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放开那个小姐姐 第21章 猴子会答应吗?
    “水兄,这样是不是有点……内啥?”叶征担忧道。

    连笏四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听出水锈红逐客的意思后,茶也没喝,扛着大包小包就往山上去了。

    身为地方天道院的精英,他们自有一股傲气,没人愿意热脸去贴冷屁股,平白无故受气,哪怕对方是太微观弟子也一样。

    “礼数不周?没有的事。”水锈红摇了摇头,“他们本来就不算我的客人,用不着什么礼数。”

    水锈红喜怒形于色,很容易就让人看出其单纯心思,刚才他逐客一事,明摆着就是为所谓的一日游打抱不平。

    叶征心中涌出一股暖意,有些感动。

    他和连笏四人没什么交情,也不方便越过水锈红这个主人留下他们,只是觉得平白让水锈红树敌了,心里过意不去。

    “你怕他们记恨我?”水锈红若有所思,见叶征点了点头,平静道,“没事,师尊说过,多几个敌人,就是多撒点钱的问题罢了。”

    叶征:“……”

    青雀子前辈的授徒风格完美匹配了她的神壕气质。

    ……

    今天时间过得极快,眨眼间就到了晚上,临睡前叶征才想起来还没去山上踩点,提前瞻仰金箍棒的风采。

    “算了。”将脸蒙在被子里,听外边静谧的鸟鸣虫叫,叶征呼吸渐缓。

    相比金箍棒,仿佛和他有一搭没一搭闲聊一整天的水锈红才是根定海神针,太微观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身上有着极为特殊的气质,总能让人在交谈中感觉到平静。

    待人真诚,心境豁达,不染纤尘,这些都十分契合水锈红的人设。

    叶征认认真真想了很久,可能还是太有钱的关系,所以水锈红感受不到烦恼吧……

    没朋友?没关系,我有钱。

    有敌人?没关系,我有的是钱。

    缺法器?没关系,买买买,随便买。

    一想到含着金钥匙修真的水锈红,唯有羡慕哭三个字能代表叶征此时心情……

    忽然,他内心轻轻一颤,仿佛远处有什么东西正在呼唤他,那直透心灵的呼声莫名亲切,又令人敬慕万分,不敢有丝毫亵渎。

    嗯,呼唤来自于这次棒子大会的主题——金箍棒。

    白天的时候他就时不时有这种听到呼唤的感觉,随口将这种感受和水锈红提了一提,本以为自己是特殊的,结果没想到水锈红也有这种感觉。

    据说这是众生武具的特性,金箍棒本就是依托一族众生而生的强**器,与身为众生的他有所共鸣,实属正常。

    此时他不断想起那一夜,那道贯穿天空留下的金色裂痕,沿裂痕铺开的璀璨星河,自他体内飞出、融入星河的光点……

    那一夜正好是他获得好评系统,踏入修真界的起点,会不会和金箍棒出世有什么关联?

    少年人总喜欢把自己代入能拯救世界的英雄角色,幻想万众瞩目,美人在怀,叶征也无法免俗。

    甚至在某些时候,他比一般人更渴望能够立于顶点,握住触手可及的一切,比如面对某个表里不一的抖少女……

    ……

    12月6日,周三。

    一早起床的叶征结束冥想,将自己状态调整到最佳。

    别墅外,隐约可以听见不少过路人声,都是冲着花果山山顶而去。

    自从金箍棒现世以后,瀛洲花果山景区部分重点地区对外封闭,宣称是由于遭到人间大炮的影响,正在进行修缮,其中就包括了花果山山顶。

    跟着水锈红不紧不慢用完早餐,叶征搭上了前往花果山山顶的“班车”,咻~地,半分钟直接登顶。

    没错,“班车”就是那艘青雀子专门为弟子定制,堪称史上最豪华的仙舟,水锈红便是不喜欢住在观里,每次去太微观修行都需要坐班车的两名弟子之一。

    至于豪华程度就不正面描述了,听听群众的反馈就行——

    “那是什么?!哪位命轮隆重出行了吗?”

    “怎么可能是哪位,肯定是九位命轮一起来了啊!否则单单只有一位,你觉得能配得上这艘仙舟吗?”

    “啊啊啊让我坐一次这艘仙舟,这辈子人生圆满,死而无憾了!”

    “放弃吧穷比,这辈子你就只能想想,那可是青雀子家的班车。”

    “啊,我的眼睛要瞎了!走开,你这艘移动灵石!”

    “……”

    叶征:“……”

    饶是他万般想象,也依旧低估了神壕青雀子的有钱程度。

    半分钟登顶的时间内,他只在最豪华仙舟甲板部位站着,就差点被下方扑面而来的贪婪目光淹没,可惜碍于时间,根本没机会进船舱参观,只能站在甲板感受珠光宝气对心志的侵蚀。

    眼巴巴看着水锈红收走仙舟,叶征强行撇开目光,打量四周,刚才跟着水锈红豪华的亮相,几乎所有目光都盯着他们两人,好评差评交织发送,压力贼大。

    天上地下都是人,可以说很修真了。

    花果山山顶地方不大,两三千人密密麻麻聚集在西侧,天道院学生们实力低微,也没有师长陪同,基本都站在地面,那些一般至少有d级实力的门派中人,则是各凭手段悬浮半空,其中不乏气息强大的修真者。

    叶征摸摸眼镜,选了三名气质超然、在人群中众星拱月般的存在观察了下,果然,三名b级上古修真者……

    乍一看,在场的b级强者不下十五人,其中还有他认识的雪梨仙子,刚下仙舟时他就和雪梨仙子对了个眼,远远打过招呼。

    而东侧,一名普普通通的青袍道人静静盘坐,面朝众人,道人身后十余米,一根通体黝黑的铁棒插在山巅巨石之上,没入近半,再往东是一望无际的黄海,此时才早上七点多,自海平面升起的太阳有些刺眼,却挡不住众人观察铁棒的灼热眼神。

    那根黑色铁棒模样看上去平平无奇,也没任何强大波动传出,但所有人都清楚它的不凡,一道出世金光就分割了整个华东地区,引起无数波澜,如果有人能够成功认主,掌控在自己手中,该展现出何等威能……

    棒子大会八点开始,但已经有人按捺不住了。

    “第五,认主顺序呢?总有个先后吧?”半空中,一名粗野庄稼汉模样的男子高声喊道,他也是叶征观察过的三位b级上古修真者之一。

    “先来后到,按诸位接到消息后抵达瀛洲境内的顺序来定,太微观、瀛洲本土宗门和瀛洲天道院排在最后。”青袍道人声音尖锐,极富穿透性,在场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青袍道人便是命轮第五,道号木道人,出身太微观,代表天命和太微观的意志,从金箍棒出世起他就独自一人镇守着金箍棒,实力在叶征眼中自然是。

    叶征眯了眯眼镜,想看清这位命轮第五背着光的脸庞,盯着打量还好,五官轮廓特别清晰,可一旦挪开目光,转瞬就忘,只记得他的模样普普通通。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你们的人排在最后,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监守自盗,已经都提前尝试过了?”阴测测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木道人平静道:“血蝙公,今日魔道就你一支独苗,你再多话,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阴测测的声音“你”了一声,迫于命轮第五的威名,只能沉寂。

    华夏魔道凋零,为了求生存,大部分已经变成天命的打手,正魔两道虽然已经不会随便开战,但如果血蝙公继续挑拨离间,势必会引起木道人的强势弹压。

    毕竟太微观从古至今都是正道魁首,与魔道的斗争中死伤无算,在上古时期,木道人的师尊就是死于魔道巨擘手中,若是有机会清除魔道,木道人自然乐意至极。

    “八点准时开始,我等会儿会亲自按顺序开始点名,可有人有异议?”

    命轮第五背后站着天命和太微观,各方修真者入境瀛洲的顺序尽在掌握,用这种排序方法省了许多功夫和争端。

    见无人提出异议,木道人继续闭目盘坐,丝毫没有代表天命和太微观悉心待客的意思。

    金箍棒近在眼前,没几个人能静的下心来等待,四处都是悉悉索索的交谈声。

    叶征用胳膊肘捅了捅水锈红,悄声道:“你们家这位巨佬,好像脾气很大啊……”

    “嘘……”水锈红缩了缩头,紧张地看了木道人一眼,以木道人的实力,听到叶征这句话轻轻松松。

    “嘘什么嘘,越有本事的人,脾气越大,我懂的~”不管木道人是否听见,求生**和生存能力都很强的叶征顺手一记马屁拍上。

    水锈红默默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你们太微观不是镇守在这里吗?青雀子前辈他们人呢,怎么不来棒子大会试试?”

    叶征好奇地问道,难道是天命没给特权?又或者真如血蝙公所说,太微观监守自盗,已经全部尝试过认主了?

    水锈红撇了撇嘴,不情不愿道:“连我都是被迫过来撑个场面,免得太微观没人参与,我师尊为什么要来……”

    叶征眉头紧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和水锈红聊天时,他总觉得太微观似乎对金箍棒认主这事缺乏积极性,认定了认主大会是多余的?

    水锈红看出他的疑惑,解释道:“叶兄,我劝你不要瞎想了,众生武具是不可能认主的……其实我们太微观一直认为鹰国石中剑认主有什么猫腻,只是暂时没查出问题所在,迫于各方压力,才勉强答应举行什么劳什子棒子大会,纯粹是在浪费我们的人力物力。”

    “为什么不可能?”叶征郁闷道,他现在相当信任这名替青雀子招待他的少年,因此水锈红这几句实诚的话,几乎打死他对金箍棒认主的念想。

    水锈红浓眉一挑,无奈道:“你觉得金箍棒认主,猴子会答应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