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刚生完孩子要多休息……
    “叶同学,想什么呢?”

    一个甜腻腻的声音入耳,叶征心神一荡,碍于修真界的自然规律,眼睛不由自主盯上了颜值g。

    “来自柳老师的好评,小色鬼!”

    “咳,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一边的宋树航像老学究般摇头晃脑,继续念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啊……唔……非礼……唔!”

    叶征及时扑上前,捂住了宋树航看破还要道破的嘴。

    柳颜老师向沙发边缘挪开一点,轻掩着嘴咯咯直笑,任由两个光头打闹。

    周一的早晨还没有过去。

    上周去取妖骨耗时太长,学校暂时去不成了,辛元就以“有病”恶化成“有重病”为理由,将他本来就每天只需要上半课的学习变成了无限期休学……

    消失了整整一周后,叶征联络了柳老师和宋树航两个徒弟报下平安,没想到两人直接就一前一后赶到他家里来了。

    纠缠了片刻,叶征轻松将宋树航制服,坐在身下,依旧捂着嘴不让他说话。

    “柳老师,你不去上课没关系吗?”他担忧道,如果让一中同学知道柳老师在本该上课发福利的时间跑来学气功,怕是会用口水淹死他吧……

    柳老师将垂下的发丝勾回耳后,莞尔道:“没关系啊,我‘有病’。”

    她也以“有病”请了一天假,很明显是在向休学的叶姓同学致敬……

    叶征:“……”

    扶额,对付不来柳老师……

    柳老师明明没什么特别的气场,可和她谈话时总感觉有点心虚,似乎自己始终矮她一头,估计从小到大养成了尊师重道的习惯,一时间是改不了了。

    “你呢,你家周不易不是回来了吗?你还来我这里干嘛?”他放开宋树航嘴巴。

    其实在叶征取妖骨的日子里,宋树航来他家里敲过十几次门,一直以为是被师父抛弃了。

    “消息是给我回了,但人还没回家呢,而且他说他的短命师父靠不住的,跟着你才靠谱……”宋树航摸摸自己的光头,又看看叶征的逞亮的光头,“我也这么觉得,师父你看我俩多有缘啊,发型都一样了~”

    “哧!”一边的柳颜老师差点笑到内伤。

    叶征相当惆怅,那个跟他抢主角位置的小黄毛嘴上这么说,实际上肯定也是嫌宋树航麻烦吧……

    “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也变成光头了……”柳老师凑过来捏了捏叶征胳膊,脸微微一红,“你是不是变壮了?上周是去什么地方秘密集训吗?”

    柳老师正在脑补国家神秘组织军事化训练的残酷,到底强度该有多恐怖,才能一星期把叶征改造成半个肌肉猛男。

    “差不多吧……”叶征打了个哈哈,随即把话题带走,“好了好了,美好的早晨从背书开始~”

    哗!

    一本金灿灿的《爆裂长牙獠引气经》具现在空气中,依旧是那么的玄幻。

    “今天我们温习一下上次的内容~”

    任重道远哪,叶征偷偷瞥了眼助她渡过妖骨考验的颜值g。

    得赶紧让柳老师背完,然后开始学最后的引气拳法,画面想想就刺激,嘿嘿嘿~

    ……

    一早上的晒着太阳,听柳老师甜腻软糯的声音背书,不失为一件幸事,如果没有宋树航的声音夹在其中,就更完美了。

    期间,他偷偷进玄猪遗迹磕掉两颗,然后对着镜子测了测现在的实力。

    精神力:f,灵力:e,反应力:e,体质:e,资质:e,颜值:b。

    综合实力:732。评价:战五渣。

    相比刚踏入修真界时前四项全都是f的评价,提升太明显了,尤其是他的体质方面,在眼镜上看着只有e,实际上根据猛前辈的测评,已经堪比其他修真者的d级中期,这还是在他没磕下两颗的时候……

    现在应该已经有d级后期的水准了吧?

    他握了握拳,细细体悟原暗之珠带给他的充沛力量感。

    原暗之珠的提升的生命本质,更多表现在**力量速度方面,而猛前辈的蛮龙铸身锤,则是更侧重于淬炼他的**强度,等于是防御,现在他的头明显更铁,完全可以用脸挡枪。

    732的综合实力……

    这么说,辛元和御虚都应该打不过他了?

    想到这里,叶征嘿嘿直笑,再看看变化,颜值从a提升到了b……

    嗯,这个设定可以略过了。

    ……

    临近中午。

    咔!

    朗朗背书声中,多了一声很轻却异常清晰的声音。

    门外有钥匙插入锁孔,拧开。

    三无脸的少女扛着穿上开裆裤纸尿布的男婴走进门。

    “哦,有客人。”芸小鹿面无表情扫视三人,遵循修真界的自然规律,目光在柳老师颜值g上停留了两秒以后,径直步入卧室。

    “爸……爸爸……”男婴瞅见叶征,眉毛一弯,小胖手张了张,随即似乎意识到现在是谁正在抱着他,立马僵硬地缩了回去。

    嗙~

    卧室门带上,有拉开抽屉的动静传出。

    很明显,芸小鹿抱着小墨墨进了玄猪遗迹。

    “呃……你们看着我干啥?”叶征一回头,正对上柳老师宋树航诡异的眼神。

    “爸爸?这是你和二师娘的孩子?”宋树航傻愣愣的,一拱手,“打扰了,刚生完孩子要多休息……”起身就要推门离开。

    柳颜老师眼神尤其的意味深长:“看来你上周礼拜不是去集训,而是去生娃了……”她跟着宋树航起身,“打扰了,刚生完孩子要多休息……”

    叶征:“……”

    “误会误会,有点常识行不行?难道你们见过刚生一个礼拜就会叫爸爸的吗?”

    宋树航脚步一顿,点点头:“嗯,还是你懂……”

    “那生了多久了?”柳老师好奇地问道。

    虽然她只匆匆看了几眼,但那男婴粉雕玉琢,胖乎乎挺可爱的,尤其是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仿佛有什么魔力般特别吸引人,令她短时间内无法忘记。

    “生……生个球啊!”叶征揉了揉眉心,“真不是我的孩子,是亲戚家的,对,亲戚家的……”

    他现在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件事——谈到小墨墨的时候,甚至于小墨墨就在附近,他居然忘却了心中对墨君的恐惧,芸小鹿就像是根定海神针,似乎什么事情到了她手里,都能迎刃而解。

    “我们继续背书,不用管……呃……”他话说到一半,又听到有人上楼,脚步声夹杂着耳熟的哼哧声。

    玄猪真君和周不易到了。

    一进门,周不易和玄猪真君抵抗不了修真界的自然规律,同时将目光放在了柳老师汹涌澎湃的颜值g。

    周不易咳嗽一声,虽然他只是名萌新佛修,但是有庞大的功德之力加身,定力自然非比寻……

    噗~~~

    两行鼻血从他人中两侧喷涌而出。

    叶征:“……”

    “不是你们想的这样的,我只是最近营养不良……”周不易捂着鼻子瓮声辩解。

    有普通人在场,玄猪真君暂时闭着嘴。

    猪鼻子太长也是有好处的,至少里面血管爆了,鼻血却还没来得及流出来,他赶紧从周易怀里跳下,拱开卧室的门冲了进去,避免了一次出糗。

    宋树航表情惊喜,上前给了周不易一个熊抱:“不易,你怎么也来了?是知道我在这儿,来找我的吗?你等等,我马上背完书……哎,今天不背了!给你介绍下,这是我大师姐……”

    宋自作多情树航热络地把柳老师介绍了一遍,周不易血流不止,脸色越来越苍白。

    再这样下去,会死的……

    看出危险的叶征赶紧把他俩拉开,将周不易扶进卧室。

    柳老师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又是卧室……

    刚才进去的三无少女、男婴,还有那只会开门的小香猪,似乎都没什么动静了?叶征刻意用身体挡着卧室,她根本无法看清里边真实情况,只能疯狂脑补——看来那只聪慧的猪是国家神秘组织训练出来的特种猪,宋树航的兄弟也是国家神秘组织一员。

    国家神秘组织的势力还真是无处不在啊,而她的这个叶姓学生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了……

    ……

    “羡慕,你居然已经有这么高级的秘密基地了……”周不易两眼放光。

    强行送走遐想连篇的柳老师和宋树航后,叶征进入玄猪遗迹,和周不易玄猪真君重新照面,至于芸小鹿,正扛着小墨墨在一大堆仪器中走动。

    叶征干笑了几声,讲道理,这遗迹就没派上过什么用处,还没有周不易一杆银枪来的趁手……

    “坐下来。”玄猪真君扯了扯他的裤脚。

    叶征盘膝而坐,玄猪真君窜上他的膝盖,随后一路噌噌噌爬上他的肩膀,光溜溜的头顶。

    咔嚓!

    闪光灯一闪,周不易笑嘻嘻给一人一猪来了张合照。

    “闭上眼放开心防,别反抗,哼哧~”玄猪真君指挥道,叶征一一照做。

    不多时,玄猪真君吐出一道光芒,沁入他的额头。

    “传承烙印。”接收到脑海里被塞进来的信息,叶征念出了这个名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