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失败
    “走?!”赵虎不明所以,他们在此等候如此之久,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扭头看向幽冥花的虚影,让人震惊的一幕浮现…

    幽冥花原本绽放的花瓣缓慢合实,凝聚的虚影也渐渐暗淡,在一分钟后,最终消散于天际之间…

    赵虎见到这情景后,暗自咋舌,叹了口气,转身跟上秦宁的步伐。

    …

    在核心区域外两公里处,有两道身影藏身于山丘之上,时刻关注着花朵虚影的状况。

    楚阳紧盯着虚影,眼神乎明乎暗,在某一刻,一声嘶鸣后,花朵骤然消散。

    他的眉头皱在一起,随后又舒展开,眼中难得的漏出一丝兴奋与期待...

    盯着不远处的司空婉,目光闪烁不定,最终化为一股狠厉。

    楚阳的神情依旧平淡如水,默默走向司空婉,轻轻拍一下她的肩膀,道:“我们走吧,一切已经结束了…”

    司空婉也发现核心区的状况,听到楚阳声音,缓慢起身,抬头盯着眼楚阳的面容,想要看看他有没有发现这是幽冥花。

    就在司空婉抬头的一刹那,大脑突然‘嗡’的一声,产生剧烈的眩晕感,双腿开始打软,身形不受控制的开始摇晃。

    她的意识逐渐模糊,在倒地的一刹那,看到楚阳嘴角翘起,眼中带着浓烈的杀机,立刻明白发生什么…

    “幽冥花事关重大,若是多个司空家族插手,会麻烦很多…”

    楚阳将司空婉拎起,走到山丘边缘,随手扔下山坡。

    他用魂力攻击司空婉的魂海,造成的伤势两天都不能起身行走,这时间足够魂兽将她撕成碎片。

    楚阳不能直接杀掉司空婉,像他们这种魂力昌盛的大家族之内,都有灵魂摆渡之法,可以搜寻死者临死前半小时内的记忆,若是司空家族发现是自己下的手,就不好办了。

    他刚才暗中观察过,从凌晨异象开始那一刻,所有的通讯设备都无法连接,司空婉也不可能依靠通讯设备将幽冥花信息传回族中。

    所以才会暗中下死手,势必要将幽冥花信息控制在自己族中…

    …

    “怎么突然就消失了?”陆辰已经隐伏半个小时,大地震颤后,花朵虚影就缓慢消散。

    仔细分析一下状况,先是大地震颤,随后响起类似钟鸣之声,然后云层之中一声惨叫…

    一个大概的情形在脑中浮现,前因后果也有些明了,只是不敢盲目判断,不过最终的情况还是分析出来。

    “刚才应该是有什么生物在交手,最终花朵降世失败…”

    陆辰得知结果后,也是不敢在此停留,核心区域仍有大量魂兽在厮杀,待它们返回后,就太过危险。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飘下一根黑色羽毛,将近一尺长,绒毛厚实。

    这根羽毛在空中盘旋飞舞,最终掉落在陆辰面前,打断他的行动。

    “嗯?!哪里来的羽毛!这里是魂域!”

    陆辰眉头紧紧皱起,非常疑惑,魂域中只有魂兽存在,这些都是魂力凝聚,全部都是虚体,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羽毛的。

    他伸手将羽毛拾起,发现它的分量很重,看似轻盈,却足有两、三公斤重量,极为怪异。

    连忙用意识感测黑羽的状态,可感应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得作罢,将它装入行囊。

    这里太过危险,不能过多耽搁,待回去后再详细调查...

    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二星魂珠,这样就可以换取一瓶基因液,服用后可以获得宝贵的基因点。

    原本极难完成的任务,借助核心云层的异象,极其轻松的完成,这让他已经极其满意此次的收获。

    再加上他不止是获得珍贵的二星魂珠,更是获得两颗珍贵的二星魂珠,只能用不虚此行来形容。

    魂珠的作用有很多,辅助魂诀修炼与直接汲取恢复魂力,是最主要的两个功能。

    二星魂珠极其珍贵,其价值超过普通的妖魂器,是魂师不可多得的修炼宝物...

    ...

    随着花朵虚影的消散,中心云层也恢复寂静。

    漫天莹绿色魂力光点,从云层中降落,笼罩百里直径,如一场荧光雨,异常瑰丽。

    光雨滴落地面,汇聚成一天天荧光河流,坠入峡谷裂缝中,在那里,会重新凝聚成新的魂兽。

    陆辰开始撤离,他的身体如同清道夫,凡是降落到周身三米的光雨,都被黑影吸收。

    倒是有些期待黑影大量吸收魂力,上次黑影吸收妖血兽灵魂后,为他直接增加1点魂力值,难能可贵。

    “这次幽冥域之旅,黑影也吸取大量魂力,绝对超过血阳谷吸收的量,可为什么没有反应?”

    还是有些期待黑影帮他扩大魂海,增加魂力值,这样可以省却很多修炼魂诀时间。

    他迫切需要提升实力,魂力值增多就可以炼制更强大的魂器,对付血兽会更加轻松。

    “嗯?什么声音?”陆辰刚走出几百米距离,就听到微弱的呻吟声,在这充满兽吼的幽冥域,显得很突兀。

    随着基因的增长,他的听力变得极其敏锐,即使相隔百米,也能分辨声音。

    顺着声音的方向寻去,最终发现一道曼妙的身躯,趴伏在地。

    连忙走上前,将她搀扶起来,立刻惊道:“司空婉!”

    “你怎么了?!”陆辰见司空婉不回话,只是不停的呻吟,连忙探查一下她的状况。

    发现她魂海遭到重创,需要疗养许久,状况非常糟糕。

    此地极度危险,核心区的魂兽不久后就会返回,若把她仍在此地,绝对尸骨无存。

    “算了,好人做到底,既然你我相逢一场,又未结仇,就带你离开此地!”

    陆辰一手穿过她的腋下,另一手搂住腿弯,将她抱起,向着外围跑去。

    由于长年负重奔跑,带着这么一个女子,到不算负担,前行的速度只减弱一丝...

    …

    清晨八点半,耗费三个多小时后,陆辰终于走出幽冥域,一路上只碰到几只刚凝聚成型的伪魂兽,没有什么危险。

    带着司空婉到达浮空艇乘降中心,此处有基因强者镇守,算是小型城镇,可以短暂的歇脚。

    随便找一处宾馆,开个标准间,将司空婉放到其中一张床上,这一路她不停的低吟,让陆辰听的脑袋都大了。

    他注意到司空婉的状况,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魂海受伤,只能使用魂力药剂进行恢复。

    这中心虽然有售卖药剂的店铺,但那动辄就是上百万的魂力药剂,真不是陆辰能买得起的。

    既然不能买,只能翻看司空婉身上有没有魂力药剂,从言谈举止上,就知道她一定不是个普通人,应该会携带药剂。

    司空婉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是昨晚太冷时套上的,陆辰记得她里面穿了一件t恤,还有一个战术腰包,估计在腰包里面有魂力药剂。

    陆辰拉开风衣拉链,将风衣敞开,立刻出现一个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原本的t恤已经破碎不堪,t恤里面竟然未穿内衣,两座玉峰傲然挺立,漏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