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血魂器
    这人伸出右手,拍了一下陆辰肩膀。

    陆辰转过身,发现是一位陌生男子,年约五十出头,身材矮小,满眼放光,目光有些猥琐。

    夏弘盛终于找到陆辰,心情有些急切,如此的一个好苗子,必须收为弟子,他仿佛已经见到龙江市炼魂师工会的曙光。

    在这大厅内不能用声音交流,他出门太急,身上又没携带纸笔,只能靠肢体语言交流。

    想了想后,双手抱拳,冲其行了一个武者之礼,寓意打个招呼。右手指了指陆辰,然后指了下自己,转过头,冲着门外不断努嘴。

    在基因塔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若是谁找谁有事相商,就会朝门外努嘴,意思是到门外商量。

    陆辰有些疑惑,突然发现老头对他行了一个武者之礼,让他跟着这个老头去门外。

    没有明白这人努嘴的意思,这是第二次来到基因塔,在这里不能讲话,这种不成文的规矩自是没人告诉他。

    见老头双眼放光,目光琐碎,在加上他不断努嘴的动作,瞬间想到了另外一种可,一个声音在内心咆哮。

    “不会吧,莫非这老头看上我了,想要和我出门亲热!”

    这阵子世风日下,新闻经长报导老头琐碎青少年,不想在这大厅广众之下,竟然真的碰到了龌龊的老头。

    陆辰连忙后退两步,将手中的血魂器握紧。

    右手指了下手中的剑,随后伸出大拇哥,指了指自己的胸膛,凝眉瞪目,如猛虎般盯着琐碎老者。

    他的意思很明确,我有魂器,实力很强,你若敢猥亵,我就和你拼了。

    夏弘盛百感交集,他平日性格火爆,遇事急攻进切,想到的事情就要立刻去完成。

    这龙江市炼魂师工会并非他一人独大,其后还有一位副会长,今日趁巧那人不在,若被他发现如此的好苗子,难免发生竞争。

    加上如此诸多因素,此时恨不得直接掳走陆辰,但在这基因塔内,他不敢动用丝毫武力。

    夏弘盛见陆辰突然后退两步,将血魂器握紧,用大拇哥指了指自己的胸膛,满眼金光的望着他。

    心里暗想:“这小子,他将血魂器握的那么紧,指着自己,定是非常喜欢这把武器。他满眼金光的看着我,莫非他知道我的身份了,异常崇拜自己!”

    他在龙江市也是知名人物,新闻报道时长会出现他的身影,被人发现实属正常。

    夏弘盛自以为帅气的拢了下头发,挺直了胸膛,内心想道:“莫非他想买这把武器,可是身上没带够钱。这小子,赶紧让他买完武器,然后拜我为师!”

    这魂器交易所明面上全部标注着概不还价的标签,不过那只是针对外人,他这炼魂师工会会长,还是有给顾客打一折的权利的。

    他走向柜台,冲着售货员,指了下价签,又对售货员比划出一的手势。意思很明确,给他打一折。

    打一折后价格是4000联邦币,这已经是白菜价了,夏弘盛想了想这个季度的交易额,又想起了刚才的罚款,心中顿时滴血。

    ...

    售货员张雪是魂器交易所的一名员工,今天轮到她值守柜台,这份工作待遇优厚,她很珍惜这个岗位。

    这个工作也是很无聊,在这基因塔大厅内,没有任何人敢说话,也使她每天的工作变得枯燥。

    下午三点多,她的柜台前多了一位少年,年约17、8岁,穿着普通,身材消瘦,面容虽不帅气,但也算眉清目秀。

    从目光中,他看出少年有些兴奋,在面对价签时有些惊讶与畏缩。

    张雪知道这一定是学校学生,家庭一般,这让她对销售不在期待,但依旧面带微笑,关注着少年的一举一动。

    片刻后,少年取出一把血魂器,似是非常喜欢,舞出的剑花如蛟龙腾飞,让人一看便知其在剑道上造诣颇深。

    没过多久,柜台前出现另一位身影,此人身材佝偻,目光猥琐。

    张雪随后一惊,发现此人竟是炼魂师会长夏弘盛,立刻站直身板,注视着他的举动。

    只见会长走到少年身边,向少年躬身抱拳问好,让他一同出门,相谈要事。

    张雪惊得捂住嘴巴,夏弘盛何等身份,竟然对少年鞠躬问好,还一脸殷勤的让他出门谈事。

    再次看向陆辰,发现其虽然穿着普通,但是却气宇轩昂,双眸深邃宛如星辰大海,在想想其舞剑的身姿,定是家族相传,此人定非凡人!

    夏弘盛如此的客气问好,张雪本以为少年定会跟随夏弘盛出门谈事,但随后发生的事,让她的世界观彻底崩塌。

    只见少年退后两步,将剑立于胸前,一手指了下剑,一手指了指自己,一脸傲气的盯着夏弘盛。

    张雪震惊的想要咆哮,夏弘盛何等身份,龙江市市长来了也要给其三分面子,此前少年竟然如此傲气,将夏弘盛毫不放在眼里。

    本以为夏弘盛会勃然大怒,他暴躁的脾气众所周知,就连他秘书都不敢在其面前随意讲话,可夏弘盛接下来的动作彻底颠覆了她的三观。

    在受到如此轻视后,夏弘盛竟然意气风发,摆弄了一下他所剩无几的头发,挺起并不高大的胸膛,阔步走向柜台。

    只见夏宏盛伸出手指,指了下少年手上的剑,随后指了指柜台的标签,将概不还价划掉,然后又比划了一的手势。

    张雪急忙回神,夏弘盛的意思她心领神会,这是要给少年打折,不过这个折扣,真是她有史以来见过最低的。

    心中不断感慨,她从未见过这种挨了一巴掌,还给别人送创可贴的事情,对少年的崇拜,已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将交易器取出,输入血魂器的代码,想了一下,只有会长的允许,才有可能出现这种超低价。

    这个价格和白送没什么区别,不过会长的心思,张雪没法猜测,只能按照他的想法,改变价格。

    片刻后,一个数字出现在价格栏内。

    ‘400联邦币,请支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