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大腿,交个朋友吧?
    “什么,保镖?为什……没什么……”

    叶征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浮生六仙子居然是接了天命任务来保护他的保镖?浮生六仙子的朋友圈一水的喝酒赌博度假撩妹,很难想象会当保镖这种事,这事儿明显换个猛前辈来更有安全感。

    浮生六仙子呵呵一笑:“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是我?觉得我只会喝酒赌博度假撩妹是吧?别小看我,我好歹是个b级大佬。”

    “嗯,b级大佬。”叶征“认同”地点了点头,虽然从没见过浮生六仙子成功出手,但b级终究是b级。

    他四下瞅了瞅,天命不会平白无故给他派个保镖,说明此行会有危险?

    “别张望了,我都检查过,这趟车没什么危险,纯粹是天命想看看有没有不长眼的内奸会来堵截你,才发了这个任务,而我又是碰巧顺路,说实话,这任务酬劳少的可怜,还没刚才赌的那一把收获丰盛呢~”浮生六仙子道。

    “哦……”叶征心塞道,“敢情我又是诱饵?”

    “算是吧,当然这次不指望你能钓上什么鱼,佛系任务,随缘了。”浮生六仙子悠闲地翘着二郎腿,抖抖抖抖抖~~~

    这时,前面传来有人走动的声音,叶征循声一瞧,发现是之前劝他回家的连笏,三七分少年站在两节车厢交界处,焦急地朝他这里张望,犹犹豫豫,愣是没敢过来,显然是忌惮浮生六仙子的存在。

    “浮生六前辈,前面那人认识你?”叶征纳闷道。

    “哦,他啊……”浮生六仙子一脸嫌弃,“一个小穷鬼罢了,估计是刚才输了我两颗d级灵石,不太开心吧。”

    正说着,连笏身后又多了一名表情苦大仇深的男生,看向叶征时,目光却带了点幸灾乐祸。

    “来自张以山的好评,呵呵呵大家一起倒霉吧。”

    “另外一个呢?也是两颗d级灵石?”叶征又问道。

    “不不不,是这柄大宝剑……”浮生六仙子摸出一柄装饰华丽的长剑,剑鞘上镶满了各色宝石,仿佛怕外人不知道这柄长剑的贵重。

    “有钱人……你们赌了什么?”

    都说临江门烂赌成性,浮生六仙子身为一个b级上古修真者,连天道院的小朋友都不放过,窥一斑而知全豹,也难怪临江门的名声不大好。

    “很简单,猜和他俩同行的一个妹子内衣颜色而已。”浮生六仙子满不在乎道。

    叶征:“……”

    “e,什么颜色……”老司机叶征迫不及待想上车。

    “一颗c级灵石。”浮生六仙子摊开手。

    叶征:“呵呵。”

    “算了,大人有大量,免费告诉你一次……那妹子压根儿没穿内衣,嘿嘿嘿。”老司机浮生六仙子笑容略显猥琐,丝毫没有同为女人的觉悟,一看就是弯的。

    “话说……咳咳!”浮生六仙子清了清嗓子,“离瀛洲还有两个小时的路,闲着也是闲着,咱们赌几把吧?我的赌注就是这柄剑,你可以出一颗b级灵石或者其他等价物~”

    浮生六仙子晃晃手里的华丽大宝剑,似乎笃定叶征这个小土豪会上钩,其实这也是她接了保护任务的目的之一,最近手头实在有点紧,想趁机找个有钱的蹭一下。

    “行啊。”叶征一口答应,“但是由我来决定赌什么,行不?”

    浮生六仙子笑道:“没问题,赌什么都行,别让我赢的太轻松哦小朋友~”

    从上古到现今,浮生六仙子纵横赌局无数,还没怕过谁,只要对方不是挖太过明显的坑,她都敢搏一搏。

    叶征嗯了一声,淡定道:“就玩最简单的掷骰子吧,前辈你拿出六相衍形骰来掷一下,我赌六点,出现其他五个点都算你赢,怎么样?你有六分之五的概率能赢呢,是不是想想就有点小激动?”

    浮生六仙子:“……”

    “来自浮生六仙子的差评,克星!“

    ……

    这么明显的坑,浮生六仙子当然不会跳进去,狠狠剜了眼有钱的叶小土豪后,浮生六仙子离开座位向后走去。

    这趟列车途径城市很多,不只有叶征和连笏等人,后面车厢还有两堆待宰的小绵羊在等着她,也是其他天道院派出去参加“棒子大会”的学生,距离隔得太远,叶征上车时没感应到他们的存在。

    蚊子再小也是肉,浮生六仙子能混迹修真界这么久,朋友圈天天晒吃喝玩乐不是没道理的。

    “叶兄,你也赌输了?”

    浮生六仙子一走,连笏赶紧靠过来询问,身后跟着苦大仇深幸灾乐祸的张以山。

    “输了,输了一颗d级灵石。”为了避免不合群,叶征假装心痛道。

    反正有座位挡着,连笏张以山两人也看不到什么,扯谎信手拈来。

    “比我好一点,我输了两颗d级灵石……”连笏后悔道,又指了指旁边一身名牌的男生,“以山输了一柄剑,值一颗b级灵石,也就是整整100颗d级灵石呢!”

    “牛批!”叶征冲名牌男生竖起大拇指。

    张以山一脸风轻云淡,大度地摆摆手:“小钱而已,愿赌服输,这种大路货家里有的是。”

    装的确实像模像样,可眼里的肉疼明显没遮住。

    “对了叶兄,你们赌啥了?”连笏好奇地问道。

    “e……”心思急转,叶征随口撒谎道,“赌跟你们同行的一个妹子内衣颜色,不过不是你们俩赌过的那个。”

    连笏:“……”

    张以山:“……”

    “然后呢……”连笏愣愣道。

    叶征嘴角一勾,露出了老司机的微笑:“我赌没穿,然后输了……”

    “来自连笏的好评,牛批!”

    “来自张以山的好评,你才是真牛批!”

    ……

    下了列车,叶征并没有和连笏等人同行,浮生六仙子也不见身影。

    本着还钱顺便抱下太微观大腿的想法,叶征偷偷联络了神壕青雀子。

    太微观势力范围极广,笼罩了江州北部和鲁州南部大半地区,瀛洲原本只是其附属宗门的所在地,不过自从金箍棒出世以后,太微观不惜代价移动了整个门派空间,亲临瀛洲镇守,青雀子自然随行。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神壕青雀子的事迹,之前闲暇的时候,叶征特意浏览过《今日修真》,搜索了他认识的各位大佬名字,其中关键词“青雀子”绝对是让他记忆最深刻的存在。

    标题:“神壕突然买下整个门派,背后原因让人惊呆了!”

    没错,买门派的神壕就是青雀子。

    而这则旧闻内容确实和标题一样让人惊呆了,就因为青雀子应邀参观某个中型门派,发现那个门派空间布置得特别有范儿,青雀子就花大价钱买下了门派掌门位置,连带着整个门派的弟子长老一起帮她打理空间,好好的一个门派,愣是成了神壕的行宫之一……

    标题:“神壕订制史上最豪华仙舟,竟只为了做这事儿!”

    一如既往的《今日修真》风格标题,但内容与标题很相符,青雀子前辈买下史上最豪华仙舟,居然只是为了给弟子当班车?!

    就因为太微观的门派空间实在太大了,青雀子有两名弟子不喜欢住在观里,而是住在了门派空间某个偏僻角落,来回很不方便,宠徒狂魔青雀子反手就是一个买字。

    令人羡慕的神壕做派还有很多,总而言之,青雀子的人生就是买买买,一言不合买买买,心情不佳买买买,今天开心买买买……

    这些举动无一不向外界释放着“我很壕,我有的是钱,你们在我面前都是穷鬼”的气息,因此经常上新闻的青雀子在华夏修真界名气极大,再加上绝美的古典美人容颜,人气爆棚,绝大多数当红的偶像派修士都远远不及她。

    “你就是叶征?”等了约莫半小时,一名衣着朴素的少年出现在他面前。

    叶征点了点头,心下了然。

    青雀子前辈回过信息,棒子大会召开在即,整个太微观都在忙于应对四方来宾,她分身乏术,只能派门下弟子前来招待。

    “太微观青雀子门下,水锈红。”兴许是觉得自己名字不太好介绍,少年一拂手,半空中出现了“水锈红”三个字的字幕。

    666~

    这一招应该教给连笏,免得他介绍的“笏”字时叽里呱啦说一长串话。

    水锈红的名字偏女性化,可他长得虎头虎脑,皮肤黝黑,五官十分粗犷,两条毛毛虫式的浓眉特别惹眼,一身朴素布衣,像极了电视里苦工家的孩子。

    叶征摸了摸眼镜。

    精神力:f,灵力:d,反应力:e,体质:e,资质:a,颜值:b。

    综合实力:973。评价:典型的大富大贵之相。

    叶征:“……”

    调皮的评价,这长相哪里看出来大富大贵了,大富大贵之相难道不应该是像我这样细皮嫩肉的吗?

    两人客套了几句,水锈红走在前头引路,准备带着他前往棒子大会地点。

    “水兄,等一下。”叶征拍拍水锈红肩膀,递过一个大塑料袋,“这里是三百颗c级灵石,你替我还给青雀子前辈吧。”

    青雀子事务繁忙,这趟瀛洲之行不一定有空接见他,还钱的事情索性让水锈红代劳了。

    水锈红皱了皱眉,没有接过:“这么零碎?有没有整的a级灵石?”

    叶征弱弱道:“没有……我这里都是c级的。”

    水锈红摆摆手,示意他把灵石收回去:“我不收零钱的,太碍事了,你以后兑成整的再还吧。”

    叶征:“……”

    大腿,交个朋友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