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司空婉
    原本的t恤已经破碎不堪,t恤里面竟然未穿内衣,两座玉峰傲然挺立,漏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陆辰双眼瞪直,不争气的咽了下口水,连忙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等待片刻后,心绪终于平复。

    他不在注视那挺立的双峰,在纤细的腰间找到那个腰包,将包打开,翻找一下后,找到一瓶药剂。

    将药剂拿在手中,打开瓶盖,一股诱人的香味飘出,让他的魂海为之一振。

    “就是这个!”

    将这瓶魂力药剂,给司空婉喂下,帮她拉上风衣拉链,想了一下后,又将被子打开,给她轻轻盖上。

    陆辰此时极为疲惫,经过一夜的长途跋涉,还带着一个司空婉,体力有些吃不消。

    躺在另一张床上,闭上眼睛,没一会便沉沉的睡去。

    …

    这一觉陆辰睡的很香,在梦中见到梦幻牵绕的水瑶,那一瞥一笑,时刻牵动着自己的心神。

    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听到一个声音,猛然惊醒,翻身下地。

    “你醒了,感觉如何?”陆辰注意到司空婉的脸庞,皮肤没有一丝血色,嘴唇苍白,双眼中有些茫然。

    司空婉听到声音后,眼神开始恢复神采,在注意到周围的情况后,声音虚弱的说道:“陆辰?我怎么在这里…”

    “我在赶路时,碰巧发现你倒在地上,就顺路将你带回来...”陆辰不知道司空婉经历什么,但隐约也猜出些什么,叹口气,“你不要乱想,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就坦然面对…”

    司空婉听到这话,马上联想到楚阳那个人渣,竟然对自己下死手,让她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再联想到这阵子委曲求全的跟在楚阳身边,让她心情更加低落,想着想着竟然开始掉起眼泪。

    “喂!你看开点,虽然发生那种事情,可现在是开放的社会,你也没必要太在意!”陆辰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司空婉,“是不是楚阳干的?竟然强行占有你,真是滚蛋!…”

    司空婉接过纸巾,轻轻擦拭一下脸颊,她越听陆辰说的,越觉得不对,顿时含羞待怯的骂道:“陆辰!你想什么呢!我才没有被楚阳那个!”

    “什么?”陆辰有些摸不着头脑,司空婉t恤破烂,又没穿内衣,还晕倒在地,这情形让人浮想联翩,“可是你的t恤…”

    “t恤?啊!你看到了!!”

    司空婉雪白的脸庞立刻染上红霞,她自己将拉链拉开些许,撑起风衣,立刻看到雪白的双峰大部分裸露在外,更可气的是有一点嫣红,也暴露在视线中。

    “陆辰你这个滚蛋,趁我晕倒,竟然偷看我的身体!啊!我跟你拼了!”

    她情绪极为激动,立刻挣扎着起身,可大脑又一阵眩晕,再次倒在床上。

    随着这一次挣扎,拉链又被撑开些许,衣服的两衬向外撑开,傲人的双峰再度暴露在空气中…

    “啊!该死!你不许看了!”司空婉连忙用被子盖住身体,满脸通红,又开始嘤嘤的哭泣。

    陆辰见她又哭了,有些不知所措,连忙解释道:“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解开你衣服的!是想从你腰包里寻找魂力药剂,谁想到你的t恤…”

    “你就是故意的!趁人家昏迷不醒…呜…呜…”

    司空婉将头蒙住,没想到珍藏多年的身体,就被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男人看光,让她不知该如何面对。

    陆辰只好站在一旁,不停地劝说,遇到这种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还会越解释越说不清楚。

    司空婉这次幽冥域之行,让她遭受如此多的委屈,越想越伤心,痛哭将近半个小时后,声音才缓缓减弱。

    陆辰见她终于停止了,连忙抽出几张纸巾,放在床头,道:“我去买些饭菜,咱们休整一日,再回龙江市。”

    此时已经入夜,他足足沉睡一天才醒过来,已经饥肠辘辘,晚上六点以后,浮空艇就停运了。

    “喂!我要吃高阶血兽浮光猪的猪蹄,此物可以养颜,还能补血,最适合我这种虚弱的人吃了!”司空婉听到陆辰要买吃的,立刻止住哭声,掀开被子,双眼放光。

    “要是有高阶血兽灵心鸡的鸡汤更好,可以滋补身体!或者高阶血兽流彩兔的兔头,更是美味!再来个高阶血兽…”

    她一边说着,一边抓起床头的手纸,抹了下唇边的口水,完全忘记刚才的伤心事…

    陆辰见到司空婉难得情绪好转,连忙应声,出门去购买菜肴。

    此时已入夜,街上显得冷清,这里长住人口不多,饭店也没有几家。

    在逛遍了整个街道的饭馆后,带着买好的菜肴,赶回宾馆。

    一推门,屋内的情景让他顿时无语…

    司空婉端坐在饭桌旁,领口前塞着一条白色手帕,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叉,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陆辰,完全没有哭过的模样。

    陆辰见她如此吃货模样,也不好再提刚才之事,将刚买的饭菜摆上满满一桌,诱人的香气四散开来。

    司空婉嗅了嗅精巧的鼻子,崛起小嘴道:“怎么都是些普通饭菜,我要的高阶血兽肉呢!”

    “这个地方守着幽冥域,全是魂兽,很少能捕获到高阶血兽!”

    陆辰只购买到一些低阶血兽食材,不过也有些滋补魂海之物,道:“我说你,哪里找来的刀叉,吃个饭还如此讲究!”

    “当然是我随身携带了,这不只是刀叉,还可以当做防身武器,专门对付你这种色狼!”司空婉说完,嘟起小嘴,凶狠的比划几下手中的刀叉。

    陆辰见又扯回到这个话题,有些无语,想起另一个问题,道:“你那t恤怎么碎成那样?”

    其实他更想问为什么不穿内衣,但怕她情绪又开始激动,只能委婉一点。

    司空婉给陆辰一个白眼,雪白的脸颊有些羞红,这事让她有些难以启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