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人见人怼
    远处,叶征纳闷地看着大长腿少女:“白娘娘,这家伙宰我啊,为什么让我走……”

    蹦~

    他捂住额头,对少女这个习惯性的脑崩防不胜防。

    “你没发现自从进了泰清山范围,每个遇到的人都会莫名其妙怼你吗?面店宰你一刀很奇怪吗?”少女,也就是白愫背着手,偷偷捏了捏手指。

    这货头越来越铁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叶征想了想,似乎是这个理?

    在山下的时候,偶然擦肩的人突然挥拳威胁他,想买**水超市老板直接赶他走,跟下山的人对视一眼都会被对方问你瞅啥……

    “难道不是你的锅?”他恨恨地剜了一眼白愫修长的腿,白小祖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在她身边的自己被别人羡慕嫉妒恨,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白愫呵呵一笑:“我们被人盯上了,你觉得该怎么办?”

    “凉拌……”叶征一摊手,表示无可奈何。

    其实他也心知肚明,一路上会遇到各种莫名其妙怼他的人,明显是有人在故意作祟,恶作剧的成分居多,而白愫和自己都没法察觉到对方的踪迹,意味着来人比他们只强不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吃饱了撑的做这种无聊事……

    “反正对方针对的是你,你无所谓,我也无所谓。”白愫嘴角勾出一抹邪魅的笑,“毕竟陈博士命轮第七的名头,还是挺好用的。”

    她这次挂着陈博士的名字来泰清山,确实称得上有恃无恐。

    “又是一个有后台就能为所欲为的……”叶征叹了一声,反观自己……

    身为毫无背景的修真小萌新,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白愫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随即转身就上山。

    叶征眼皮一跳,赶紧跟上。

    不赶紧不行啊,小祖宗腿长的优势在爬山这种时候体现得淋漓尽致,一步跨出,相当于他的一步半,不花点力气根本赶不上她。

    日头稍稍西斜。

    两人来到一处人烟稀少的破败村落。

    在攀登至泰清山景区三分之二的位置,两人就已经脱离了正常的登山路线,行至这处当地人居住的小村落,寥寥十余户人家稀稀落落,分布在山头各处。

    由于山路险峻,加上这个小村落里又没什么可看的风景,一般游客很少会选择来这地方,不过从沿途山路上新鲜又杂乱的脚印来看,最近似乎有许多人来过这里。

    一般来说,山里的年轻人大多数都远离大山出去打工了,但这个小村落似乎并不是这样,白愫敲开了最近一户人家的门,门缝里露出半张年轻干净的脸。

    “有事?”年轻男子疑惑道。

    白愫并未作答,只是摊开手,亮了亮躺在手心的胸针,白底红字的“扳倒第六研究所”十分显眼。

    “第七的使者……”年轻男子一扫疑惑,门庭大开,伸手向里作了个请势,“恭候多时。”

    白愫回以微笑,率先踏进门,年轻男子横手拦住叶征,将一个刷卡机的手持仪器放在他面前,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验一下身份。”

    叶征颇为无奈,有必要盘查这么严吗,又没人敢在这里闹事。

    他伸手在仪器上摸了摸,输入一丝灵力,屏幕上顿时出现了他在天道院的注册信息——

    姓名:叶征

    身份:觉醒者,修真者

    年龄:17

    资质:e

    修行等级:e级后期

    觉醒能力:生命本质,体质可比肩d级后期。

    学历:苏城天道院高三(2)班

    编号:se7xt62

    “可以了。”年轻男子伸出右手,和叶征握了一握,“欢迎来到鼎剑宗。”

    ……

    “来了?”

    某处阴暗的楼阁,一名皱纹深重的老者盯着手机屏幕,怔怔出神。

    老者盘坐阁内,一如之前设计三七仙子那次,但已经失了那份运筹帷幄的稳重。

    外面天光通亮,却始终照不亮这处阴暗,透过窗棂进入的阳光仿佛泥牛入海,被阁楼中的阴暗彻底吞噬。

    没有人回答他,但他本来也没有问任何人。

    “命轮第七,好大的威风,故意派第六研究所的小姑娘前来,是想提醒我青特等的死吗……还有那个叫叶征的学生,又想提醒我三七的事?”

    老者喃喃自语,自嘲般冷笑了一声,“派两个没断奶的小娃娃过来试探,未免太瞧不起我的肚量了……”

    手机嘟~地开始拨出电话,只半声响,对面的人就像一直守着般,秒接。

    “剑十七,让纤云好好招待他们……呃,什么?他早就招待过了?很好,你跟我说说情况……”

    许久,老者挂断电话,脸上挂着不可理喻的表情。

    现在的后生哪,搞一些小动作膈应别人有什么意思?

    能不能像我一样稳重一点?

    罢了罢了……

    未来都是他们的,爱怎么搞怎么搞吧。

    老者缓缓闭上眼,嘴角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

    “玉皇,龙角,天烛,傲徕,映霞,月观,望吴,这七峰是我鼎剑宗门人日常修行之处……”接引叶征白愫进入鼎剑宗门派空间的年轻男子张恒手指连点,一一将远处七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介绍给两人。

    一般的中大型门派都会开辟自己的门派空间,一来隔绝于俗世的关系潜心修行,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二来则是为了抵御外敌,悉心打造一处无坚不摧的堡垒。

    鼎剑宗身为屹立于华夏修真界顶点的超级门派之一,其门派空间之大,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据张恒介绍,上古时期鼎剑宗门派空间内光凡人就有千万之数,分散居于鼎剑宗七座山峰附近,为鼎剑宗种植灵草,豢养灵兽,选拔天赋绝佳的弟子等等。

    鼎剑宗门派空间的整体构造并不复杂,七座以七星之势矗立的山峰,辅以一望无际的平原与河流,可以称得上单调了。

    而且如今鼎剑宗盛况不再,门派空间里并没有凡人居住,平原荒芜一片,七座山峰也几乎相当贫瘠,植被寥寥,只剩下顶天立地的气势犹在。

    两人跟着张恒踏进一方小小的传送祭坛,法术光芒闪烁,眼前风景急速变幻,瞬间来到了月观峰山脚。

    这里是月观峰山门前的广场,或站或坐候着百余位和叶征年纪相仿的少男少女。

    三人从广场边缘的祭坛现身,这一群表情百无聊赖的少男少女们齐刷刷看过来,随即目光全部停留在白愫的大长腿上。

    看到白愫的第一眼会集中在腿上,这也是修真界的自然规律之一。

    “**请随我来。”张恒引白愫走入另一个祭坛,鼎剑宗地方太大,要从七座山峰到普通弟子出入的空间节点遥遥上百里,出行都是以传送法阵代步。

    叶征正准备跟上,张恒摆了摆手,指着广场尽头书写“月观峰”三字的牌楼下方:“考生先去那儿登记。”

    叶征哦了一声,白愫虽然是来陪他来考试的,但借用陈博士命轮第七的名头出门行走,自然得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

    这次她负责来鼎剑宗接收一些精神力修行方面的典籍,拿回扳倒第六研究所去研究,至于接收哪些典籍,全部由她自行挑选,也算是研究所借机考察一下她的能力。

    牌楼下有一张躺椅,一名二十七八岁的憨厚青年悠哉悠哉躺着晒太阳,见叶征过来,眯了眯眼:“e级后期灵力……就是你了吧,叫叶……叶什么征的?”

    叶征点点头,这里的其他少男少女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都是华夏各个天道院的精英,e级巅峰期学生,在e级巅峰期磨炼了许久,才敢来鼎剑宗试试水,看看能不能考上这个华夏顶尖的超级门派,区区一个e级后期……

    大家当然不会鄙视他,甚至已经开始猜测他的特别之处。

    现代人各种无脑剧情看的太多,哪有那么蠢贴上去给人打脸,e级后期敢来考鼎剑宗,要么背景无比强悍,要么有一技之长,否则光是地方天道院毕业那关都过不去,还谈什么考门派?

    没错,十二月份是华夏修真界各个门派招生的日子。

    由于修行方向啊资质啊各门派规矩之类的问题,修真界招生不像高考那样统一,而是由学生自行前往选好的门派接受考核。

    通过考核以后,学生还可以去其他门派进行考试,时间持续一整月,等来年一月份权衡门派利弊,将最终选定结果上交天道院,进入自己真正心仪的门派。

    而这种入门流程一年两次,在七月份也有。

    不过一般需要e级巅峰期才能参加各门派考试,再加上每个人选择门派考核顺序的先后,门派又十分繁多,因此12月3日的今天,汇聚在鼎剑宗考试的人数并不多。

    “既然正主都来了……那咱们的考核可以开始了。”憨厚青年笑笑。

    就是这轻描淡写一句话,等候的众人顿时炸开了锅。

    “什么?!我等了足足三天就为了等他?容我骂一句%¥#&*!”

    “e级后期,再牛批也没必要这样吧?本来说好的每天一次考核,我还急着去小白剑门呢……”

    “一个人竟然拖累大家进度,两天时间都足够我们再多考一个门派了!”

    “你们这一说,我好想曰他!虽然我才刚来半天……”

    “……”

    听到声音的同时,叶征也在持续接受着一大波一大波的差评,心情有点复杂。

    丫的!这是被强制开启了人见人怼的模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