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最不想看到的人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枉我视你们为同门至亲,你们……你们竟敢设计我!”

    事情变化的太快,叶征满脸问号,云里雾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墨墨突然出手轰掉了他十分在意西侧阁楼,然后东鹤剑君窜出,他刚想下跪认错,结果鼎剑宗内讧了?!

    不管怎么说,东鹤剑君胸口两道可怖的伤口是实打实的,鼎剑宗根本没必要在他面前演什么苦肉计。

    所以……真内讧了?!

    将目光投向愤怒的老者,这是他第一次看清东鹤剑君的容貌。

    一袭熟悉的灰衣,身材比上一次见到时佝偻许多,脸这次没笼罩在特殊法器下,布满了深深皱纹,好似罩着一张干巴巴脱落的树皮,五官的线条硬朗,年轻时的颜值肯定能有个9分。

    岁月不饶人,如今的东鹤剑君垂垂老矣,眼珠浑浊一片,没有任何神采。

    这时,一只干净的手拍了拍叶征肩膀,声音沉稳有力:“走,这里不是我们能干涉的地方,先退开吧。”

    东方纤云不出声倒罢了,这一提醒,不远处的东鹤剑君如梦初醒,目光如电般射来:“纤云,是你设计的这一切?”

    东鹤剑君的目光极具威慑力,叶征只是擦过,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东方纤云轻叹一声,星眸直直回视:“对不起了,师伯。”

    东鹤剑君如遭雷亟,整个人瞬间苍老了几分。

    他喃喃道:“所以风涯这次出远门,也是你安排的?”

    风涯是东鹤剑君师弟,同时也是东方纤云师尊,月观峰峰主。

    “不。”东方纤云摇了摇头,“师尊是自己决定离开的,他不想亲手抓你。”

    风涯和东鹤剑君年幼时同时入门,感情深厚,亲如兄弟,风涯此次外出,不仅是不忍心亲手抓住东鹤,也是为了避嫌。

    “连他都不理解我的苦心吗……”东鹤剑君神态癫狂,双眸似乎有血将要渗出来,“抓我,就凭你们?找来一名空间之子,就以为能翻了天吗!”

    “不好!”东方纤云猛地扯住叶征白愫的胳膊,向后暴退,身为c级强者,他御剑速度飞快,风景变幻,三人已经距离月观峰千米之遥,与此同时,妖星儿也流星般飞远,将战场交给三名剑修。

    骇人的响声回荡,整座月观峰都在震颤,玄黄剑气不住翻腾,笼罩在月观峰上空,却始终脱不开空间封锁的范围,隐约可以看到两道星辉般的剑气淹没其中,不断挣扎,像是惊涛骇浪中时刻会翻掉的小船一样。

    身为宗主的六耳剑君和弈剑君都是b级,而小墨墨又在原地努力维持空间封锁,不让东鹤剑君出逃,根本无暇支援。

    叶征内心一紧,哪怕他是个修真小萌新,也能轻易看出局势似乎不太对劲……

    两位b级大佬被东鹤剑君压着打,难道会捕蛇不成反被蛇咬?

    此时东方纤云脚下飞剑体积暴涨,堪堪容三人站立。

    “抱歉,这回把你拖下水了。”东方纤云歉声道,

    叶征特别心塞:“到底发生了啥?”

    看了看一众人表情,似乎只有他和妖星儿两个人蒙在鼓里,白愫清楚也就算了,怎么连小墨墨都敢瞒着本爸爸?

    东方纤云揉了揉眉心,阵阵倦意涌上心头:“清理门户罢了,东鹤师伯……唉……身份是你识破的,这局也是因你而设,反而只有你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妖星儿接近三人,面色不善道,“夫君让我大闹月观峰,原来是为了对付东鹤老狗,你把前因后果都细细与我说说,否则,哼哼!”说话间,焦急的眼神不住往月观峰战场瞟。

    东方纤云干笑道:“夫人你性子耿直,如果不瞒着你,又怎么骗得过东鹤师伯,趁机把月观峰弟子都转移出去呢……”

    “你是说我演技不行?”妖星儿眯了眯眼睛,漆黑小蛇从卷发里钻出,蛇信吞吐,威胁的咝咝声不绝如缕。

    “不不不。”

    东方纤云擦了把冷汗,“东鹤师伯生性多疑,月观峰任何风吹草动都在他掌控之中,我只是怕他看出什么端倪,转移月观峰的计划会显得不自然,宗主不是叮嘱过你大闹一番嘛,这还多亏了宗主夫人演技高超,才让我们清场清的这么快……”

    “打住打住,能不能从头到尾解释一遍?你们鼎剑宗其他几峰的人就看着他们打,不来支援吗?”

    叶征忧心忡忡看着交战中心,东鹤剑君实力超绝,当初在玄猪遗迹外以一敌五轻松退走,眼下六耳剑君和弈剑君明显处在下风,落败是迟早的事情。

    东方纤云冷笑道:“其他几峰?呵呵,忙着镇压东鹤师伯的附庸吧……顺便观望。”

    叶征心下了然,鼎剑宗果然不是铁板一块,即便宗主亲自出面对付东鹤剑君,其他几峰依旧借镇压的借口按兵不动……

    “不过你别误会,天命众望所归,鼎剑宗内部有隙,也仅仅是各峰之间陈年旧怨,并无任何反意。”东方纤云解释道。

    “十年前鼎剑宗被创始三门联手封山的原因你们都知道,东鹤师伯败给风不羁以后,在谁都没料到的情况下假死归来,这原本是件幸事,但不知道怎么的,东鹤师伯自此性情大变,若是一味在月观峰闭关倒还好,可是……”

    “可是他辗转七峰,杀死门下弟子恢复实力,对吗?”妖星儿突然插嘴道。

    东方纤云神情暗淡:“宗主夫人也察觉到了?”

    “别忘了我是真正的魔修,如果我没看错,东鹤剑君无疑是入魔了,这些年来七峰有三十多位弟子无故失踪,要是我早点接触到东鹤剑君……”

    妖星儿皱了皱眉,自顾自摇头,“没那么多如果,他借口闭关,这十年来连夫君都只见过他一次……”

    “确实,我们都蒙在鼓里了,若不是东鹤师伯今年动作太过频繁,被风涯师尊察觉出异常,只怕还会有弟子惨遭毒手。”

    东方纤云长叹一声,“什么振兴鼎剑宗,东鹤师伯执念太深,走错路了啊,一味打压小白剑门,竟不惜勾结外敌空桑……”

    东方纤云注视着剑气纵横的月观峰战场,不由沉默。

    叶征一脸的纳闷,说了这么多,只知道鼎剑宗正在清理门户,其他重点呢?

    林大佬给的任务不是探查下东鹤踪迹吗?怎么一下子跳到这么后面,都开始打boss了……

    东方纤云许久不说话,叶征按捺不住,问道:“脑子有坑的,能不能说的详细点?拿我设局是什么时候的事?”

    “从头到尾。”东方纤云回过神,解释道,“从你接到林远舟给的任务……不,从你识破东鹤师伯的身份那次,凌无艳前辈暗中联络宗主,我们就开始筹划了,只不过勾结空桑的事情实在是出乎意料,又有空间之子这等强援出现,宗主和我才将计划提前……”

    “让你接任务来考鼎剑宗,就是为了吸引东鹤师伯注意,泰清山面店的仙人视频,给你59分,都是引导你去找宗主夫人帮忙,然后借机让夫人发难,即便你不找姑射仙子,我也会给你提醒,只有这样才能极其自然地转移掉月观峰弟子,不让东鹤师伯有所警觉……”

    “随后你儿子,那位小墨墨,也是应邀前来帮忙的,什么大闹泰清山,千里找爸爸,帮忙清理毒物,都是演给东鹤师伯看的,为了追求自然效果,争取打东鹤师伯一个措手不及……”

    “这也行?小小年纪就是个戏精,长大了还了得。”叶征瞅了眼白愫,十分纳闷,“你居然指挥的动小墨墨,厉害……”

    白愫笑着摆摆手:“不是我,是芸小鹿在远程操控。”

    叶征:“……”

    原来芸小鹿也来掺了一脚,突然感觉索然无味,什么事情都变得和她的三无脸一样失去了兴趣。

    不过,这些事情环环相扣,他居然没察觉到一点异样,所有事情都顺理成章发生了。

    打量着眼前歉意真诚的儒雅男子,明明依旧让人如沐春风,提不起丝毫记恨情绪,叶征心底却莫名生出一股寒意。

    “差不多了吧?我鼎剑宗的诚意,你们应该看到了……”东方纤云面朝白愫,似乎在喃喃自语。

    下方战场,一个人影抵着数道玄黄剑气,顷刻间被轰退百丈,小墨墨空间封锁裂出一道缝隙,勉强容那个人影疾速坠出。

    弈剑君!

    于半空中停住坠势,弈剑君衣襟染血,山羊须少了一截,左边脖颈被斜斜斩开,连颈骨都已经露出,看上去伤势极重。

    而在战场中,数不清的玄黄剑气吞天噬地,属于鼎剑宗宗主六耳剑君的星辉剑气几乎淹没不见,偶有一丝星辉漫出,瞬间又被玄黄剑气吞没,外围,小墨墨凝固的空间出现无数剑痕,从内而外开始崩碎。

    东方纤云双拳握紧,失去了之前的从容气度,焦躁道:“还不行吗?难道非要看我鼎剑宗宗主战死,才显得足够有诚意吗?”

    白愫似乎有意充耳不闻,眼神淡漠,一言不发注视着月观峰战场,着实让叶征觉得莫名其妙。

    “纤云。”

    弈剑君轻抚长剑,点点星辉自体内逸散,“我鼎剑宗的家务事,无需劳烦外人出手了。”

    叶征瞳孔连缩,弈剑君星辉逸散范围越来越大,瞬息罩住方圆百米。

    浩瀚如星海的威势扑面,叶征顿时心惊肉跳,仿佛遇到无法匹敌的洪荒猛兽,体内妖骨自主激发,嘲风的纹路再次覆盖后背和右臂,稍稍抵消了这股令人窒息的威压。

    “弈师叔!”东方纤云面容悲戚,弈剑君为人果决,竟直接开始解禁拘束锁,准备以命换命。

    一直沉默着的白愫这才应声:“可以了。”

    下一刻,小墨墨身后张开一条两米来高的空间通道。

    叶征:“……”

    他最不想看到的人,从通道里猥猥琐琐冒头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