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当个剑修贼麻烦
    “白师妹,你这位小朋友从不按套路出牌的吗?”

    月观峰顶高大的阁楼前,一名儒雅男子接替了张恒,正引着白愫步上台阶。

    他面前虚空成镜,旁若无人观看着镜中的情景,刚才说话前一幕恰好是叶征一板砖拍倒易天天,扛着苏铁开始登山,参加第一轮考核。

    白愫似笑非笑,脚步轻快:“这位师兄,从泰清山到鼎剑宗的一路上,你不是见多了吗?”

    “啊哈哈,白师妹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儒雅男子脸不红心不跳,打了个响指,镜面崩碎,消失。

    “这位师兄,你好像并不擅长隐藏自己呢,下次使用精神干涉类的法术前,记得祛除掉残留的精神力哦~”

    白愫一步跨过两个台阶,超过儒雅男子,居高临下转过身,“这位师兄贵为剑修,可能不太清楚,像我这样的精神力觉醒者,对精神力残余还是很敏感的。”

    “哦?我比较愚钝,还是听不懂白师妹在说什么哎~不过……”儒雅男子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目光灼灼地盯着白愫,“一直这位师兄这位师兄的太难听了,我更喜欢你叫我东方哥哥,或者小云哥哥,或者……”

    “好的,这位师兄。”白愫干净利落打断道,一回身,继续向阁楼内走去,大长腿一步两阶,轻松将儒雅男子甩在身后,似乎有些置气。

    儒雅男子打死不肯承认,她也没什么办法。

    况且儒雅男子面容俊朗,一双星眸闪烁着引人瞩目的光辉,身躯欣长有力,靠笑容俘虏一般少女不在话下,再加上一点恰到好处的不正经,很难让人生出恶感。

    看着大长腿背影渐渐离远,儒雅男子微笑着摇了摇头。

    派两个没长大的孩子来鼎剑宗探查,现在的天命越来越没魄力了……

    ……

    沿着山路一路上行,叶征无所顾忌。

    其他考生都隐在山林中,等着伏击别人赚点分数,直接登顶只有10分,后面三轮也不清楚是什么样子,如果第一轮考核分数少了,后面三轮肯定会更辛苦,因为根据往年的考题来看,鼎剑宗的考核花样繁多,后三轮一轮比一轮难。

    在所有人都谨慎前行,互相防备的时候,只有叶征毫不掩饰行踪,顺着最容易的山路光明正大上行。

    叶征不准备在此时出手,和那些少男少女竞争,他只是奉命而来,因为东鹤剑君的事情对鼎剑宗印象不佳,根本没有打算真正进入鼎剑宗,也没有打算打压其他考生,给别人制造麻烦,所以他只准备在非竞争环节发力。

    至于肩上这位看似傻乎乎的苏铁,自己耍了个小心机,就只能由他自己承担后果了,叶征只负责带他一同上山,拿个保底的10分,余下三轮苏铁就自求多福吧。

    不过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顺利,比如像这样——

    “不许动!15分!”有人发现他苏醒,之前其他小队获得的15分作废,自以为能捡个漏,喜滋滋跳了出来。

    随之而来的是砰砰!两声。

    仙人抚顶x2!

    “来自唐晶的差评,我居然被反杀了!”

    “来自常威的差评,说好的捡漏呢!”

    叶征手下留情,没有直接干废他们拿下分数,只是让他们见识下实力的差距,为后面三轮免受他人干扰做个铺垫。

    月观峰是鼎剑宗七峰中第三高峰,两小时登顶对于e级巅峰期的学生而言并没有什么难度,在不断有人阻拦的情况下,叶征也只花了一个半小时登上山顶。

    当然,期间并非一帆风顺,仅靠仙人抚顶就能解决一切。

    来考鼎剑宗的这些考生都是习剑的,修行的是天道院基础拳脚和灵力运用法门,除却本身各方面素养强悍,不乏自带技能的觉醒者,有两次让叶征差点吃了大亏——

    一次是满脸大胡子的男生和一名不起眼的娇小女生组合,两人居然都是觉醒者,也是之前叶征见过被众人争相邀请组队的五人中的两人。

    大胡子男生力量出奇的大,大概在d级中期力量系觉醒者的水平,习惯性收力的叶征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娇小女生则是能操控重力,叶征大概承受了平常三倍左右的重力,仿佛深陷泥沼一般,十分难受。

    索性他的实力比两人高出一截,顶着重压全力轰退大胡子男生,直接摁倒了正面战斗力较差的娇小女生,让两人心甘情愿认输。

    另一次则是两名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男生,不在被众人邀请组队的五人之列,实力却非同小可,两人没有觉醒能力,但配合无间,进退有度,有着独特的合击之术。

    饶是叶征速度超绝,两人以慢打快,竟然始终没出什么破绽,跟收力的叶征缠斗了许久,打的叶征都不耐烦了。

    为了避免伤到两人,叶征直接一拳轰飞树木展示超越普通考生的力量,想让两人知难而退。

    令人意外的是,他这一次展示力量,却反而激起了对方的斗志,两人爆发灵力,狂风骤雨般采取了攻势。

    灵力爆发这种基础的灵力运用叶征见识过,当初白逞演示的时候只是爆发短短几秒,就已经气喘吁吁,有些扛不住了,面前这两人的灵力爆发持续了近半分钟,跟全力施为的叶征打了个旗鼓相当,只能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但e级巅峰期也终究只是e级,跟d级,尤其是现在的叶征如有鸿沟,其中一人灵力枯竭后,合击阵势瓦解,两人一齐拱手认输。

    月观峰峰顶。

    众人聚在终点的广场等待,相继有被打趴的0分考生被鼎剑宗弟子从山下抬上来,开始紧急救治。

    叶征粗略看了看,这一轮获得0分的,大概有五分之二左右。

    由于时间受限,真正能额外加分的少之又少,最多的一个小队也就获得了12分,10分是靠运气从苏铁身上赚到的,第二的队伍获得了5分,就是他遇到过的两名觉醒者组合,配合无间的平平无奇两人组则是4分,与另一组并列第三,而一开始以为打趴叶征的小队15分作废,只额外拿了1分。

    四轮考核,及格分60,平摊下来至少要15分一轮,如果去除掉苏铁10分的因素,这一轮真正及格的只有两名觉醒者组合……

    身为华夏最顶尖剑修门派之一,鼎剑宗择徒的严格可见一斑。

    “叶兄,多谢了!”

    苏铁被救醒后第一时间致谢,并没有叶征预料中一秒扑街的愤怒。

    原因嘛,自然是看到了一大群扑街的0分考生,又看到了周围人对叶征的忌惮,清楚叶征一人扛着他上山意味着什么,瞬间变成了一个小迷弟。

    叶征点头致意,腰板挺直正视远方,尽量装得再高深莫测一点,有人仰慕自己,这感觉还是挺享受的。

    过了约莫一小时,休息的休息,救醒的救醒,一个山羊须的干瘦老者走入广场。

    b级的上古修真者!

    摸过眼镜的叶征和山羊须老者对视一眼,没有收到任何评价。

    有b级的上古修真者出面,这第二轮显然不像第一轮那样,会特意针对他,也就是眼神关照关照,给他施加了一丢丢的心理压力……

    “第二轮考核比较简单,考察下你们的天赋。”山羊须老者精神矍铄,声音朗朗,“资质只是修真的资质,天赋,则是修剑的天赋,我鼎剑宗以剑为名,立足于华夏修真界顶点,靠的就是区区三尺青锋,而第二轮考核……”

    山羊须老者随手一指,一块轿车般大小的花岗岩落在广场正中,随后又是上百柄木剑堆在了花岗岩边上:“每人取一柄木剑,然后斩这块石头,可以附着灵力。”

    木剑?

    叶征一愣,就算附了灵力,也不可能斩开石头吧?

    附灵确实可以让剑变得更锋利,但那得看剑的材质,木剑再怎么附灵,也不会锋利到足以斩开石头的程度,还不如一拳打上去灵力外放来的实际些……

    “叶兄,给,那些剑反正都一样。”他思考间,小迷弟苏铁已经去取了木剑回来,顺手替他拿了一柄。

    其他人也纷纷取剑,各自拿了一柄回到自己原地,看他们表情,似乎对这个考核没有多少诧异?!

    叶征犹豫了一会儿,问道:“这……木剑砍石头,你们怎么一点都不惊讶?难道都喜欢玩这么刺激的吗?”

    苏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要惊讶?这是鼎剑宗的考核啊,肯定有道理在里面,咱们问那么多干什么,安安心心考就行了,况且铁剑砍石头这事儿大家都玩过啊,只不过这次换成木剑了而已。”

    叶征:“……”

    好有道理,根本无法反驳苏铁……

    再看周围,一众少男少女们纷纷盘坐,将木剑置于膝盖上开始冥想,身边的苏铁也同样开始了这种操作。

    而山羊须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似乎对这种操作极为肯定。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操作?!

    为什么感觉当个剑修贼麻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