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闹吧,闹个痛快
    “宗……宗主夫人?”叶征愣了下,宗主夫人又是什么来路?

    “你好自为之。”儒雅男子语重心长拍拍他的肩膀,“宗主都闭关两年零七个月了,就你事多,区区入门考核都敢惊动他,而且还是拜托了姑射仙子……”

    叶征:“???”

    拜托姑射仙子怎么了?

    和宗主夫人又有什么关系?

    莫非姑射仙子和鼎剑宗宗主有什么超越友谊的关系不能让宗主夫人知道?

    叶征满头问号,越想越心虚……

    儒雅男子没理由骗他,眼神也绝壁是看他已经彻底凉了的眼神。

    “看来你在脑补一些不好的东西,希望你别脑补错了,现实往往会比想象更残酷。”儒雅男子提醒道。

    “……”叶征硬着头皮问道,“我不脑补了,你直接告诉我宗主夫人和宗主和姑射仙子之间复杂的关系吧。”

    “复杂的关系?”儒雅男子失笑道,“少年,你脑补过分了啊,他们的关系一点都不复杂,甚至还很清纯。”

    那你倒是说啊!

    叶征恨不得一拳送他个熊猫眼,身处下风还遇到这种喜欢吊人胃口的对手,怎么着怎么难受。

    儒雅男子看出了他的不耐,缓缓道:“来之前没做过功课吗?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们宗主夫人的名讳?”

    叶征一拱手:“请指教……”

    形势比人强,儒雅男子明显是享受调侃他的快感,这种情况一定不能怼,要顺着对方的意思放低姿态才可以。

    儒雅男子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给你点提示,过气b级女修私会小鲜肉为哪般?头顶绿光到底是何奥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接下来是哪两句?”

    “人气女修妖星儿亲自拍摄珍贵视频证据,为您揭开肮脏的交易内幕……”叶征顺口接道,当初妖星儿为了搞臭姑射仙子名声,不惜把他拉下水,这才让正义葫芦的名气传了出去……

    等等!

    “妖……妖星儿前辈?”叶征瞠目结舌道,见儒雅男子点了点头,结结巴巴问道,“你说,妖……妖星儿前辈是……是宗……宗主夫人?”

    儒雅男子笑眯眯道:“对啊,有什么疑问吗?”

    “妖星儿前辈不是魔……”叶征咕咚咽了口口水,把话一起咽了回去。

    “魔修?那又如何,宗主喜欢,咱们其他人也没办法,对不对?”

    儒雅男子语气带着几分无奈,“况且那都是上古时期的事情了,现在魔修早就不像以前那样人人喊打,没什么好计较出身的。”

    “理是这个理……内啥,这位师兄,能和我讲讲具体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妖星儿和姑射仙子一直不对路子?好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叶征莫名心塞,妖星儿真是宗主夫人的话,自己托姑射仙子惊动了鼎剑宗宗主,确实可能会被喜欢给姑射仙子搞破坏的妖星儿打死,只不过她们两人之间的恩怨纠葛始终是个谜,他一直都特别好奇。

    儒雅男子嘴角一咧:“求我。”

    “求你。”

    “这么干脆,少年,你的求生**很强啊……”儒雅男子打趣道,“你知道这句‘追求者太多也很苦恼呢,都不知道选哪个,干脆都不选了吧。’的出处吗?”

    叶征皱了皱眉:“有点印象,我想想……是姑射仙子说过的?”

    他的记性还不错,之前和东离山主闲聊时八卦过一点,据说这是上古时期姑射仙子当众不留情面拒绝某位真君追求时说出的烦恼,因为拒绝真君时话说得太绝了,导致再也没人敢追她,所以姑射仙子才单身到了现在。

    儒雅男子诧异道:“你居然知道……那你肯定知道这句话拒绝的对象吗?”

    对象?某位真君?

    e,儒雅男子既然在这个关头提起这件事,明显意有所指,某位真君难道是……

    叶征眼皮一跳,尴尬道:“不会是你们鼎剑宗的宗主吧……”

    “ngo~”

    儒雅男子打了个响指,“就是我们鼎剑宗的宗主,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姑射仙子会单身到现在?当众拒绝了鼎剑宗宗主的追求,有谁敢冒风险再去追她,来拂我们鼎剑宗的面子……”

    叶征:“……”

    敢情姑射仙子当单身狗当到现在,不只是她话说的太绝,鼎剑宗的威名也占了很大的原因?

    “呃,你让我理理。”叶征挠了挠头,现在他的头已经从光头变成板寸,勉强跟佛门离远了一些。

    他隐约记起一件事,辛元和他某次聊天的时候,提到上古修真者靠拘束锁法术锁在b级延命,妖星儿同为上古修真者,却只有c级,能度过漫长的灵气枯竭期全赖有个牛ac的好老公……

    鼎剑宗宗主,确实够牛了。

    “妖星儿前辈是宗主夫人,宗主被姑射仙子拒绝过,所以妖星儿前辈把姑射仙子视为情敌,日常给姑射仙子搞破坏,就是因为这层关系?”叶征问道。

    儒雅男子微笑着点点头。

    叶征:“……”

    很好,自己靠姑射仙子的关系走了宗主后门,如果被妖星儿知道了,对姑射仙子的新仇旧恨全扣在自己头上……

    叮咚~

    收到一条来自妖星儿的新消息。

    叶征瞅了眼名字,一哆嗦,立马收起手机没敢点开。

    他干笑一声:“这位师兄,贵宗宗主夫人现在在哪?”妖星儿随身带条漆黑小蛇,光造型就很邪气,他还想多活几年,不能平白招惹大佬。

    “别担心,你来的还算巧。”儒雅男子安慰道,“宗主夫人昨天有事外出了。”

    叶征抚了抚胸口,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儒雅男子话锋一转,“今早应该已经回来了。”

    叶征:“……”

    那你说昨天说个屁啊!

    儒雅男子笑笑:“别担心,宗主夫人住在玉皇峰呢,远的很~”

    叶征小心翼翼问道:“有多远?”

    “第六远吧。”

    叶征:“……”

    麻个鸡!

    鼎剑宗总共就七峰,去掉他现在身处的月观峰,第六远玉皇峰意味着距离月观峰最近!

    儒雅男子看出他的紧张和不忿,继续道:“真的别担心,第六远也很远的,宗主夫人飞过来的时间足够你离开鼎剑宗了。”

    叶征一阵沉默,儒雅男子的话只能信三分,鬼知道又有什么后续。

    果然,片刻后……

    “但是她可以用传送法阵啊,咻!地一下就能到了。”儒雅男子双手合十,神情悲悯,“你现在逃也来不及了,明年的今日我会替你上香的,阿弥陀佛……”

    “对了~你喜欢什么味道的香?水果味?鸡肉味?还是浓浓的牛奶巧克力味?”

    “哎呀呀,如果上香的时候遇到姑射仙子怎么办?她可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派呢,我是搭话呢还是直接走呢?”

    “如果搭话,我也会被宗主夫人打死的,下一任宗主的位置就空出来了,只能让我师尊顶替……”

    儒雅男子突然喋喋不休。

    叶征:“……”

    江斧,你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

    “星儿,别胡闹。”

    鼎剑宗玉皇峰一座传送祭坛边,方脸的黑袍男子目露难色,伸手想拦住一脚踏进传送祭坛的妖星儿。

    妖星儿冷哼一声,肩头漆黑小蛇六六蛇信吞吐,威胁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顿时进退两难,眼睁睁看着光芒阵阵,传送法阵启动,妖星儿从玉皇峰消失,奔赴月观峰。

    这名方脸的黑袍男子正是鼎剑宗宗主六耳剑君,他收到姑射仙子消息结束闭关,给59分的叶姓少年开了后门,就被恰好待在玉皇峰的妖星儿感知到了,然后,你懂的……

    哎……红颜祸水,说的就是姑射仙子。

    六耳剑君有些后悔当年的冲动,明明只是跟风向姑射仙子表个白,结果闹得沸沸扬扬举世皆知,这就很尴尬了。

    后来遇到妖星儿时,他才明白什么叫做真爱,但为时已晚,向姑射仙子表白被拒成了他一生的污点,也成了梗在妖星儿心中的一根刺。

    自作孽不可活,古人诚不欺我……

    哪怕当年正魔两道水火不容,他单人只剑扛下整个鼎剑宗的压力,扛下修真界正道对他的非议,也要迎娶妖星儿,但还是无法抚平妖星儿心中不忿。

    或许是因为妖星儿对他爱的深沉,所以才会对姑射仙子恨……

    恨个屁啊!

    黑袍男子心头浮起阵阵异样,他的闭关并非闭死关,一般一两个月左右妖星儿都会和他见个面,但这半年来妖星儿每次话题都会不由自主引到姑射仙子。

    什么打发了追求姑射仙子的修士啊,什么给姑射仙子造绯闻啊,偷偷干扰姑射的冻带鱼生意之类啊,他越听越不对劲,总感觉妖星儿对姑射仙子的恨意早就变味了,而是乐此不疲跟着姑射仙子四处跑,内啥,像不像现代人说的相爱相杀?

    呸呸呸!这不可能,星儿是我的!

    向姑射仙子表白过的这位六耳剑君,突然对姑射仙子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敌意……

    六耳剑君站在传送法阵面前犹犹豫豫,不多时,表情渐渐变得冷漠——

    “星儿,闹吧,闹个痛快……这一次,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