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素质,注意素质!
    一山还有一山高。

    本以为正义葫芦开张营业这么久,有近三千颗c级灵石已经算是土豪了,但遇到了真的壕,瞬间就被秒成了渣渣。

    三百颗c级灵石,叶征十分之一的资产,在水锈红眼里只是不想收的零钱……

    都说欠债的才是大爷,结果到了叶征这里,不远千里来还债还被拒收,债主才是真大爷,人生果然处处有惊喜。

    “行吧行吧,有空我去兑一下,你有钱你说了算……”叶征没好气道。

    水锈红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位穷酸的叶兄似乎有些怨气?怪了,自己今天没说错什么话吧?

    水锈红回想了下,两人总共就说了那么几句简单的话,没哪句是有问题的,看来这位叶兄的怨气是针对别人了。

    “这里走。”事不关己,水锈红专心走在前头引路。

    走到车站无人的角落里,水锈红一脚踩进墙壁,整个人融了进去,叶征顿了顿,试探性伸手摸索,没有任何触摸实感,手掌毫无阻隔地穿进墙里,留手腕以上的地方在外。

    修真者最喜欢用的障眼法?

    叶征刚准备迈步,突然手腕一紧,一只黝黑的手猛地将他拽了进去。

    眼前画面瞬间切换,刚才还在熙熙攘攘的车站,现在又站在了山清水秀的院落,

    水锈红拍拍胸脯,松开他的手腕,责怪道:“叶兄,你刚才怎么不直接跟进来?好险。”

    叶征啊了一声,诧异道:“什么好险?”

    水锈红指指叶征背后:“你看看自己的背包。”

    “我的包……”叶征抖了抖肩,卸下背带,将背包翻到前面看了看,顿时愣住,“妹的,是谁割的?!”

    他背包最外层破了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幸好他的东西都放在里层,外层破了也没东西掉出来,看光滑无比的切口,仿佛有人在他背着包的时候,一剑垂直削下,将背包削出这么个莫名其妙的洞。

    水锈红满是看土包子的眼神,解释道:“没人割你的包,符咒开出的空间通道时间比较短,刚才要不是我拉着你进来,空间通道一闭合,就不只是一个洞这么简单了……”

    “会怎么样?”空间这玩意儿高深莫测,叶征一点都不懂行,只是想不到单纯接他一下,水锈红居然烧符咒开空间通道?

    用脚想也知道这种符箓价钱老高了,无形中又吃了一波炫富。

    “会咔嚓,少掉一个女朋友。”水锈红对着他方才试探的手腕比划了下。

    叶征手腕凉飕飕的,修真真可怕,处处都是危险。

    努力撇开这阵后怕,他打量了下四周。

    有钱人的别墅,叶征瞬间下完定义。

    这是一座山脚的独栋别墅,只用齐腰高的栅栏隔出院落分界。

    四周视野开阔,草木虽繁,却种植得错落有致,看起来干净又舒服,山腰蜿蜒而下的溪流自院中穿过,院里院外仿佛因此融为了一体,平添浑然天成的意境,远远靠近上山路的地方,宽大的瀑布如一匹银白色绸缎,端的是赏心悦目。

    还是有钱人比较会享受。

    叶征眯了眯眼,再看上山路的牌楼书写着“花果山”三个字,这才清楚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也意识到水锈红这一趟赶路花了多少钱。

    空间本来就是b级以上修真者才开始接触的领域,比如锻造存储功用的纳戒,开辟独立的洞府空间,或者借空间移动,施展类似瞬移的法术,但那都是消耗极大的事情,很少有机会用上。

    就好比瞬移法术,这一般是保命才用的手段,b级修真者一次性能瞬移四五百米已经很不容易了,除非特别精通空间之术,否则就算耗完全身灵力也根本用不了几次,因此b级修真者赶路都会选择御剑、乘坐仙舟等等。

    而叶征来之前看过地图,瀛洲火车站到花果山近三十公里,水锈红用的虽然是符咒,但这类涉及空间的符咒必定出自某位大能手笔,才可能打通这种远距离的空间通道,如果放在其他修真者手上,完全就是一张保命底牌,可偏偏在水锈红手里只是用来赶路的。

    有钱人,不愧是神壕青雀子门下……

    叶征唏嘘的同时不忘正事,问道:“水兄,咱们现在要上山看看吗?”

    据说金箍棒杵在花果山之巅,东望黄海,既然是尝试让金箍棒认主,棒子大会举行的地点自然离金箍棒不远,他已经等不到明天大会举行,迫不及待想先去踩点了。

    “别急,休息一会儿。”

    水锈红指了指院落里竖起的遮阳伞和两张躺椅,中间小圆桌还摆着两盘香气四溢的灵果和一壶茶,“现在踩点的人多着呢,咱们晚点再去凑这热闹,先吃些东西垫垫肚子。”

    说着说着,他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茶,捧着杯子舒舒服服躺下。

    即将接触传说中的众生武具,水锈红不急不躁,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似乎对金箍棒认主的这事儿不抱任何希望。

    客随主便,叶征也不想搅了什么水锈红的兴致,依葫芦画瓢,给自己倒了杯茶躺下。

    蕴含灵气的碧绿茶水入喉,清神醒脑,远处瀑布层层叠叠的水浪拍击声随微风传来,顷刻间驱走了长途跋涉的疲惫。

    一下子来到花果山,来到靠近金箍棒的地方,原本内心情绪复杂,惶恐、激动等等交杂不休,此时却仿佛被水锈红的风轻云淡所感染,出奇地平静起来。

    片刻后。

    “噗~”

    水锈红童心未泯,啃完一颗灵果,远远吐出了果核,随后侧过头,笑嘻嘻道,“叶兄,咱们比一比谁吐得远呗?”

    “好咧。”叶征匆匆啃完一颗紫色灵果,鼓起腮帮子。

    “噗~~~”

    一颗果核激射而出,越过近二十米的距离,直接落在了院子外面,他如今体质强悍,吐个果核超过水锈红轻轻松松。

    水锈红一愣,又塞了颗灵果在嘴里,含糊不清道:“再来再来!”

    “噗~~~”

    一颗果核同样飞出院子,光看平滑的抛物线,很明显比叶征远了许多,至少在五十米开外,只不过果核坠入院外的林子里,看不出具体落点。

    水锈红这一波,居然用上灵力了。

    少年人喜欢争强好胜,尤其是遇到同龄的时候更是如此。

    叶征笑了笑,腮帮子高高鼓起,运足力气——

    “噗~~~”

    这颗果核直直飞出,明显又比水锈红的远了不少,然后……

    “哎哟我去!是谁暗算老子!”

    枝繁叶茂的林子里传来了怒喝声。

    “来自张以山的差评,素质,注意素质!”

    叶征:“……”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望着从林子里飞快钻出的连笏四人,叶征只能用缘分来强行解释了。

    这四人比他早离开车站大半个小时,坐车前来花果山,结果因为水锈红的空间通道太方便,反而在这里又重逢了,就是见面的方式有点尴尬……

    “又是你!”瞧见熟人,张以山气冲冲揉着脑袋,一步高高跃起,就要跳过栅栏。

    “哎别……”水锈红刚喊出声——

    duang~~~

    张以山仰面弹飞,扑街。

    水锈红对上众人眼神,一脸的无辜:“别看我,我提醒过他了。”

    如果是普通人越过这栅栏,不会出现任何事,偏偏张以山是个修真者,这栋别墅的防御法阵只应对修真者,以栅栏为界,自动触发,c级以下包送回,童叟无欺。

    连笏三人扶起张以山,循着水锈红的指点走入院落。

    瞅了眼他们扛着的大包小包,叶征纳闷道:“连兄,你们是准备带着行李上山吗?”

    “我们也不想啊……”连笏羡慕地打量着这栋小别墅,“山下早就没落脚的地方了,昨天棒子大会的事情一公布,花果山附近的房间立马就被人订完了,为了避免住太远被挤在外围,我们几个决定上山扎帐篷……”

    叶征皱了皱眉:“人很多?”

    “当然,全华夏近三百所天道院,再加上各大门派、天命内部各个机构来人,少说也有个两三千人吧,如果这次没认主,以后来的人会更多,谁让我们华夏是人口大国呢……”水锈红解释道。

    叶征:“……”

    这就是第一批的特权,嗯,好多特权……

    “这位是?”连笏对水锈红十分好奇。

    “太微观青雀子门下,水锈红。”水锈红习惯性一拂手,半空中出现了“水锈红”三个字的字幕。

    连笏:“!!!”

    水锈红这一招显然是他梦寐以求的自我介绍方式。

    “金陵天道院,连笏,笏字是古代大臣上朝时……”连笏啰啰嗦嗦自我介绍了一遍,同时把另外三人也顺带介绍了。

    扑街的张以山,马尾辫的女生萧潇,黑长直的女生卢姗姗。

    “真没想到,叶兄居然认识太微观高徒,是我看走眼了,实在对不住……”

    连笏歉声道,先前他还推荐叶征参加个一日游就回家,结果突然发现对方有太微观弟子招待,还住了最靠近花果山的小别墅,其中的尴尬只有他自己知晓。

    叶征大度地摆摆手,没说什么。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水锈红好奇地问道,连笏又把认识叶征的过程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

    水锈红听完前因后果,思忖片刻,矮身将张以山拍醒,随后给四人倒了杯茶,冷漠道,“相逢即是缘,四位喝杯茶再走吧。”

    没有任何预兆,居然准备逐客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