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宗主夫人?
    参与鼎剑宗考核以来,叶征头一回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质疑。

    在他的心目中,剑修无非就是操控飞剑,斩出剑气,靠一柄神剑使出各种华丽酷炫的招式,却从未想过感悟之类的操作。

    说白了,还是他修真时间太短。

    一路修行至今,实力全靠原暗之珠、聚灵丹、蛮龙铸身锤、妖骨之类的外物,犹如被赶鸭子上架,缺乏静下心来消化和感悟的时间。

    池桓和盛丰年这两位一开始败在他手下,相继出剑后让他倍感棘手、对自己实力产生质疑的对手,竟罕见地激起了他的争强好胜之心。

    凭借在妖骨考验中化身石头无数年的经历,他瞬间心无旁骛,仿佛整个人渐渐沉入水底,外界传来的声音越来越轻,对目光敌意之类的感知也逐渐剥离。

    “嗯?”山羊须老者察觉到他的状态,能发现一对未来的双子星已经是意外之喜了,难道这名少年也有奇异?

    他隐隐有所期待,但想起某位复姓东方的后辈告诉他,这位少年来者不善,又不禁有些失落,这几年鼎剑宗为了振兴宗门,争夺在华夏修真界的地位,整个宗门都渐渐呈现出浮躁的意味,这无异于舍本逐末。

    剑修剑修,唯剑之修,若是失去了身为剑修的初心,一味争权夺势,权势再高也只是流于表面,又如何能真正谈得上振兴宗门呢?

    山羊须老者轻叹一声,问道:“还有人斩石吗?”

    这一句话将众人的心思拉回,让他们纷纷想起参加考核的初衷,重新开始冥想。

    鼎剑宗入门考核第二轮的广场,顷刻间落针可闻。

    ……

    “这本《心意养剑法》是本门一位已故的长老所著,融合了精神力和剑术,是一种演化精神力为剑的极致攻击之法,一向是不外传的,但白师妹既然看中了,我做主,给你扳倒第六研究院拿走便是。”

    距离广场六百米之外的阁楼内,儒雅的“这位师兄”正不厌其烦向白愫介绍典籍,还将沿路看到的所有精神力修炼典籍全都复制给了白愫,极其大方。

    月观峰身为鼎剑宗七峰之一,修行典籍存量仅排在玉皇峰之后,如果白愫搬掉这里所有的精神力修行典籍,可以说是拿走鼎剑宗近五分之一的精神力修行典籍了,其中任意一本流出,都足够那些小门派争相疯抢。

    只能说这一行出奇的顺利,完全没有白愫预想中阻碍重重的事情发生。

    “这位师兄,你和陈博士有旧?”这是白愫唯一能想到对方如此大方的原因。

    “怎么可能,陈博士命轮第七,我高攀不上啊……”儒雅的“这位师兄”笑道,“我这不是通过你向陈博士示好嘛,日后我修行有成正式加入天命后,还希望陈博士多多提携我,让我当个命轮第十什么的~”

    “这位师兄说笑了,凭你在鼎剑宗的地位,日后当上宗主肯定没问题,何必要去当什么命轮第十,排在九人之后呢~”白愫毫不避讳,接了一个玩笑话,就以玩笑对之。

    不过这位师兄的能量非同小可,以后若不陨落,肯定会有一番大作为,毕竟能决定一峰典籍去留,显然为鼎剑宗高层所器重。

    如今天命的组织形式依托于华夏修真界全门派的参与,每个门派都或多或少都会派出强者加入天命,在九位命轮的领导下共同管理华夏修真界。

    当然也有不属于门派,直接归属天命的成员,比如陈博士下辖六个研究所,还有类似的其他机构,如果不考虑考取门派,可以尝试进入天命设立的机构修行,比如陨落的“江河湖海”就是这种出身。

    像小白剑门、太微观、不空禅宗、鼎剑宗这等超级大派在天命的话语权极重,一宗之主的地位堪比九位命轮,确实不需要再加入命轮,而前三个门派各自加入命轮的成员,也并非是其门派的宗主,若是宗主加入命轮,势必会引起排位之争,反而容易产生内部罅隙。

    儒雅男子似乎受宠若惊:“白师妹谬赞了,我当个峰主就行了,宗主麻烦事太多,不适合我。”

    他说话没什么谦虚的意思,犹犹豫豫地想了一会儿,又说道:“哎呀呀,如果他们强行让我当宗主怎么办?我当还是不当?拒绝的话会引起不满吧?如果不拒绝,又麻烦哭……头疼……”

    儒雅的“这位师兄”一个人开启了碎碎念模式——

    “以我的修为,当个宗主肯定会天天被人挑战吧,我得抓紧时间修行,平常出行再多雇点保镖……”

    “今天参加考核那两个小子,以后肯定会威胁到我的地位,不行不行,等下个月他们入门了一定要敲打敲打,让他们见识见识我这个大师兄的威严。”

    “不过宗主又不是修为高就能当的,像我这么英俊的能加印象分,像我这么八面玲珑又能加能力分,那些一天到晚‘唯剑是真’的呆子可争不过我……”

    “我郑重收回上面这句话,否则长老们听到了会打死我吧,白师妹你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如果我当了宗主,下一任宗主的位置传给谁呢……芜穹是我亲弟弟,任人唯亲不太好吧,要不让我师尊当几年过过瘾?”

    白愫:“……”

    为什么挑个典籍,突然变成选鼎剑宗宗主了?这位师兄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转的?

    这时,儒雅的“这位师兄”眼神一亮,认认真真和白愫对视,问道:“白师妹,考不考虑来鼎剑宗当个宗主夫人?”

    ……

    月观峰广场,陆续有人结束冥想,开始尝试斩石。

    有池桓和盛丰年珠玉在前,后面的结果都不尽如人意。

    能用木剑在花岗岩上斩出白痕已经属于中等水准,拿个10分左右,强一些的能让木剑嵌入两三寸,差不多15分到手,至于实力较次或者用剑不得其法的,基本上只能落得一个木剑崩断、巨石毫发无损的零分结局。

    就像那位和叶征交过手的力量系觉醒者,出剑威势很大,却只是狠狠砸碎了木剑,获得一个剑修光靠蛮力可不行的零分评价。

    木剑斩石,是一项看似简单,实际操作却极难的考核。

    木剑材质普通,能注入的灵力有限,这就导致了木剑的强度肯定比不过花岗岩,如果注入灵力过多,木剑会承受不住灵力而直接爆裂,如果过少,又无法发挥这次斩石的全部效果,一开始就已经在变相考验考生们对灵力的操控程度。

    至于利用附灵后的木剑斩石,则在考验考生们对剑术的领悟层次,全华夏天道院教的基础剑术都是统一的,差距就是学生们自己的天赋和努力程度造成的了。

    而木剑斩下以后,整柄木剑的完整程度,就是考察学生对自己实力极限的掌握,如果能收发自如,同样斩出白痕,木剑完整的会比木剑崩碎的多上两三分。

    其中还有例外的考生,比如抱大腿上山的苏铁,一剑重如山岳,居然不用剑锋而是剑身,硬生生拍下巨石的一个棱角,获得了16分的高分。

    还有和力量系觉醒者并列五人之一的矮小少年,出剑力道绵长,断而不绝,硬生生用剑尖在石头上刻下半寸深浅的“666”,18分到手。

    参与了第二轮考核的人越来越多,与之相对的,仍在冥想寻找感觉的越来越少,剩下最后十几人时,众人的目光基本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以砖为剑的叶姓少年,鼎剑宗为了等他,不惜将每日例行的考核延迟三天,第一轮被群殴后又扛着苏铁杀上了山的古怪存在,叶征……

    其实叶征早就从心无旁骛的状态醒来,在场众位考生剑术有成,都是经年累月的成果,哪怕他能瞬间不理外物,全身心感悟大河之砖和木剑之间的联系,这样的临时抱佛脚却没有任何作用。

    他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观察了那些斩石效果比较显著的考生以后,他清晰地意识到他们的斩石纯粹是依靠了充斥木剑的灵力,以及自身对剑的感悟,绝非利用外力。

    使用妖骨,或许可以让他速度暴涨,凭借超高的速度配合木剑尝试一波玉石俱焚,来和花岗岩对轰一下试试,但是这只是纯粹的物理学知识,与用剑毫无关系,手上是个木锤木棍都一样,肯定会得个零分。

    鼎剑宗是强大的剑修门派,所以他木剑斩石显露的实力必须与剑相关。

    叶征见过何愁肆意盘旋的飞剑,澹台明灭宗主的千幻云雾剑术,三七仙子的青莲剑歌,芸小鹿影像中前辈高人施展大河剑阵,甚至还直面了东鹤剑君玄黄剑气,不过这些人层次太高,他只能看到表面华丽的特效,根本无法理解其真意,无法解析这一剑里面到底包含了多少东西,是怎样一步步构成,最终拥有令人高山仰止的威力。

    不对,似乎漏了点什么……

    叶征瞳孔微缩,心底涌出一丝哀意。

    曾经有一剑,他全方位见识过其构成、出剑、剑落,切身感受过剑中真意,甚至被其正面绞杀……

    形为丸,意为剑!

    胡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