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一门双坑的柳家
    这是一面这辈子绝对不能动用的镜子……

    叶征眼角余光偷偷扫了眼淡妆轻抹的柳老师,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祭出破妄之镜尝试功效。

    现在已经是12月4日,周一夜间。

    叶征跟芸小鹿请了一晚上的假,在家验收柳老师和宋树航这阶段的修行成果。

    原本是想昨天从鼎剑宗回来以后就验收的,结果在苏城等着他的是芸小鹿林远舟组合全套的身体检查,各种化验各种扫描各种切片,就差开瓢套餐没吃到,确认吞下人形黑雾没有造成什么问题,才在今天凌晨放他回家。

    大半个月前强制性接下林远舟大佬任务后,叶征将传承烙印假装成武侠小说里的灌顶**,直接输给了柳老师和宋树航全本《爆裂长牙獠引气经》。

    两人目前正在练习后附的引气拳法,调动各个身体部位活性,借此产生气感,感应灵气的存在,不过由于两人都是f级资质,打了半个月的拳,除了食量变大了,暂时还没什么其他成效。

    “师父,为什么我在网上没有搜到爆裂长牙獠这种古代兵器,搜来搜去都是些什么獠猪啊奇奇怪怪的东西。”宋树航问道。

    叶征平静道:“这兵器现在已经失传了,只留下这本气功,你搜不到也很正常。”

    叶满口胡诌征各种忽悠的话信手拈来。

    宋树航一脸的“原来如此”,跃跃欲试道:“那我现在就开始演示一遍?我最近天天去公园晨练,这套拳法已经打的炉火纯青了~”

    所谓验收修行成果,其实就是让柳老师和宋树航演示下拳法,用叶征比较修真的眼光来看看有没有哪里练歪了。

    “你先等等,女士优先懂吗?”叶征脸不红心不跳,和柳老师对了个正眼。

    柳老师打拳……

    这梦幻般的情景他已经想象了无数遍,现在时机已到,满脑子都是颜值g波涛汹涌香汗淋漓。

    人生第一次充分理解了“迫不及待”这个词。

    然而,另一个充分理解了“迫不及待”的人一跃而起:“师父,让柳老师多休息一会儿,我先来!”

    宋树航表现欲爆棚,还没等叶征回话,哗!地一拳挥出,认认真真开始演练起来。

    叶征:“……”

    这光头怎么突然不开窍了?连这种绝佳的时机都没领悟到,真希望周不易能匀个十分之一察言观色能力给他。

    叶征握了握拳,是时候让不乖巧的宋树航明白人生道理了。

    “力贯全身,放开手脚,别软绵绵的,是不是男人?”宋树航一套引气拳法刚打了两招,叶征就开始挑刺。

    客厅比较小,杂物又多,很难任人施展身手,为了避免碰撞,宋树航这两招收了不少力,姿势是挺标准,却没有预想中的威势。

    宋树航暂时停住,环顾四周,不由目露难色:“但是,师父你这地方……”

    “越是狭窄的地方越要学会放开手脚,不能未战先退,畏畏缩缩的,内啥,古人说过什么来着……”

    叶征挠了挠头,想说一句应景的古话,可偏偏文化水平比较低,愣是差了点没有想起来。

    “师父想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吗?”宋树航接道。

    叶征眼前一亮:“对,就是这句……咳!” 他清了清嗓子努力掩饰尴尬,催促道,“打拳认真点,不要分心!”

    宋树航不敢反驳,开始照着平常那样发力,各种跳跃腾挪,拳脚虎虎生风,有模有样的,看来最近确实下过苦功。

    十几秒后……

    砰!

    一脚踢在墙上,宋树航倒吸一口冷气,脸瞬间憋成猪肝色。

    “可以了,先休息下吧。习武之人伤筋痛骨是常事,像你之前那样因为地方小,出拳就畏畏缩缩,以后肯定会吃亏的,懂了吗?”

    “懂!”宋树航连连点头,“狭路相逢勇者胜,师父都是为我好,为了锻炼我大无畏的心境。”

    孺子可教也,理解做的很好……

    这么好忽悠,叶征看他顿时顺眼了许多,目光一移,又和柳老师对了个正眼。

    他依旧脸不红心不跳,摆出一副指点后辈的模样:“接下来轮到柳……”

    一阵不合时宜的音乐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话。

    柳老师低头看了看手机,犹豫好一会儿才划开,然而一言不发听了几秒,便怒气冲冲掐断。

    “抱歉,家里出了些急事,我要先走了……”柳老师一脸歉意。

    叶征也不挽留,只是大度地点了点头:“没事,有空再演示吧。”

    伴随着柳老师匆匆推门下楼的脚步声,叶征笑眯眯转头,慈祥地望着那个搅黄了柳老师打拳的光头:“年轻的宋树航哟,你缺的是这个切片套餐呢?还是这个开瓢套餐呢?”

    宋树航:“……”

    ……

    柳老师那一通电话只有短短几秒,但叶征听力100分,轻松听到了对面低沉男声说的某些关键字——相亲,大伯。

    柳老师要去相亲?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情,总感觉有点怅然。

    叶征叹了口气,站起身。

    屁股下的宋树航赶紧爬到角落瑟瑟发抖,惊恐和后悔的小表情纠缠在一起,最近到底怎么了,满脑子都是练功练功的,对颜值g都提不起什么兴趣了。

    宋树航抚摸着自己的小光头,突然犹豫是否应该去点六个戒疤……

    叶征点开和“凤凰公子”的聊天框:“凤凰道友,你儿子在逼柳老师相亲?”

    “来自柳风骨的好评,小伙子真懂事!”

    柳风骨老先生只有半只脚踩进修真界,听到有修真界的人叫他道友,就足够乐呵半天了,而他育有一子一女,大儿子如今掌控着柳家的所有产业,小女儿则是柳颜老师的母亲,早年被柳老先生逐出家门,现在过着一家三口精打细算的些日子。

    凤凰公子:“居然关心小颜亲事,小道友回心转意了?我马上去和小颜说,让她不要跟那些歪瓜裂枣碰面。”

    这老不正经的,一直想把柳老师和他凑一对,逮着机会就胡乱发挥。

    “说正经的,好歹是我老师和徒弟,正常问候一下。”叶征回道。

    他跟柳老师的关系很奇妙,你是我老师我是你师父,不过称呼上还是没变,他称呼柳颜柳老师,而柳老师仍然叫他叶同学,并没什么违和感。

    柳老先生不依不饶道:“啧啧,老师和徒弟哦,关系都这么近了,不考虑再添个亲近点头衔?”

    “呵呵呵呵呵呵,我在冷笑。”叶征回道。

    柳老先生的调侃点到为止了:“没多大事,就是我女儿女婿又失业了,生活堪忧,我儿子趁势给小颜介绍了几门上好的亲事,希望能够借这个机会使兄妹俩重修于好。”

    “这也行,你终于回心转意不跟你女儿杠了?”

    白愫说过,当初是柳老先生把女儿逐出了家门,现在他儿子试图和女儿重归于好,应该是代表着柳老先生的意思吧?

    “我和我女儿杠?你想多了,我早就跟我女儿和好了啊,否则小颜怎么肯来我家。”

    哈???

    叶征懵了懵,看来白愫给过的信息有误,柳老先生并非传闻中那么犟。

    “什么时候的事情?”

    凤凰公子:“今年9月23日下午一点零三分。”

    叶征:“……”

    据说柳老师一家三口被赶离柳家的时候她才七岁,现在都二十七了……

    很好,收回之前想过的话,柳风骨这老头子真是够犟的,和亲女儿一杠二十年。

    “送你三颗聚气丹,从头到尾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从当年你赶走柳老师一家的原因开始。”物品栏里还躺着三颗多余的聚气丹,正好拿来贿赂柳老先生。

    “成交。”柳老先生回答的十分干脆,反正已经和女儿一家和好了,也不需要避讳什么,“其实是当初我女婿从外面带回了女人,女儿还一心维护他,我气不过,就把她们一家赶走了。”

    叶征:“……”

    等等,这么说柳颜老师的爸爸还是个渣男来着?尴尬,总感觉问了不该问的。

    “你别想歪,他不是渣男,当时是我错怪他了,一切都是我儿子搞出来的事情……”

    十分钟后。

    “……”叶征,“柳风骨,你和你儿子,脑袋是不是都被陨石砸过?”

    他这不是故意出言不逊,而是蓄意的,从知道柳老先生儿子搞事的动机以后,他就一直想吐槽了。

    一门双坑,柳老师能夹在其中活到这么‘大’,只能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什么叫儿子想测试女婿的真心,就带女婿去嫖,女婿不从还下药,结果不小心闹出了‘人命’?!

    女婿带着嫖来的妹子和还没出生的‘人命’回家坦白,却被当年的柳老先生扣上了渣男帽子,连带着抗议的女儿外孙女一起赶出了家门?!

    问题是柳老先生一开始就后悔了,但打死也不肯认错,一杠就是二十年,而儿子始终觉得自己没错,觉得被他下药的女婿就是渣男,甚至一直动用柳家势力从中作梗,让女儿女婿经常莫名其妙失业。

    心疼柳老师一家三口……

    “小颜相亲是肯定不会相亲的,就算真去相亲我也会搅黄的,小道友,考虑下呗?”柳老先生又将话题兜了回来。

    实在有些不想和这样的柳老先生聊天,叶征转而给柳颜老师发了条信息:“柳老师,请问你练气功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肯定不是柳老先生让你练你就练吧?我想知道真正的目的。”

    叮咚~

    柳小颜重两吨:“狠狠打我大伯一顿。”

    嗯,这我就放心了,狠狠地打,往死里打,不喊停不许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