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赤果果的阴谋!
    “截住他!别让他进入城镇!”

    听到云梦子声音,何愁毫不犹豫咬破舌尖,一股血箭激射,抹在正和青特等缠斗的飞剑上。

    这柄伴随他征战无数年的古剑绽出激昂剑鸣,瞬间一分为八,结成凌厉剑阵,剑芒大作,环环相生,将不敢撄其锋芒的青特等逼退。

    下一刻,剑阵绞碎血色砂砾形成的龙卷,血色砂砾如活物般沙沙退回青特等身边,被龙卷卷上天的湖水则似倾盆大雨,哗啦啦冲刷而下。

    云梦子、何愁、青特等三人,正在距离太湖北岸不足两公里的水面纠缠。

    “封!”云梦子轻喝一声,终于抓住青特等停顿间隙,八张道符以青特等为中心同时落下,八条水龙霍然升腾,十六只冰冷龙眼锁死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封住了青特等去路。

    她的意图在于抓住矮子青这个臭名昭著的外敌,才会追击驱赶已经重伤的青特等大半个小时之久,否则以她和何愁之间的默契,先前有整整五次机会可以将其就地斩杀。

    何愁并指驭使飞剑,剑阵散去,八剑重新合一,他深陷的五官有些苍白,漠然注视那个矮小身影:“别浪费力气了,你逃不掉的。”

    青特等困兽犹斗,在八条水龙封锁下左冲右突。

    过了许久,青特等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嘶吼,双目血红:“赫……该死的!他竟然敢出卖我!赫……”

    现在唯一能解释现状的,就是空桑在华夏布下的暗子叛变了,故意放他进入国境,随后给天命通风报信,派遣了一大群上古修真者给他来个瓮中捉鳖。

    但这个想法又极度矛盾,一说出口就被他下意识否决了。

    青特等清楚暗子的底细,叛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旦确认暗子叛变,空桑本部可以轻易揉捏他的生死,摧毁他所珍视的一切。

    难道暗子都已经龟缩整整十年,只为了杀他一个无关大局的青,就胆敢赌上一切吗?

    不可能的!

    如果暗子真的叛变,天命只可能利用这名暗子去钓更大的鱼……

    青特等眉头死死皱着,百思不得其解,浮在半空,脸上绝望的情绪不断蔓延。

    “果然有内奸……这内奸是谁?”云梦子冷声质问。

    青特等一阵沉默,以对方的身份的现状,肯定犯不着和他装疯卖傻,看来他们确实不清楚暗子身份,那到底他来苏城的情报是怎么泄露的?……

    “趁早说出来吧,否则……以狂霸魔君和公子海的手段,早晚也会让你招供的。”何愁威胁道。

    青特等脸色一沉,染血的面孔愈加阴翳。

    狂霸魔君和公子海的实力虽然不如他,但身为魔道,刑讯逼供、折磨敌人方面绝对是专家,况且狂霸魔君先前被他重伤,何愁将这逼供差事扔给狂霸魔君,怕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为今之计,难道只有自杀?

    对方现在只能困住他,要让他彻底失去战斗力束手就擒,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完全可以在这段时间内自杀。

    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抓住人形灵物,眼看着就能跻身组织最强者的行列……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你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潜进来的?!”青特等抓狂地嘶吼道。

    “你猜~”云梦子笑道。

    她和何愁对视一眼,互相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奇。

    他俩其实也挺莫名其妙的,只是想来苏城天降正义一下,居然能顺便擒住一个大敌,名副其实的天降正义了……

    “那小子运气还真是好啊……”何愁感慨道,又看向被云梦子一句话膈得面容扭曲的青特等,“我想起来了,上周团灭在苏城的同步者就是你的部下了吧?”

    青特等冷哼一声,不可置否,苦苦思索何愁前半句话的意思。

    “勾结萨缪尔,还赶在我们之前吞下他所属的小组织,江河湖海那笔账,以后只能一并算在你们空桑头上了。”何愁呵呵冷笑。

    “臭道士,你说的那小子是谁?”青特等实在想不出何愁口中“那小子”的身份,到底是何等人物,居然能获得他潜入华夏境内的情报。

    “哈?我都说这么明白了,你脑子居然还没拐过来?看来你的智商和身高一样,都低的可以。”何愁心中畅快,很难得冷嘲热讽别人。

    江河湖海的死,始终是他心里梗着的一根刺,如果他能早点注意到胡海的异常,对魔都各方势力的管控再严厉点,这对新生代里前途无量的新星就不会那么轻易陨落了吧……

    “说啊!到底是谁!”青特等咆哮,血色砂砾狂暴地涌出,持续轰击在水龙身上,但八条水龙首尾相衔,防御得密不透风,又有云梦子时刻注入灵力、施加符文巩固,根本不是现在重伤的青特等可以破解的。

    “就让你死个明白……”何愁嘴角勾出一丝玩味,“我问你,你这次入境是来抓谁的?”

    青特等血红的眼珠子几乎瞪出,不可置信道:“你说他?不可能,不可能……”

    嘴上这么说,实际上他已经信了七分,还有三分不信则是在少年刚见到他时展现出的诧异上,寄身在小鼎上神识波动,明显意味着少年并不知情。

    莫非……这个新生代是个连他都分辨不出真假的实力派戏精?

    而且这个戏精居然不惜以身犯险,也要引诱他前来,难道不怕自己一见面就杀死他吗?

    不对啊,那凑巧出世的人形灵物又怎么解释?

    如果没有人形灵物拖时间,他早就带着少年离开,不可能会遭到埋伏。

    等等……

    青特等脑海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如果他没听错,那个人形灵物好像叫过少年爸爸?!

    对!

    不止叫了爸爸,还求抱抱!

    一切都串在了一起,赤果果的阴谋!这果然是针对他的阴谋!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想不到少年竟有此胆识,不惜以身犯险也要设局阴他,而且最后还成功了……

    青特等表情变得失魂落魄:“这……他怎么会知道我潜入苏城的?!”

    “你猜~”何愁难得俏皮下。

    他并不清楚青特等脑海里强行圆成功的错误推理,也不想告诉青特等事实。

    因为事实其实就两个字,凑巧……

    由于正义葫芦的奇葩作用,凑巧苏城汇聚了这么多前来天降正义的强大女修,又因为秦球球的小型空间通道能力凑巧能让玄猪真君通过,才得以让玄猪真君给隔绝在小黑屋的众人通风报信。

    总之,都是凑巧,还是给叶小子保持点神秘感好,否则这事儿一经说破,真有点上不了台面……

    正义葫芦,天降正义,突然没有何愁原来想象中那么烦人了。

    不过叶小子的搞事能力确实一流,连矮子青这样的强者都能引过来。

    运气也是一流,他们这些援兵晚到一些时候,没准叶征等人也要团灭在那个c级壮汉手上。

    青特等心思缜密,看到何愁表情,就明白何愁不会和他说出事实,只能把一切归咎在少年有什么特异之处上,连他都踩进陷阱了,看来萨缪尔和他的同步者下属们栽的并不冤枉。

    “锁!”云梦子轻喝,八条水龙身躯渐渐缩小、凝练,阵势范围向内收紧,龙吟阵阵,令人窒息的威压暴涨。

    灵力符文加固完毕,云梦子开始尝试捕捉苟延残喘的青特等。

    青特等面色瞬间铁青,抉择来的这么快,要么死,要么束手就擒,在阵势彻底收拢的短短十几秒内,他就得下定决心……

    这时,远在三山岛上的猛前辈和浮生六仙子似有所觉,匆匆对视一眼,随即望向北岸方位,红猿仙子在内的六位b级仙子表情则是有些诧异。

    “怎么了?”察觉到异常,玄猪真君连忙问道。

    “有老朋友来了。”猛前辈神情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话音刚落,她和浮生六仙子两人已经不在原地,身形向北边暴射,遥遥落下一句话,“再来三个,今天留下他!”

    红猿仙子六人眼神交错,随即有三位b级仙子匆匆跟上。

    太湖水面。

    一剑自北来。

    一道浩浩荡荡的玄黄剑气自两公里外的太湖北岸起始,贯穿长空,直奔云梦子而来。

    专注于捕捉青特等的云梦子浑然不觉,捕捉青特等这样的a级大敌,根本容不得她有半点分神,否则一旦出了岔子,便是前功尽弃。

    剑气瞬息逼近,何愁大惊失色,来不及多想,驭使飞剑仓促挡在剑气前方,同时整个人掠出,将云梦子扑开。

    这一道玄黄剑气显然是a级强者全力出手,虽说一剑杀不死毫无防备的云梦子,但重伤肯定是免不了的。

    玄黄剑气过处,何愁的飞剑一声哀鸣,顷刻间被弹飞,而何愁扑开云梦子,玄黄剑气险之又险擦过他们的身躯,没有伤到两人,却恰好斩在了八条水龙构筑的阵势之上。

    何愁瞳孔猛缩,这一剑本意,就是冲着阵势去的!

    玄黄剑气强势无比,直接斩灭三条水龙,牵引水龙的三张道符顿时化作飞灰,困锁阵势顷刻瓦解。

    青特等觑见机会,残余的精神力轰然爆发,扭曲的念动力将何愁和云梦子轰开百米远,矮小身躯电射而出,直奔北方。

    凝望青特等逃窜的背影,何愁一手揽着云梦子,一手唤回飞剑,眼神冰寒到了极点:“居然还钓出你来了……玄黄剑气,东鹤剑君,我跟你鼎剑宗没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