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星河十二……剑
    “叶兄……叶兄?你怎么净发呆?今天不准备修行了吗?”

    小黑屋博物馆空间,正值夜间修行时刻,秦球球向放空状态的叶征扔出一**阔落,“修真之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枯燥实属正常,叶兄你可别因此懈怠了。”

    “你又在干什么?”叶征呵呵一撇嘴,扫向秦球球拆了一地的牛肉干、猪肉脯、阔落、雪必,哟呵,还有新品种了,薯片、妙脆角、鱿鱼丝……

    “我在合理分配膳食结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能光靠肉和碳酸饮料支撑。”秦球球振振有词。

    叶征:“……”

    行行行,你胖你有理。

    “叶兄,你还没说你刚刚为什么发呆呢,在想宵夜吃什么吗?”秦球球三句不离吃字。

    叶征叹了口气:“我今天获得了一套趁手的兵器,你想不想看看?”

    “想!”秦球球眼神一亮,连忙举手,随即放下来吮吮手指,将沾染的碎屑吮干净,往身上擦擦,算是做好了观摩的前置准备。

    叶征将手伸背后:“看好了,星河十二……剑!”

    秦球球:“……”

    方方正正一块板砖,灰色品质。

    秦球球伸手放到叶征额头:“叶兄,你是不是失智了?”

    “呵呵,自己感受下……”叶征抓住秦球球的手,按到这块灰板砖上面。

    “好锋利的……砖……”秦球球顿时愣住。

    摸到板砖的瞬间,他无端端生出汗毛倒竖的感觉,仿佛这块砖的表面锋利异常,下一刻就会将他的手掌切得支离破碎。

    秦球球下意识缩回手,看看手心,多出了一条细小伤口。

    什么玩意儿!

    他摸到的是光滑的砖面,而不是那些粗糙的棱角,居然产生了锋利的感觉,还划破手了?!

    违和感太强烈了好吗!

    秦球球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观察灰板砖,喃喃问道:“这里面藏了一套剑吗?锋利感都溢出板砖表面了……”

    “不不不,你误会了。”

    叶征抚摸着灰板砖,唏嘘道,“没有剑藏在砖头里面,这是十二柄剑暂时组合在一起的板砖造型,我实力不够,还无法分开它们……”

    “原来如此,分开它们,就能出现十二柄剑了吗?造型别具一格,隐蔽性极佳,实乃居家旅行、杀人放火必备兵器……”秦球球啧啧称奇。

    “不不不,你又误会了……”叶征表情幽怨,“我当时也是这么问的,但你芸老师什么都不肯说,我觉得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应该不会是出现十二柄剑那么简单……”

    秦球球:“……”

    “叶兄冷静,现在不都流行拍砖嘛~其实砖也挺好的,你想想看,不带刀剑,容易让对手轻敌,那时候你就可以出其不意使出一招天外飞仙,用这块锋利的板砖秒掉对方。”

    “天外飞仙?”

    秦球球做了个投掷的姿势:“就是这样……”

    正是叶征昨天投银枪扎穿萨缪尔的动作。

    “天外飞仙,天外飞仙……”叶征念了几遍。

    很好,自仙人抚顶、恩赐解脱、天降正义以后,他又多出了一个技能名字。

    “这个技能名字我要了,你再替我想想这套剑的名字?星河十二剑是原版飞剑的名字,这玩意儿有这造型,纯粹是被你芸老师改版过了,继续用原版的名字,总觉得不是个味儿。”

    秦球球面露难色:“叶兄,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叶征揉了揉手腕,抓起灰板砖:“不知道为什么,手突然有点痒,突然想来一招天外飞仙……”

    秦球球双手抱头,惊恐道:“等等,我正在想!马上就想到了!”

    十分钟后。

    白纸上密密麻麻写了一长串名字,叶征握着一支笔,依次审视——

    “凌云十二剑……划掉,太土。”

    “诛天十二剑……划掉,太招摇。”

    “玄阴十二剑……划掉,抄袭风云了。”

    “桃花剑神邓太阿的十二飞剑,要这么长的吗?念出来多麻烦。”

    “子午十二……”

    啪!地,叶征狠狠将纸拍在桌上,扶了扶眼镜,恨铁不成钢道:“秦球球啊,不是我责怪你,话说咱们能不能脱离十二这个数字,思维放开点?”

    十分钟后,白纸背面又多了一长串名字。

    “改好了?绝世好剑……划掉,抄风云抄的更明显了。”

    “天罡北斗七星剑……划掉,哪来的七星?”

    “干将莫邪……划掉,那玩意儿是雌雄对剑好吗?”

    “追风一百零八剑……”

    哗啦!

    叶征将这张纸揉成一团,抽出一张新的白纸,甩到秦球球怀里:“你这不是纯粹跟我过不去吗?放开思维也不是这么个放开法吧?重写,写不出罚抄一万遍天外飞……”

    “咦?我闻到了飞剑的气息,哼哧~”突兀的声音打断了这波水字数的对白。

    玄猪真君出现在了两人背后,同时还有抱着玄猪真君的小奶奶灰。

    秦球球:“……”

    叶征:“……”

    这位小奶奶灰……你是?周不易?!

    潮流短发,一头奶奶灰的周不易看上去分外精神,不复之前那种颓废的小黄毛气质,一跃从小流氓变成了十八线小明星。

    但是……

    “小周,你不是佛修吗?怎么又去烫头了?”叶征下意识挠了挠自己的光头,相比周不易的造型,他现在更有佛修的气质,跟御虚和尚的距离只差来六个戒疤。

    “阿弥陀佛。”周不易双手合十,“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发型也同理,心中有光头,我自然就是光头。”

    扑通~

    玄猪真君从他怀中窜下:“呵,别听他瞎扯,他就是跟御虚小和尚闹翻了,换个发型换换心情,哼哧~”

    猪鼻子嗅了嗅,目光放在了叶征身边的灰板砖上,玄猪真君走上前,右前蹄一搭,顿时诧异道,“好锋利的……砖……这什么玩意儿?!我明明闻到了飞剑的味道啊,哼哧?”

    “这是一套飞剑……”秦球球连忙说出了这套星河十二……剑的由来。

    玄猪真君越听越懵,过了好久才缓过来,猪脸上露出一丝揶揄:“还是你们新生代会玩,这么锋利的砖,确实有让人掉以轻心、攻敌不备的效果,哼哧~”

    叶征没理会他,而是看向周不易:“你跟御虚和尚闹翻了?发生了什么事?”

    周不易眉毛挑了挑,表情明显挂着“我不想说”四个字。

    “我来说吧,哼哧~”

    玄猪真君拍拍星河十二……剑,边观察着这套奇葩飞剑的构造边说道,“第一,他不想剃光头,第二,他额外接受了我的传承,所以御虚小和尚不高兴了,觉得他不是一心一意想入佛门,说小周尘缘未了静不下心,暂时不适合修佛,就把他轰出了两禅寺,还说什么时候悟了什么时候回来,哼哧~”

    叶征:“……”

    御虚和尚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本来周不易就不是一心一意想入佛门,明明是被御虚和尚强行拉进去的,为什么偏偏现在节骨眼上开始生气?

    没道理啊,周不易获得的机缘如此之大,御虚和尚不应该谢天谢地把他供起来吗?

    肯定有什么隐情,叶征眉头紧蹙,实在想不通御虚和尚为什么会突然转性,便说道:“要不我去跟御虚和尚说说?找个时间一起坐下来好好谈谈,毕竟这头玄猪的传承和我也有关系……”

    周不易摇了摇头:“回来再说吧,这样也好,我准备先去混乱海域走一趟。”

    混乱海域?

    似乎有点耳熟?

    叶征仔细回忆了下,内心突然涌出一丝惊惧,瞬间又被他压制了下去。

    杨毅飞,余连城。

    两人截杀自己无果,最终被天命发配的地方!

    他皱眉道:“你怎么知道这事儿……”

    “我问过白师姐。”周不易眼神平静,“我说过,杨毅飞的账由我来算,至于那个什么余连城,如果遇到了,我会顺便的……”

    叶征一阵沉默,周不易始终记恨着当初杨毅飞引怪害人的举动,御虚和尚说什么尘缘未了,莫非是故意放周不易去了结这段因果?

    佛门不是讲究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

    这样放任徒弟的御虚和尚,真有一颗修佛的心?

    这样睚眦必报的周不易,以后又真的会皈依佛门?

    叶征揉了揉眉心,操心这种事,脑袋涨得厉害:“其实,他们已经在接受惩罚……”

    杨毅飞和余连城去混乱海域服役十年,天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远比坐牢难过多了。

    “那只是天命对你那次事件的处理,我和他的账还没算……”周不易执拗道。

    “行吧行吧,你自己小心……”叶征不喜欢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尤其是友军。

    见叶征没坚持反对下去,周不易表情顿时如天开云霁:“我会小心的,明早我就启程,所以现在算是来和你们道别的。”

    叶征一脸诧异:“这么快?你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

    “别担心,我也一起去,哼哧~”玄猪真君小脑袋一昂,雄赳赳气昂昂的。

    叶征:“……”

    这头玄猪要一起去?突然更担心了怎么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