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两个爸爸
    叶征:“???”

    人在此处坐,锅从天上来。

    从浮生六仙子近乎歇斯底里的控诉中,他总算听明白了前因后果,敢情浮生六仙子认为最近总是掷到六点,是他因为在附近?

    “我这十年灵气复苏,六相衍形骰总共就用了五十次不到,只有遇到你的时候掷过三次六点,你觉得这状况有道理吗?我赌运可是出了名的好到爆,整个临江门都叫我‘从不掷出六点的帅六’,现在名气砸在你手上,赔钱!”

    “浮生六前辈,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玄乎,我一初出茅庐的小萌新,怎么可能克的到你……”叶征一脸的莫名其妙。

    他掐指一算,五十次,才三次六点,按概率论来算很合理啊,如果完全按照六分之一的概率,五十次至少丢出八次六点才对吧?

    这时,浮生六仙子用大拇指指甲盖扣住六相衍形骰:“别不信,看着!”

    六相衍形骰高高抛起,落在她的掌心。

    六点朝上,浮生六仙子再次进入雕像状态。

    叶征整个人都思密达了。

    这也行?

    如果浮生六仙子没说谎,这真是她十年来第四次掷到六点……

    那么问题来了,总共叶征也就见过浮生六仙子掷过四次,这六点几率相当感人。

    “看来确实是你的锅了,哼哧~”玄猪真君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被强行扣下这口锅,叶征嘴角抽搐:“玄猪前辈,真有克星这种说法?”

    “有是有,但大部分时候是因为……”玄猪真君哼哧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因为什么?”叶征连忙问道。

    秦球球:“因为爱情。”

    叶征狠狠呸!了一声。

    打架没见你秦球球出手,抢台词倒是6的很。

    “球球说的没错。”玄猪真君适时补上一刀。

    辛元御虚周不易等人抛来暧昧目光,在他和浮生六仙子之间逡巡。

    叶征揉了揉眉心,特想一脚踩死这头哼哧哼哧的小香猪:“你说的是大部分时候,那小部分时候呢?”

    秦球球:“因为亲情。”

    又一次成功抢台词,秦球球伸手比了个v 字。

    “对,比如说父女是前世情人之类的……”玄猪真君继续补刀。

    两人配合默契,天衣无缝,总感觉像是提前排练过的。

    “打住打住!换一个话题!”叶征已经不想搭理这两人了。

    “阿弥陀佛……”御虚和尚宣了声佛号,安慰道,“小征子,相生相克皆是缘,不要过于烦忧,安安心心接下你和浮生六前辈这笔善缘便是。”

    叶征捂住胸口。

    御虚和尚一提到缘字,他就想到现在转生为男婴的墨君,小心脏莫名攥紧,仿佛下一秒男婴就会出现在他身边——

    “爸……爸爸……抱抱……”

    看,心惊胆战的,都出现幻听了。

    叶征:“……”

    幻……幻听个屁啊!

    虚弱的身体突然僵硬,他机械地转头,那名被青特等拖进遗迹的男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白毛巨猿的守护圈内,直接在他身后张开双臂求抱抱。

    男婴小脸煞白煞白,胖乎乎的身体布满擦伤和淤青,一双黑曜石般的大眼睛此刻灰暗不少,可怜巴巴和他对视。

    红猿仙子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手抚在纳戒,时刻准备祭出法器,但她又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触怒了这个诡异的男婴,这里护住的人被一锅端。

    全场寂静……

    “爸……”男婴声音突然顿住,小脑袋一歪,疑惑地打量着辛元。

    辛元完全没注意到现场诡异的气氛,他来的晚,也不清楚这个男婴的身份,和男婴目光接触后,顿时纳闷道:“搞事精,你这孩子是哪里来的?为什么我觉得特别亲切?是熟人家的孩子吗?”

    说着,他走上两步,心疼地把男婴抱了起来,替他拍拍身上灰尘,检查伤痕,不住唏嘘道:“谁这么狠心把这孩子弄成这样?乖,叔叔抱,叔叔疼你~”

    辛元神识内封印着湘妃的大部分记忆,男婴是墨君新生而成,有亲切感很正常……

    “爸……爸爸……”男婴亲昵地拱了拱辛元,目光又投向叶征,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白嫩嫩的小胖手不住挥舞,“爸爸……”

    重生后失去记忆的墨君,一下子有了两个爸爸。

    御虚和尚:“阿弥陀佛……”

    周不易:“善哉善哉……”

    “叶小子,他是你的娃?哼哧~还挺可爱的,唔……不对,是你和辛元的娃?哼哧~”玄猪真君也没见过男婴,目光又好奇又警惕,虽然他如今感受不到男婴的强大,但是能悄无声息越过红猿仙子直接进入守护圈,男婴在空间上的造诣堪称恐怖。

    “都不是。”叶征脖子左右转了转,小声道,“辛老师,他是新生的墨君……”

    辛元:“……”

    辛咸鱼瞬间变成比雕像还雕像的雕像状态,一张亲切脸凝固。

    “来自辛元的差评,你为什么不早说!”

    你动手这么快,根本来不及说好吗……

    “墨君?”玄猪真君咂吧咂吧嘴,没听过这个名字。

    “原来是他……”红猿仙子了解过墨君遗迹的事情,更紧张了。

    男婴勾住辛元脖子,好奇地抚摸辛元的胡渣,他的心智太低,完全没感受到古怪气氛。

    辛元哭丧着脸,一**差评疯狂发送给叶征,随即他眼神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乖,去你真爸爸那里……”辛元大着胆子走了两步,顺着男婴胳膊叉起,将其放到叶征脖子上,噌噌噌退开。

    此时叶征正抱腿坐着,击败萨缪尔的一枪掏空掏得太厉害,身体还没缓过来,根本没力气反抗。

    男婴两腿骑在他的肩膀,小手抚摸着他新出炉的光头,完全被逗乐了,一边叫着爸爸一边咯咯直笑。

    紧接着,红猿仙子小心翼翼指挥白毛巨猿护住众人,集体远离……

    叶征:“……”

    回来啊!你们回来!

    把我身上这颗人形核弹拿走!拿走!

    “原来跑这里来了……嗯?!”猛前辈从天而降,身后跟着五位b级仙子,表情诧异,“叶小友,你是怎么降服他的?”

    降服?

    “猛前辈,这个误会可能有点深了,现在像是我在降服他吗?明明是他在降服我啊……”叶征叫屈道,此时男婴箍在他光头上的小手紧了紧,似乎对猛前辈等人有所戒备。

    “像,这里交给你了。”猛前辈带着五位仙子离远,和红猿仙子等人汇合。

    叶征:“……”

    连一向靠谱的猛前辈都变得不靠谱起来,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红猿仙子问道。

    “被矮子青给跑了。”猛前辈远远指了指男婴,“那小孩突然撕开空间消失,云梦子布下的法阵出现破绽,矮子青趁机逃了出去,现在何愁跟云梦子正在追人……”

    “这,不会再出什么篓子吧……”红猿仙子粗犷的眉头紧皱,她和云梦子是闺蜜,不免心生担忧。

    “放心,矮子青伤势很重,跑不了的。”猛前辈拍拍红猿仙子肩膀。

    刚猛的猛前辈和粗犷的红猿仙子站在一起,画风十分和谐,只不过红猿仙子的表情有些扭曲,似乎是肩膀碎了……

    猛前辈完全没注意到红猿仙子的表情变化,她目露忧虑,目不转睛打量着男婴:“现在的问题,就剩下他了……”

    ……

    五分钟后。

    “超度完百万执念,整个先天空间的意志被彻底吞噬,诞生出这个孩子……就这么简单?”猛前辈认认真真问道。

    御虚和尚点了点头。

    刚才这段时间,他和猛前辈等人叙述了遗迹中发生的事情和那个男婴诞生的简单过程。

    周不易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被御虚和尚眼神制止了,他已经卸下一身战甲,连带着江城柳负春图和一大捆银枪扔进了纳戒。

    猛前辈不动声色扫了两人一眼,并没有过多逼问,只是赞道:“一出生就堪比a级,而且操纵空间的力量与生俱来,比空间系觉醒者还要了解空间,那位墨君确实是个奇才……”

    “别光顾着夸人,想想怎么救人吧,哼哧~”玄猪真君提醒道。

    远处,男婴趴在叶征头上,看样子像是累睡着了,叶征则是丝毫不敢动弹。

    “我想不到啊,这种空间之子最擅长逃跑,很难抓住他,就算是现在赶跑了,他以后要是再来缠着叶小友,我也没什么办法……”猛前辈摊了摊手,十分无奈。

    “要不然……”玄猪真君右蹄扬起,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位墨君借百万众生重生的手段确实算是污点,但现在并没有触犯规则,天命对魔道都是既往不咎,你觉得这么宝贵的战力,天命会允许你轻易咔嚓掉吗?况且他那么小只,我也下不去手,你行你去。”猛前辈道。

    玄猪真君哼哧一声,匍匐在地上不吱声了。

    猛前辈继续说道:“我估计是墨君这独门的重生法术还不够完善,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如果他真是记忆全失,那就皆大欢喜了,但是如果有什么契机会让他恢复记忆,又是一件麻烦事……辛元,你神识封印的记忆里能翻到什么线索吗?”

    辛元苦笑道:“我动不了那处记忆。”

    猛前辈哦了一声,场面沉默,又陷入束手无策的僵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