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一个要成为戏精王的男人
    胡海一剑绞碎袋鼠空间时,叶征正使用,处于能够洞悉小黑屋内一切的上帝视角状态。

    他清晰看到了那一剑施展的全部过程,虽说胡海借剑丸驭使的是飞剑剑招,和现在挥剑斩石完全不同,但他的神识正面感受了胡海的剑意,那般锋利,足以切割世间一切存在,凝聚了一代人杰毕生对剑的领悟……

    “嘶……”

    叶征揉了揉眉心,从莫名的刺痛中惊醒,只是深入想起那一剑,就条件反射般感觉到神识的痛楚,似乎那一剑自始至终都悬于他的脑海,随时都可能再一次绞碎他的神识。

    “咋了?叶兄?”苏铁关切道,眼下又有四人上去尝试斩石,没参与考核的已经不足十人,这个扛他上山的叶兄在酝酿大招,准备一鸣惊人?

    池桓和盛丰年两人已经是同辈人的巅峰了,叶兄再怎么虎,大招再牛,也不可能比肩他们吧?不知道自己昏迷时叶征和平平无奇两人组交过手的苏铁如是想着……

    叶征拍拍额头,努力平复回想那一剑带来的痛楚:“没什么,想事情想的有些头疼。”

    “想事情想到头疼?”苏铁纳闷道,“啥事啊?说出俺给你参谋参谋?”

    苏铁的思维很耿直,不懂就问,打破砂锅问到底。

    “e……”叶征想了想,没有说出胡海的那一剑,而是托起手中的大河之砖,缓缓道,“何为剑?”

    当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趁势装一下吧,我叶征最擅长的就是忽悠人了,一套一套的~

    然而这句话引起了意料外的效果,鉴于之前种种不同一般考生的表现,他现在的一举一动时刻处在众人的高度关注下,“何为剑”三个字刚出口,就有人嗤笑一声,对他哗众取宠的态度不屑一顾。

    一时间广场上又是窃窃私语响起。

    “何为剑?”突然有人出声重复了一遍,循着声音看过去,正是第一个斩石并且拿了满分的池桓。

    “叶兄,何为剑?”池桓认认真真问道,众人顿时噤声,再看池桓身边的盛丰年,此时正陷入沉思之中,似乎在思考这三个字的含义,连山羊须老者也投来了审视目光。

    叶征:“……”

    当个名人真是难,随便瞎扯一句都要被揣摩意思,原来大家都这么喜欢玩理解吗?

    不过,论瞎扯,我叶征输过谁?

    他直视池桓灼灼目光,指着自己的大河之砖:“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何为剑,但这不是剑……”

    “废话嘛,你那是砖!”立刻有人叫道,迎来了一阵哄笑声。

    叶征丝毫不以为杵,又指着膝上那柄木剑:“这也不是剑。”

    众人愣了愣,正要反驳,池桓和盛丰年目光交错,俱是沉默,气氛竟然莫名压抑起来。

    不多时,池桓和盛丰年齐齐一拱手:“受教了。”

    叶征平静地回以一礼,山羊须老者眉头舒展,看叶征的眼神也越来越好奇,苏铁则是挠了挠脑门,和大多数人一样一头雾水。

    叶征脑补自己捏了把冷汗,总算瞎瘠薄圆过去了……

    事实证明,看书多是有好处的,之前看过一篇文章,佛门参禅悟道有三重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他心思急转,刚刚准备用这种道理来解释一通,但池桓和盛丰年悟性奇高,根本不需要加以解释,就明白他装的点在哪里,甚至看上去还真像是心有所悟的样子,牛批……

    然而,圆过去了又有什么用,最终还是得看实力说话。

    顶着众人复杂各异的目光,他收好大河之砖,提木剑而起。

    要继续装的天衣无缝,说不得还借用妖骨的力量啊……

    一步步向巨石靠近时,神识沉入右胸那只紧闭的金黄色龙眼。

    山羊须老者目光一凝,下意识戒备,如果他没感觉错,突然有一股暴虐气息降临在了即将斩石的少年身上。

    !

    当爪形纹路覆盖住叶征整条右臂时,其余人也看出了异常。

    一步步走向巨石的似乎不再是那个哗众取宠的少年,而是一头来自上古的凶恶龙兽。

    感受到胸前金黄色龙眼睁开,伴着地火升腾,伴着雷霆轰鸣,灵力于瞬息间流转数十周天,叶征走到巨石面前,握着木剑的右臂……不,右爪,雷光隐现,电弧噼里啪啦环绕。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他又一次闭上双目,沉浸在直面胡海那一剑的痛楚之中。

    剑丸,锋利,无坚不摧,划破空间的飞剑残影,支离破碎的神识,深入灵魂的剧痛,剑刃临身的寒意……

    循着那一剑无法捉摸的轨迹,身负嘲风之力的叶征缓缓举剑,试图契合那道切割空间的残影,模拟胡海祭出那一剑时的状态。

    有那么一瞬间,那一剑的威势似乎穿破了时间空间阻隔,刺透神识而出,但他层次太低,纵然凭上帝视角的全方位强行记忆,借助嘲风的力量大幅加强自身,也根本无法捕捉到那一瞬间的真意,更遑论借之出剑斩石了……

    不过这已经足够。

    转瞬即逝的真意虽然无法捕捉,但其中渗出一星半点的强大威势做不得假,池桓和盛丰年霍然惊起,面露不可置信之色,察觉到异常考生们也惊容遍布。

    “还以为他只是胡吹大气,居然真有一丝感悟……”山羊须老者喃喃自语,抚须的手顿住,表情喜忧参半。

    喜的是这名叶姓少年于剑道一途走在了同龄人最前方,一骑绝尘,远远超过了池桓和盛丰年,这样的人注定是要声名鹊起的,忧的是这名少年来者不善,对鼎剑宗而言绝对是个坏消息,没准是未来的大敌啊……

    听到山羊须老者声音,一直在试图抓住胡海剑中真意的叶征心中一动——

    时机到了!

    胸前金黄色龙眼闭紧,雷霆散去,地火止熄,右臂爪形纹路潮水般褪去,恢复了白嫩光洁,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是虚幻。

    他摇了摇头,颓然垂下木剑:“我还不知何为剑,暂时出不了这一剑。”

    话音刚落,突然一阵头晕目眩,叶征用力咬了下舌尖,靠着痛感勉强让自己保持清醒。

    都已经借助了妖骨的力量,只想尝试捕捉胡海一剑的真意,居然差点支撑不住,剑修这职业真难搞!

    “不知何为剑吗?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你领悟太深,修为跟不上,这一剑出不了是正常的,25分。”山羊须老者顿了顿,“你不要误会,给你25分是因为满分只有25分,池桓,盛丰年,你们可要多加努力了。”

    叶征进不进鼎剑宗还两说,但池桓和盛丰年,山羊须老者是一定要抓住的,趁现在敲打敲打,让他们两人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失为一件好事。

    “来自弈剑君的好评,华夏修真界复兴有望。”

    “来自苏铁的好评,叶兄666!!!”

    “来自池桓的好评,我服。”

    “来自盛丰年的好评,我服1。”

    “来自唐晶的好评……”

    叶征默默扶额,终于忽悠过去了,身为一个要成为戏精王的男人,我自己都服了自己……

    ……

    月观峰收藏典籍的阁楼内,白愫依旧挑选着典籍,而儒雅的“这位师兄”则一脸丧气,不复之前碎碎念当宗主的模式,介绍典籍的声音有气无力。

    “我喜欢的人当上宗主,那我当个宗主夫人也是可以的,这位师兄,日后你这个宗主可得趁早让位了,别让我等急了哦~”

    白愫接他宗主夫人那句话的回应,直接让他心情down到谷底。

    又介绍完一本典籍后,他神情微怔,收到了来自第二轮考核考官弈剑君的传音。

    儒雅的“这位师兄”更郁闷了:“人不可貌相……白师妹,原来跟你来的那小子在剑道上也有几分造诣,藏的很深啊……”

    “剑道?”白愫表情诧异,剑道是什么玩意儿?芸小鹿给的那块破砖?

    儒雅的“这位师兄”看在眼里,疑惑道:“难道白师妹不知道?”

    “哦,他小秘密一向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意识到失言,白愫立马将话题补救回来。

    叶征打架直来直去,哪可能会有什么剑道造诣,白愫熟知他的实力,肯定是依靠什么东西让鼎剑宗的人产生了误会。

    既然如此,就让误会来的更深一点吧。

    儒雅的“这位师兄”若有所思道:“那你知道些什么?跟我说说?师兄好奇的很……”

    白愫展颜一笑:“我也不知道我知道些什么,这位师兄想知道什么,自己去问他呗?”

    她说了回大实话,自一个多月前修真以来,叶征实力提升飞快,整个人如同罩在云雾里,有些话就算是他亲口对自己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这样啊……”儒雅的“这位师兄”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光芒,“不急,再过会儿吧,第四轮的考官可是我,他能带给我什么惊喜,拭目以待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