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儿子,来爸爸这里
    陈博士泳装手办……呸!后面四个字赶紧划掉。

    地中海大腹便便组合而成的陈博士一出场,一巴掌就把弈剑君周围的星辉捏回去,打断了拘束锁的解禁过程。

    “这位前辈,不要冲动。”

    论实力,命轮第七的陈博士甩还没解禁拘束锁的弈剑君几条街,但论辈分,陈博士身为一名新生代,遇到哪个上古修真者都可以叫前辈。

    弈剑君冷哼一声,没有答话,任谁被逼到以命搏命的边缘,心里都不会太舒服。

    陈博士耸了耸肩,嘿嘿一笑,也不看其他人,径直钻入空间封锁范围,威势滔天的玄黄剑气为之一敛,小墨墨凝固的空间停止崩碎,开始反向修补剑痕。

    “第七!你竟敢踏入我鼎剑宗!”东鹤剑君高声怒啸。

    陈博士回了个“呵呵”,并不理会,强横的精神力化为实质,山呼海啸般向前涌去,纵横交错的玄黄剑气在扭曲中不断退却。。

    六耳剑君压力一轻,星辉再现,趁势击溃欺身的玄黄剑气,勉强获得喘息之机。

    场面一时清晰如前,三人悬浮半空,暂时罢手。

    看着东鹤剑君满身黑气,双眸遍布血色,连瞳孔眼白都已经辨不清界限,六耳剑君冷冷道:“东鹤,你果然入魔了,难怪对小白剑门的执念如此之深,不惜勾结空桑……”

    “住嘴!我都是为了鼎剑宗!有你在位一日,鼎剑宗迟早会衰败!”东鹤剑君身躯在黑气中愈加佝偻,仿佛正在肉眼可见地蜷缩。

    六耳剑君目光暗淡,失落道:“是吗,原来我在你眼里如此不堪吗……”

    “不对。”观战的妖星儿突然皱了皱眉头。

    叶征连忙问道:“怎么了?”

    妖星儿眉头紧锁:“东鹤老狗没有入魔,我感应不到魔气,不应该啊……”

    “哈???”叶征打量着东鹤剑君周身散发的黑气,比划道,“那不是魔气吗?黑漆漆的怪吓人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遥遥望过去,总感觉黑气十分亲切……

    没错,亲切。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居然会对东鹤剑君散发的黑气有亲切感,大概是失智了吧?!

    妖星儿摇了摇头:“那不是魔气,如果入魔了,他的玄黄剑气早就应该沾染魔气,叶小子,你懂什么叫入魔吗?”

    “不懂,我还是个小萌新……”

    “用你们现代人的话来说,两个字,黑化。”

    妖星儿解释道,“我这样的修真者又叫修魔者,是自修行之初就走上魔道的魔修,可以成熟控制住自己的心志,但是像东鹤老狗那样一开始走正道,修行有成的修真者,想要进入魔道只能黑化。”

    “一旦黑化,也就是心魔侵体成功,心防崩塌,神识会被心魔占据转化,修真者本身的气息就会变成魔气,同时灵力也会被魔气污染,用灵力使出的招式自然而然也会带有魔气。”

    “东鹤老狗现在的心境确实像是入魔了,但我刚才一直忽略了一件事,他的玄黄剑气中正平和,没有丝毫魔气,所以他并不是入魔……”

    “形似,神不似?”叶征总结道。

    “嗯,差不多是这意思。”妖星儿忧心忡忡,望着月观峰对峙的三人,她的声音虽然不响,但是那三人俱是一代强者,听的都很清晰。

    “赫……”东鹤剑君咧开嘴,满脸皱纹在黑气笼罩下越来越深,表情说不出的诡异,“宗主夫人顽劣是顽劣了点,眼力倒是不错。”

    六耳剑君面色凝重:“东鹤,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旁的陈博士全神戒备,叶征和妖星儿交谈时,东鹤剑君身上的黑气越来越重,身体持续佝偻,萎缩,全身精气神正在以他无法理解的方式流失。

    不,不对,没有流失,而是汇聚在了东鹤剑君的脊背处!

    咔~

    一声轻微的响声,东鹤剑君脊背裂开一条细小缝隙,周身黑气仿佛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刹那间全部钻入缝隙之中。

    陈博士心惊肉跳,于此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恐怖,似乎东鹤剑君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诞生,即将借其肉身破茧而出……

    “六耳宗主,动手!”陈博士双掌前伸,手心相对不断贴近,东鹤剑君身体两侧瞬间出现扭曲的墙壁,悄无声息向内闭合。

    与此同时,六耳剑君长剑轻吟,倏然脱手飞出,仿佛一束暗淡却永恒不灭的星光,刺进东鹤剑君眉心。

    啪!

    陈博士双掌合实,扭曲的墙壁彻底闭合,将其中的东鹤剑君压成一滩模糊血肉。

    “结束了?”围观众人面面相觑。

    还来不及庆幸,只见那团模糊血肉不断收缩,瞬间变成一个直径半米左右肉球,血与肉混杂在一起,完全看不出人形。

    紧接着,肉球上方高高鼓起,一条黑雾化作的手臂从内部刺破肉球表面,霍然钻出,接着是肩,头颅,胸口,腰,双腿……

    破裂的肉球失去了一切精气,从半空坠落,而从中诞生的人形黑雾,体型和之前的东鹤剑君有几分相似。

    “什么东西……”

    东方纤云目瞪口呆,陈博士出现以后,他设计的剧情就开始偏离轨道,没有预想中的东鹤剑君束手就擒,也没有拼死一搏,而是莫名出现了一团人形黑雾,光是远远看着就令人心惊肉跳,仿佛其身体蕴藏着无法想象的恐怖。

    “鬼知道什么东西,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妖星儿点评道。

    弈剑君则是一言不发,提剑冲入封锁的空间内,和陈博士六耳剑君一起与人形黑雾对峙。

    叶征:“……”

    心情有点复杂,那玩意儿看上去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自己的亲切感越来越强烈是什么鬼?

    “怎么了?”白愫柔声问道,她心思敏锐,察觉到了叶征的异常。

    叶征连忙摇头:“没……没什么。”

    开玩笑,如果说眼前的人形黑雾有亲切感,陈博士他们会不会顺手把我给做掉?

    “你这语气,肯定是有什么了。”白愫笃定道。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偏了过来,包括那团人形黑雾,明明五官都在黑雾之中,却能清晰感受到它在打量自己。

    叶征面色一僵,对着人形黑雾举起右手,左右挥挥:“嗨,你好啊。”

    不明所以的众人:“……”

    “来自陈圆的差评,耍宝看看场合行吗!”

    “来自东方纤云的差评,顶楼上!”

    “来自妖星儿……”

    “……”

    叶征表情尴尬,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这团人形黑影看过来的时候,亲切感强烈到无以复加,就很想叫一句“儿子,来爸爸这里”。

    叶征:“……”

    儿子个球啊!我还年轻,怎么可以又多一个儿子!

    这时,人形黑影一声尖啸,闪电般冲向叶征方位,一头撞上大儿子……呸!小墨墨凝固的空间。

    轰!地,撞击位置出现蛛网般的裂痕,人形黑影弹飞十余米,身上黑雾消散几分,紧接着又是不要命地撞击。

    轰轰轰轰轰!

    陈博士三位大能晾在一边,一时竟不知道该不该出手。

    东方纤云警惕地看着叶征:“老实交代,你欠了它多少钱?”

    “欠……呸呸呸!你才欠它钱!”叶征一头雾水,前有凝固空间阻隔,后有陈博士三位大佬虎视眈眈,人形黑影却不管不顾,一心向他冲来,如果他现在张开双臂,喊一声“儿子,来爸爸这里”,会不会特别应景?

    “先抓起来再说吧……”陈博士心有点累,一路算计的好好的,准备大发神威拿下东鹤剑君,结果突然有力无处使。

    他右手虚握,趁人形黑雾不备,念动力大手悍然抓下,将其握在手心,人形黑雾痛苦地嘶声尖啸,念动力大手收紧的同时,人形黑雾也在肉眼可见缩水,不一会儿,只剩下刚诞生时的一半大小。

    陈博士皱了皱眉:“好弱。”

    六耳剑君和弈剑君一阵沉默。

    无形装比,最为致命,这明显不是敌人太弱小,而是我方太强大了。

    陈博士可是命轮第七,本身就比恢复到a级的东鹤剑君强上一筹,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即便他们两人解禁拘束锁,陈博士只要避而不战,依托如今的实力拖延时间,最后死的肯定也是他们。

    因此,任谁毫无防备被这样强大的秃头中年人捏上一下,都不会好过,并不能证明人形黑影太弱……

    人形黑影在陈博士手中痛苦挣扎,叶征看的特别揪心,又过了片刻,脱不开陈博士手掌心的人形黑影只余原来四分之一大小,但还保留着最初的人形。

    念动力大手捏着人形黑影,飞速退回陈博士身边,陈博士祭出一尊九层小塔,将人形黑影收入小塔顶层。

    “好了,不管它还是不是东鹤剑君,我都要带回去给其他命轮看看,宗主要随我一起去吗?”陈博士问道。

    六耳剑君和弈剑君目光交汇,俱是神情怅然。

    身为宗主的六耳剑君思忖片刻,摇了摇头头:“不去了,东鹤一死,我还需坐镇鼎剑宗清查余孽,以免有空桑奸细浑水摸鱼,第七,一旦有什么发现,你及时通知我,毕竟东鹤是鼎剑宗之人,该担的责任,我鼎剑宗自然不会推卸。”

    陈博士拱了拱手:“宗主高义。”

    三人无话,小墨墨散去空间封锁,咿咿呀呀闪回白愫怀里邀功。

    陈博士一折身,匆匆向叶征等人飞近。

    这位大腹便便的地中海猥琐地搓搓手,眼巴巴看着白愫:“小白愫,啥时候来我这里呀~不要老是待在苏城嘛,要多出去走动走动看看世界~”

    话音刚落,陈博士表情错愕,低头看了看,悬在腰间的九层小塔顶层不知何时被侵蚀出了一个小洞,而其中的人形黑影已经在他出声时逃脱,钻入身边某个叶姓少年胸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