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宗主夫人开大招了
    “妖妖妖妖……妖星儿前……前辈……”

    叶征小脸煞白,刚才他没有第一时间逃离月观峰,是赌儒雅男子一直在忽悠他,包括妖星儿在玉皇峰这事儿。

    很明显,完全没有信息来路的他赌输了,妖星儿带着漆黑小蛇六六前来兴师问罪。

    妖星儿手指绕了绕蜷曲发梢,气呼呼道:“舌头捋直再说话,老实交代,为什么不回我的消息?”

    “呃,前辈发消息了吗?我看看……”叶征装傻道,哆哆嗦嗦摸出手机,点开了那条未读消息。

    叶征:“……”

    “选哪个?”妖星儿邪邪一笑,妖艳妆容配上矮矮的个头,像极了电影里的巫蛊娃娃。

    漆黑小蛇咝咝作响,猩红蛇信飘忽,更是在为她的邪气造势。

    叶征小心翼翼道:“内个,妖星儿前辈,有没有其他选项?”

    “当然有啊。”妖星儿指了指肩头小蛇,“让六六咬一口。”

    叶征头一缩,没敢说话,这蛇长得比锅底还黑,肯定有毒……

    这时,入门考核第二轮的考官弈剑君察觉到动静,匆匆御剑赶至,瞧见妖星儿,顿时拉下脸来:“妖星儿,你不好好待在玉皇峰,来月观峰撒什么野,速速回去!”

    弈剑君当年强烈反对宗主迎娶妖星儿,哪怕这门亲事最终成功,妖星儿从此居于玉皇峰,他也依旧不待见她。

    “呵呵,弈老狗,要不是有人搞事情,你以为我会想来你这破地方?”妖星儿本来就因姑射仙子的事情不爽,又遇着言辞不善的弈剑君,情绪一点就爆。

    弈剑君看似和善,实则是个火爆脾气,听到弈老狗三个字,眼睛就是一瞪,一柄古剑入手,直指妖星儿方向:“妖女,今天我就替六耳管教管教你!别以为当了宗主夫人,鼎剑宗就是你能任意撒野的地方!”

    叶征:“……”

    什么情况,妖星儿前辈不是来找我的吗?怎么就跟弈剑君杠起来了?!

    而且不是简单的杠,是一言不合要打起来的那种杠啊……

    “两位息怒……”

    儒雅男子正要当个和事佬,没成想妖星儿冷笑一声,漆黑小蛇倏然窜出,直奔儒雅男子面门:“东方纤云,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被称作东方纤云的儒雅男子避之不及,一对蛇牙近在咫尺,眼看着就要咬上他的脸。

    “好胆!”弈剑君剑如星坠,咄!地一声将漆黑小蛇钉在地上。

    漆黑小蛇痛苦地扭了几下,突然沉入地面消失。

    弈剑君怒道:“对一个后辈出手,魔道就是魔道,再怎么改也改不了了。”

    妖星儿犹如蛇信吞吐般舔了舔嘴唇,呵呵冷笑:“这不正合你意吗?我要是变成你这种虚与委蛇的正道,你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牙尖嘴利,就喜欢逞口舌之快,还不给我离开月观峰!”

    弈剑君催动古剑,剑锋所向,似乎有无形的锋锐不断逸散。

    一旁围观的叶征只是看了古剑一眼,眼睛阵阵刺痛,偏过头不敢再看。

    此时妖星儿半个身子已经沉下地面,感受到弈剑君准备动真格的,她怡然不惧:“弈老狗,你忘记我是谁了吗?今天你月观峰就准备鸡犬不宁吧。”

    话音刚落,妖星儿整个身躯没入地底,仿佛被吞噬了一般无影无踪。

    “妖女,哪里走!”弈剑君怒喝,一剑坠入地底,想追上妖星儿踪迹。

    片刻后,古剑嗡鸣着窜出,无功而返。

    “弈师叔,要遭……”东方纤云苦笑道。

    脾气不好的弈剑君撞上心情不佳的妖星儿,结局只能是殃及池鱼了……

    论正面作战实力,c级的妖星儿肯定打不过b级的弈剑君,但妖星儿还有一重身份是土系觉醒者,沉入地底隐匿,弈剑君根本拿她没办法。

    妖星儿身为魔道,喜怒无常,打不过弈剑君肯定会拿月观峰弟子出气,其魔道功法一旦发动,今天月观峰妥妥要遭,毕竟这事是有先例的,当年天烛峰和龙角峰都吃过大亏……

    东方纤云幽怨地注视着叶征:“都怪你……果然和传闻一样,搞事精。”

    叶征:“……”

    怪我咯?如果你不给我59分,我又怎么会辗转去问姑射仙子……

    轰隆隆~

    脚底微震,叶征身子一晃,勉强站定,妖星儿潜入地底以后,月观峰内部似乎正在发生着什么他无法理解的变化。

    半空中,弈剑君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驭剑接连数十次穿刺地底,却一点效果都没有,只在地上扎出了密密麻麻的剑洞。

    弈剑君高声怒喝:“妖女,有种冲我来,搞乱我月观峰算什么本事!”

    东方纤云冲弈剑君摆了摆手:“没用的,弈师叔,你想想天烛峰和龙角峰的惨案……”

    弈剑君咬咬牙收回古剑,有些拿不定主意,问道:“纤云,现在该怎么办?”

    东方纤云一摊手,无奈道:“弈师叔,跟宗主夫人认个错呗?当年两峰峰主不就是这样……”

    “不可能!”弈剑君一折身,向通往玉皇峰的传送法阵飞去,“我去找六耳,你们自己顶住。”

    叶征:“……”

    有一种惹了祸去叫对方家长的感觉。

    不过c级的妖星儿有这么可怕吗?什么天烛峰龙角峰两峰的惨案,看来妖星儿也是个搞事精啊……

    呸呸呸!什么叫也!

    忽然,他内心警钟大作,低头就是一板砖拍下。

    扑~

    一条小蛇应声拍飞,随后沉入地面消失。

    不是那条名为六六的漆黑小蛇?叶征皱了皱眉,以他的力量,一板砖拍下去手臂居然震得有些酸麻,着实诡异。

    “哇哇哇,宗主夫人开大招了。”东方纤云一脚踹飞脚边的老鼠,那老鼠双眼泛着嗜血的光芒,滚远后同样沉进地底。

    “开什么大招?”叶征纳闷道。

    东方纤云手指环了一圈:“自己看啊……我x,居然有蜘蛛,救命!主角救我!啊!!!”东方纤云极其夸张地尖叫,一把抱住叶征大腿,毫无月观峰大师兄的形象可言。

    叶征:“……”

    四周地底不断钻出蛇虫鼠蚁、蝎子蜘蛛之类的东西,从初时的稀稀拉拉,逐渐变得密密麻麻。

    “宗主夫人驱使了整座月观峰的昆虫蛇鼠,而且有六六赋予它们毒性和战斗力,打死打残又能借土系法术恢复,完全是对付低级弟子的大杀器,如今月观峰只有弈师叔一位b级,护不住我们的……”

    东方纤云脸色煞白,哆哆嗦嗦掏出一个大喇叭,震耳欲聋的声音顿时响彻整个月观峰——

    “清仓大甩……我呸!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所有弟子赶紧撤离月观峰,赶紧撤……啊!!!”

    一声穿透云霄的尖叫,叶征一板砖拍死东方纤云脚边的蜘蛛,拉着他往阁楼台阶上退。

    密密麻麻的毒物没有追击,不断浮出地面待命,看样子正在集结。

    叶征一摸腰间,一口黑锅瞬间涨大,对付这种目标小数量多的毒物,一手板砖一手黑锅才是硬道理。

    瞅了眼身后只顾着花容失色的东方纤云,他没好气地催促道:“脑子有坑的,快把你防御法器拿出来。”

    这位月观峰大师兄是战斗力高达2548的c级修真者,面对小小的蜘蛛居然怂成包子,实在是一言难尽……

    东方纤云这才恍然大悟,呛!地从纳戒里取出一柄长剑,颤颤巍巍握住:“身为一个纯粹的剑修,我不需要任何防御法器,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叶征:“……”

    死到临头了还要装一波,剑修都这么麻烦的吗?

    下一刻,集结完毕的毒物齐齐一顿,冰冷又嗜血的目光望向台阶上的两人,潜藏在地底的漆黑小蛇六六发出指令,毒物潮水般涌了过去。

    而此时,整座月观峰哭爹喊娘声此起彼伏,这些毒物虽说算不上厉害,但胜在数量奇多,c级以下根本拿它们没办法,就算是c级,要是杀不出去也会被生生耗光灵力。

    不过妖星儿还算有分寸,六六赋予它们的毒性一般,并不会致命,但无论是谁淹没在了毒物的海洋中,心理上的恐惧远胜身体摧残,明显是活受罪……

    所有弟子都拼命往传送法阵跑,跑掉一个是一个,不过哪怕全跑光,只要妖星儿不收手,月观峰肯定不能继续住人了。

    即便有大能出手把月观峰地皮犁一遍,这些毒物依旧能借土重生,除非将整座月观峰弄塌,掏出藏在里面的妖星儿,才能中断这种专门对付低级弟子的无耻大招。

    要知道当年天烛峰和妖星儿硬生生杠了半个月,用尽各种方法都没破解这招,只能峰主亲自出面认错,才让妖星儿收手。

    如今东方纤云的师尊、月观峰的峰主出门在外,弈剑君嘴快惹恼妖星儿后,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去找宗主求救,让宗主来劝服妖星儿。

    然而活了太久的弈剑君早已忘记,当年天烛峰和龙角峰两峰也找过宗主,最后只证明了一件事——

    鼎剑宗宗主六耳剑君,是个妻管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