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VIP13?不存在的
    柳老师打拳的盛况只能忍痛搁置,这几天肯定是见不到了。

    因为天命的议事效率实在太高了,一下子就把金箍棒认主事情敲定,并且开始付诸行动,收到消息的叶征不得不再次离开苏城。

    这就是高度集权和思想统一的好处,天命以九位命轮为核心,上古七门之三为基石,牢牢掌控着华夏修真界的发展方向,即便华夏各大门派有所微词,也根本干涉不了天命的决断。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华夏修真界正在以最适合目前局势的方式浴火重生,如果有人胆敢阻碍这一切,被设计碾杀的东鹤剑君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刚回苏城一天,作为剿杀东鹤剑君的功臣,叶征获得了第一批尝试金箍棒认主的特权,踏上北去的动车,往瀛洲赶去。

    如今高铁速度飞快,苏城到瀛洲上千公里,五个小时左右就能到了,比普通御剑的c级修真者还要快上几分。

    叶征这次是单枪匹马出远门,白愫小墨墨芸小鹿等人虽然也是剿匪功臣,但是都选择暂时留在苏城,毕竟金箍棒认主是约等于0的小概率事件,她们都自认不是主角,没这个运气,就不去凑热闹了。

    金箍棒属于众生武具,是集一族文明、传说和众生愿力等因素诞生的特殊武具,据说从古至今都没发生过认主的事情,只是最近出了点意外,才会让天命决定举行认主大会,引领各方修真者前去尝试认主。

    这个意外便是境外有众生武具突然认主了。

    就在一个星期前,遥远的鹰国,有一名e级的少年觉醒者拔出了鹰国众生武具石中剑,并成功认主,一时引发各国修真界的眼热,纷纷举行认主大会,尝试让本国众生武具认主,增强自身整体实力。

    天命之所以一开始没有跟风举行认主,全都是因为有东鹤剑君这类内患潜伏着。

    也正因为如此,负责镇守金箍棒的太微观被不明真相的各大门派猜忌,认为天命迟迟不召开认主大会,是因为太微观有心干涉,妄图将金箍棒据为己有。

    现在已知中最强的内患东鹤剑君被除,召开认主大会是大势所趋,若是始终将金箍棒藏着掖着,即便有九位命轮、创始三门在列,天命估计也会人心尽失,这才刚除掉东鹤剑君就紧急通过议案,举行名为“棒子大会”的金箍棒认主大会。

    这个名字也真是够了,竟能起出如此思密达的感觉,不知道取名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叶征正闭目养神,突然耳边悉悉索索,左侧座位一沉,有人坐了下来。

    因为是工作日的关系,这一趟动车坐的人并不多,整节车厢也就七八个人,叶征座位靠后,往前隔了五六排座位才有人,居然会有人和他同排,不得不说这就是缘……

    好吧,不是缘分,原来是他。

    “朋友,准备去瀛洲?”身边坐下的三七分少年一脸高冷,就差写上生人勿进四个字,实在不是问人时该摆的表情。

    叶征点了点头:“是啊,你也去瀛洲?”

    高冷归高冷,少年脸上稚气未退,再加上强横的灵力波动,很明显是e级巅峰期的天道院学生。

    叶征从上车时就注意到这个三七分的高冷少年,正好在他前一节车厢,而且那节车厢还不止少年一人,另有三位e级巅峰期的天道院学生坐着,看样子和少年是一行的。

    e级学生没学过收束灵力波动的技巧,很容易被其他修真者感知到,叶征察觉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察觉到了叶征的存在,甚至站起来远远观望了几眼,只不过互相之间只有短暂的眼神交流,没有交谈。

    三七分少年“嗯”了一声:“金陵天道院,连笏,我的笏字不太容易解释,就是古代大臣上朝时拿的板子,不过就算这么说了你可能也听不出是哪个笏,自己看字幕吧。”

    “……”叶征,“苏城天道院,叶征,征战的征。”

    看着连笏高冷表情转为小羡慕,似乎对能简单介绍自己的名字有着莫名的崇拜,真是奇怪的人设。

    “叶兄是冲着棒子大会去的?”连笏开门见山道。

    叶征挑了挑眉,指指连笏和前方车厢:“你……你们也是?”

    “嗯,叶兄就准备一个人去?”连笏瞅了瞅四周,似乎对他孤身一人表示好奇。

    叶征纳闷道:“是啊,有什么疑问?”

    “没什么,就是挺奇怪的,我以为都是各地天道院选几人去参加呢,想不到叶兄居然一个人走……”

    叶征:“???”

    等等,说好的第一批尝试金箍棒认主的特权呢?原来是每个天道院都会选人过去?

    看连笏四人的e级巅峰期的灵力等级,这选的还是天道院最顶层的精英来着?

    他默默给白逞发了条问询信息。

    叮咚~

    果然,苏城天道的精英少年白逞已经先他一步到了瀛洲,同行的还有陆青徐冲冲等人。

    身为让棒子大会得以顺利召开的功臣,他居然如此后知后觉,所谓的特权一点都不高级。

    本以为天命会给自己冲个vip13,结果只是个vip1?!

    “其他人已经到了。”叶征尴尬地笑笑。

    三七分发型的连笏推了推眼镜,十足的知识分子做派:“叶兄,老实说,我能感觉到你的实力只有e级后期,所以……”

    “你不会是听到棒子大会的风声,特意溜出来的吧?我懂你的心情,毕竟那可是传说中的众生武具,谁错过了都不会甘心的,我们天道院也有这种人,被半路抓回去好几个了……”

    叶征:“哈???”

    瞧见他的诧异,连笏更笃定了自己的猜想:“放心,我不会举报你的,反正到了瀛洲,太微观肯定会审核的,你不如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在当地报个团一日游吧,然后逛一圈风景回家,至少大家肯定不会明着戳穿你……”

    叶征顿时哭笑不得,连笏认认真真的劝诫表情并没有透露出嘲讽的意思,相反,眼神里流露的是真心实意的关心。

    但一日游是什么鬼?!

    这么有阿q精神的借口,也亏连笏能想得出来。

    如果真有人偷跑去参加棒子大会,结果参加一日游就回家,再跟别人说我就是冲着风景去的,不是去参加什么棒子大会,后半辈子估计会被人用一日游三个字调侃到死吧……

    “e,我考虑下……”叶征点点头,没有拒绝连笏的“好心”。

    连笏笑了笑,安慰地拍拍叶征肩膀以示鼓励,起身往自己车厢走去。

    “怎么样?”

    刚坐下,与他邻座的男生就急急问道。

    “他说再考虑下。”连笏如实回道。

    “嘿嘿,我赢了~”

    男生得意地向前排两名女生坏笑,“我就说吧,他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实力越菜越要面子,不见棺材不掉泪,天命可是纪律严格是出了名的,像他这种不懂事的,等到了瀛洲,估计要被太微观给赶回去,顺便通报下所属天道院。”

    男生顿了顿,问道,“对了,他哪家天道院的来着,叫什么名字?”

    “苏城天道院,叶征,征战的征。”连笏复述了一遍叶征的自我介绍。

    男生咦了一声,幸灾乐祸道:“苏城天道院?听说最近苏城好像闹出不少大事呢,他居然还敢顶风作案,回去肯定会被林远舟大佬切片的。”

    说到这里,在场四人皆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金陵天道院也有林远舟的分身常驻,他们瞬间就记起了被切片套餐支配的恐惧。

    男生脸色微微发白,有些后悔提到林大佬了,赶紧向两名女生一摊手,转移话题道:“刚刚是我赌对了,给钱给钱。”

    方才连笏去搭话的时候,男生和两名女生打了个赌,他猜叶征不会善罢甘休,而两名女生则猜测叶征会知难而退,赌注是每人一颗d级灵石,这在学生里面算是比较壕的行为了。

    不过这纯粹是小赌怡情,哪怕男生这次赌输了,拱手送出两颗d级灵石也无所谓。

    与连笏三人不同,他是有修真界背景的修二代,随身宝剑就值一颗b级灵石,价格等于一名天道院高三学生整整四年的资源配额。

    两名女生愿赌服输,刚递过灵石,突然一个清澈女声传来——

    “嘿,四位小朋友,我看你们都天庭饱满额头亮堂,一看就是头角峥嵘之辈,他日必然一飞冲天,正好我也喜欢小赌怡个情,择日不如撞日,咱们赌一把如何?”

    ……

    叶闭目养神提早过老年人生活征耳边悉悉索索,左侧座位一沉,又有人坐了下来。

    睁开眼,女人短发英气凌人的中性脸痞帅笑容=浮生六仙子。

    叶征闭上眼,嗯,幻觉。

    “克星,不要假装看不见我嘛~不然,我把你扔出去哦~”浮生六仙子笑眯眯威胁道。

    叶征:“……”

    好吧,不是幻觉。

    他侧过脸望向窗外飞快后退的风景,努力不去看视他为克星的浮生六仙子:“浮生六前辈,好巧啊,这都能碰到。”

    “巧?”浮生六仙子嘿嘿一笑——

    “今天我可是特意来找你的呢,克~~~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