尽人亡,哼哧~”

    叶征:“……”

    “麻烦你们对好台词在出门好吗?”叶征吐槽一句,突然指了指道恩,冲何愁喊道,“赶紧抓住他,他和萨缪尔画风一样,都能重生。”

    道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少年看穿人设,但道恩清楚意识到,这里已经不能再待了!

    重铠下瞬间气血翻涌,灵力沸腾,道恩正准备自爆,突然浑身脉络刺痛,低头看去,有数不清的虚幻小剑刺破重铠,扎进魁梧身躯,将他灵力截断成千百份。

    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壮汉道恩轰然扑倒在地,扬起一阵灰尘,他的嘴巴还能勉强动弹,表情甚是难以置信:“你……你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

    “小秘密。”叶征言简意赅。

    道恩:“……”

    萨缪尔:“……”

    重生二人组正在向您持续发送差评,您不接受也只能接受……

    看似结局皆大欢喜,但现场还算有一个清醒的明白人,御虚和尚脸色阵阵发白,摸出裂痕遍布的龙形环佩,催促道:“何老,咱们速速离开吧,现在遗迹里不仅有侏儒,还有那位墨君,他们两人要是分出了胜负……”

    “哦对!咱们赶紧撤!”叶征一个激灵,之前殚精竭虑,全神贯注算计萨缪尔,差点忘记遗迹里还有a级侏儒和小小墨君正在单挑。

    “原来不止矮子青,那位墨君也在吗……不过这里是华夏的地盘,你让我撤到哪里去?”何愁双手后负,明明语气桀骜,和叶征对视时的眼神却是说不出的戏谑。

    “别装x,会死的!”叶征心直口快,得罪大佬的话脱口而出,他愣了愣,心思急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瞪着一旁的玄猪真君,“你这头玄猪,你难道没跟何大佬解释有a级在这里吗?”

    将不小心失言的半口锅扣给玄猪真君,没准还能在何愁手底下有点活路。

    不过由于玄猪真君弱鸡的形象根深蒂固,他似乎没有想到,这一下算是得罪了两位上古修真者……

    “来自辛元的好评,一首凉凉送给你!”

    “来自秦球球的好评,不畏强权的大佬私生子!”

    “来自御虚的好评,佛祖都不扶就服你!”

    “他早就解释说过了,那又如何?”何愁似笑非笑,飞剑嗡鸣,剑尖锁定了叶姓少年不可描述的部位,“你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我没听清。”

    叶征:“……”

    “呵呵,我都看不下去了,姓何的,你就不能对叶小友友好一点?”一个陌生的女声响起,如黄鹂般清脆。

    听到这个声音,何愁明显身体一僵,干笑道:“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岛上的居民都移走了吗?”

    “当然。”来人轻轻巧巧从天而降,笑容满面,是一名相貌模糊的女子,“叶小友,久仰久仰。”

    “这位是云梦子前辈。”辛元给他介绍道。

    叶征微微一怔,发觉女子正朝他友好微笑,连忙应道:“云梦子前辈你好……”

    嗯?相貌模糊?

    他好奇地打量着女子,女子面容并不是真的模糊,而是处在时刻不停的变化当中,时而如豆蔻初开的妙龄少女,时而如饱经风霜的中年妇女,时而又如岁月痕迹遍布的老妪……

    变化极快,始终没有定型,只看了两秒,女子就已经变幻出十几张不同的面容。

    “这么盯着别人看,是很不礼貌的哦。”何愁突然提醒道。

    “呃……”叶征一脸懵比,如果是别人提醒他倒还说得过去,为什么偏偏是何愁大佬?而且何愁大佬的语气一反常态,似乎有点……肉麻,对,肉麻!

    他按捺不住心中疑惑,出声道,“云梦子前辈,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一来就问问题,果然是个修真小萌新呢……问吧~”云梦子前辈时刻变幻的面容全都保持着笑意,看着挺惊悚的,就仿佛这几句话是几十个人同时在和他说一样。

    将这份惊悚埋藏心底,他问道:“前辈跟何大佬是什么关系?”

    “关系啊……给你个提示,你猜下~”云梦子在众目睽睽下摸出手机。

    何愁罕见地失去镇定,眼神惊恐:“哎你别……”

    “别”字刚落下,云梦子已经拨了一个号码。

    “大王,主子来电话啦~大王,主子来电话啦~”俏皮的铃音从何愁兜里响起。

    叶征:“……”

    包括两位反派在内的其他人:“……”

    大佬,我们什么都没听见,真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