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宗主夫人会打死的你
    “我决定……保送你进小白剑门!”

    叶征:“……”

    死一般的寂静。

    江斧的话回荡在脑海中。

    确实……

    脑子有的不是一般的坑,是那种巨大的陨石坑。

    “原来还有保送这说法吗?鼎剑宗和小白剑门难道不是……”话说一半,叶征适时卡住。

    有些事说穿和不说穿完全是两回事,说太透了效果容易适得其反,比如这句话接下来往下说穿了就是你们两家门派是敌人吧?

    如果不说穿,那可能就只是你们两家给里给气的相爱相杀而已吧?

    儒雅男子剑眉一挑:“你想说宿敌?”

    叶征连忙点点头,这个词用的好,可以理解成敌人,也可以理解成相爱相杀。

    “算是吧,毕竟同为剑修,总得分个高下,但有件事你可能不清楚,我们鼎剑宗和小白剑门每年的生源都差不多,能考上鼎剑宗的肯定也能考上小白剑门。”

    儒雅男子眼神略嫌弃,“像你这样差一分的菜鸟,我完全可以将你保送进小白剑门,况且你跟小白剑门关系本来就挺好的,这回亲上加亲,一举两得,很完美不是吗?”

    话是这么讲没错,但如果真这么干,承鼎剑宗的恩借机混进小白剑门,林远舟大佬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吧……

    “如果我不答应呢?”叶征问道。

    “不答应?”

    儒雅男子仿佛听见了天方夜谭,“鼎剑宗你进不来了,连小白剑门你都不肯进去,说明你不是个纯正的剑修,又或者脑子不正常,才会舍弃进入全华夏剑修最高学府的机会。”

    叶征:“……”

    我才不想被一个脑子有坑的人说不正常……

    不过这位月观峰大师兄看似脑子有坑,实则心思缜密,自己修真以来的事情都被他调查清楚了,甚至应该已经获悉自己此行的任务目的,行事连消带打,滴水不漏,根本不给自己发挥的余地。

    不过,没准我还能挽救一下……

    叶征摸出手机,点开了某位曾经将他送上《今日修真》的魔修的聊天框——

    出来吧,妖星儿前辈~

    叶征:“妖星儿前辈,在不在?有要事相商!”

    鼎剑宗的空间架设了移动基站,和外界并未完全隔绝,能收到手机信号。

    这条消息发出去,他也没什么底,虽说在面店老板那儿看到了仙人视频,发现里面所谓的仙人正是妖星儿,但妖星儿和鼎剑宗的关系还有待商榷,毕竟妖星儿是魔修,鼎剑宗属于正道。

    没错,泰清山景区两年前传的沸沸扬扬的仙人视频,就是妖星儿在天上快速飞过……

    “你在和林前辈打小报告吗?”儒雅男子看不到他的屏幕,随口猜测。

    叶征神秘一笑,没有作答,果然林远舟大佬给的任务暴露了。

    儒雅男子叹了口气,说道:“东鹤老祖当年就已经西去了,牵连我鼎剑宗声名扫地,如果他真活着,我们鼎剑宗也不会任由他胡来。”

    “我鼎剑宗和小白剑门确实不合,但都是明面上的摩擦罢了,背后捅刀子,埋伏三七仙子一事,我鼎剑宗为之不齿。”

    “矮子青那事也不是我鼎剑宗辖区海域出的纰漏,那人的玄黄剑气独树一帜,并非出自我鼎剑宗功法典籍。”

    说的比唱的好听,要不是有好评系统,我还真信了……

    叶征表情平静,听儒雅男子喋喋不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儒雅男子眉眼间有着抹不去的倦意,一双星眸神采渐失,与先前应对他时玩世不恭的形象判若两人。

    儒雅男子的话语继续:“你想想看,我们和小白剑门的争锋属于内斗,放逐三七仙子那事一旦成真,我鼎剑宗趁机打压小白剑门从中得利,肯定会被有心人发觉,成为众矢之的啊。”

    “不过这都不算什么,如果矮子青这事真是已逝的东鹤老祖诈尸做的,被捅出来,全华夏都会针对我鼎剑宗,你觉得我鼎剑宗身为全华夏最强盛的大派,有必要冒这么大风险勾结空桑吗?”

    “命轮席位又怎么样,还不是和我们宗主平起平坐,我鼎剑宗多一个少一个,不都一样是鼎剑宗,又有谁敢真的对我鼎剑宗不敬?”

    “宗门强大靠的是实力,我们剑修依仗的便是剑,而不是那些虚名!”

    “……”

    儒雅男子打开了话匣子,老和尚念经般滔滔不绝。

    叶征抠了抠耳朵,想不到儒雅男子还有话痨属性,听他这些话,完全能感受到鼎剑宗被冤枉的幽怨,儒雅男子似乎很难得能抓到个人谈谈心中所想,一吐为快。

    身负任务而来的他,成了儒雅男子临时倾诉的对象。

    不对……

    听着听着,叶征皱了皱眉,他现在只是一个外人,而且是来者不善的外人,但儒雅男子很多话里面,似乎把他当成鼎剑宗的一份子在讲……

    叶征抬头打量,才发现儒雅男子目光并未看着他,而是低眉垂目,更像是恭敬面对着一名长辈。

    叶征内心剧震,儒雅男子这些话是借机说给别人听的?

    至于那个“别人”,能让儒雅男子一直围绕三七仙子和矮子青两件事不放的,除了东鹤剑君还有谁?

    显然儒雅男子在提醒他,东鹤剑君确实没有死。

    以东鹤剑君的修为,就算没有隐匿在他们两人附近,应该也能知晓这里发生的一切,儒雅男子明面上在和他喋喋不休,实则借机将这些话传递到东鹤剑君耳中,想让东鹤剑君明白其中利害。

    所以鼎剑宗确实有问题啊……不,应该说东鹤剑君确实有问题!

    叶征突然有些惶恐。

    儒雅男子的刻意,让他察觉到了鼎剑宗内部的不太平,他只有d级实力,陷入这个堪称全华夏最强盛门派之一的泥潭之中,害怕倒在其次,实在是后悔让白愫一同跟来了……

    ……

    月观峰顶边缘,某座幽暗的阁楼内。

    满脸皱纹的老者面容隐于黑暗,看不出表情,勉强可以看到他口型微张,不断低声呢喃。

    “难道真是我错了?”

    “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们,为了鼎剑宗。”

    “鼎剑宗立宗无数载,一直屹立于华夏修真界的顶点,怎么可以被其他人骑在头上!”

    “剑修唯剑,无需虚名吗?”

    “……”

    良久,屋内只剩下“赫……赫……”的喘息声,老者弯着腰抚胸,举止显得极为痛苦。

    喘息渐止,他勉强直起腰,看上去似乎佝偻了几分,整个屋子弥漫着腐朽的气息。

    暗淡的光线中,老者笑容沧桑而狰狞——

    “赫……错了又能怎样?我的灵魂出卖给了深渊,回不去了啊……”

    ……

    叮咚~

    一条信息打断了儒雅男子的滔滔不绝。

    叶征划开手机,妖星儿的回应言辞不善:“下次直接把什么事情说出来,总有你这样喜欢问在不在的,一来一去麻不麻烦?”

    叶征赶紧回道:“好的,我明白了!事情是这样的,我在鼎剑宗入门考核中考了59分,前辈有没有方法让鼎剑宗通融一下?”

    另一边,妖星儿十分诧异,摸了摸肩头小蛇的脑袋,飞速按键回应:“你居然考鼎剑宗,厉害哦~通融通融当然是可以的,你打算付出什么代价?”

    有戏!

    叶征心下了然,妖星儿在泰清山出没过,又表示能够通融,看来她和鼎剑宗关系匪浅,并没有魔道正道之间的隔阂。

    “妖星儿前辈想要什么?”叶征回道,正义葫芦特殊效果的不断发酵,如今风靡了整个华夏修真界,他建的售后一群都快满2000人了,现在好歹算是个小土豪,只要妖星儿开价不要太强人所难……

    叮咚~

    来自妖星儿的信息:“让姑射小贱人的颜值缩回去,否则免谈。”

    叶征:“……”

    丫的,太强人所难了好吗?!

    叶征发了个下跪表情,央求道:“能不能商量下啊前辈?正义葫芦效果永久的,我也没办法……”

    “不能。”妖星儿秒回,顺便发了个送你离开千里之外的踢飞表情。

    叶征:“……”

    挽救失败,难道他注定要因为59分被鼎剑宗拒之门外了?

    “怎么一脸绝望的?任务失败,林前辈准备拿你切片吗?”儒雅男子幸灾乐祸道,他现在还以为叶征在和林远舟打报告。

    细想一下,林大佬的切片技术似乎声名远播?可怕!

    叶征的原则是不放弃不抛弃,他想了想,给wuli姑射发了条信息……

    当然不是求姑射仙子把颜值缩回去,而是想问问姑射仙子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一天到晚给她搞破坏的妖星儿松口。

    姑射仙子正在给某位持续懵比的闺蜜洗脑,拉拢对方加入自己的冻带鱼生意,看了眼叶征发来的新信息,一挑眉,喃喃道:“鼎剑宗……好像有谁是鼎剑宗的来着……哦对了!”

    叮咚~

    wuli姑射:“差一分淘汰掉就太可惜了,叶小友你等一下,我去问问情况。”

    叶征内心涌起一股暖意,十秒钟后——

    叮咚~

    wuli姑射:“成了,恭喜你成功加入鼎剑宗。”

    此时,对面儒雅男子一直和煦的表情突然僵硬,匪夷所思的目光迎面扎来:“等等,你怎么搭上宗主的?”他收到了来自闭关中宗主的传音,让他直接收59分的叶征进鼎剑宗。

    “呃,宗主?我……通过姑射仙子吧……”叶征不确定道,这一波居然直接让鼎剑宗宗主开了金口,他内心不免有些小得意,关键时候还是人脉靠得住,猛前辈诚不欺我。

    只见儒雅男子嘴巴张成了o型,随后表情升级成了幸灾乐祸lv2——

    “等死吧你!宗主夫人会打死的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