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第三盆!
    时间定格,29分钟!

    ‘啪!’

    一声脆响,打破室内的宁静!

    梁文轩见到陆辰竟然还能炼化头骨,顿时目瞪口呆,看到计时器的时间,一股发自灵魂的嫉妒与愤怒充斥心头。

    “什...什么!竟然真的炼化了!只用了29分钟!卧槽!该死!”

    刚才他还在说陆辰不成,可现在,陆辰不止成功了,还将时间控制在30分钟内。

    这真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拍在自己脸上,让他无地自容!

    在他极端的情绪之下,右手竟然失控,珍贵的魂灵液掉落地面,化为粉碎。

    “我的魂灵液!!!”梁文轩感觉此时已要发狂,这瓶魂灵液是花费半年的积蓄才换来的。

    本想用它来讨好罗玲,趁其感动之际,将其收入后宫。

    可谁想到今天杀出一个陆辰,三番五次破坏他的计划,将罗玲目光不断吸引走,还促使他打碎了自己的魂灵液。

    若非是此地不能动武,他早就对陆辰动手,狠狠教训这个不断吸引罗玲的家伙!

    罗玲看向陆辰的目光,已经变为崇拜。她内心极为好强,想成为一名强者,同时也崇拜强者。

    她从未想过,一个炼魂师新人,就能有如此天赋,在第一天,就超过自己努力半年的结果。

    炼制一盆兽骨,不到30分钟,这是超强的成绩,足以藐视大部分魂师!

    “真是天才少年!如果我能和他交流下炼制经验,就再好不过了!”

    此时她对陆辰极度好奇,想了解他的一切,为什么会造就如此惊人的天赋...

    ...

    陆辰再次炼化完一盆兽骨,此时魂力消耗过半,连续的炼制让他有些晕眩。

    “这一盆200,两盆就是400联邦币,没想到魂师挣钱这么容易!”清理一下身上的灰粉,他竟然发现室内的几人仍在注视着他。

    “难道我的炼化声响太大,影响到他们了?”陆辰对魂力控制还不够熟练,若是在兽骨中一次注入太多魂力,就会在粉碎时发出声响。

    在室内看了一圈,发现有人打碎一个玻璃瓶,那个人似乎极为心疼瓶中之物。

    “这位兄弟,瓶子碎就碎了吧,不要在意。身外之物,何必如此费尽心神!”

    陆辰本想借个话题打破尴尬的场面,可那人的情绪复杂,并未与他回话。

    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便不理会几人,将一盆骨粉上交,再次取出一盆新的兽骨。

    “既然还有些魂力,那就不能浪费,再炼一盆!”陆辰来此目的就是为了挣钱,还剩一些魂力,自然是需要消耗干净,再结束。

    众人竟然见到陆辰又取出一盆兽骨,皆是不可思议的咽了下口水,他们从未想过他竟然要炼化三盆兽骨。

    “天哪!他竟然还要炼制一盆!”

    梁文轩也觉得陆辰的状态有些不可思议,他曾经估算过,想要炼制三盆兽骨,至少需要10点魂力值。

    因为每个兽骨的大小不同,所需要的魂力数量也是不同,想要精细的控制每一点魂力输出,极其艰难。

    这就导致每次炼制,魂力多少会有所浪费,很难有一个固定的魂力消耗数值。

    就像一个鸡蛋,明明可以用一根手指戳碎,可偏偏要用锤子砸,耗费的体力自然不同。

    陆辰拿起第一根兽骨,沉心感应,这次运气有些好,竟然只用3分钟,就将兽骨的生命纹路寻到,将其粉碎。

    罗玲见陆辰再次开始炼化兽骨,为其默默开启计时器。

    她不敢相信陆辰还可以炼化完一整盆兽骨,可是万一奇迹发生,她此时对陆辰的炼制有了莫名期待感...

    陆辰的炼化速度又恢复到十秒一根。极力的控制魂力输出大小,剩下的魂力已是不多,若不节省消耗,想炼化完这一整盆极其艰难。

    罗玲注意着陆辰的表现,越发的觉得其深不可测,冲着梁文轩说道:“梁师兄,我觉得师门一定需要这样的天才,不如我们立刻向师门禀报,师傅一定会收他为徒的!”

    梁文轩顿时恼火,他才不想师门出现一位如此天才的人物,那样会影响他在门中的地位,获得的修炼资源会一下少很多。

    看到陆辰异常熟练的手法,与源源不断的魂力,他似乎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罗师妹,你有没有发现,他并不像是一个初入魂师的新人,而更像是一个炼魂老手。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人,龙江市第一天才,张铭!”

    罗玲听到张铭这个名字,顿时大惊,这是一个炼魂师界的绝世天才。

    在张铭十六岁时,就展现出极强的炼魂师天赋。当初张铭参加测试,初始心境为s天赋,初始魂力值同样是s级天赋,魂力值为8。

    梁文轩见罗玲陷入沉思,继续说道:“张铭已经成为炼魂师两年,据人相传,张铭的魂力值如今已经达到可怕的20之数,在十八岁的炼魂师中,已成绝世天才!”

    他指指陆辰,道:“据说张铭从不以真面目出现在公众场所,你觉得这个少年像不像张铭!”

    罗玲听到这话,也觉得有些道理,道:“梁师兄,我们谁都没见过张铭的真面目,可你为什么说他是张铭呢?”

    梁文轩摇了摇头,摆弄了一下帅气的发型,似是已经知晓事情真相。

    “虽然我未曾见过张铭,可对其性格还是有些了解。据说张铭从不在意身外之物,就连名利也视如粪土!”

    张铭的这个性格罗玲也是知晓一些。相传,张铭因为不喜功名利禄,所以从不以真实面目示人。

    罗玲还是有些无法相信这个事实,随后问道:“师兄,你是如何判断此人就是张铭的呢?”

    “原因有三。其一,你有没有发现,面前这个少年虽然看似普通,可是境界极深,我们在这里谈话,竟然丝毫不能影响他的心境!这至少需要s级的心境天赋!”

    “其二,刚才我失手将魂灵液打破,这位少年见到如此珍贵的魂灵液后,竟然说了句身外之物,何必费劲心神。在魂师界,能将魂灵液看做身外之物,除了绝世天才张铭还能有谁!”

    “其三,据传言,张铭喜欢切磋交流!这两年,他曾在西城、东城、与北城分部露过面,当时已一人之力,挑战整个分部的同辈高手!”

    “可是张铭唯独没来过咱们南城分部,我看面前这个少年就是张铭!这次先是试水,若是碰到天赋强的,就会被张铭认同,最后一同切磋!”

    “想我梁文轩实力,一定可以让张铭刮目相看,然后与我切磋探讨!”

    罗玲听到梁文轩的分析,慢慢也觉得在理,仔细观察一下面前的少年,只见其虽然眉清目秀,但却有一股傲人之气,绝非普通的炼魂师。

    想到这个少年的所作所为,真的有些不合理,如此强大的魂力与心境,定非常人!

    不过她看向少年的目光依旧充满崇拜,不管他是谁,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一定不是个普通人。

    陆辰此时沉浸在炼化中,他的心境天赋为sss,除非面临危险,否则很难有人能使他分神。

    转眼间,便炼化半盆兽骨,魂力已所剩不多,不知能否将一整盆炼化。

    罗玲时刻关注着陆辰的一举一动,手中的计时器也在一分一秒的走动。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滴滴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