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给钱
    “爸爸~爸爸~”

    儿子说到就到……

    一进入鼎剑宗门派空间,小墨墨就循着气息自行过来了,兴高采烈骑在叶征肩膀上,小胖手使劲揉搓着少年的寸头。

    大半个月过去,除了叫爸爸变流利了,小墨墨没学会其他能够交流的词语,只会咿咿呀呀比划。

    东方纤云打量着这个粉雕玉琢的男婴,啧啧称奇:“这就是那位墨君吗?挺可爱的,叔叔抱抱……”

    他张开手臂作势欲抱,丝毫没有畏惧小墨墨身份的意思。

    小墨墨眼珠子一转,白了东方纤云一眼,没有理会。

    “你怎么跟过来了?”叶征架着小墨墨胳膊将他叉下来,平平直视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

    小墨墨咿咿呀呀,咯咯直笑,似乎没有理解叶征的意思,只顾着叫爸爸。

    叶征一拍他的小脑袋:“装什么傻,我知道你听明白了。”

    相处大半个月,对墨君的惧意早就深埋心底,小墨墨在叶征眼里已经彻彻底底成了不同于墨君的别人,思想包袱一放下,他依葫芦画瓢,学着芸小鹿的习惯管教起了孩子。

    小墨墨会说的话确实只有“爸爸”,但其实他智商奇高,心理远比外表成熟,完全可以理解别人在说什么,现在一脸懵懂的样子纯粹是装出来的。

    小墨墨委屈地比划了几下。

    “哦,你芸姐姐要拿你做实验,为了逃离她的魔爪,你就离家出走了?”叶征下意识翻译了小墨墨的肢体语言。

    芸姐姐……

    嗯,没错,芸小鹿在小墨墨那里,比叶征白愫辛元三人年轻了一个辈份。

    见小墨墨连连点头,小眼神畏畏缩缩的,叶征顿时生出同病相怜的感觉,芸小鹿当真可怕,连小墨墨这样一介巨佬都无法幸免,竟沦落到离家出走的地步。

    “这也能翻译,你们这是父子同心吗……”

    东方纤云说着说着,突然眼前一亮,“空间之子,空间……少年,再帮我个忙如何?以后你要是真入了鼎剑宗,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不受半点委屈。”

    叶征:“……”

    好一张空头支票,明显是吃准了我不会来鼎剑宗……

    “你说。”送佛送到西,他决定先听对方纤云说完。

    “让空间之子帮个小忙,把我们见到的毒物全都挪移走,一旦距离过远,它们就无法借土重生了,宗主夫人这一大招不攻自破……”

    “这方法……以前其他两峰没试过吗?”叶征刚问完,毒物移动的沙沙声骤然剧烈,目光所及处,所有毒物尽数潜入地底,暂时退却。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妖星儿深谙游击战的精髓,不给鼎剑宗留下任何破解大招的机会。

    东方纤云苦笑道:“试过是试过,换来现在这种情况呗……我们鼎剑宗没有擅长空间之术的,总不至于让我们这些剑修掘地三尺,把毒物一只只挖出来扔远吧……”

    正说着,小墨墨一招手,直接从地底摄出一团足球大小的毒虫,手指虚弹,这团毒虫瞬间被空间吞噬,挪移到了不知名的远方。

    东方纤云顿时激动得语无伦次:“看到没,你看到没!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有小墨墨在,不用掘地,就能直接利用空间驱走毒物。

    “行吧……”叶征一口答应。

    妖星儿是他引过来的,他得负点责任,小墨墨这回误打误撞,来的时机恰到好处,等芸小鹿和辛元赶来,他必须得帮小墨墨说上几句好话了。

    这时,小墨墨朝着东方纤云摊开右手,左手咿咿呀呀比划。

    东方纤云不解其意,问道:“翻译下,他在说什么?”

    “两个字。”

    叶征比了个剪刀手,“给钱。”

    东方纤云:“……”

    ……

    “墨君……”

    月观峰西侧,叶征十分在意的那座阁楼内,老者尽量隐匿自己的气势,不让男婴发觉他的存在。

    他不惧空间之子,但也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线报上说,林远舟交给那名叶姓少年的任务就是潜入鼎剑宗查找自己的踪迹。

    相比重生的墨君,其实他更为在意那名少年。

    敏锐的直觉告诉他,他的身份暴露,和少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否则林远舟为什么独独挑选这个少年来鼎剑宗,难道就因为和他在玄猪遗迹外有过交集?

    林远舟没这么不理智,少年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能够给自己带来威胁。

    老者不会因为叶征修行等级低而看轻他,在老者漫长的生命中,往往是那些不起眼的人最容易搅局,眼下小墨墨来到鼎剑宗,就是一个明证。

    不论小墨墨是故意还是真的离家出走,这一步已经把老者逼到暴露边缘,如果少年不懂事,为了完成所谓的任务,用强硬手段逼他现身……

    “那就休怪本君不客气,少年,你和重生的墨君,性命都准备留在鼎剑宗吧……”

    而此时,小墨墨收了东方纤云一颗b级灵石,正在频繁挪移地底的毒物,妖星儿和漆黑小蛇缩在月观峰地底深层,两双相似的眼睛于黑暗中对视,互相看出了对方眼神里的懵比。

    自从出嫁以来,妖星儿一手大招纵横鼎剑宗无敌手,能让两峰峰主低头认错,今天居然遇到了克星……

    什么劳什子空间之子,一点都不讲道理。

    “六六,咱们要认输吗?”妖星儿噘着嘴问道,

    小蛇六六人性化摇了摇头,虽然它感知内的毒物已经被挪走大半,妖星儿这波大招对月观峰的威慑越来越小,但既然杠上了,就一定要杠出尊严,实在不行,它以后就亲自出去找月观峰弟子的茬,否则就这么认怂,太便宜那个弈老狗了。

    妖星儿食指伸出,摁了摁六六的小蛇头,嗫嚅道:“夫君让我尽量闹,闹个痛快呢,今天还没前两次动静大……”

    “够了星儿,出来吧。”温润如水的声音入耳,妖星儿神情一怔,倔强地缩在地底。

    闹事的任务没完成,没脸出去见夫君……

    月观峰顶,鼎剑宗宗主六耳剑君和弈剑君相继赶到,方脸黑袍的六耳剑君唤了妖星儿几声,没什么反应,只能求助道:“叶小友,能让墨君帮个忙,再把星儿抓出来吗?”

    叶征点了点头,小墨墨朝着六耳剑君摊开右手。

    东方纤云连忙解释道:“宗主,给钱。”

    六耳剑君:“……”

    弈剑君:“……”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白愫适时将小墨墨揽在怀里,训斥道:“见钱眼开,跟某个姓叶的学坏了,宗主不用理会他。”

    她弹了弹小墨墨的脑门,“拖拖拉拉的,想等到你芸姐姐来催你吗?赶紧。”

    小墨墨一哆嗦,小脸发白,顾不住抚摸脑门,两手连划,剧烈的空间波动自月观峰内部传出。

    下一刻,妖星儿连人带蛇被挪出地面,一脸的幽怨和委屈。

    “哎……”六耳剑君一拱手,“弈师弟,惊扰你们月观峰了,我替她向你们赔个不是。”

    弈剑君受宠若惊,拱手回了一礼:“宗主言重了,我也有错。”

    轻松解决掉妖星儿大招,没有步天烛龙角两峰后尘,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气氛一派和谐,今天的事情彻底平息。

    感知到外界的发生的一切,幽暗阁楼内,老者一直紧聚的皱纹稍稍舒展。

    有六耳剑君和弈剑君在这里,叶姓少年更不敢撒野了,他们三人联手,足以轻松留下重生的墨君。

    即便是空间之子,一旦进入鼎剑宗这种空间壁垒极其坚固的门派空间,无异于自掘坟墓,翻不起任何风浪。

    正想着,周围空间突然扭曲,仿佛有无形大手抓住阁楼,正在向内揉碎,老者霍然色变,想也不想,一道玄黄剑气升腾而起,一剑两分,直接将扭曲的空间和整座三层阁楼从中切开。

    “惊扰本君闭关,好大的胆子!”老者飞出阁楼,怒火中烧盯着男婴。

    重生的墨君居然敢偷袭他,不,不对……

    他瞬间洞悉了四周变化,整个月观峰顶的空间都被小墨墨封锁,明显打着困住他的意图。

    老者将目光缓缓挪到叶征身上,怒极反笑:“赶来我鼎剑宗撒野,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真以为天命能保得住你吗?宗主,弈师弟,和我一起拿下他们!”

    六耳剑君和弈剑君齐齐道了一声“好”字,双剑齐出,纵横如网的剑气兜出。

    恐怖的剑气波动自月观峰顶上空漾起,峰顶建筑群顷刻间坍塌了十几间,靠近战斗中心的花草树木同时被绞成齑粉。

    老者狼狈不堪窜出,不可置信望着对他出剑的六耳剑君和弈剑君:“你们!为什么……”

    话音未落,哇!地吐出一大口暗红色鲜血,胸口两道伤口深可见骨。

    六耳剑君叹了一声:“束手就擒吧,东鹤,再由你这么闹下去,迟早会将鼎剑宗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老者双眸血丝遍布,目光惊怒交加,不住逡巡。

    一脸肃容的六耳剑君和弈剑君,神情黯然的东方纤云,波澜不惊的白愫,一丝不苟维持空间封锁的小墨墨,茫然失措的叶姓少年和妖星儿,还有一条缩在卷发里不敢冒头的漆黑小蛇……

    老者长剑前指,颤颤巍巍的手背岁月痕迹斑驳,语气说不出的失魂落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枉我视你们为同门至亲,你们……你们竟敢设计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